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四十四章 长兴城

    陈长生自然是不清楚他所做事情的后果,否则哪里还会去问出这话来?

    那又被打的男子愤怒道:“你……你……你这家伙出手阴毒,废了我们少主的阳根,难道你真觉的就这么算了吗?”

    闻听此话,陈长生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那事情虽然是他做的,可只是想想就感觉到很疼啊。

    陈长生随即一惊,难道自己那一拳?

    他当时情急拼命,哪里知道那一拳到底有多重,也就更加不知道那一拳还附带了阳火。

    陈长生这才算知道事情糟糕了,那赵三贤是青山派的少主,如果被自己给断了根,这恩怨肯定是没有办法解开了。便道:“难道就没有办法治疗一下了吗?”

    闻言,那说的话男子顿时冷笑连连,“你若想知道,那就灭了你自己的阳根,看看是不是还能够救治。”

    陈长生一时间语拙,有心说那事情也怪不得自己,但是也知道说这些话全是废话,你愿意说,人家也不愿意听啊。当下讪讪笑道:“这个世上我倒是觉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就有办法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我愿意去寻一良方,若是有成,必然会亲自去青山派拜访,也好解了我们之间的恩怨。”

    有一句话他倒是没有话,要是不成,那咱就一辈子别见了。

    这三人哪里肯信这个?

    而且,现在谁不知道仙经派没落到就剩一个徒弟的份上了?潘玉龙在外,所以他不知道也很正常,可他们不一样啊,他们经常在青山派,那些事情自然也都暗地里传了开来。

    就算不是这个,就单说仙经派的实力,哪里有能力去寻到什么能够治疗阳根的良方?这不明摆着拖时间吗?

    “你这话最好还是和我们掌门说去吧,但是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继续逃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这事情肯定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要么,你真有那个能力,要么,那你拿你的命来抵。”

    这三人虽然现在处于劣势,可却依旧很是嚣张,并出言进行威胁。青山派虽然不大,但是碾压一个仙经派还是和玩一样。

    陈长生皱眉,心底一阵不悦,可还是道:“我今天不杀你们,我也懒的杀你们。你们回头给我带话给你们掌门,是那赵三贤先惹我的,这事情本身也怪不得我。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会尽力去为他寻求灵丹妙药,到那时我一定会登门拜访,不过,你们也给我记住,我仙经派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若是下次你们再落到我手中,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陈长生转身就走,懒的和他们废话。

    “好个嚣张的狗杂碎。”

    那姓赵的男子待陈长生走远之后,这才勉强起身啐骂一声,陈长生这顿揍的确下了狠劲,虽然没有造成什么骨折的伤势,可也让三人非常的不好受。

    “赵师兄,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追?”另外两人连忙问道。

    姓赵男子一阵迟疑,恨的牙痒痒,谁能够想到,修道之人的对战,竟然不靠阳火,不依仗灵符呢?

    这三人都是二尺道行到二尺半道行的,要是真按照这种打法的话,陈长生根本就没戏,而他自己也算到了这一点,故此故意说出了那些话靠近三人,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施展。

    姓赵的男子最终又骂了一句,这才道:“罢了,我们三人现在身上有伤,他虽然只是一尺半道行,但是这小子身手敏捷,以我们现在这个状况的话,一旦被他靠近了,连施展符咒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两人暗暗点头,也觉的在理。这样的状态如果继续追上去的话,那简直就是自找没趣了。

    其中一人问道:“赵师兄,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等其他人吗?”

