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不语 作品

第八百六十一章 求婚不用跪

    他这才慢慢抬起身子,路瑶的双臂随之放下来,他看了眼她之前戴着戒指的左手。此时左手食指处。空空如也。

    戒指……几乎是刹那间,纪贯新心底就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在夜城的时候,夏圣一看见路瑶手上的戒指。不止一次说。想戴一下。难不成,这次的抢劫也不是偶然?

    心中一旦有个这个念头。便再也挥之不去。纪贯新气得脑袋直嗡嗡,如果不是面前的路瑶哭的好不可怜。他真的会立马杀回夜城去。

    天杀的,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他不管这人跟他之间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就算是直系。他也大嘴巴子抽她。

    但是夏圣一,纪贯新暗自在心里发誓,她怎么对路瑶。他就怎么千百倍的还给她!别说是一个巴掌。就算打她一百个。都解不了心头千分之一的恨。

    路瑶见纪贯新没有说话,表情也是略微出神的样子。她心底更是恼恨,鼻子一酸。眼泪再次流下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阿姨才送给我几天,我就给弄丢了……”

    路瑶没有跟纪贯新说,她因为这枚戒指,差点儿跟劫匪拼命,只可惜她拼命都没拼过人家。

    纪贯新看到她的眼泪,心疼的无以复加。他一边伸手帮她擦着眼泪,一边柔声哄着,“没事儿,一个戒指而已,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

    路瑶躺在床上,红眼看着纪贯新,委屈的道:“但这是阿姨给我的,也是阿姨的陪嫁,我要怎么跟她说?”

    纪贯新明白路瑶心中所想,他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去拨开她眼睛边上哭湿了黏住的发丝,“我妈给你戒指,是承认你这个儿媳妇,难道戒指不见了,你就不是纪家的儿媳妇了?”

    路瑶只是抽泣,说不出话来。

    纪贯新心疼的拭去她脸颊上的眼泪,随即温声说道:“其实戒指没丢,在我这儿呢。”

    “嗯?”路瑶一时间止了哭,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的看向他。

    纪贯新俊美的面孔上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微笑,他轻声道:“你闭上眼睛。”

    路瑶不信,所以不闭。

    纪贯新却催促道:“你闭上,我把戒指给你变出来。”

    路瑶狐疑的望了他一眼,但见纪贯新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她模棱两可的闭上眼睛,可心中的期待却并不多。

    她知道,只要纪贯新存心哄她,是一定会把她给哄好的。只是戒指丢了,她心里难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孟岑佩解释,毕竟这戒指于孟岑佩而言,也是意义重大。

    路瑶闭着眼睛,正兀自想着,忽然纪贯新轻轻抬起她的左手,然后有什么东西,正顺着她的无名指,慢慢的往指根去套。

    才套到一-以爱情以时光

    路瑶平日里掉两滴眼泪,他都会难受,可现在她竟然流血了。

    心底的温暖顷刻间被愤怒所淹没,路瑶没有看到纪贯新眼底几乎毁灭性的报复。他慢慢放下衣服,重新退回到路瑶面前,坐在病床边,他看着她道:“疼不疼?”

    明知故问的话,路瑶却意料之中的回道:“不疼。”

    纪贯新拍了拍她的脸,小声道:“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听话,说吧,现在怎么办?”

    路瑶憋着嘴回道:“我也不想的,意外嘛……”

    没什么底气,虽然这事儿不怨她,可她知道,纪贯新一定在怪她要回冬城的事儿。

    果然,纪贯新随后一句便是,“等你伤养好了,换个地方待,别在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