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三玿子 作品

第51章自做主张

    “老傅,车子怎么了?”

    “大小姐,车轮胎爆了一个,一个被戳破了,还有一个气胎不稳。”

    “需要多久修好?”

    “换一个备胎,另两个轮胎也有问题,开上高速太危险,我叫人过来换胎,我现在就去通知景氏调车过来。差不多需要1个小时。”

    几分钟前,车子爆胎,惊险滑行,磕上高速收费站前的花坛,还是惊吓到了母亲。

    景允卿瞅着车内惶惑的母亲,她好不容易安慰好母亲,却是这样一个情况,要在这里等上1个小时,她可以慢慢等,可母亲却是吃不消的。

    “阿振,我们在杭宁高速入口处,车子出了点问题,会晚些时候到。”

    那头嘈杂的声音,忽然间静滞:“你们有没有事?”

    “我没事,母亲也没事。”

    她听到对方几不可闻的一记喘气:“我过来接你们。”

    “不用了……”

    电话已经挂掉,景允卿再拨,没有打通。

    霍震比景允卿提前一天到达南浔,做商谈前的准备。景允卿不想霍震担心,才挂个电话给他,谁知他就要过来接她们。

    她心头一股热流,也不知是喝过热水后的暖心,还是因为霍震如此性急的举动。

    景允卿拎着手机站在车外,秋风拂面,吹的多了,头开始发痛。今早随手选的高跟鞋,令久站的景允卿穿不习惯,那份吃力和脚底心的不舒服感,也放大了数倍。

    打开车门,她正要坐进车内,突然有男人的大掌,唐突的握上来。

    她盯着手腕上的修长手指,升起奇怪的感觉,而声音在同一刻,从她头顶轻轻飘下:

    “景允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皱起的纤眉,在转头的一刹那,松开。

    然后,她看到他,以及他身后跟随的四辆张扬的黑色轿车。

    一样的名牌,一样的款式,一样颜色的轿车。其中一辆,还是同系加长款的。它们安静、高冷、夸张的停靠在他们的车后。

    它们蓄势待发,它们乖乖的听候指令。

    在这样一个地点,在这么一个时刻,他在她的面前忽然出现,很不可思议。

    “hermes先生,”景允卿尽量自然的绽开个笑容,用眼神示意被他抓的,过于紧密的手腕,“真是巧了!”

    赫耳墨斯颔首,放开她,单手插到黑色西裤口袋,无丝毫唐突美人的“尴尬”和“歉意”。

    “你还记得我上回说的话吗?”

    “记得,您说要来中国做生意。”景允卿微笑,缓着情绪,“这么快您就来了。”

    “很快吗?”他弯了下嘴角,“我觉得慢了。你知道,我是生意人,响应政府的‘一带一路’,当然,这非常有利于我的事业。”

    景允卿一愣,表情愉悦:“是啊,‘一带一路’,拉近国与国的距离,基础设施建设,文化交流互动,这些年各国受益颇多。”

    “中俄的签证非常方便,中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互利互惠的东西数不过来。”

    “听起来,两国交往密切,您受益的东西不少呀!”

    他但笑不语,两人的气氛逐渐变得融洽。

    “上回我说的另一件事,你没有忘吧?”

    他不着急,等着她慢慢想起来。

    景允卿唔了声,自然明白他话里有话,想装“傻”似乎行不通呢!

    可是眼下,她不是一个人,况且她之前就有打算不再与这位令她惊艳,又相谈甚愉的俄罗斯人有交集。

    “hermes先生,您瞧,我母亲身体不好,我得送我母亲去南浔小住修养。您之前提到的导游之事,恐怕不能陪同了,非常抱歉!”

    赫耳墨斯看了看四周,本就面色冷淡,加之冷漠的个性,没有人能窥出他的情绪是喜是怒。

    “你们的车出问题了吧!你说你去南浔,我也去那里。正好顺路,我可以送你们。”

    景允卿诧异:“您也去南浔?”

    “嗯。”他瞥了眼手表。

    她神色一变,那念头闪过,情理之中,却仍有些意外:“您是不是赶时间?我们的车已经在路上,很快会到的,就不麻烦您了。”

    “不麻烦,”他难得笑了,“我不赶时间。”

    他这是打定主意要送她了?景允卿咬着唇,她再想出若干个理由搪塞他,估计他又会不嫌麻烦的一一化解吧!

    景允卿左右为难,这样的相遇,若说意外,却也太过巧合了。

    “允卿……”

    “怎么了妈咪?”景允卿朝车内弯腰询问,“哪里不舒服?”

    “还要多久啊,我想吐,我是不是晕车了?”

    晕车?这是景允卿未有预料的,出来时并没有带晕车药。她摸上母亲的额头,额际发凉,她心中一惊,很是愧疚。

    自那日后,她不敢给母亲乱吃药,每每算好母亲吃药的时间,在恰当的时机倒掉药,以此充当母亲喝完药的假象。

    这几天,母亲反因没有吃药,精神状态更好了些,也并未像景氏仆人说的那番精神错乱。

    那之后,景允卿便产生了怀疑,她让eric找个可靠的医生,她要给母亲重新检查身体,查出真正的病因。

    “伯母怎么了?”

