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心 作品

第六十二章 死亡的气息

    当她倒在桌子上的那一瞬间,原本还满脸堆笑的苏颖和苏灵俩姐妹,面色陡然变了。

    “哼,还真当她是什么人物呢,不过一包药就倒了!”苏颖阴阳怪气的道,脸上充满了嘲讽。她还伸手拨弄了一下云清的手臂,看她有没有反应。

    “哼哼,当真睡过去了,姐姐。”

    苏灵冷笑着站了起来,原本卑微讨好的低贱模样,立即变得骄傲起来。她不屑的看着云清,冷哼道:“不过刚刚晋升为内门弟子罢了,居然如此招摇,什么人都敢得罪,真是不想活了!”

    云清心中一动,看来果然是有人针对她。

    苏颖抄着手皱眉道:“姐姐,幸好我们准备了两招!那张荣华居然是个草包,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枉费他还用了秘宝,居然连她一根毫毛都没伤着。”

    “所以,凡事都要留一手。虽然张荣华对付不了她,但也因此降低了她的戒心,如果不是这样,她又如何会得意洋洋,答应我们来吃饭?”

    “就是!躲的了第一计,躲不了第二计!还是姐姐聪明!”

    “你看着她,我去请师姐来。”苏灵说完这句,打开门出去了。

    师姐?原来要对付她的是个女人?

    趴在桌上的云清依旧一动不动,她要等到对方现身,然后才光明正大的‘醒过来’。敢背后算计她的人,她自然不会放过。

    幸好她多了一个心眼,否则真的随便相信人的话,她现在已经真正被药迷倒了。

    那人到底是谁?是上次那个女人?随便找茬说她使用了丹殿那个?又或者是别人?这次,她绝对不会手软,一定会好好教训……

    蓦地,一阵强烈的杀机涌了过来,门开了。

    云清陡然觉得不对劲,心头跳动的厉害,每次遇到巨大危机之前,她都会有这种感觉。她迅速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想要逃离这个雅间,但是……

    她竟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

    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了整个房间,仿佛一根绳子牢牢束缚住她,杀机森森!此时,她仿佛成了一只蛛网上的可怜小虫,而对方则是准备吞噬她的蜘蛛!

    “呵呵,没想到你居然是装的!”一个熟悉而高傲的声音响起,“可是已经晚了!本公主今天要杀了你,我看你还躲不躲的过!”

    云清瞪大了眼睛,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黎诗!

    亲传弟子黎诗,齐旭尧的表姐,齐国的公主殿下!

    “师姐赎罪,我真没有想到她居然是装的!”苏颖连忙跪下求饶,眼中满是惧意。

    黎诗的心情显得很好,凤眸微微眯着,闪过一道杀机,清冷的道:“算了,你们将她骗到这里来,也算有功,待会儿自有赏赐。”

    “多谢师姐!”

    黎诗拂了拂长长的流云凤纹长袖,双手端庄的收拢在身前,朝前走了一步。头上的红宝石金丝白鸟发簪不断的摇晃,闪烁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华。

    看着云清,她突然娇笑了起来,十指上艳丽的丹寇如同血色一般,轻轻拂过云清的脸庞:“真是可惜啊,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很快就要死了。”

    “没想到是你。”云清淡淡的道。

    “你当然没有想到!”黎诗美艳的面容充满了憎恶,声调陡然抬高,变得尖锐起来:“如果你不是杀了我表弟,你就不会成为内门弟子,我也不用费尽心机让人将你骗出宗门了。”

    “居然让本公主对如此低贱的你上心,你也算值得自豪了。”

    这是白云宗的规矩,外门弟子要是得罪了亲传弟子或者长老,随便杀了就是,宗门不会有任何意见,可见外门弟子的低贱,毫无地位。

    而成了内门弟子,就是宗门的正式弟子了。就算是亲传弟子和长老,也不能随意杀害,必须要给出个合理的理由,交由刑堂惩戒。

    黎诗可不愿意杀她表弟的凶手由刑堂处置,风离痕这个刑堂首座,摆明了和她勾搭到一起,难道还会不包庇她?

    她要亲手杀了云清,给表弟报仇,给自己找回面子!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逃不逃的过这一劫,云清却毫无惧色,冷冷的看着黎诗:“齐旭尧不过是人渣,活该被我杀!你身为他表姐,不但不劝诫他,反而助纣为虐!你身为宗门的亲传弟子,居然这样对待同门,我要是宗主,早将你逐出宗门了!”

    “啪!”黎诗一巴掌狠狠打在云清脸上。

    “放肆!容得了你来教训我?”

    黎诗眼现杀机,用力扭着云清的下巴,将她的脸掰到自己面前:“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低贱的外门弟子,若不是勾搭上了风离痕,你以为你能够突破的这么快,成为内门弟子?”

    “我不会这么便宜就让你死了。”

    她看着云清,娇艳的红唇吐出无比恶毒的话:“你马上就会尝到我的手段,我要让你痛不欲生,后悔得罪了我!”

