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三玿子 作品

第49章情定马来

    景允卿忽然贴近他:“有时觉得你冷静的不像个人,有时又觉得你是个十足的疯子,我今天才知道,我居然喜欢你这个疯子。”

    景允卿拒绝了那名俄罗斯男子,虽然见到heres第一面,他高冷的气质,绝美的容颜,破天荒惊艳到了她,可是,当景允卿回到现实,亲眼见到霍震被捕后,抓挠焦虑的躁动,以及心头乱极的情绪,景允卿才真正认清,她拒绝heres并不是因为身上的责任感,而是因为她对霍震已经有了男女之情。

    “听起来很——勉强。”他笑的温和多情,“就算如此,也是好的。”

    “霍震,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景允卿也跟着笑,咬字极为清晰,“我喜欢你,一点不勉强。”

    轻轻地,缓慢地,她想让他听的清楚些,让他知道,那不是她随口说的一个“词”。

    可听的人,心头却是麻麻的一震。

    那么一瞬间,霍震怔的说不出话,只是看着她,深深地,泯默的看着她。他没有见过景允卿用这样的眼睛看过他,柔和的泛着点点细小的情愫,如果迟钝一点,那样脉脉含情的凝视,怕是感受不到的。

    可,他是霍震,是八年前的少年阿振,是万氏的小老板万振,他智商出群,对她情根深种,而她极高的情商,用在景允卿的身上,怕是小材大用了。

    所以,只要他想,景允卿细小的情绪波动,他都能察觉无误,也只有对她,他才会心细如发……

    很快,就有冲顶的喜悦浇灌到他的身体里去,这是他多年来期盼的四个字,终于,在此刻,得偿所愿。

    “阿振,‘稽古振今’的振,”他纠正她,“叫我阿振。”

    景允卿愣了愣:“你的小名吗?”

    “嗯,只有我们两个时,叫我这个名字。”

    她没有不乐意,没有多问,就欣然接受了:“阿振,阿振……”

    她念了两遍,发现这“震”与“振”的读音竟分毫不差,叫他阿振也就等于阿震,都是指他一个,没有什么差别。

    霍震久久凝视她,很想做一件事。

    接下来,他想了,也做了。

    他挨过去,吻上景允卿的嘴唇,景允卿呆了一瞬,突然屏住了呼吸。

    他的吻,轻轻柔柔,唇碰着她的唇,软软的,湿润的……这是一个温和安抚的吻,他没有加深他们的吻,却让两人都有了电击般的感受。

    他们唇齿厮摩缠绵,彼此,渐渐有了粗重的喘息。

    这一吻,是景允卿有记忆以来,他第二次吻她。

    第一次,是在泳池水下,他渡气给她。

    第二次,就是现在。

    不同与以往的亲吻,这是一个真正的,爱人间的,互诉衷肠的吻。

    失忆,苏醒,他与她每次亲昵,都仅是轻微的肢体碰触,他绅士的只亲亲她的脸蛋。他给她接受他的时间,女性特有的敏感,也令景允卿觉察到他的用心良苦。

    他是个有生理需要的正常男人,男人那并不特别的占有欲,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他忍耐的有多么不容易。景允卿是女人,她感性,她可以察觉他的情感波动,却并不能全然理解,他作为男人,对她的最原始的**。

    说他们在一起,域外人士并不了解,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两人的“在一起”是个什么概念。

    与喜欢的人,嘴唇相碰,竟然这般美妙。

    与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原来,真的妙不可言。

    霍震抱起景允卿,绵延的吻她,几步退到床边。

    背脊贴到床单,才发觉他压住了她的各个关节,不紧致却是挣不开的牢固。

    被他的舌头吻的意乱情迷,他的吻一如他不外露的气质,冷静中带着他一贯的执着,像一张编织细密的网,牢牢地捕获住景允卿的全部。

    他抚摸她的颈项、脊背、手臂、大腿……他用肢体的碰触来安慰她忐忑的燥热,景允卿如沸水中的鱼,湿热混沌,全身难挨。有汗水滴落下来,胸口的心跳万马奔腾,那陌生的情动令景允卿羞涩不已,却禁不住耽迷其中。

    仍有吻,不停地落到景允卿身上,眉、眼、唇、下巴、锁骨……她软绵的就像漂浮在湖中的浮萍,上下波荡,无法自己。

    突然,他停止了吻她,双指掐住她的咽喉,借力一托,翻手锤击上方。

    景允卿吃痛,睁开水萌的眼睛,惊愕于自己的所见……

    她看到霍震一气呵成,精妙绝伦的反击动作,顿时,瞋目结舌。

    然后,骤然有人从天花板,坠落到地板上,沉重的闷哼,摔的极重。

    景允卿扯起露了半个肩的睡衣,急忙起身,不敢相信他们的房间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那刚刚……他们的亲昵是不是都被这个人……

    被人偷窥,和偷窥别人,虽然都是小人行径,可放到自己身上,没人会选择前者。

    景允卿真的,很想就此钻到地下去。

    “是谁派你来的?说!”

    霍震抵住男人的要害。

    男人紧闭双唇,就是不开口。

    霍震拿着一个奇怪的细管,故意展到那人眼前:“你想偿偿这毒药的滋味吗?”

    待男人看清,一凛,面如死灰。给这人准备的毒药,却成了自食其果的东西。男人不甘心,明明已经挑在这个人最放松,最不设防的时刻下毒,为什么这人还能有如此警觉?

    霍震眼底有冷漠的笑意:“顽固不灵,只会无路可走。坦白点,告诉我,是谁?”

    男人趴在地面,无奈摇头。从他们进来起,他就已埋伏在了天花板隔层,他们说的话、每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不觉得这个男人会放过自己。

    “说不说都是死,给我个痛快吧!”

    霍震笑,慢慢蹲下,将小巧的手枪戳到他的额头:“很聪明,知道我不可能放过你,可你不要忘了,谁才是万氏的主人。”

    男人震惊,视线偏转,就在他破损的衣服处,一个只有万氏高层识知的纹身标记,将他的身份彻底暴露。

    不言而喻,这个男人一定知道了他背后的人,男人咬牙作最后挣扎。

    枪从男人手心滑落,他睁大眼睛,恨恨瞪着霍震,却不得不认输。

    破了洞的额头,歪斜着对上景允卿悚惧微眯的眸。

    景允卿急促喘气,亲眼见到霍震干净利落的杀人,说不震憾那是可悲的自欺欺人。可,也只有他的处理,令景允卿恍惚觉得,理所应当。

    霍震看了景允卿一眼,收了枪,才打电话叫来手下收拾残局。

    小辉不太高兴:“ 你所看的《永不妥协》的 第49章情定马来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永不妥协》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