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三玿子 作品

第56章报复

    “怎么记得给我打电话了?”

    “小荔,除了我们的母亲,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

    “stop!”景山荔冷哼,被心爱的赫耳墨斯——这个冷酷暴君拒绝,痛楚的撕裂未愈,她哪有心情听对方浑说糊侃?

    “我没空和你闲聊,如果你没事的话,我挂了。”

    “哦,你嗓子怎么回事?”

    “感冒了。”不过是嘶喊后,破了嗓子,通常这样说绝对不会错。景山荔加重低哑,“吃点药就好,你还有事么?”

    “对你的亲哥哥,你如此冷冰冰的,哥哥的心都碎成了渣渣……”

    “景楠,你可不可以说重点?”

    “好吧,好吧!就你这个臭脾气,也只有你老哥我才愿意迁就!”

    “一、二、三……”

    “ok,停!好了,我告诉你,”他油嘴滑舌,拉长语调,“——我回国了,今天凌晨到的。”

    景山荔足足呆了五秒:“……你就因为这个,兴冲冲给我电话?”

    “当然不,我亲爱的妹妹,”他的笑声听在她耳里,像个呱噪的停不下来的蟾蜍,“在德国查到两件有趣的事,你想听哪件?”

    景山荔一默,轻声道:“关于什么的?”

    “霍震,我们景氏的霍少。”那头又传来哑哑的笑声,“有兴趣么?”

    景山荔眉头一皱,她这位哥哥嗓子哑的,在国外烟的抽可是更狠了吧!“想说就说,不说我可挂了。”

    “ok,ok!”他又在那头笑地扬张无比,“我们的霍少呀,很可能就是万氏的万振。是不是很劲爆?”

    “……”

    电话里只有景山荔略微粗重的呼吸。

    然后,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惨白的脸,以及憎恨的眼:“亲爱的哥哥,那第二件是什么事?”

    景楠很是得意的声音从那方传入她的耳里:“万振和景允卿,十年前的车祸两人就认识了,景允辰的眼角膜损给了万振,万振却不知道捐赠人是谁。”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朋友是那里的医生,有点交情,再给些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哥!”

    “怎么了?”

    “父亲的软弱和妥协,不能继续下去了,景氏大权必须是我们的!至于万振么?他可是我摧毁景允卿和景氏的一枚好棋子。”

    “我就喜欢你做坏事的样子,哈哈哈,还记得我们在你的毕业典礼上陷害同学的事吗?”

    景山荔拧眉,刚退去些雪色的脸,因他的话立刻泛上了阴冷:“行了,明天我回杭州,见了面详说。”

    电话挂断,景楠对着突然而至的盲音,恍惚地笑起来。

    他想起,第一次被人陷害下药,他在神志不清下和景山荔做了那件难以启齿的事,也就是世人认为的乱伦。

    尝了禁果,却不是因为爱情。

    后来,她去美国读书,有了一见钟情的男人,他却只想过单身汉的生活,从没想过结婚生子。对景山荔,他的亲妹子,他除了感到抱歉,便是后悔年少无知,冲动之下做的那件事。

    幸好,景山荔没有阴影。

    现在,她有了想要的东西,这很好。不管会不会成功,景氏大权,他会不予余力,帮她得到。

    ※※※※※※

    “母亲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和你吵闹?”

    “听话。”

    “什么?”

    “她是位温柔的淑女,”赫耳墨斯轻轻地,叹息般,“她听我的话。”

    “你给她吃了什么药?”景允卿的尾音有着玩笑的上扬,“她能听你说话,这可少见,母亲对陌生人很不待见。”

    “或许,她不认为我是陌生人。”他的语气非常轻快,“她每天都吃着药方上的中药,她精神很好,能吃能睡,还喜欢和我聊天。”

    他听到景允卿轻柔的吐气:“谢谢你,hermes。”

    “我想见你。”

    听明白他在说什么,景允卿的心跳像突然上了高速的汽车,一下子加快跳动:“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回杭州了。”

    “我想见的是你,如果耽误了时间,我会送你回去——”他说,“送你回到杭州。”

    “hermes,”他看不到她,可景允卿仍像他就在自己面前似的坚定的摇了摇头,“你还不明白吗?我有未婚夫……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

    “hermes,谢谢你照顾我母亲。”

    “……”

    “可我,不能回报你爱情,这违背我的原则。”

    “原则么?为什么不顺从自己的内心?”

