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迷雾重重为读者“邓金成”打赏皇冠加更

    原来,这出租车司机名字叫李照堂,是一位老司机了,以前开过几年的客车,三年前才改开出租车,开出租车已有两三个年头了。家里有妻有子,自己开出租的收入也够一家老小的开销,一直以来过得也算是幸福美满。

    开出租不同开客车,因为出租车没有规定的路线,也没有固定时间,只要有客人,一般他们哪里都愿意去。

    不过,在一周前的一个晚上却遇到了一件怪事。那天下着小雨,李照常如往日一样开着出租在外面拉客。可是那天却很是奇怪,从白天跑到晚上连一个客人都没有拉到。他郁闷非常,可李照常不信这个邪,他心里很是不服。就这样开着空车又转了不知多久,可是却还是一无所获。

    无奈,李照常看了看时间,都快半夜一点了,看到街道上行人都没有了,想来今天是没有客了,于是他决定开空车回家休息。

    可是,就在他开着空车准备回家时,这时候在前方空荡荡的路口上却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裙的年轻女子,打着一把红伞,正在向他招手。

    李照堂本来是打算不做生意了,因为这一天他心情已经很不好了。但是,当时因为下着雨,而且街上又没有别的车,李照堂觉得人家一个女人在这半夜拦车也真是不容易,于是他就将车开了过去,决定送他到目的地,再回家。

    李照堂将车停在女人面前,因为那白裙女人打着雨伞,所以看不到她的样子。李明于是打开出窗问他要到哪里,女人说去殡仪馆。

    李照堂一听这话,当时就不想去了,因为这三更半夜的谁会往那种地方跑呀?他常听同事们谈一些灵异怪事,说如果半夜开车去一些墓地或殡仪馆之类的地方,很可能会遇到鬼。有的同事就曾说过,半夜车子经过殡仪馆门口时,车子就自动熄火了,吓得车都不敢开,就跑回了家;有的说在那见过女鬼拦他的车,总之这类怪事他听过不少。

    这回李照堂竟然也遇上了这事,他心里自然就有些不情愿了,就问那女人,这么晚了怎么跑到殡仪馆那地方去呢?同时,他也表示那地方离市区太远了,而且这么晚,不太想去,叫对方看能不能打到别的车去。

    那女人听完这话之后,就拿出了三百块钱递给了李照堂,说这么晚了她一直打不到车,叫李照堂行行好,送一下她。

    原本李照堂是不愿去那种地方的,但是一见到对方竟然给三百块钱,加上对方又是个女孩子,殡仪馆虽然偏僻,但也不至于真有鬼,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大约半个小时候,李照堂将那女孩送到了殡仪馆,一切都顺顺利利,女孩下车之后就进了殡仪馆。李照堂当下就开着车回了市区,经过一个加油站时,他就打算加点油。可是当他在加油站加油时,加油站的服务员却将他的钱给递回来了,不要他的钱,说他的钱是假币。

    李照堂很惊讶,心说这钱明明是真的,怎么会是假的呢?

    那加油站的人就说:“现在虽然是大晚上,但是你也别把我当傻子呀,这钱明明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你还来蒙我,小心我报警。”

    李照堂赶紧将钱接了回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这钱还真是假的,竟然是冥币,就是那种七月半鬼节烧给死人的那种印着天地银行的钞票!

    当下他就反应了过来,他想起来这钱就是刚才那个女孩给的,只是他十分好奇,因为上车时他看到这钱明明是真钱,可是如今再一看,却的的确确是三张冥币。

    发现是冥币之后,他就忙叫加油站的人别报警,称这钱他不是故意用来蒙你们的,的确是自己刚才一个乘客给的。

    加油站的人见他这么说,望了一眼李照堂来的方向,就问他,你不会是去殡仪馆来吧?

