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钩 作品

第175章 永远不要离开我

    桑桑的心不禁一抖,赶紧将自己的眼光从夜冰炫的眼睛上移开,夜冰炫依然只是淡淡地微笑,他的微笑,依然是那么的迷人。

    “恭喜哥,恭喜嫂嫂。”他的声音也依然是那么的轻柔。

    夜冰寒看着自己疼爱的弟弟,他的心情更高兴了,大手拍拍夜冰炫的肩膀:“你嫂嫂敬给你的酒,一定要喝哦。”

    “当然,嫂嫂的酒,即便醉了也要喝。”夜冰炫一边说,一边用温柔的眼光看向桑桑,桑桑只好尴尬地笑。

    他果然喝了一杯又一杯。

    夜冰炫喝酒,也是极尽优雅的。

    他永远好像是一个高贵迷人的王子。

    桑桑还想说什么,已经被夜冰寒拥向下一位来宾,毕竟今天的来宾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明星政要,当地名流。

    桑桑只好随着夜冰寒给他们一一敬酒。

    毕竟夜氏的当家人订婚,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儿,虽然夜冰寒下令绝对不能让媒体人参加,还是有好多记者偷偷混进来,暗地里,不停地拍着桑桑和夜冰寒的画面。

    明天的头版头条的推荐语都想好了:冰山总裁尘埃落定,情归为谁?

    肯定会大卖的。

    敬了一会儿酒,桑桑觉得自己头都有点晕了。

    她轻轻地皱了下眉头,虽然是细小轻微的动作,但是依然被夜冰寒看在眼里:“怎么?不舒服了?”

    “有点头晕。”桑桑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怪我不好,累着你了。”夜冰寒感觉自己好心疼啊!

    他赶紧将桑桑送到贵宾休息室中.

    “好好休息一下,我一会儿来陪你,虽然我也很不喜欢,但是还是有一些人要应酬。”夜冰寒轻声说。

    “我知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桑桑微微地笑着,“你去忙好了。”

    夜冰寒俯下身子,在桑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乖,我很快来陪你。”

    桑桑点点头,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虽然盛大的婚礼是每个女孩子心中所盼望的,但是婚礼越盛大真是越累人啊,这还不是婚礼呢,只是一个订婚仪式而已,桑桑的头已经晕了。

    她靠在那柔软的沙发上,轻轻地进入了梦乡。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尊睡美人一般。

    朦朦胧胧中,她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手,是谁?

    桑桑轻轻地张开了眼睛,却发现是夜冰炫那张灿烂夺目的脸,他那好看的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今天的他,分外显得帅气迷人。

    “夜冰炫……。”桑桑赶紧坐起身来,但是自己的手依然被夜冰炫牢牢攥住。

    “桑桑……,”夜冰炫的声音依然柔柔的,好像柔和得可以滴出水来。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订婚宴。”桑桑只好说,她实在是不知道跟夜冰炫说什么。

    “谢什么?你是我嫂嫂嘛。”夜冰炫嘴里这样客气的说着,手却很温柔地轻轻撩起桑桑垂在腮边的好看卷发。

    “……。”桑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脑袋里一个劲儿地想是不是应该将他的手打开还是……

    她想拨开夜冰炫的手,但是夜冰炫一倾身,紧紧地搂住了桑桑那娇小的身子。

    不等桑桑挣扎,他轻声说:“桑桑……让我抱一会儿就好,然后,你就是我的嫂嫂了。”

    听他这么一说,桑桑停止了挣扎,她似乎可以理解夜冰炫了,他毕竟没有对自己有太过格儿的举动不是?

    桑桑没有动,任凭着夜冰炫轻轻的搂着自己,他的怀中十分温暖也十分有力,夜冰炫在桑桑的耳边说:“桑桑,虽然你没有选择我,但是我依然非常非常喜欢你。多希望你为我披上婚纱。”

    然后,他松开了桑桑的身子,笑了笑,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休息室。

    桑桑不禁愣在那里,夜冰炫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自己不会放弃,还是什么的?

    桑桑感觉到自己的头更加疼了。

    ……

    夜色如水,人如水……。

    美丽的海岸将整个六星级酒店温柔地环绕,夜色下,白色的建筑群就像是童话世界般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星星点点装饰着更加美绚的夜晚。

    夜色好美丽,星光也好美丽……。

    刚刚沐浴过后的她身着白色的细沙睡裙,静静得站在可以观景的阳台上,月光披洒在一袭栗棕色的长发上,形成美轮美奂的光晕,微风轻轻地吹着她的裙裾和长发,美得更似月光女神般。

    桑桑,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女子。

    这样美丽的夜色,要做些什么呢?

