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钩 作品

第16章 恶心死他!

    他毫不留情的拽住她的头发,丝毫不怜悯的动作拽的她头皮生疼,桑桑怒目而视,夜冰寒冷笑一声,手下力气更重。

    “小丫头,不要试图在惹恼我,惹我的代价你付不起!你们韩家更付不起!”

    “你调查我?”桑桑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夜冰寒冷嘲一声,不予置否,只说道:“认命吧,要想我放过你,你就祈祷我赶紧玩腻你!”

    看着夜冰寒那自大而嚣张的模样,桑桑真想把眼前那盘牛排扣在他那张嚣张的俊脸上。

    但她不能,夜冰寒不是她惹得起的。

    桑桑死死的攥紧手心,不断告诫自己,惹怒他吃亏的还是自己……

    “sm的死变态!”忍了忍,到底是没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夜冰寒已经慢条斯理的吃起牛排来。

    桑桑强忍着不回话,但那混蛋脸上分明在说“我听到你说什么了,有胆子你就再说一遍”的笃定高傲表情——这种表情,让桑桑脑弦刹那间崩断了!

    “我说你是大变态!”

    桑桑梗着脖子,视死如归道。

    反正做一次是做,两次也是做,不就是折腾她吗,就这样被他小瞧了,她真咽不下这口气!

    即使做好被羞辱的准备,但桑桑依旧紧张得身体直颤颤,无力的等待暴风雨来临。

    没想到,夜冰寒沉声道了句:“不是我。”

    “啊?什么?”桑桑抬头看过去,就见对方低着头吃牛排,隐约间桑桑居然觉得他是有些羞赧的。

    羞赧?开什么国际玩笑!

    桑桑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过去的时候,果然看到一张自大而嚣张的脸。

    骂都骂了,桑桑也不忍着了,直接狠狠的瞪着他道:“不是你?难不成是你日行一善捡到人、送到医院?”

    这人会这么好心?哼,打死她都不信!

    夜冰寒向来冰冷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恼怒,狠厉的瞪了她一眼:“闭嘴!再多说一句,我现在就要了你!”

    桑桑不服气,嘴唇张合了几下想说他心虚,但到底碍于夜冰寒肆意妄为的名声,不敢真去挑战他说出的话,最后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算是抗议。

    眯着眼睛看着夜冰寒姿态优雅地切着牛排,桑桑脑筋转着弯儿,想着怎么扳回一城。

    这时候,侍应生又端来了香喷喷的法国鹅肝。

    桑桑轻轻地眯起了眼睛,突然有了主意,她拿过刀子和叉子,一边轻轻地切割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一边用夜冰寒能听到的声音嘟囔:“这牛排呢,很多人觉得五分熟最好吃,其实,五分熟的牛扒里面大量的寄生虫都没有杀死,它们藏在这些血管中,不错,你看,这些血管里的血还没有凝结,切一刀,寄生虫和血液就会喷出来,你看,这些血管多么清晰,如果给你一个显微镜,你就会发现,那些恶心的寄生虫在里面爬来爬去……。”

    她清楚地看见夜冰寒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已经吃不进去牛扒了,桑桑暗地里笑了一下。

    夜冰寒抬头瞪了桑桑一眼,又顺手插了一块法兰西鹅肝。

    桑桑又继续说:“很多自诩为上流社会的人,觉得鹅肝是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的美味,尤其是在这种高档餐厅中,鹅肝是这些贵族的最爱,谁知道他们怎么知道在法国,这种专供做鹅肝的鹅们被喂了很特殊的食料,整个身体长不大,光长肝脏了,那肝脏好像是被福尔马林泡大一般,又肥又厚,但是我们医院曾经做过一次实验,给一些小白鼠喂食这些法兰西鹅肝,小白鼠们没有两天就悲惨地死去了。可想而知,这些鹅肝简直就是化学试剂泡大的,可是有些人呢,还是甘之如饴地吃,还自以为很潇洒很绅士……。”

    她清楚地看到夜冰寒轻轻地呕了一下,哈哈,目的达到了,夜冰寒,你这个恶魔,你强占了我,如果我让你舒服了,我就不是韩桑桑。

    依旧很优雅潇洒地用洁白的手帕擦擦嘴巴,夜冰寒看了桑桑一眼:“小猫儿,你是纯心想让我恶心是不是?”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桑桑瞪大了眼睛,很是无辜地说道。

    “好个实话实说……。”夜冰寒冷漠的嘴角浮现起了一丝淡淡的邪恶,“如你所愿,我现在被你恶心到了,不想吃饭了,那么,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干什么?桑桑立即感觉到浑身的汗毛几乎都要竖起来了。

    “你想干什么?”桑桑瞪圆了眼睛,身体后仰,瞬间紧绷起来。

    “已经吃过了饭,现在,我想吃你了。”夜冰寒微微一笑说,“正巧我在这里有常包房,就去那里好好地‘吃’一下吧!”

    他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桑桑那纤细柔软的小手,不由分说,将她拉出了餐厅。

    桑桑几乎是一路被他拖行,通过vip电梯,来到了夜冰寒长包的总统套房。

    一进门,桑桑就被夜冰寒摔在那铺着昂贵金丝绒的柔软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