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钩 作品

第108章 嫁给我算了

    桑桑不说话,只是将头深深地埋在夜冰寒的怀中,她静静地嗅着夜冰寒身上那种清新淡然的香气,不知道为何,在他的怀中,以前,自己是讨厌的,惧怕的,如今却感觉到了安定。

    连桑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是因为自己被家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和欺骗,所以感觉到特别的无助和脆弱的孤单吗?

    总之,她很希望有个人这样紧紧地抱着自己,虽然这个人是夜冰寒。

    而桑桑这个样子,让夜冰寒感觉到特别的动心和心疼,他轻轻地托起了桑桑那可爱的小脸,柔声问:“小猫,你怎么了?”

    “我……。”桑桑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难道,要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给夜冰寒吗?

    不,不想!

    她轻轻地摇摇头,紧紧地抱住了夜冰寒的细腰:“没事,我只是感觉到工作很累。”

    夜冰寒轻轻地眯起了眼睛,小白已经告诉自己了,桑桑是流着眼泪回来的。

    那么,是韩家的人欺负她了?

    夜冰寒想了想,笑着用手指抹去桑桑眼角的一滴泪:“傻丫头……你这个样子,真的好迷人,我最喜欢看你的眼泪了。”

    我最喜欢看你的眼泪,却不喜欢你真的流泪。

    虽然我很喜欢你流泪的眼睛……

    他轻轻地吻着桑桑那带着泪珠的眼睛。

    “好了好了,不管有多么难受,现在在我的怀里,就忘记啊!”夜冰寒嘴角抿出邪魅的微笑,他用手轻轻地拍着桑桑的后背,就好像是在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

    他的动作很轻很轻,也许,夜冰寒很少这么轻柔过了,在他这样的抚慰下,桑桑轻轻地闭上了大眼睛,进入了梦乡。

    虽然,眼角还挂着泪珠儿,但是,她真的感觉到一种漂泊的小船靠在港湾的安定。

    借着清幽的月光,夜冰寒凝视着桑桑那张可爱的小脸,他不禁轻轻的皱起眉头来。

    将桑桑轻轻地放在床上,再给他掖好了被子,夜冰寒走到小酒吧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他一边喝,一边看着床上的桑桑,这种静谧的感觉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感觉吗?

    他不知道。

    正在想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夜冰寒快速看了一下来电号码,然后果断接通,电话那边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总裁,夜小蝶果然派出了人,龚蓓蓓被袭击了,但是我们已经将人捉住,杨局长他们也到了,那两个人供认是受夜小蝶指使。杨局长等人派出的特警将联系香港警方传讯夜小蝶。”

    夜冰寒轻轻地眨眨眼睛:“那龚蓓蓓没事吧?”

    “只是受了一点惊吓,现在已经没事了,总裁放心。”

    “好,现在,送她去红龙湾别墅休养,等这个案子结了,送她去美国,告诉她,明天,我答应她的钱就会到她的账户上,这笔钱够她在美国快乐富足地过完半生。”夜冰寒淡淡地说。

    “那总裁不见她了吗?”那男声依然在问。

    “不了,我已经告诉过她,这是我们最后的一笔交易,她也知道我心已决,所以答应帮我演出这场戏,她的演技很好,我会帮她今后在美国的演绎事业铺路的,这是我对她帮我的感谢。”夜冰寒轻声说。

    “好的,总裁。”他的手下回答。

    夜冰寒轻轻地挂断了电话,夜小蝶,果然,当我放出龚蓓蓓怀孕的消息,你就坐不住了是吧?你派人想弄伤龚蓓蓓和“她腹中的孩子”,老谋深算的你,被龚蓓蓓的演技欺骗了是吧?你怎么知道龚蓓蓓是我钓你上钩的鱼饵呢?

    夜氏不会被你抢去,而我,要送你一个好地方,那就是……监狱!

    夜冰寒将杯中最后一点红酒喝下,透过那晶莹剔透的夜光杯看着窗外的明月,今天,真的是一个很美的月亮,又大又圆又明媚……

    ……

    早上。

    桑桑伸了一下懒腰睁开眼睛,却看见夜冰寒那张放大的俊脸正在自己眼前,他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将桑桑吓了一跳。

    “夜冰寒,你在干什么?吓死人了都。”桑桑赶紧坐了起来。

    “没什么啊,在看我美丽可爱的小女人。”夜冰寒嘴角一扯,挑出了十分完美的弧弯,他的笑容,真是好看又迷人又可爱。

    “谁是你的女人啊?我才不是,不是!”桑桑羞红了脸。

    夜冰寒这么说,让她感觉十分害羞,不过,为什么有一丝甜蜜涌上心头?

