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不语 作品

第七百四十九章 看到的真相,并不全都是真相

    网上手表图片传的沸沸扬扬,包括他跟路瑶感情生变的消息,这都在纪贯新的预料之中。

    上午十一点。他出现在金丽酒店顶层的露天餐厅中。整个平台上只有一处位置坐了人。他迈步走过去,背对他的女人听到脚步声,转头一看。忙起身叫了声:“纪先生。”

    是黎静。

    纪贯新走到她对面坐下。见她特别紧张局促,只说了一个字:“坐。”

    侍应生前来添水。纪贯新问了句:“有庐山云雾吗?”

    要是问什么咖啡跟酒水的名字,侍应生定是张口就来的。可问及茶叶的名字,着实让侍应生紧张了一把。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可既然纪贯新问了。他在两秒之内便把紧张和尴尬隐匿于微笑之下,礼貌的颔首回应:“请您稍等。”

    侍应生走后,纪贯新这才看向对面的黎静。面色淡然的说:“临时叫你出来。不会打扰你吧?”

    黎静挺直着后背。眼带急色,赶忙出声回道:“纪先生。我知道您叫我来是什么意思。”说着,她打开随身的包包。把银色全钻腕表拿出来递给他,“yuri跟我合租,我去洗澡的时候她发了朋友圈,实在是不好意思纪先生,我可以出面解释,对不起给您造成这么大的困扰,路小姐那边,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去当面解释给她听。”

    黎静是真的着急,感觉都要坐不住凳子了。

    纪贯新听她一个人说了半天,他俊美的面孔上唯有极为浅淡,类似礼貌的淡笑。

    黎静看不出纪贯新的喜怒,只想着枪打出头鸟,她没做梦一招野鸡变凤凰,只想千万别惹火烧身就好。

    “你说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啦吧啦说了这么多,可我只是想给你道个歉而已,毕竟没问过你的意见,就拉你上头条。”

    纪贯新淡笑着望向黎静,黎静一听这话,确实惊了。

    她还以为前天晚上纪贯新喝多了,所以才会随便把一块儿几百万的表扔给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她自然是不敢撅了纪贯新的面子的,只得把这个烫手山芋接在手里,没想到当天晚上回家就出事儿了。

    纪贯新竟然不是来找她算账,还跟她道歉?

    黎静一眨不眨的看着纪贯新,眼中有震惊,也有狐疑和不确定。

    几秒之后,还是黎静先回过神来,她轻声道:“我没关系,我就是个普通人,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对我没什么影响的,我就怕对您和路小姐影响不好。”

    这已经是黎静坐下之后,第二次提起路瑶的名字。

    纪贯新忍不住问了句:“你认识路瑶吗?”

    黎静摇摇头:“我没见过路小姐本人,只在网上见过。”

    “那你怎么好像很担心她多想,怕她误会似的?”纪贯新觉得纳闷,如果路瑶是个狠角色,那黎静怕一些也是正常,可路瑶某种角度来讲,也是个普通人,不知道黎静干嘛这么在乎她的感受。

    可黎静闻言,却是回的理所当然:“您跟路小姐感情这么好,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到你们,毕竟误会这个东西,解释清了是误会,解释不清就是事实了。”

    解释清了是误会,解释不清就是事实……纪贯新忽然有些走神,似是被这句话给绕进去了。

    侍应生端着托盘走过来,上面的玻璃杯中果然泡着庐山云雾。在给纪贯新上茶的时候,桌上的闪光腕表难免吸引侍应生的注意,他看了眼表,又偷偷斜了眼纪贯新对面的黎静,没敢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

    黎静把腕表又往纪贯新面前推了推,说:“纪先生,这么贵重的东西,您赶紧收好吧。”

    纪贯新看着面前的黎静,她今天竟然没化妆就出来了,跟那晚在夜店中的艳丽不同,倒更像是邻家小妹。

    想起尤然给他的资料,黎静是江城下面一个产茶小乡的人,家里还有父母和外婆,全家只靠卖茶为生。她四年前考来夜城,一直在学校里面拿全额奖学金,今年就该顺利毕业,按理说以她的学历和能力,在夜城找份稳定的工作并不难,可她却选择到夜色上班。

    因为一个月之前,她爸查出肾衰竭,是早期,还有得治,只不过肾透析费用昂贵。也怪不得她会说才来夜色上班没多久。

    纪贯新看人向来挺准的,黎静没有想要扒着他的意思,不然也不会今天一来就急着还表,还生怕他赖上她似的。

    原本随手将表给了一个夜店女公关,只想着借机让媒体炒一下,觉得是他已经另觅新欢了,这样就算以后再爆出路瑶跟简程励的事儿,也不会让她太过难堪。可没想到……哎,还遇上个拾金不昧的。

    她不想要,纪贯新也不为难她。把表收回来,他淡笑着道:“请你吃顿饭,算是拉你上头条的补偿。”

    两人吃完饭从金丽酒店出来,纪贯新非要送她回去,黎静也不好拒绝。车子停到某小区门前,黎静道谢,纪贯新说了句:“可能会有记者继续跟你,如果问你,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你就直说,朋友好了 你所看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的 第七百四十九章 看到的真相,并不全都是真相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我亲爱的骆先生》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