    身后,传来门开的声音,桑桑的脸立刻又红了起来,清冷的眸子闪过一抹紧张的情绪,原本平静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她没有回头,也知道夜冰寒进来了,她能明显感觉到正在一步步靠近自己的那份莫大压力和那种清新阳刚的气息。

    下一秒钟,她感到腰间一热,身子落入了一个健硕温暖的胸膛之中,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她的纤细腰肢。

    同时,温柔低沉的男声在耳边轻轻响起:“欣赏夜景呢?”

    刚刚沐浴完的夜冰寒倏然来到她身后,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际处,鼻息落下后,贪婪地吸食着来自她身上的清雅之香。

    他没有忽略刚刚进门时,她脸上的那抹紧张,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桑桑带给他的是另一种异样的情愫,淡淡地如丝般萦绕在心间。

    桑桑,总是清纯的好像小处,女一般,可以轻易地挑起他的爱意。

    “是啊,欣赏夜景啊,要不,欣赏你啊?”桑桑的小手死死攥住阳台的栏杆,借以缓解自己过于羞涩的心情,同夜冰寒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很害羞。

    因为今天开始,他和她之间真的是准小夫妻了。

    桑桑,真的好没用哦!总是脸红。

    夜冰寒听出她话中的羞涩,他轻轻地吻了吻桑桑的耳垂,并没有急着将她的身子转过来,而是更加收紧了绕在她腰间的手臂,高大挺拔的身躯与她的柔弱娇小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健硕的身躯禁锢在她冰凉如水的身子,隔着薄薄的睡裙,他身体力行地描绘着她曼妙的身段。

    桑桑的小脸更红起来。

    “桑桑,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夜冰寒搂着桑桑轻声呢喃。

    “怎么会呢?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是我爱的男人啊!”桑桑轻声说。

    熬过了这繁琐的订婚典礼,他们终于有了放松的时刻。

    这才明白,彼此对彼此是多么的需要和想念。

    是的,想念,虽然,两人一直都在彼此的身边,但是,还是想念。

    夜冰寒的怀抱是那样的温馨迷人,尤其是刚刚沐浴后,四周都在充斥着属于他的男人味,源源不断地热力穿透衣物传到她的皮肤上,令她更加心动不已。

    她的心不禁砰砰地跳起来,好像打鼓一般。

    “桑桑,已经很晚了!人家想休息了。”他淡淡开口,声音里明显有着撒娇的意味,意图在明显不过。

    此时,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什么想法呢?

    熬过这难熬的几天,他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

    对待桑桑的期待和渴望,几乎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忍耐极限。

    “你……要干什么?”桑桑故意地问。

    “你说呢?”夜冰寒轻轻地咬着桑桑小巧的耳垂儿,“你希望我做什么?”

    这个臭丫头,自己将她带到这么优雅的环境来,还能干什么?难道是坐下聊天一晚上啊?

    自己不是要好好地爱她吗?

    明知故问的臭丫头。

    夜冰寒惩罚性地狠狠咬了桑桑的耳朵一下。

    “好疼。”桑桑撅着嘴巴抗议。

    “一会儿会更疼。”夜冰寒故意地沉下脸来。

    下一刻,她的身子便被夜冰寒扳了过来,令她面对自己。

    他眯起寒眸,锋芒闪过——

    小丫头,故意吊我的胃口是不是?

    她欲擒故纵、逃避的态度,更激起他一探究竟的兴趣。

    但是他那燃烧着熊熊火焰的迷人眼眸也让桑桑吓了一跳。

    一个男人的火儿竟然可以染成这个样子,仿佛可以星火燎原了。

    慢慢地,那双寒眸开始变得平静,平静地更令人害怕,看似亲昵的揽她入怀,脸上的表情实则透着危险。

    “怕我了?”夜冰寒轻声问。

    “才没有!我怕过什么啊?”桑桑条件反射性地回答道,美丽的眸子充满忌惮挑衅的盯着他。

    “那么,小丫头,告诉我,你干嘛身子在发抖啊?”

    夜冰寒语调丝毫没有提高,依旧不急不徐地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也有些柔软的线条,但是下面好像却长着一种力。

    这种致命的温存气息,在她心湖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简直要将桑桑溺毙。

    “你好啰嗦耶!”她逃避似的将头转向一边,蹙紧眉心说道。

    “是吗?那我就干脆点儿!”夜冰寒显然失去了耐心,大手一伸,便将她凌空抱起,朝床边走去。

    当他的身子完全将她覆盖后,桑桑的心跳更加厉害,她几乎要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