    “呀,不是啊?那是我自作多情了?那为什么这个小女人昨天扑到我怀里哭呢?我还以为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呢!”夜冰寒故意说。

    “我……我只是一时委屈而已,我只不过是你的情人而已,迟早会散的。”桑桑鼓着嘴巴说。

    “只是我的情人啊?好吧,那你就做好一个情人啦。”夜冰寒突然好像猛虎下山一般将桑桑压倒。

    他的嘴唇下移,轻咬着桑桑那修长的脖颈,再探到那美丽的锁骨处,他的吻,那样热情、那样粗暴,让桑桑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

    那双修长美丽的大手探进了她的内衣内,揉,弄着她腰间的柔滑皮肤……,一点点再往上移动,桑桑猛然捉住他的手,拼命禁止他向上探,但是他的力气实在是……。

    桑桑几乎都要急的哭起来了。

    这个家伙……

    “好了好了,怎么这么爱哭啊?真是一个爱哭鬼!”

    看见桑桑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夜冰寒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停止了自己的吻,静静地看着那张好像梨花带雨般的小脸,和那美丽的大眼睛中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许久许久,他轻轻地刮了一下桑桑的小鼻子,吻了吻桑桑的小脸,轻声说:“好了,不为难你了好不好?其实,当我的女人,就这么难吗?”

    他的语声十分轻柔,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柔情似水的感觉。

    那是强硬的夜冰寒很少使用的一种说话方式,如果其他所有认识他的人听见他说话的这种语气,一定会吓掉下巴,这冷面总裁难道被鬼上了身?

    桑桑恨恨地低头,不说话。

    “我才不要做你的女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要不是被你用卑鄙的方法囚禁了,我早就走了。你的情人还在医院里给你怀着孩子呢?”桑桑恨恨地说。

    “哦?要不要打个赌?我赌你以后一定是我的女人!”夜冰寒迷人地笑了笑。

    桑桑咬咬嘴唇,才不要做这个风流成性的霸道总裁的女人。

    呸。

    “好像是吃醋的小女人哦,好吧,小女人,我想吃你做的蛋炒饭了,给我去做。”夜冰寒故意板着脸说。

    “好,去做。”桑桑撅着嘴巴起床,一边往厨房里走,一边悲哀着自己的命运怎么这么苦?

    自己家里人不待见,偏偏还被迫成为这个狼性总裁的情人。

    我欠你的啊?

    桑桑狠狠地一手打在冰箱门上,却又赶紧抱住了自己的手:“疼死了。”

    “臭家伙,风流滥情的臭家伙,谁要当你的女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要跟你!”桑桑咬牙切齿地发誓。

    **

    她将切好的火腿放在盘子里,又开始煎蛋。

    夜冰寒始终围着桑桑转,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和桑桑在厨房里,都是一道很美丽的风景。和桑桑在一起,做什么都觉得挺开心的。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正因为从未有过,更显弥足珍贵。

    “你……要吃熟一点的,还是半熟的?”桑桑转头问夜冰寒。

    夜冰寒那双美丽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桑桑:“都可以。我没有过高的要求。”

    桑桑回头看了他一眼赶紧回过眼睛。

    鸡蛋液体被打在不粘锅中,好像一朵黄白相间的花儿一样慢慢地开,桑桑出神地看着那鸡蛋,一会儿,香喷喷的味道就传了出来。

    “好香啊,桑桑。”夜冰寒嗅了嗅,有点兴奋地说。

    “我给你煎八成熟吧,沾上海鲜酱油很好吃的。”桑桑轻声说。

    “好。”夜冰寒很简短地回答,他默默地看着桑桑,很出神的样子。

    桑桑不禁在心里叹息一声。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一天,真的有个爱自己疼自己而自己也爱他的恋人这样在身边。

    那么,自己会非常幸福地给他煎蛋,会很开心很开心。

    桑桑不禁想。

    可惜啊,一切都是妄想吧。

    自己何必又强求呢?

    她不说话,夜冰寒也不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桑桑,而桑桑在认真地煎着鸡蛋。

    煎蛋真的好香,夜冰寒有点忍不住了,肚子里的馋虫在蠢蠢欲动。

    他故意用手指刮了桑桑的鼻梁一下:“哇,好香的煎蛋,我要吃一口,桑桑,快先给我尝一口。忍不住了。”

    在外人面前那么骄傲冷漠的霸道总裁,此时在桑桑面前好像一个拖着鼻涕撒娇的小男孩一般。

    “一会儿再吃。”桑桑轻声说,她对夜冰寒的样子也是觉得十分的好笑。

    “不行,我现在就要吃。要吃。”夜冰寒在撒娇,他抓着桑桑的纤细腰肢不放手。

    “好了,给你。”桑桑被他缠绕的没有办法,只好,用筷子夹起一块喷香的蛋白,用小嘴巴吹吹热气,然后很小心地递给了夜冰寒,夜冰寒立刻张开嘴巴,“啊呜”一声吞了进去。

    “好吃,真好吃。”夜冰寒笑着说。

    “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好像是被自己的小妻子来喂一样,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哦,再不,桑桑,你真的就嫁给我算了。”夜冰寒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