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心 作品

第二百九十四章 赌一下

    风离痕握着她的手,眉心紧紧蹙成一团。似乎沉思了很久,才开口:“景山他,也不是不可能醒过来。”才说一句,他已经感觉云清手一抖。立即朝他看来。

    “真的?什么办法?”云清急切的道。

    “他是神魂受创。并不是完全毁灭,若是能够为他注入一个新的神魂,慢慢融合。中有一天他会醒来。不过……”风离痕看着云清充满期待的双眸。轻轻抹去她面颊上的泪痕,道:“要找到一个精纯空白的神魂,只怕比形成一枚云魂还要难。”

    无论是人还是妖兽、玄兽,最重要的就是神魂。神魂一旦损伤。轻者痴傻呆滞。重者死亡,这一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原本神魂就虚无缥缈,极为难见。除非有特殊的秘宝能够强行抽离。否则,就算是面对一头弱小的一阶妖兽,想要得到它的神魂也是不可能。

    “主上……”这时,殇奎开口了,他试探着道:“你的太虚塔,不是可以抽离神魂吗?既然在韩东漓手中,不如夺过来再……”

    风离痕摇头:“太虚塔是能够抽离神魂,但是要得到一枚精纯空白的神魂,不知道要抽离多少人的神魂来凝固,而且……”

    “不行!”不用风离痕拒绝,就连云清也不愿意。

    强行抽离人的神魂,这绝对是极其残酷邪的方法,只有魔门一道才会干的事。要凝固一枚能够让万景山醒过来的神魂,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够。只怕就算万景山此时是清醒的,他也绝对不会答应用这种方法。

    凤姬幽幽一声,咬着下唇:“云姑娘,对不起。如果出发之前我不让他跟着,想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师兄……”

    “凤姬,你别这么说。”云清连忙打断她的话。

    凤姬是风离痕手下四大神将之一,上古凤凰血脉真身,已经上万年的修为,对她客气不过是看在风离痕面上,她怎敢怪她?而且因为弟弟云沐的事,还连累她也伤了,云清实在过意不去。

    “若不是为了找到阿沐,你也不会受伤了。”云清满是歉意,勉强笑笑:“万师兄若是吉人天相,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强求不得。你现在好好养伤,阿沐的事就交给我好了。”

    “不,清儿。你留在风云宫,阿沐,我去带回来。”

    风离痕声音忽的变得冰冷,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冷意,幽暗的眼瞳中射出强烈的寒光。一股恐怖强横的威压瞬间笼罩了大殿,似乎是因为周围全部是自己人,这才瞬间消失。

    他目光似乎穿透了大殿,射向极其遥远的某处,薄唇中吐出几个字:“凤凰城城主……敢伤了我的人,还抢走阿沐?”

    “主上!”感受到风离痕的怒意,擎苍、殇奎顿时低垂下头,不敢直视其锋芒。

    “离痕……“云清似乎也被震惊了,拉了拉他的衣角。

    回转头,风离痕似乎已经恢复了常色,淡淡道:“你不要想拒绝,也不要想跟我去。“他眉峰一蹙,沉声道:“我虽然答应过你不插手这几人的事,但他已经惹到了我了。”

    “可是阿沐和万师兄……“

    “还有凤姬。”风离痕看着她:“凤姬可是我的人!”

    看着脸色苍白的凤姬,云清满心过意不过,只得闭口不言。

    躺在床榻上的凤姬挣扎着要起来,作势欲跪:“主上,凤姬给你丢脸了。凤姬身体无碍,稍微休息片刻就好,我愿意跟随主上,一起……”

    不待她说完,风离痕已经拒绝:“你也给我留下。”

    “主上,我……”

    “等你伤好了,就帮着准备一下婚礼的事宜,正好伽罗一个人忙不过来。等我收拾了韩东漓,回来正好。”风离痕的话不容拒绝,凤姬面色讪讪,只得作罢。

    第二天,风离痕带上殇奎走了,云清答应他留在风云宫,等着他回来。

    坐在病榻旁边,她看着闭目仿佛沉睡的万景山,曾经在红尘天白云宗发生的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第一次开口向她挑战的万景山,如此意气风发,宗门大比上的他,第一个扳回一局,为所有同门带来希望。进入小世界中,他又表现出大师兄的胸襟,为了安全照顾林阳提前离开。

    到后来,她和万景山走的越来越近,去北地冒险。为了领悟小世界中帝君的刀法,他甚至差点看死自己。他崇拜风离痕,为了更进一步,跟着她到了九重天阙。可以说,万景山是今生和她交情最深,最值得相信的朋友。

    但现在……他却生死不知!

    “万师兄,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

    正沉浸在回忆中,云清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而又危险的气息,她倏地转头,望着大殿角落一处阴影的位置,凌然出声:“谁!”

    一团黑影从阴影中溢出,仿佛一团诡异的黑雾,飘飘袅袅的飞了过来。云清浑身一凛,想不出竟然还有外人能够潜入风云宫中,她正想出手,却见那黑雾开始扭曲变形,随即,一个熟悉的身影显露在她面前。

    “是你?”云清一见之下,眉头一蹙,不惊反笑:“上邪天御,你居然敢来风云宫?”他就不怕有来无回?

