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四十五章 青云子

    刚一进这长兴城,陈长生就碰到了这种事情,心底觉的怪异,就好像这个人一直在前边等着他一样。

    “道友请留步,我与道友一见颇为有缘分,老朽也非那欺诈之辈。见道友年纪轻轻便命运多舛,如今哪里舍得见道友命丧黄泉?还是听老朽一句为好。”

    那算命先生追上陈长生,再度言道。

    陈长生看了他一眼,心底不免有些烦躁,可还是耐着性子道:“不知老先生还要说什么?在下这一次的确有些事情,所以需急着赶路。”

    算命先生笑道:“你我同为道门,小则非一家,大则却是一门。既同为道门,哪里有相见不相帮的道理?老朽青云子,不知道友是?”

    这话倒是说的也很是有趣,说的道理就如同姓之人常说的一句话,五百年前是一家。这就是套关系的话了,陈长生心底对此并不在意,若真的是那样,仙经派何苦会遭到其他门派排挤?

    至于这人的名字嘛……

    青云子?这自然是道号而不是名字了。

    而且能够用到道号的人……

    陈长生对其多了几分好奇的心思,这老者有些古怪,应该是出自一些非常古老的门派,一般来说不会怎么出名,但是其中也自然有高人存在的。毕竟以现在的情况而论,是很少会用到道号的。当下便道:“在下陈长生,见过前辈。”

    至于门派,那便是没有说了。

    青云子眉头微皱,仔细打量陈长生一番,随即摇头一笑,“请恕老朽直言,道友这名字……不是很好啊。”

    陈长生闻言心底不悦,这名字为父母所赐,也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资产,如今被这青云子一说,心底自然不快。说话的语气便也冷了几分,“那以老先生之言,在下这名字又哪里不好了?”

    青云子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的不快一般,仔细捻指盘算一番,却笑着反问道:“试问古往今来,可有人长生否?”

    陈长生答道:“自是没有,不过在下取名长生,自是家父、家母希望我一生过的平坦,诸事如意罢了。”

    青云子笑道:“这便是了,那敢问道友这一生可顺否?”

    陈长生语拙,一时答不出来。他父识人不明,遭到陷害,结果更是搞的家破人亡,也独有他陈长生一个,结果飘无定所,沦为乞丐。再加上之后的事情……

    说起来,这一路是着实不顺,陈长生也因此无法回答对方的问话。

    青云子便又笑道:“你年龄虽轻,可你所遇之人,却都不知不觉中遇到了麻烦,这话可对吗?轻则受创,重则丧命啊。”

    陈长生一怔,再度沉默。回想到之前对自己颇为不错的何大哥夫妇命丧妖狐之手,其后刘半仙被正仙派带走,再接着潘玉龙又因刘少阳而伤,更是在最后的时候险些丧命。

    如此想来,这些事情虽然与他没有直接性的关系,但似乎也是因为他的出现才出现的。

    陈长生心底不由凄然,对这青云子的话便又信了几分。

    “你的命格硬,而你的这名字也是犯了忌讳。人,哪里又能够长生呢?”

    青云子眼露深意,捻须而笑。

    陈长生低叹一口气,顿觉十分有理,可这名字是他和父母之间唯一的牵挂,若是说舍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世间,也有许多人因为这些原因而被迫更名换姓,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等陈长生说话,青云子又笑道:“你如今行色匆匆,想必也是遇到了大麻烦,难以开解才是吧?而你疲于奔命,所以想借着入城的机会化解掉,我说的可对吗?”

    陈长生颔首,“正是如此。”

    青云子笑道:“然而,你却并非那招惹是非之人。所以,你这祸则是无意的过错。”

    陈长生连连颔首,“正是此理,实在是一次失误,这才惹上了大麻烦。”

    青云子点头,“所以说,你这命运坎坷,若是不知进退,不知改变,莫说长生,便是这三年之内,便可丢掉性命啊。”

    三年之内?

