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三玿子 作品

第03章有你

    这是景允卿第二次到厦门。

    她的首次厦门行是来高校求学,没有待到毕业那年,就被景公匆匆招回景家。

    初春的厦门是旅游淡季,人少,安静,冷热适中,空气里的躁动少了几分,这一点景允卿极是欢喜。

    按万振的意思,接头的任务没有她,景允卿乐的清闲,索性闲暇时就在邮箱里翻看赵伯发来的东西,那些加了密匙的,她想知道的两大家族的资料。

    她随意翻阅,却独对这一份,吃惊,然后,有了兴趣。

    “万氏万振”的资料,整整六页。

    15岁前的事,无人知晓。

    15岁后的事,记录寥寥。

    八年时间,他成了万氏小老板,他接手国外百分之70和国内百分之20的事务,国外和国内余下的事业则是万氏当家与另一位同族人理政。

    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非万氏谪孙,万振姓母姓,他母为万氏现当家人之独女。

    万振回到万氏,六年潜修,三年实战,初出茅庐,便善治善能、思虑恂达,为万氏争得几笔极为重要的生意,进而深得当家人的信任,他巩固万氏的地位,在族内享有极高的声望。

    只是最近两年,他失踪了,没有任何动向记录。

    景允卿笑起来,查不到,就搞失踪?

    真会编……

    一行一行看下来,他的点滴成就,她居然看的津津有味,暗自称赞。

    如果,八年前,德国医院里的少年万振,是万氏的万振呢!这个念头一旦冒出,她止都止不住了。

    可能吗?好像,有那么一点儿可能性……

    少年万振向她提过,他姓的是母姓,他在中国的外公很希望他可以回到祖国去……

    若真的是他,他又化名来到了景氏。

    这……所为何事呢?

    他既然回到万氏,为何连名字都不改一下?他难道没有一点儿忌讳吗?认识他的人,叫的出他的人,应该不止她一个吧!

    她是知道他的真名的,若她要对他不利,对他的家族不利呢?他不惧怕吗?景允卿笑起来,看来,真的不怕呢!

    他又没有威胁到她,也没有伤害她,她没那么多精力,也没到无聊的地步,想要针对他的事来番较量。

    如果,她的猜测错了,霍震并不是万氏的万振呢?同名同姓的可能性也是不小的。

    也罢,她可以进一步偿试了解他,去证实“万氏的万振”是不是她八年前识交的同名“老朋友”。

    景允卿点着下唇,她思忖起在景氏的处境。

    她身边没有贴己的人,要想束开手脚去查当年之事并非易事,她一直都在物色能为她所用的人。万振的介入,令她放开的手脚不自然的缩回了几分。他是敌是友,还看不分明,擅自冒险并非她的良策。

    景允卿想到了赵伸,赵伯的侄儿,她并不想把赵伸扯进来,可一年前赵伸突然联系上她,表明了回国后想帮她做事。

    景允卿没有松口答应,赵伯就他一个侄子,她不想赵伯涉险后再拉他的亲人进来。但景允卿又极想找到能为她所用,一心一意听从她,又决无二心的人。而兄长似的赵伸,却是极好的候选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爷爷这些年来,对父亲和弟弟的死不闻不问。因得这份冷情,她从先前的不敢置信,到后来的坦然接受,最后便是逆来顺受,她成了别人的傀儡子孙,外人眼中的懦弱大小姐。

    事事听从,并不代表她真的“逆来顺受”,像现在这样的掩护任务,一年前当家人才开始派给她。当家人一直没有把具体事务交予她管理,景允卿自是很难渗入景氏生意的核心部分。

    这次来厦门,既然霍震告诉她不做违法生意,景允卿自不想多话。假如景氏当家以她为饵,执意做违法之事,景允卿逃不过被推出去当景氏的“替罪羊”。

    这一推测,景允卿走在胡里山炮台沙滩上的脚步,便落到了霍震后头。

    她赤着脚,面朝大海,任由海风呼呼吹刮细嫩的皮肤。这里的风没有德国初春的冻入骨髓,亦没有中国江南的春寒料峭,可仍令景允卿冷到了骨血深处,打出莫名的冷颤。

    如果这回,她也死了……

    如果这回,她也成了景氏家族明里暗里,或是各大家族间相斗互杀的牺牲品,那么,她最舍不下的母亲该何去何从?

    她深知爷爷,景氏的当家人,从一开始就不认同她的母亲,以他对待母亲的冷淡态度,母亲难逃景氏当家的毒手。

    景允卿酸涩,鼻尖一动悲伤起来,墨绿的瞳眸,浸染上湿润的水光潋滟。

    有人环住了她的肩,景允卿惊醒,逼退了脆弱的情绪。

    “怎么了?”他的下巴抵上她的头顶,颀长身躯贴近她,可又不会令她感到压迫和不适。

    她闭上眼,平稳呼吸。

    她可以,相信他说的话吗?他说:卿卿,我为你,就是为了自己。

    她要像个赌徒似的,赌上一把么?

    她没有旁侧的势力,也没有其他的途径,更没有强大的依靠,她甚至觉得自己四面楚歌,如同飘摇的浮萍。

    像他们这样的身世,赌吧,未必会输。不赌,一定会输。

    “如果这次……我出了事,如果你还念当年的情谊,请答应我一件事。”

    身后人一僵,退离她几寸,拉开寸许距离。

    景允卿睁眸,目光清澈,她望定他。

    “如果景氏牺牲了我……我希望,你活下去,同时,尽全力护好我的母亲。”口吻是他没有听过的温柔似水,“阿振,这是我……最终的请求。”

    他们重逢后,这是她第一次,用当初的亲昵,唤出他的名。

    景允卿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美丽可怜,受尽精神折磨的母亲。

    “好!”他也定定地望进她的眼睛里,细微的唇纹漾开,清水似的声音,“你不会出事,有我在。”

    他突然弯眼微笑,俯过来,景允卿一惊,快速一偏,他的唇就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别吻我的唇。”她有些慌乱。

    眉目一蹙,不悦,他却很快恢复平静。

    “我们并不是爱人。”她回身环住他的脖子,透过他的肩膀望向身后三三两两的跟踪者。

    他再次沉默。

    景允卿靠在他身上,脑子有些乱。

    从八年前遇到他开始,她就差点把面前人当做了她的亲弟。

    他与她的再见,他有了另一个身份,可她仍时不时将他想成离开人世的弟弟,如果弟弟还在人间,大约就是他这副模样吧!

    吻唇,意味着与相爱的人做亲密的事……她怎会允许弟弟般的人,亲吻她的唇呢?

    就在她想离开他的怀抱,她听到他的声音,仿如栀子花的清香,轻轻地飘在空气里长久徘徊。

    “卿卿,只要你需要,你可以利用我。”

    景允卿一僵,眸色微变。

    他看出她的心思了?这怎么可能?

    她自嘲,她景允卿没什么可以给他,他又凭什么答应她的请求?

    他说,你可以利用我。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推了推他,故意取笑:“你有什么可以让我利用的?”

    他抛出橄榄枝,景允卿就算想接,也不会冒然的傻傻去接。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勾心斗角、尔诈我虞,不可枚举。就算他们小时候有过一段“小缘分”,经过了这些年的岁月打磨,又能维持什么,证明什么呢?

    他叹了口气,笑的高深莫测:“记忆中的卿卿,可没那么瞻前顾后。”

    景允卿苦笑:“我们已经长大,很多事都变了。你不肯告诉我你是谁,却又不停地提起过往,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

    “你说的不错,我无话可说。”他摊开 你所看的《永不妥协》的 第03章有你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永不妥协》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