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四十七章 一路向南

    陈长生万万没有想到,那神秘铜镜刚一拿出来,就差点灭了自己仙经派的祖师爷。而且还是处于封印的状态下,那若是没有贴那符咒的话,恐怕陈长生这一拿出来,绝对可以灭了自己的祖师爷。

    也刚好成就了欺师灭祖这等大罪了。

    陈长生心底一阵恶寒,不由暗自庆幸,这情况还好,否则的话真是有理说不清了。此刻听到祖师爷这么一番话,越发的奇怪了,“这镜子难道真的是鬼器吗?”

    不过,他想到了之前的情况,倒也信了几分。

    张真人瞪了他一眼,“能好好听人说话不?我刚才不是说了,又好像不像。”

    陈长生直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给个结论啊。”

    张真人没好气的道:“我这不是在想吗?”

    “真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陈长生嘟囔一声,得了个便宜师父还不算,还弄了个不靠谱的便宜祖师爷。

    张真人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就在陈长生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这才道:“姑且就算做是一件鬼器吧。”

    陈长生张了张嘴,强忍骂人的冲动。却满脸堆笑,“祖师爷真是高见,弟子真是受教了。”

    张真人大手一挥,傲然道:“这算什么?以后你就会明白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的更多。”

    陈长生伸手,“那行,先把符咒之法传了吧。”

    “没问题,这都是小事情,你现在是我们仙经派的掌门,自当什么都该学点。”

    张真人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却又道:“对了,你最近可碰到什么人了吗?”

    陈长生一愣,不由好笑的道:“敬爱的祖师爷,你这么久没有出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个吗?”

    张真人神色少有的严肃,“小娃娃,我这次可是和你说正事的,本来我现在出来对我没有一点好处。但是我在玉印中,最近总是一阵不安,总觉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且肯定是对付你的,这个人应该就在你小子身边。”

    陈长生费解的道:“可我身边的确没有什么人啊。”

    “那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人?”

    陈长生想了想便道:“之前你沉睡之后,我便遇到了两个鬼……”

    他本想说谢必安、范无救的事情,但是却被张真人打断,“说人,修道之人遇到的鬼多了去了,哪里值得说去?”

    陈长生只的作罢,便简单的说了青山派少主赵三贤的事情来,听的张真人哭笑不得,忍不住笑骂,“你小子也太坏了。”

    陈长生无辜的道:“可我不是故意的啊。”

    张真人连连摇头,看他双腿一阵夹紧,也是对这一招心有忌惮啊。当下思考了一番便道:“虽然不清楚是不是青山派,不过青山派一个小门派若是老子还在的话,根本就不鸟他们。不过现在嘛,你小子还是小心点,我故意我感觉到的就是他们,别的人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他们的门主绝对不是你能够对付的,就算是刘毕那小子也不是他的对手。”

    陈长生道:“别说青山派门主了,现在就是来几个二尺道行的我就得落跑。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很多人都来找我了,还不是几个那么简单的。”

    张真人点头道:“这也很正常,毕竟你还太年轻,道行太浅。再则,我仙经派虽然强大无匹,可毕竟就你一个,太过势单力薄了。不过,你放心,我相信你可以从容的对待一切。”

    陈长生刚想说你相信我有屁用啊,倒是教点真的啊。

    张真人又道:“我这一次根本就不适合出来,这一次就是提醒你一下,一定要多加小心,我感觉到你要碰到大麻烦了。这个人很厉害,你可一定要小心啊,我们仙经派就靠你来发扬光大了。”

    “好好干,我相信你。”

    说完,直接回到了玉印中。

    “喂喂,祖师爷?”

    “喂喂,老家伙?”

    “喂喂,祖师爷老家伙?”

