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三百六十五章 神通之境

    张掌教一问出这话,在场的众人都看笑话似的望着我,虽然这次有张掌教在,大家不好出声嘲讽我,但是他们的表情却告诉我,他们都在等着看我下不了台,等着看我是怎么的出丑。

    张掌教刚才的那番介绍我也听得很清楚,神通阶段的那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能有过阴曹的本事,第二层次是能夜行千里,第三个层次就等于是得道成仙,修成正果的意思了。

    听到神通这个阶段的三个层次,我倒是很惊讶,没想到过阴曹竟已经是属于神通阶段的道行了,那么岂不是说,我的道行竟然真的达到了神通阶段?

    说实话,我当时问女道士神通阶段的事儿时,其实真的是好奇心作怪,因为我对这些真的毫不知晓。只不过我没有料到会招到这么多人的指责与嘲讽,更加让我没有料到的是,过阴曹竟会是神通阶段的本事。

    过阴曹的本事我自然有,毕竟已经下过两回阴曹地府了,而张掌教说的神通阶段第二层,夜行千里,这个应当就是阴阳仙经里所说的缩地术,就是将一千里的路施法缩短成一百里,甚至一里。这种高深的法术我自然没有达到,但是我却有与此相同效果的鬼轿。当然,虽然鬼轿一样能让我夜行千里,但这毕竟是借助外力,算不得是自己真正的本事。也就是说,我真正的道行应当就是神通第一层。

    想到这里,我也恍然大悟过来,怪不得之前张正林告诉我,下阴曹虽然是阴阳行当的手艺,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感情这过阴曹竟是属于神通阶段的道行了。想想也对,如果下阴曹那般容易的话,那阴曹地府岂不成了阴阳先生想去就去的地方了吗。

    因为我在想着这些事情,所以一时之间并没有及时回答张掌教,这可引起了众人的误会,在场的那些人见我愣在那儿不说话,还以为我是被神通阶段的本事给惊傻了眼,所以纷纷兴灾乐祸的嘲笑了起来。

    “这小子傻眼了,明明就是乩童阶段的道行,在附灵阶段找不到相应的层次,竟然狂妄的问起了神通阶段,看你小子现在如何下台。”

    “唉,张掌教亲自问他道行,这下看这小子怎么出丑吧!”

    “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什么都不懂,竟妄想在阴阳行内记名号,太将这事当儿戏了。”

    “这年头像这种狂妄自大的弟子的确多如牛毛,在街上招摇撞骗那也罢了,这阴阳行里记名头的事儿岂可胡来。我观此子久久发愣,定然是心中依旧糊涂,闹不清自己的道行。”

    “区区乩童阶段的小阴阳,第一次听到诸多神通本事,发愣惊呆住也是自然,大家也别说他了,经由此事,此子想必也会懂得谦逊之道的。”

    他们的嘲讽声虽然不大,但是却句句入耳,引得大家议论纷纷。

    这时青衣女子素手颇为优雅的握着笔,抬头冲着我盈盈笑道:“陈先生,张掌教在等您回答呢。请完整的报一下你登记的信息吧,道行、师父、年纪,我需要替你登记。”

    “陈二狗,年龄二十六,师父……陈国栋。”我略微沉吟,将众人的嘲讽抛于脑后,方才笑道。

    “先生可真是年轻呀。”

    听着我报出了年龄,女道士微笑着夸了一句。接着柳眉忽然一皱,顿下手中地笔,思索片刻后,有些尴尬地道:“陈先生,您的道行是哪个层次,您好像还是没有报哟。”

    “这个一定要报吗?我不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争强好胜,无论道行高低,只要有一颗行善积德之心便可,这登记道行之事,我看那还是算了吧。”我眉头皱了皱,我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如此麻烦,道行是高是低,自己知晓就行了,又何必让大家知道呢?何况我的确不想让大家知道我会下阴曹。

    一听我这么说,在场的众人可就热闹了,全都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苦笑着摇头叹气,一副对我这种年轻人失望的样子。

    特别是刘燕军,故意大声的笑道:“哈哈哈,笑死我了。明明就闹不明白自己的道行层次,竟然还要装模作样死要面子,你以为你是什么高人么,不喜出风头?不喜争强好胜?这话,在场的诸位前辈能说,可是你却冒似还没到那个高度说这种话吧?”