    “她有些晕车,我没带药。”

    “我那有晕车药,车更宽敞,还可以平躺睡人,对伯母有益。”

    景允卿看着母亲渐黄的面色,耳边是赫耳墨斯真诚的邀请,依稀有了些犹豫不决。

    少折腾,早些到达南浔,对母亲才是最好的。

    只是……景允卿徘徊在于,赫耳墨斯的真实身份,以及,是否可以全然信他。

    “司机先生,景小姐和我是朋友,她和夫人我会安全送到目的地。这是我的名片,你记下我们的车牌,余下有什么想知道的,问我的助手。”

    司机愣住,半晌,才转向景允卿示意。

    景允卿还没同意,赫耳墨斯就开始行动了。

    景允卿想着,如果赫耳墨斯对她不利,在马来西亚就可以动手,没必要到此刻才温吞出手挟她为人质。这是在景氏的地盘,他一个俄罗斯商人,不敢,也不应该做出过份和不理智的事情。

    “老傅,就按hermes先生说的吧!”

    “是,小姐。”

    司机记下车牌,把行李拿出来,搬上赫耳墨斯的车队。

    ※※※※※※

    15分钟后,赫耳墨斯的车队从杭宁高速入口平稳快速通过。

    卡特琳娜夫人吃过药,睡着了。

    赫耳墨斯放下前后隔音版,按下最适宜人体的车内温度。

    为免惊扰到母亲,景允卿调了手机,打了静音,开启亮闪提醒。

    她和赫耳墨斯同排,对面是卡特琳娜夫人,两人的中间隔了一个小型吧台,里面是一些水果和酒水。

    加长版的克莱斯勒300,可容10人就坐,有视频和投影仪,开个小型会议不是问题。赫耳墨斯说的宽敞,也绝不夸张。

    至于安全系数,景允卿对这类车子并不了解,不过,凭着感觉,自然是不低的。否则,他也不会在中国境内,明目张胆乘坐这样招摇过市的车子了。

    想到后头,景允卿觉着好玩,国内的治安与俄罗斯的治安,谁更好些呢?似乎没有可比性了。她记得俄罗斯有新纳粹党,他们还在追随希特勒的种族主义,在希特勒诞生的那天,俄罗斯街头少不了要死几个人,这些死伤的人都不是雅利安人,他们是在俄罗斯的其他种族。

    景允卿垂眸叹笑,真是想多了呢!她偏过脸,望向窗外。

    连成一片飞快倒去的树木,远处有金色覆盖层峦叠嶂的山脉,空中飞鸟啾啾滑翔掠过……不禁感叹,秋天不知不觉来了,应该在记忆里的人,也不知不觉的再度出现。

    景允卿游走的神思,想到了赫耳墨斯的手表。

    对了,她差点忘了这一茬,手表该怎么归还他呢?毕竟,景允卿并不知道赫耳墨斯会在这里出现,下次,她是不是该随身带着他的手表外出呢?

    --------------

    “景小姐,想喝点什么吗?”顾虑到景允卿的母亲,就睡在他们的对面,赫耳墨斯特意将声音压的更为低沉。

    她侧过脸看他。

    “水或是酒?”

    景允卿的目光浮过小吧台上的酒水,指了指另一侧:“水果吧!”

    赫耳墨斯打开盒子,拿出洗净切好的水果拼盘,里面有火龙果、凤梨、车厘子,都是她爱吃的。

    景允卿接过来:“谢谢!”倒也没跟他客气。

    杭州到南浔,最多不过百公里,1个多小时就到了。坐车而言,是短途行路,乘车的人也不会感到累。

    “您什么时候到中国的?”

    “前天到的杭州。”他仔细地看她,发出的声音优雅好听,虽然中文的发音听起来仍有着怪异的味道,“你没有给我打电话,为什么?”

    她打了个愣头,他居然这么直接的问她,一时间,景允卿有些尴尬。如果找些可以让对方感到舒服的理由……

    当她笑着对上他金色的眼睛,试图说服他,可被他深深沉沉的一盯,竟然觉得自己无从开口,再也编排不出那所谓的理由了。

    然后,景允卿笑起来,倘若据实以告,会不会因此得罪他?

    “说吧,我想听你的理由,发自内心的理由。”

    他展开颀长的四肢,松驰的靠入座椅靠背,给人闲懒却不似慵倦的样貌,那双最为吸引景允卿的金眸,满含着不明意味的故事。

    “hermes先生,我……”

    “hermes,”他纠正她,“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hermes,”景允卿吁了口气,“马来西亚的偶遇,让人愉快,可我没有想和你深交。”

    他安静的看她, 你所看的《永不妥协》的 第51章自做主张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永不妥协》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