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不语 作品

第八百七十八章 来日方长,浅尝辄止

    好好的一条裙子,路瑶从众多姹紫嫣红中好不容易挑出这么一条小清新的,才穿了一天。这就毁在纪贯新手里头了。

    她怒砸他后背几下。根本不解气。

    纪贯新可没在乎这等小事儿,裙子坏就坏了,要是把他给憋坏了。那不出大事儿了?

    屋中除了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呼吸声。就只剩下他撕扯裙子的‘撕拉’声,几声过后。他将几片碎布随手扔在一边,终于摸到她腿上柔软滑腻的肌aa肤。他贪婪到低哼出声。

    膝盖一顶一分,动作轻车熟路。他身体挤进路瑶的双腿之间。手指扣着她底裤边缘。欲往下剥。

    路瑶怒气过了,也唯剩下无奈和顺从。其实她心里也是想纪贯新想的紧,与其说是半推半就。不如说是同流合污。

    在他帮她脱底裤的时候。路瑶已经自己主动去解上半身的盘扣了。裙子的前车之鉴就近在眼前。她可不想待会儿衣服也惨遭同样的下场。

    她刚刚把衣服上的最后一颗扣子解开,纪贯新也恰好将她的底裤从脚腕处褪下。高大的身体随之覆上来。路瑶还没做好准备,他已经挺身而入。

    “嗯……”伴随着他滑入她体内的快aa感。路瑶忍不住呻aa吟出声。

    纪贯新也是难耐的俯下身来,从喉咙处溢出满足的粗沉喘息。

    虽然两人只是几天没有见面而已,可于他们而言,像是分开了好久好久,久到渴望如影随形,彼此的身体都像是干涸的土地在等待雨水的滋润,而他们就是对方的雨水。

    纪贯新跪在路瑶双腿之间,每一次挺腰的动作都是那般熟练。路瑶也是本能的环上了他的腰,将自己送到他面前。

    纪贯新将路瑶抱起来,把她身上的衣服脱掉。埋首于她饱满的傲人之上,他迷乱的像是那些吸了毒的瘾君子。

    拥她在怀的每一刻都极致的美好,他会贪婪的想要更多,又随时担心这一秒就是最后一秒。所以他每一下都做的最深,情也是用到最深,在极尽的欢愉和陌生的恐惧之间来回拉扯,这才是最让人爽快的感觉。

    路瑶抱着纪贯新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下来,他吸着她的唇瓣,让她无处可逃,她的舌头就在他嘴里肆意挑衅,叫他追着他跑。

    她太想念他了,想他的人,想他的心,同样,也想念她在他怀中的真实感和安全感。

    纪贯新能感受到路瑶今晚不同往日的热情,单从她下面的顺滑就可见一斑,她早就做好准备承接他,嘴上却偏要拖延时间,她就是个聪明长相笨肚肠的小坏蛋,可他爱死了她这份坏。

    抱着她,亲吻她,抚aa摸她,包括完完全全的占有。她热情似火,他卖力讨好,一会儿动作快的如疾风骤雨,直让路瑶喉咙间的声音断断续续,破碎的一如可怜的啜泣声;一会儿他又故意放慢动作,全部抽出,再整个进入,磨人的过程,不知道是在折磨她还是在折磨自己。

    路瑶浑身湿润,咬着唇瓣去砸他的后背,纪贯新便轻笑出声,故意问她:“干嘛?”

    他压在她身上,跟她从里到外全部契合在一起,但却恶劣的背地里使坏,让她忍不住收拢双腿,狠狠地夹紧他的窄腰。

    纪贯新‘哎呦’一声,“你想夹死我吗?我喘不过来气了。”

    路瑶一声不吭,用她的方式跟他较劲儿。

    纪贯新逗逗她也就算了,可不想真的把她给弄毛了,所以马上收起戏谑的心思,专心讨好她。

    带着她一个转身,路瑶立马摇身一变成了‘女主人’。她骑跨在他腰间,一头长发早就松散,顺着肩头垂在胸前。

    纪贯新抬手将她的头发撩到背后,然后手指捻住她胸前的挺立,路瑶马上敏感的簇起眉头来,伸手想要挥开他。

    纪贯新扣着她的手腕,腰间一挺,路瑶‘哼’了一声,他低声沙哑的声音传来,“这是我的福利,你不能剥夺我的爱好。”

    路瑶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跟他聊天,所以并不搭腔。

    纪贯新先是带着她上下动了一会儿,等到他慢慢停下动作之后,就只剩下路瑶一个人机械的上下浮动。

    她的腰很细,真的是形容中的盈盈一握,而且屁股上还浑圆有肉,坐着特别舒服。

    纪贯新真恨自己只有两只手,在她的腰和胸之间迟疑颇久,他最后还是选择两只手扣着她的小腰,带着她一起浮动。

    路瑶是喜欢女上男下这个姿势,没什么理由,就是第一次试过之后就莫名的喜欢。可喜欢也有喜欢的不好,因为每一下都太过蚀骨销魂,她不过是坚持了几分钟的样子,全身上下就香汗淋淋,那里更是洪水泛滥,不用碰也知道是‘重灾区’。

    纪贯新看着她锁着眉头,一脸隐忍的模样,他心中好笑,想着自己怎么捡了这么一个活宝,床下柔情似水,床上热情似火。

    这两个都是她,路瑶简直就是满足了所有男人对老婆的终极幻想。而这个大便宜,叫他给捞着了。

    路瑶在纪贯新身上待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已是睫毛都汗湿了。眼看着她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纪贯新伸手将她拉低,让她趴在他身上。

    他主动发力,动的又快又猛,对比之下,路瑶刚才那番就真的像是慢刀子割肉了。

    路瑶埋首在纪贯新脖颈处,伸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肩头,虽然不想喊出声来,可是声音不受控制,硬是从她的嗓子眼往外冒。

    房间中满是纪贯新粗沉的喘息和路瑶娇媚的呻aa吟声。

    纪贯新低声问她:“现在就要吗?”

    路瑶‘嗯’了一嗓子,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情不自禁的反应。

    纪贯新一边加快挺动的速度,一边微颤着声音道:“叫老公。”

    “老公…… 你所看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的 第八百七十八章 来日方长,浅尝辄止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我亲爱的骆先生》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