    陈长生越发惊奇了,他有三年之约,这三年之内的话不刚好是与刘少阳约战的时间吗?若是那时他胜不了,莫说刘半仙了,便是他自己都有可能殒命当场,正仙派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他们的。

    陈长生放下之前的那种感觉,拱手道:“之前小子多有得罪,还望前辈莫怪。”

    “无妨,无妨。”

    青云子摇头一笑,顿了一顿,便又道:“你这也并非没有化解之法,若是一路向北,那便是错了。向北,也自是向‘背’了,注定要走一世霉运,此路可不通。”

    陈长生这一次是彻底佩服了,他心中本就打算先往西行,待差不多甩开之后再往北走,却不想被此人一语道破。“那敢问前辈,我应当如何?”

    青云子笑道:“北不通,自然向南。”

    陈长生诧异,下意识道:“可青山派便是在南,我若是向南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青云子忽地哈哈一笑,“你这小子好生笨拙,你都可以如此想,他们又怎么不可以这样想呢?”

    陈长生恍然,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连忙拱手道:“小子受教了,感谢前辈指点。”

    “莫急。”

    青云子笑了笑,“这只能够解你当前之祸,你命运坎坷,自当也要寻一法破之,否则待大祸临头,则为时晚矣。”

    陈长生经过他之前的一番话,自是对此人很是崇信,便恭敬询问:“还望前辈指点一二,小子铭记于心,若待有朝一日有成,必然倾尽全力相报。”

    青云子笑道:“道友客气了,我之前说了,你我有缘,故此将你拦下。若是其他人,我怎会如此?你现在的这情况说容易化解,倒也容易,说不容易倒也不容易。”

    “此话怎讲?”陈长生连忙询问。

    青云子回道:“需经历磨难方可磨去棱角,我知那南方之地有一阴煞古城,为古时屠城所导致。那里或许对你有很大的帮助,若你可以平安度过,你我自会相见,到那时我也可告诉你之后之法。”

    “说容易,就是你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方可成功。说不容易,你若是那吃不得苦的人,这便也就难了。”

    “阴煞古城?”

    陈长生暗暗记在心中,同时感激道:“小子谢过前辈指点了,自当竭尽全力,不敢说事事皆可完成,但若是吃苦耐劳却也是可以的。”

    “你能够明白这一点就好,毕竟这你是为了你自己。”

    青云子又道:“你可安心在这长兴城内待上三天,三天后的凌晨从南门而出,约有二十里地则会遇到一小镇,于那小镇再待上一天,便可直接南行,一路通畅,必然可以顺利避开所有追击你的人。”

    陈长生连连道谢,当下十分好奇的道:“不知前辈来自何门何派?”

    青云子莫测高深一笑,“若你平安,下次相见之时你或许便可知道了。”

    闻言,陈长生也知道不好再问,便点头答应一声。那青云子也不再逗留,转身便走了。

    陈长生目送他离开,便也寻了个方向混入了人流之中。

    “呵呵,仙缘吗?”

    青云子于远处停下,捻须看向陈长生离去的方向,笑意盎然,只是眼中却透着一丝冷意。随即,他收回目光转身离去,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陈长生心底此刻却出奇的平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一番话起了作用,现在的他倒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便准备找到一家客栈先安定下来,这青山派他惹不起,最好的办法就是先避避风头,若是道一仙经中的符咒他完全掌握在手的话,自然可以与他们据理相争,至于现在嘛,还是老老实实为好。

    寻到客栈并不难,陈长生要了一间下房,也只要了点素菜,这一路奔波也是颇为疲累。

    他现在只等三天后凌晨便从这里离开,不过他也并非是完全盲信之人,要这下房一为省钱,第二就是为了能够方便逃跑。

    吃饱喝足,休息了片刻后,陈长生便在房间内打坐,之后更是继续尝试着要画出那‘无极天鬼封’,如果能够掌握,他绝对有信心把追来的那些人打倒。

    道一仙经中总共记载了五种符咒,无极天鬼封是在最前边的,所以按照最普通的想法,那也就是最简单的。而且陈长生也尝试过后边的,发现连画的可能性都没有。

    反倒是这无极天鬼封在之前的琢磨上又加上后来的时间,倒是可以画上一些了。他现在对这道一仙经越发在意和认真,只盼能够尽快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