    刘燕军的这句话,可是让在场的诸位“前辈”非常受用,纷纷点头,对刘燕军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更有一位老先生,十分生气的骂道:“此子的确太过狂妄,不懂一点谦逊!”

    张掌教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也不作声,也不动气。而张正林若是不再动怒了,反而一脸阴笑的盯着眼前那些家伙,看那样子就好像等着呆会儿他们自个打脸似的。的确,我的道行是怎么样的层次,张正林最为清楚。

    “陈先生,阴阳行里记名号是必须要登记道行的,这个恐怕破不了规矩哟。”见到大家纷纷叫骂,雅涵也很是尴尬,急忙说道。

    闻言,我叹了口气,心道我本不想打你们的脸,但是你们却非要打我的脸,那我就出一回风头,争一回强胜。想到这里,于是转身笑望着女道士:“我的道行冒似是第一层!”

    我话音刚落,在场的众人就有人兴灾乐祸的叫道:“什么叫冒似呀,你难不成真将此事当成了儿戏?附灵阶段第一层可是需要懂得画符念咒,所画之符能引祖师显灵,方才算得,可不是会描绘符文图案便算的。”

    “是啊,现在街上招摇撞骗之徒最为喜欢描绘符文,打着阴阳大师的名头欺瞒行骗,附灵第一层的道行可不是会画符,而是需要所画之符能祖师显灵。”

    我冷眼瞟了一些那些人,然后对女道士说:“我确定,我的道行就是第一层。”

    “嗯,好的,陈先生你看看您要登记的信息对不对。陈二狗,二十六岁,仙经门弟子,师承陈国栋,道行附灵阶段第一层次。没错吧?”纤手翻看着资料,女道士随口微笑着问道。

    “不是,是神通阶段第一层次。”我摇了摇头。轻笑道。

    “您说…您的道行是神……神通阶段第一层?”偏过头来,女道士微张着红润的小嘴,惊愕的盯着我,满是震惊!

    “嗯,有什么问题么?”我微微点了点头,炎淡淡的道。

    “没…没有。”,女道士急忙摇了摇头,此时竟然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而就在这时,整个大堂内的议论时也骤然一顿,突然停了下来,瞬间变得一片死静!

    是的,是死静,就好像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声音的静!刚才议论纷纷的大堂内,此时所有人都瞬间停了一下,有些人的手势还停在半道上,就好像时间在这一刻停顿了一样,整个大堂内变得十分的诡异。当然,也有的人差一点就一头栽到地上去了,似乎都被我的话给雷到了。

    不过这种骤然停顿的画面并没有停顿多久,随后就不知道从哪个人开始,突然大笑了起来,接着就是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一边指着我,一边捧腹狂笑。

    他们就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不由指着我笑道:“这么年纪轻轻,竟然说自己是神通之境,怎么可能!”

    “这小子也太狂了吧,这种事岂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难不成你真把众人当傻子么!”

    “的确,如果硬说是附灵第一层,那也就罢了。竟然狂妄自称到了神通第一层,真是嚣张到没边了。”

    这时那个刘燕军自然少不了趁机取笑一番我,他说:“诸位前辈都难有几人达到神通之境,你的年纪与我相仿,连附灵阶段三个道行都闹不明白,竟然也敢说到了神通之境,要么你就是把诸位前辈当傻瓜,要么你就是故意来捣蛋的。”

    说到这里,他竟然还对张掌教一抱拳,一副义正言辞的请道:“张掌教,今日阴阳行内的前辈高人均在,此子竟然如此嚣张,拿诸位前辈高人开玩笑,目无尊卑,故意前来捣乱,若是不将此子重重惩罚一番,此事传扬出去,在座的诸位前辈高人,乃至张掌教的龙虎山,定然成为外人的笑话。”

    一听这话,我眉头就一紧,刘燕军这话可是杀意浓浓啊,他这是想借诸位前辈之手来报复我啊。

    当下,我就对张掌教说:“晚辈所说均为实话,望掌教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