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心 作品

第七十章 受尽耻笑的白云宗

    云清浅浅一笑:“见过几面,不过今天我是来买药材的,就不打搅上官大师了。”

    “是,是。”冯毅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相信绝对没有人敢随便乱跟上官大师攀交情,看她随意的样子,似乎两人关系还不错。

    态度越发殷勤起来,待几名炼丹学徒将云清所需的药材全部都装好之后,冯毅笑道:“姑娘所需的药材,一共是六十七万灵币,姑娘既然和上官大师相识,而且所购药材也超过了五十万灵币,鄙人便给姑娘打个九折,只收好了六十万灵币好了。”

    同时,他摸出一枚雕刻着炼丹师行会标识的玉牌,放在云清面前道:“这是炼丹师行会的贵宾卡,姑娘下次再来,依旧可以享受九折优惠。”

    “多谢冯管事了。”云清也不客气,收下了玉牌和装有各种材料的寒玉盒子,放入储物袋中,等冯毅将灵卡交还给她,正准备起身离去,门外匆匆走进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精壮男子,两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跟在后面,三人都是衣衫褴褛,神情萎靡的样子。浑身斑斑血迹,鞋底满是泥土,连胳膊上也带着几许血痕,让人一眼就看出不久前才经历了一场血战。

    “冯管事在,正好。”那名精壮男子一见冯毅,眼睛一亮道:“咱们这次一回来就直接来炼丹师行会了,冯管事来算算,我们这次收获的该值多少。”

    “原来是小唐。”冯毅淡淡一笑,之前见云清那种殷勤的态度收了起来,带着些许世故和傲然:“刚从大泽雪山回来是吧,弄到了什么好东西?”

    “这回咱三兄弟差点送命,总算有了些收获,冯管事可要给我们算个好价钱。”精壮男子带着两人走了进来,手一翻,从储物袋中倒出几样东西在桌上。

    云清随意扫了一眼,一株通体雪白的细长草药顿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眼神一动,不禁心跳加快。这不是雪寒天灵草吗,六阶中品草药!

    若是配合自己身上那株得自水澜易的酬劳——七百年的紫火红莲,正是炼制狂暴极灵丹的两味主药材料。

    狂暴极灵丹这种六阶中品丹药,能够在一瞬间将体内的灵力恢复圆满,而且还能强行提升三个小等级的境界,发挥出原本实力的三倍。

    只不过因为药性至刚至猛,服用之后会导致精血严重枯竭,神魂受创,若是得不到及时治疗,很有可能修为尽废。

    她自然不会随意服用狂暴极灵丹,不过既然有了炼制的药材,那这种丹药还是有准备的必要。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若是黎诗再来暗害她,有了这种丹药,她也起码有了一些还手的能力。

    一瞬间,她已经打定主意,准备想法得到这株雪寒天灵草了。

    看着桌上摆满的一堆尚未清理的材料,冯毅拿起云清看中了雪寒天灵草,摇头晃脑的道:“哎,三位实在是辛苦了,竟然能够找到这株四阶上品的白玉天灵草,即使受些伤也值得了。”

    云清一怔,什么四阶上品的白玉天灵草,分明是六阶下品雪寒天灵草啊!

    她朝冯毅面上看去,却见他丝毫没有怪异的表情,眼中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再看看他手中的那株雪白药草,云清忍不住轻呼一声,她明白了。

    “姑娘莫非看上了这株白玉天灵草?”冯毅看着她,满面含笑道:“这可是大泽雪山的特产之一,一般人轻易弄不到的。”

    云清也不说破,微微一笑:“还不错。”

    六阶雪寒天灵草和四阶白玉天灵草,外形极为相似,只不过前者是八条叶脉,极为稀少,而后者却是七条叶脉,相对来说要常见一些。叶脉本就淡而不显,若不是云清对各种灵草灵花的特点极为熟悉,或许也会如冯管事一般想当然认错了。

    冯毅笑道:“我们行会收购这株白玉天灵草,价格是四千五百灵币,若姑娘看上了,给个原价就是了。”

    那精壮汉子也不介意,反正只要东西卖得掉,卖给谁都无所谓,只要不少价钱就行。

    云清点了点头,拿走这株‘白玉天灵草’,将灵卡交给冯毅,让他划走四千五百灵币。收回灵卡的同时,她摸出上次赌斗赢回来的一个储物袋,放在精壮汉子面前。

    “这灵草对我有大用,三位虽是无意,但也算是一解我燃眉之急,这里有些灵币,算是我感谢三位的报酬。”她浅浅一笑,眼眸若星。

    冯毅和三人都是一惊,随即精壮汉子抓起储物袋,神识一探之下,面色陡变,露出狂喜之态:“姑娘如此重谢,实在多谢了。”

    “不用客气。”

    云清刚才给出的储物袋中,装有三万灵币,对于精壮汉子来说,简直是一笔横财,但对于她自己来说,六阶下品的雪寒天灵草,最少价值二十万灵币,她才是真的捡到便宜了!