    陈长生急了眼,抓住玉印连声呼唤,都不再有任何动静。心底不由发苦,感情说了那么一堆废话把这时间都浪费掉了。想到上次张真人就是因为意念消耗太大,这才进入沉睡。

    这一次突然出现,定然是心中不安,故此勉强出来一见。要想再唤出他,那就太难了。毕竟,他只是一缕残魂,连是正常的鬼魂都不是。

    陈长生只得作罢,将玉印又收了回去。心底暗暗苦恼,本还想让祖师爷教自己点东西,现在倒好,又把那时间浪费掉了。先是自身的真元,然后是铜镜的事情,这一切都浪费太多时间了。

    陈长生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下次张真人再出现,什么废话先别说,直接要他把符咒之法交给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过他对于张真人的提醒也自上了心思,能够让张真人如此不安,拼着沉睡更久的代价出来告诫自己,足见这事情的严重性。

    “难道说,那青山派的掌门也要下山和我拼命了吗?”

    陈长生心底暗惊,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可就真的不同寻常了。虽然青山派不大,可身为青山派的掌门,少说也有五尺道行啊。

    “唉,这倒好,我现在是真的什么都不会啊。法术不会,符咒之术不会,要了亲命了。”

    陈长生想到若是青山派掌门真的亲自来找他的麻烦的话,那这麻烦就真的太大了。符咒之数最是便携,只要自身还有些法力,随时都可以施展出来。

    可法术则不同,需要一个准备。据说那些大门派中便有法术,至于仙经派有没有,陈长生便是不清楚了。因为他第一次和那少阳对碰的时候,对方便施展了一次法术,不过也就是对付一下他罢了,在与潘玉龙斗的时候,他就没有施展,反而是借助灵符的威势进行对战。

    陈长生那么急切的想学符咒之术,其实也就是这个道理。方便,因为本身之前就做好了一个准备。只要遇到战斗,直接便可以开始了。

    陈长生又兀自叹了口气,经过张真人的提醒,他真是坐不住了,但是那青云子又似乎颇有道行的样子,一时间他踟蹰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了,那青云子说我近来便有血光之灾,现在再有祖师爷的提醒,看来这事情是*不离十了,看来这青云子倒也不是妄言。反正也就是一天的时间了,我就再等等。”

    陈长生心思一转,这才又平静下来。不过他也多了一个心眼,虽然是在房间内,但是却不时的向外看去。在这个年代,修道之人来来往往也都属于正常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稀少。

    陈长生看着这一切,便也熬了一夜。

    于那凌晨时分,陈长生已经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客栈,往城南的方向走去。这个时间,路上的人非常少,他走的时间很早,一路忐忑,但是却很顺利,并没有什么人去在意他。

    到了城门下,城门也刚好开启。

    陈长生暗道来的巧,便急匆匆的出了城门,一路向南去了。根据青云子所说,城南二十里地外有一处小镇,他需要在那里再待上一天的时间才行。

    一路上陈长生手握桃木剑,很是小心谨慎。

    他现在是往青山派所在的地方前去,青山派在南方,他们的后台青城派也在偏南方,但是两处地方却距离颇远。不过,青城派是大门派,陈长生相信对方也没有必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小派有小派的风格,大派有大派的气度。在见识了潘玉龙之后,他陈长生心底对于这些大派也并不像之前那样想了,毕竟正仙派给他的印象太差了。

    陈长生一路前行,却突然感觉到后方有马车的动静,扭头一看,却是见一个老丈坐在一个板车上,拉了些货物,拉板车的也不是马,而是骡子。

    见陈长生看来,那长老却在陈长生身旁停了下来,笑道:“小哥可是要继续南行?”

    陈长生点头,“是的,我有些事情要到前方的一个小镇。”

    老丈笑道:“小哥若不嫌弃,不如一起一起如何?我刚好是那小镇的居民。”

    陈长生暗道好运气,同时拱手笑道:“那就有劳老丈了。”

    老丈爽朗一笑,“哪里话?顺带而已。”

    陈长生上了板车,坐在那老丈一旁,笑道:“在下陈……陈生,敢问老丈贵姓?”

    老丈笑道:“你就叫我吕老头吧,他们都是这样叫我。”

    “哈哈,老丈说笑了。”

    陈长生也自笑了起来,他自己也并没有完全道明自己的性命,也是为了避免那些人寻到自己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