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三玿子 作品

第54章算计

    />

    她僵住,翻手下劈的姿势,生生顿住。

    他说的没错,她进去只会让其他人分心,拖后腿的事情,她不干。景允卿耷拉下脑袋,无比沮丧。

    “对方没有要杀你母亲的举动,我推测,他们只想带走她。”

    提到嗓子眼的气吐出来,景允卿绷住神经闷声道:“为什么要针对我母亲?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句话,飘散在空气里,不知向谁,无人应答。

    景允卿脸白如纸,目光却如炬耀眼。

    赫耳墨斯不作声,他,没法回答她。

    ※※※※※※

    “霍少,你不是说看到你未婚妻了?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这是……吹风呢?!”

    “她是我未婚妻,也是你堂妹。”霍震冷哼,漫不经心瞥了瞥她,视线仍关注着景允卿的方位,“注意你的语气。”

    她顺着他的视线跟过去,继续嘲弄地:“为什么不追过去?怕丢脸?还是……怕与他面对面?”

    “怕?”他笑的肩都在动,“这怕字,恐怕是你该担心的事吧!”

    她被说的一噎,干咳了两声。

    “喂,护妻霍少,我可不是来和你耍嘴皮的,我来找的人是他。不过,我叫来了警察,希望,会是个好的结局。”

    他分明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幸灾乐祸,霍震冷淡的盯了她一眼,连警告都懒的给,长腿一迈,走向事发地。

    ※※※※※※

    “对方有没有提谈判?”

    “至今未提。老板,景氏的人也进入了,我们怎么做?”

    “与其协调,救人要紧。”

    通话暂停,赫耳墨斯关掉自己的麦克风,耳内仍有手下的说话声,不过并非与他对话。

    赫耳墨斯放景允卿下来,却钳制着她的手肘不让她离开他身边,景允卿有些急躁,却被赫耳墨斯的几句分析,渐渐镇定下来。

    里面的形式,无非两种。

    人质,假设对手死拼,人质必死。可人质的特质,大都临时起意,不会跑到家里去抓一个。除非,所抓人质对他们要挟的人非常重要,人质暂时性命无虞。

    如果是劫人,对手不会想要被劫的人死去。若想活命,必会留人。但这些凶手,如果出不去,便会选择自杀,也不会让他们捉住,令他们有获取信息的可能。

    果不其然,事件朝第二种可能奔去。

    景允卿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有一点却十分明白,赫耳墨斯的手下早已悄悄地溜进里头,冲在了“前线”。

    在景允卿看来,时间走的太慢了,可她,又不得不忍耐的等待结局。

    好与坏,或许,只在一念间,一个下意识的决定而已。

    这时,有专线打进询问:“老板,我们的人找到夫人了,她,安全……”

    赫耳墨斯朝景允卿微微一笑,景允卿当下明白,激动的挨近他,想要听一听他们的汇报。

    ——“景氏通知了警察,我们是围歼还是活捉那些人?”

    “捉。”赫耳墨斯无半丝犹豫。

    景允卿贴着他的耳朵听得一清二楚,为母亲松气,又不禁叹气。

    这连警察都知道了?!还是景氏通知的……景氏有能力与之对抗,却冒失的叫来了警察,这么大的动作,他们有想过母亲的安危么?

    赫耳墨斯:“可以不收尾,那些人就交给警察。”

    ——“是,老板!”

    行动告一段落,赫耳墨斯的神经松了一下,他按了按太阳穴,不禁暗叹:在商场上数年,也没这回那么精神紧绷过。他的目光,不由飘到了景允卿的身上。

    “这么做,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景允卿难掩怒意。

    感受到景允卿的不平,他转过她的脸,无比正经八百:“想知道是谁搞鬼,我可以帮你。”

    帮她?无端端地,他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景允卿瞪着他,脑子里有些乱,吃不准赫耳墨斯的用意。

    “把夫人交给我,你可以认为是一种保护,也可以认为是对那人的引诱。”

    景允卿瞳眸一缩,因他的话,蓦地陷入沉思。

    赫耳墨斯的意思是:那些人捉人失败,必会再来一次。他想引他们上勾,然后,借此查到背后指使之人么?

    “你,也可以认为是免费的‘交易’。”

    “免费交易?”这句话打断景允卿的思考,她眉头皱了皱,听不懂了,“交易就是交易,如果我将母亲委托给你,我会给你保护费。”

    虽然是短暂相处,出生在这样背景家族的景允卿,不可能不知道赫耳墨斯说这话的依据。他说他来做生意,而他的生意里有“不正常”的因素,他的天下在俄罗斯,那是她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世界——黑暗的,地下世界。

    她揣测不出,她无法估量,他更是她,不可评研的人。

    赫耳墨斯笑了,眼睛里冷冰冰的,那种不言而喻的寒意,景允卿自觉的起了鸡皮疙瘩。

    “我不需要你的钱,我只想邀请你去圣彼得堡住段日子。”他捉了她一缕头发,用指腹去感受她柔软的发丝捏于指尖的酥麻感,“你母亲在圣彼得堡会非常安全。”

    景允卿震动,圣彼得堡,那是他的地盘。

    极好的隐藏地,也是极佳的,收拾人的地方,不是吗?

    如果赫耳墨斯可以护住母亲,如果他就是她想为母亲寻找的暂时避护所,这岂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她怎么觉得,这些事她刚在脑子里成形,开始谋划,何以就付之实施了呢?一切太顺利了,有些诡异,就像是当头中了巨额彩票,有惊喜,过后,更多的是惊惧。

    一时间,景允卿不敢置信,不敢妄言。

    ——“什么人?”

    ——“我们是景氏的人,想见你们老板。”

    “让他们过来吧!”耳麦里的动静,自景氏出现,赫耳墨斯便预见到了。

    早晚都会面对,他倒要看看,这次,景氏的霍震怎么圆这个谎。

    “hermes!”景山荔笑的容颜艳丽,“你到了南浔也不露面,这些天做什么呢?”

    景山荔要来挽他的手臂,就像每回见到他,她忍不住要对面前的男人,做下意识动作。

    “救人,以及追求我倾慕的女人。”赫耳墨斯巧妙挡开景山荔的自来熟,冷冷淡淡说道。

    女人僵住,美丽的脸,到了这个时候,也再难绷住。这番境地下,他赫耳墨斯居然不焦不躁,还当着他们的面,扬言要追求景允卿?!

    狠狠打脸的节奏!

    女人气血爆棚,那艳美的眸子,就似两柄利剑,凶狠地插向略显尴尬的景允卿。

    景允卿瞋目,心念一转。

    景山荔和赫耳墨斯是认识的?

    她的视线在两人 你所看的《永不妥协》的 第54章算计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永不妥协》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