    云清咬牙道:“有本事放了我,我们公平一战!”

    黎诗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配吗?”

    “我一个指头就可以碾压你!”她伸出一只春葱般的玉指,用力点在云清额头上,咬牙切齿的道:“我可不想浪费力气,来和你这个低贱的女人动手。”

    “苏灵,先给我赏她几个巴掌!”

    “是,师姐!”

    苏灵冷笑着走上前,抬起手狠狠的打了下去。

    云清眼眸一睁,一道寒光仿佛利刃一般射入苏灵的身上,后者浑身一颤,高举的手竟然僵在半空没有打下去。

    她不过一愣,随即清醒过来,生怕自己动作慢了惹恼了黎诗,手再次一扬,猛的打下。

    一股狂怒陡然爆发,浑身的真力滚滚涌动,仿佛惊涛骇浪一般,掀起万丈波涛。在苏灵的巴掌打下来的一瞬间,云清终于挣脱了黎诗的威压束缚,伸手用力的握住了苏灵的手腕。

    “想打我?”她眼神一凛,手上一用力,直接将苏灵那纤纤手腕折断了。

    “啊——”苏灵惨叫起来,几乎痛的晕了过去。

    “姐姐!”苏颖一看,顿时冲了过来,一掌朝云清拍去。

    “滚!”云清冰冷的吐出一个字。

    从苏颖出手这一掌她就能看出,这个狡猾的女人之前的楚楚可怜都是伪装的,如此掌力,威力奇大,她如何会是外门弟子?

    一招寒冰掌拍出,冰冷刺骨的掌风击在苏颖胸前,顿时在她身上布下一层白霜。

    苏颖被打的踉跄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脸色已变得苍白,片刻,她终究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鲜血及地,已经凝结成冰块,红艳艳的,触目惊心。

    “敢在我面前放肆?”

    黎诗凤眸一瞪,修长如玉的手指随意划过。

    陡然,空气像是燃烧了起来,温度陡然升高,竟然有种滚烫的感觉,皮肤生痛。云清看的清楚,那根春葱一般的手指,竟然变成了红色,仿佛一根烙铁一般,朝她划了过来。

    急退!

    ‘轰’的一声,身后的墙壁直接被云清撞破一个大洞,退到了隔壁雅间中。云清身前的衣服已经被划破,边缘仿佛被火烧了一般出现褐色的痕迹,还有一股被烧焦的味道。

    “五阶炎龙爪!”黎诗缓缓放下手,唇边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我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你不是要公平一战吗?呵呵……我给你这个机会。”

    “我要将你每一根骨头都拆了,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抹了抹嘴角流出的一丝血痕,云清忍住背后传来的疼痛,冷冽的道:“黎诗,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告诉你……”

    “只要我今天不死,他日我必定报仇!”

    “哈哈哈……”黎诗微微一怔,随即扬天大笑起来,“不过一个低贱女子,竟然口口声声要报仇!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还活的到明天?”

    她五指弯曲,轻蔑的随手抓下,云清只觉得一股强大浑厚的恐怖气息袭来,散发着炙热的气浪。

    身形一闪,清波幻影已经施展到极致,但是,那双炙热的手却速度更快,云清看的清楚,身体却无法躲过。唰的一声划下,她的手臂上顿时鲜血淋漓。

    没有丝毫停留,黎诗指尖一扫,再次划过云清的另一条手臂,衣衫破裂,血流如注。一股磅礴的劲风袭来,将云清狠狠的撞在墙壁上,口吐鲜血。

    “你不是狂吗?你不是要报仇吗?”

    黎诗娇笑起来,掩嘴如百花盛放,娇艳却充满了恶毒。

    “依我神通境三重的修为,对付你这个蝼蚁,真是太过意不去了。你要是有本事,尽管还手啊!你来杀我啊!”

    ‘嗖’一声,云清素手一挥,一道微可不察的光亮闪过,直袭黎诗心口。

    “什么?”

    黎诗脸色微微变,她哪里想到,看似毫无还手之力的云清,竟然还有最后的杀招。

    一道透明的冰刃闪电般划过,她纵使动作再快也防备不及,身上一痛,她飞快的捂住的心口,指缝间鲜血涌出。

    “贱人,居然敢伤我尊贵的身体?”

    黎诗顿时咆哮起来,原本娇美如花的面孔陡然变得丑陋恶毒,她终于不耐烦再戏耍折磨云清,而是用尽全部真力,恨不得一掌将她毙命。

    霎时间,整个雅间竟然承受不了她的无尽威压,墙壁顿时龟裂处无数裂痕,飞快的蔓延扩大。上方,无数瓦砾残骸掉落,似乎整栋酒楼都摇摇欲坠。

    “贱人,给我死吧!”

    掌心红光闪耀,炙热的气浪滚滚袭来,云清眼睁睁看着那双殷红似火的手掌瞬间逼近,眼看下一秒就要拍下。

    死亡的气息无穷接近,似乎已经没有丝毫生机……

    她瞪大眼眸,心中却是满满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