    眼前那副俊美的妖异的容颜,银色的眼瞳,一身黑衣黑袍,不是上邪天御又是谁?他眸眼中带着淡淡的笑容,不但没有冷意,反而有一股妖冶的亲和。他一眼朝云清看来,面上的表情却有些古怪。

    仿佛是宽心,又好像是遗憾,疑惑中带着一闪而逝的情愫,矛盾莫名,看的云清甚至有一刻怀疑起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月魔少君了。

    原本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他一身阴邪,从骨子里带着股邪气,感觉很不舒服。没想到他的身份,竟然是九重天阙人人忌惮的月魔少君!

    “云姑娘,你果然是福大命大啊,上次被活埋在山中,居然也没死!”上邪天御唇角一勾,显得邪魅而又柔和,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随着他逐渐朝云清走过来,指尖不断落下的血色红莲越发妖异,带着丝丝缕缕的红色灵光,缓缓落下。

    血色红莲消失,地面却丝毫无恙,他眼神一凛,收回了手。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有事?”云清站了起来,淡淡一笑道:“不过你居然胆子大到敢来风云宫,我却是没想到的。”

    “我也没想到,云姑娘竟然是凌天帝君的未来的帝妃,我更没有想到,风离痕就是凌天帝君转世。”

    他一边摇头一边面带微笑道:“早知如此,本少君应该在红尘天中就杀了风离痕,那九重天阙中就不会再有凌天帝君了。你们二人,可真是给了我最大的惊喜啊。”

    “当真是惊喜?”云清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可不要变成了惊吓!”

    一股风声响动,上邪天御只觉得眼前一花,忽然面前多了一男一女。男子一身泛着青色流光的轻甲服袍,身边的女子却异常娇笑玲珑,身高不足三尺,面若桃李却寒如冰霜。

    才一怔,他笑道:“原来是上古龙王夜魔刹大人大人,还有这位……“他看着蓝蓝,明显吃了一惊的表情,却很快掩饰了下去,眼神一转:”想不到云姑娘身边这只小小的鲛精,竟然进化了。”

    夜魔刹牵着蓝蓝走到云清身边,冷笑一声:“怎么,想来风云宫找事?”

    云清身边多了两人,更加不担心他会伤害到万景山,眼神淡淡一扫,道:“就算你是月魔少君,这里也不欢迎你,若是你来参加半月后的婚宴,现在时间还未到。上邪少君,你似乎来得早了些。”

    “今天,我是来告诉云姑娘一个重要消息的。”

    上邪天御一副正定自若的样子,浑然不将夜魔刹看在眼里,如同身处自家的月魔天宫中,唇角一勾:“你若是知道我今天的来意,绝对会感激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云清看着他。

    这个人,他说的她一个字都不信!月魔少主,就冲这个身份,她若是相信,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若想告诉你,我知道怎么救他,你信不信?”

    上邪天御看着昏迷不醒的万景山,似笑非笑,但当他这句话一出口,云清心头一跳,面色却平静如水,道:“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

    “你……”云清看着他越走越近,心头那种怪异而邪魅的感觉再次升起,她‘锵’的一声抽出白虹魅影剑,霎时碧光流转,剑尖对准了他:“你若再过来……”

    上邪天御果然后退了两步,无奈的耸耸肩,浑身那种妖邪的气息瞬间消失,他摇摇头,一副认真的样子道:“云姑娘,我知道你因为我的身份而不相信我,但我只问你一句……”

    他正色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有真正伤害过你吗?”

    “……”云清眼神一闪,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

    是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上邪天御的确没有伤过她。无论是不是和他动过手,又或者他对她究竟有什么心思,是否觊觎她身上的秘宝。但说实话,他的确没有伤过她,哪怕是一根头发!

    她倒是记得,在北地,她还划破过他手呢!

    或许二人之间有过争夺,但说到仇恨,还算不上!

    深吸一口气,云清道:“没有。但是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让我相信你,不可能。”

    清楚的看清上邪天御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他道:“既然我从未伤害过你,你为何不肯信我一次。我不过想要帮帮你罢了,难不成你不想他醒过来?”

    “你有什么目的?“云清沉声道。

    “做一件事就非得有什么目的吗?”上邪天御露出一抹嘲弄的表情,冷笑道:“毕竟相识一场,我当云姑娘你是朋友,才好心来告诉你,若其他人想知道,我还不说呢。”

    他一指昏迷不醒的万景山,道:“反正我话摆在这里,你若信我,尚且有一线希望,若是不信,只怕你师兄撑不了多久。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你就不肯赌一下?”

    云清认真看着他,不禁思索起他话中的可能性。万分之一的机会,她是不是应该去赌一下?

    上邪天御见云清犹豫不决,也不再游说,转身就走,云清心中忽然闪过一种莫名的情绪,忽道:“等等。”

    这次,上邪天御没有开口了,只是转过来看着她。银瞳中的眼神,仿佛清晨树叶上的露珠,清澈的让云清仿佛觉得是假象。

    “好,我就相信你,你说吧。”

    夜魔刹不禁赫然了,插嘴道:“你真相信他?”

    “相信就跟我走。”上邪天御唇角一勾,一抹得意之色一闪而逝,他扫了一眼夜魔刹,不等云清跟过来,整个人已经笼罩在一团黑雾中,飘飘袅袅朝外飞去。黑雾中传来一声缥缈的声音:“我在外面等你。”

    “你……”

    云清回头看了看昏迷的万景山,道:“夜魔刹,你帮我照顾好万师兄。”终于还是追了出去。

    夜魔刹眉头一皱,考虑片刻,还是牵着蓝蓝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