    “……”内心?她怔忡,刚和霍震表白,两人在一起了。此刻,她又需要迟疑什么呢?她为什么又再徘徊不定?

    景允卿没由来的,忽然有点憎恨起自己。

    很久,两人都默不作声,他不挂电话,景允卿也没有冒失挂掉。

    他在帮她,他并没有做威胁她和母亲的事,她不能不仁不义。

    景允卿想说点什么化解尴尬的局面,可是嘴巴和脑子不听使唤,想不出一个念头,发不了一个声音。

    是的,她在意他,她不想他难过……可是,责任又迫使她不得不残忍拒绝他未出口的,彼此心知肚明的,那些任性的话。

    “在事实面前,你不用重复告诫我,你有未婚夫。就算现在你是他的女人,也代表不了什么。”

    “hermes!”她的声音里,有着无力的颤抖,“我和他彼此喜欢!这就是事实。”

    “你确定,他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吗?”

    “……”

    “不能这样。”他清楚的说,“景允卿,你不能这样。”

    电话嘎然而止,景允卿目瞪口呆。

    什么叫“他真的是你的未婚夫?”似乎赫耳墨斯有难言之隐?!他是能影响俄上层势力的不可估量的“商客和政客”,在她面前,他真就可能会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当然不可能。

    景允卿忐忑,乱糟糟的心,如同外面隔街正在修缮的古建筑。

    又因为最后那句话,景允卿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

    景允卿在思想斗争中,浑浑噩噩度过了下午。见到疲惫的霍震,她微微的妥协,转瞬消淡了许多。

    晚饭是景允卿亲自下厨做的,霍震吃的很香,中途不停给她夹菜。景允卿看着他吃的有滋有味,心头愉悦。咬着筷子,她浮想联翩。或许,婚后的他们,平平静静,温馨度日,也很不错。

    “阿振,我们查出车祸凶手后,离开景氏,你说好不好?”

    “我也有这个打算。”他放下筷子,握住她的手心,“不过,你得先嫁给我。”

    景允卿笑出声:“你这算是威胁我吗?”

    “不,我是在求婚。”他眨眨眼,“答应吗?”

    “我们订过婚,为什么你还要求婚?”

    “那不一样,现在是结婚,求婚必不可少。”

    “好!”

    景允卿爽快应了,惹得他一愣,然后,她看到霍震傻傻的笑了十秒。

    “哟,别再笑了,”她摸摸他刚长出来的细小胡子,“再笑下去就蠢啦!”

    霍震抓过她淘气乱摸的手,凑近它们亲吻,景允卿也笑了十秒,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你掏什么呢?”

    霍震里里外外摸遍了他的衣服,总算找到个黑丝绒盒子,他打开来取出里面亮晶晶的圆环:“卿卿,我给你戴上。”

    “婚戒?”

    “嗯。”

    “婚戒不应该在结婚的时候戴吗?”

    “我们不同。”霍震并不理会,他郑重的将戒指戴到她细长的左手无名指:“卿卿,你属于我了,完完整整。”

    景允卿看了看左右两边,无名指上的戒指:“真是……瞧,都被你的戒指占领了。”她撑开手掌,晃到他的眼前。

    霍震对上她右手那枚形状特异的戒指,神色一变,可当景允卿凝向他时,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

    助手敲门进来:“霍少,景山荔小姐催促,一小时后出发。您意下如何?”

    霍震回神:“可以吗?今天就回杭州。”

    显然是在问景允卿。她抿了下嘴,很快回道:“嗯,我没意见。”

    ※※※※※※

    回到杭州,翌日。

    一则由景公发布的消息,炸开了省内各大媒体和新闻。一同鸡飞狗跳的,还有景氏家族以及景氏的高管层。

    一时间,满城风雨,热闹至极。

    “爸,您就任凭霍震,这个外姓人,夺走属于景氏的一切吗?”

    “山荔,你要清楚,景氏的一切是你小爷爷的,他想给谁就给谁,我有什么办法?”

    “爸爸,这么多年,您一直原地不动,我以为你 你所看的《永不妥协》的 第56章报复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永不妥协》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