    姓赵男子点头道:“这是最好的办法,而且现在我们和他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了。只要我们远远的跟着,然后再不停的借助追踪灵符的效用,我就不信这小子能够逃到天上去。”

    闻言,两人都是一喜,对啊,他们倒是忘记了这一点。

    虽然说追踪灵符他们施展起来效用不是很好,可只要对方在一定的范围内,他还能够上天入地不成?到那时候如果再有其他人赶来,就直接来个瓮中捉鳖。

    再或者说,等他们三人的伤势养好了,直接和他拉开距离,到那时,他身手再好有屁用?三人这么一想,心中大定,便远远跟着陈长生。

    陈长生在不断加快速度,但是他也知道,以他这样的速度也断然不可能拉开太多距离。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进城,然后再借助城里的人多的情况下,彻底甩开他们。

    “他们三人现在身上都有伤,想要完全恢复行动能力的话,怎么着也要两天的时间。”

    陈长生心中自有他自己的小算盘。

    算完自己的后路,陈长生不由腹诽:“赵三贤这孙子也太不经打了吧?自己只是打了一拳而已,就直接成无根之人了?看来这一招以后还是慎用为好啊。不过这倒也是个不错的法子,要是下次给刘少阳来次的话……”

    陈长生不由哼哼几声,他现在最烦的其实就是刘少阳,这王八蛋太嚣张了,如果能够把他废掉的话……

    陈长生想到潘玉龙说过刘少阳的事情,好色是他的本性,要是真把他废了,那估计一辈子绝对是生不如死。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陈长生现在就是这个心理。你不惹我可以,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陈长生一边走,一边往后看去,远处虽然看不真切,但是也模糊的能够三道身影在很缓慢的跟着他。经历过之前的事情,他心底也明白,这三人身上肯定也有追踪灵符,所以说,他现在的情况真的并不是有多好。

    陈长生兀自不理,只是埋头前进,不断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

    好在他的运气还是可以的,遥遥便看到了一座城池,巍峨大气,颇为壮观。

    “长兴城?”

    陈长生扫了一眼,顺利的走了进去,入了城门,他又往后看了一下,那三人已经看不到踪影了。陈长生心底放下心来,前段时间与潘玉龙的相处中,他也有询问过关于追踪灵符的事情。

    潘玉龙有言,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可以得到另外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亦或者是身体毛发之物,那么追踪灵符的效用会非常的大。可如果只是正常追踪的话,而且还是通鬼这个阶段,那么就会很难,一旦距离在两三里地之外,就很难寻到了。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是人太过多的地方,那么以这普通的办法去寻找,也同样会很难起到作用。这就是为什么陈长生一心要进入城池中,然后再去甩开他们。

    因为在这里,只要对方一时半刻找不到他,他就可以雇辆马车快点离开这里。以前他或许不行,但是他现在身上可是还有些闲钱的。

    “这位道友请了。”

    忽地,陈长生被一人拦了下来,是一个老道士,手里拿着帆布,上边写着‘八卦五行,十算九灵’。

    很明显,这是一个算命的。

    陈长生下意识的又向后看了一眼,后者佝偻着身躯,眉须皆白,颇有些老态龙钟的意思,这才道:“有事情吗?”

    那算命老者手捻山羊须,好一会才笑道:“我见道友出行不利,似乎不久便有血光之灾啊。”

    陈长生近来各种事情一堆,而且修道之人本身就有这个能力,虽非可以完全规避凶祸,逢凶化吉,但是最基本的情况却还是可以做到的。当下便笑道:“有劳道友挂念了,这些事情自然也知道一些,如今赶路,不便久留,若有缘便再叙吧。”

    同为修道之人,而且此人年龄颇大,也许颇有些道行。但是陈长生却看不出来,可心底却自有一股排斥感,这很奇怪,他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如此以来,哪里还能够和他多说废话?

    再则,他现在后有追兵,也不知道那青山派到底出来了多少人追他,所以他能够走多远就走多远。

    陈长生刚要走,这算命的老者却又拦住了他,笑道:“道友可愿听我一言?若你听,这劫便随意可解了。若真不愿听,那便也罢了。”

    陈长生拱了拱手,“很抱歉,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听了,谢谢了。”

    说完,绕过对方径直前行。

    老者顿时一愣,没有料到陈长生会这么果决,一瞬间准备的后话一句都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