    双方皆大欢喜,回到白云宗,云清直接去丹殿炼制了一批丹药,三阶、四阶都有,一方面为了蓝蓝的变异,必须保证她的丹药量,另一方面则是用于她继续突破境界,准备参加接下来的四大宗门比试。

    至于狂暴极灵丹,她足足花费了五个时辰才炼制了出来,不过云清并不希望有用上它的一天。

    时间在日复一日的修炼中度过,一晃数月过去,四大宗门比试之事也提上日程。

    这次的比试轮到青霞宗举办,距离白云宗有三千多里的距离,提前一天,宗主顾鹏煊和大长老天云尊者、三长老天剑尊者三人,带着四名亲传弟子和十名内门弟子出发。

    青霞宗的山门,是一座青色的高大石坊,看起来就充满了古朴的韵味。从天空中远远望去,虽然群山连绵,一望无际,但这山门依旧显眼,散发着淡淡的灵气。

    一艘巨大的无比的飞船,载着十多人行驶在几百丈的高空。稍微有些见识的人就会认出,这是白云宗的天级高阶秘宝山河宝船,能够承载最少五十人御风飞行。

    山河宝船逐渐飞近,众人这才看清,青霞宗的山门竟然是珍贵的青晶天陨石铸成,不由得一个个感叹起来。

    “真是气派啊,你们看着这山门,起码价值不下五十万灵币!”一个眼尖的白云宗内门弟子首先喊了出来,虽然声音比较小,但依旧被他人听到了。

    “想不到青霞宗如此有钱,连山门都用青晶天陨石来修建,难怪青霞宗如此厉害,能够拿下上一次的大比的第一名了。”

    “听说青霞宗的外门弟子,每月都可以领到一瓶小还丹,真不知道内门弟子的福利有多好!”

    忽然,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噤声!这次我们白云宗是来比试的,可不是让大家游玩,这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大家还是少说为妙!”

    原本还有些人不愿意,一看说话的竟然是万景山,顿时不语了。

    云清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神色如常。

    自从几个月前,这号称内门第一人的万景山大师兄被她击败,他第二天就宣布闭关,直到三天前才出关。看他的气质改变了很多,难不成闭关几月竟然有了新的提高?

    不过这次云清是冲着内门弟子第一名的打算而来,只为了那价值不菲的奖励。她的沧海无尘诀已经修炼到第三重圆满,虽然还没有修炼到第四重,但只怕一般人已经不是她对手。

    看了一眼前方风离痕的背影,似乎一路上他都没有回头,但云清自然知道,一路上那种若有若无的视线,分明就是从他那个方向传来的。

    似乎有些不自在,她将全部心神集中到接下来的大比之上。一路上,众人的泄气和妄自菲薄的言语,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是她,这次大比注定要

    山河宝船渐渐降落,停靠在山巅一个偌大的平台之上,前方不远处的山门旁,早就有等候已久的青霞宗众人。

    “顾宗主,怎么今天到的最晚啊?就差你们白云宗了。”青霞宗负责接待的已经达到尊者修为的二长老钱元凯。

    虽说今天他是主人,但他却带着一些不屑,很不耐烦的朝顾鹏煊拱了拱手,视线却望向那尊三丈高的山河宝船。

    “怎么,顾宗主,你这宗门秘宝山河宝船上的妖丹还没有换?居然又用了三年,难怪速度这么慢。”钱元凯唇边流露出一抹淡淡的讽刺,虽然不易察觉,但在有心之人耳中,还是听的出来。

    顾鹏煊和另外三大宗门宗主都是竞争关系,如何听不出来钱元凯的言下之意?分明是嘲讽他白云宗太穷!

    “不过是用来代步的工具,用这四阶妖丹已经足够了。”顾鹏煊随意看着青霞宗的山门,也随口道:“贵宗的山门倒是显眼,居然全部用三阶的青晶天陨石来修建,当心莫要一不小心被人偷走了”

    “怎么会?除了那些下三滥的穷酸,有谁敢不要命了来我青霞宗偷东西。”他嘿嘿的看着顾鹏煊和他身后的众弟子,指桑骂槐。

    “哈哈哈……”一群青霞宗弟子笑了起来。

    “你……”顾鹏煊顿时一怒,却不好骂出口。

    白云宗在四大宗门里一向是垫底的,他身为宗主,一向也为此抬不起头来。今天这青霞宗的二长老竟然当着众门人的面讥笑他,顾鹏煊如何不生气?

    “今天谁要是给我丢脸,回去我绝不饶恕!”顾鹏煊狠狠的丢下一句话,眼中的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几个亲传弟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面色沉静,十个内门弟子中,除了云清,皆低头沉默不语,大气也不敢出。

    “顾宗主,这么大声吓唬门下弟子干什么,当心吓破了胆没法比试了。”钱元凯看在眼里,面色无比得意,顺口又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讥讽的话,这才挥挥手让门下弟子带路,引白云宗众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