    李照堂一听,连连点头,说自己的确是拉了一个客人去殡仪馆来,这钱就是那客人给的。

    加油站的人一听,就告诉李照堂,你拉的那个客人根本不是人,一定是一个鬼。因为之前也有一两个开出租车的司机,拉过这样的客人去殡仪馆,经过这个加油站进来加油时,给的就是这种冥钱。

    李照堂得知自己刚才竟然载了一个鬼,自然吓得不轻,加完油就回了家,一晚上都吓得睡不着,很不塌实。

    听到这里,我就眉头直皱,这事虽然古怪,但却也不算稀奇,夜晚开车走多了夜路,时运不高的人碰到脏东西也正常,这并不能代表因为这事会造成他后面做怪梦。

    我问他:“就是遇到过这事,然后就做怪梦?”

    李照堂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起初没有,隔了些天才开始做怪梦的。”

    “哦?”我一愣,于是就问他:“那后面你还遇到过什么古怪的事么,不太正常的事?”

    李照堂想了想,然后说:“后来我找了一位先生,他让我开着车压衣服,说可以赶走霉运。”

    “开车压衣服?”听到这话,我就有些好奇了,这种方法我倒是听说过,就是指有的人本来注定会撞死人,但是只要拿衣服放到路上,开着车压过去,就会没事。意思就是把衣服当成了替身,等于撞死一次人一个意思。

    但是,这种事情也有另一种说法,说的是路上的衣服都是代表着一个人,或者代表着一个死去的阴魂,如果开车压过路上的衣服,就会被那个衣服的主人找上,因为有些车祸现场时常会有死者的衣服丢落在路上,所以这些衣服时运差的人是不能开车去压过的。

    见我对这事这么好奇,李照堂就对我讲起了这事。他告诉我,因为载了女鬼去殡仪馆,次日,他把这事跟一起开出租的同事讲起,他们都说他时运太低,最好还是去找个先生化解一下。

    李照堂这个人也比较迷信,因为常年开车的原故,去找个先生求个平安心里也塌实,于是就去找了一位比较有名的先生。

    那先生要了他的八字生辰,略一掐算,就说李照堂不久将会有一劫,恐会撞死人,惹上官司上身。

    李照堂一听,吓得不轻,忙求那先生帮忙化解。

    那先生就告诉他,你不久会撞死一个人,这是命中一早就注定了的,而要想化解此劫,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一个替身。接着就是说拿一件衣服当替身,要他开着车压过去。

    当天,那个先生就拿了一件衣服放在路上,叫他开着车从衣服身上开过去。做完这些,那先生就告诉他,此劫差不多化解了,叫他回家安心开车就是。

    说到这里,李照堂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很急切的跟我说道:“我记起来了,就是压完那件衣服后,我当晚就开始做起那怪梦来了,梦到自己开车撞死了人。”

    “哦?竟有这事?”这时,我已经隐隐觉得这事可能跟压那件衣服有关系了,心想那件衣服不会是死人的吧?

    而就在这时,李照堂又道:“之前没有去想这事,现在想想倒真的很古怪,因为那先生让我开着车压过去的那件衣服,好像就是灰色的,跟我做梦梦里撞死的那个男人穿着的衣服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我当下就问他,你找的那个先生叫什么名字?

    李照堂说:“那先生是咱们当地很出名的高人,叫柳一手,大家都管他叫柳大师。”

    “柳一手?”听到这个名字,我总觉得份外耳熟,仔细一想,这柳一手不就是之前在李家下断梁催命术的那个柳木匠么!当下我就惊道:“你说的柳一手可是赣州柳家的那位?”

    李照堂连连点头,问我是不是也认识那位高人。

    听到李照堂找的竟是柳家人,我就隐隐觉得这事不那么简单了,因为我们与柳家虽然没有明着对付过,但是却也有着很大的矛盾了,柳家的外甥张如锟就是死在我们手里的,可以说,我们与柳家已经结上仇了,只差没有明着对付而已。

    如今突然听到柳家这个名字,我心里就在想,陈贤懿昨晚被李照堂开车撞倒,不会跟柳家有关系吧?

    这个念头一起,我就压不下去了,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可疑,越想越觉得不简单。于是我就又问李照堂:“你之前说因为三个晚上梦到撞人的地方都是同一个地方,所以你这些天一直都不敢去那条路,可是昨晚怎么又跑到那条路上去了,你可别告诉我,是那姓柳的叫你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