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三百一十七章 买房之事

    张如锟因为杨晴与我相好的事情,心中生恨,心性已坏,非取我们性命不可。我们只好让他自食恶果,因为这种恶人我们就算饶过他一次,他也不会罢休。

    但是,柳家我们必尽没有真正的摆明面上交手,不管这百鬼宴帖是张如锟用利请柳家做的,还是柳家主动帮张如锟做的,这都不重要,我们只想给他柳家一个警告,让对方明白我们不是好惹的,要害我们性命,就要做好为此丢掉自己性命的打算。

    正所谓,我不欲害人,也不愿招惹敌人,所以若是柳家能够懂得收手,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如果他柳家也要向张如锟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那么张如锟的下场就是他柳家的下场。

    再说那张如锟,听到费三娘的话之后,显然心里起疑了,虽然不知道费三娘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也不敢再在我们面前猖狂了。他冷喝一声:“柳家一定会让你们几个死得很快!你们就等着吧!”

    说完,他便出了花园,很快就窜出了围墙,消失不见。

    望着张如锟消失的身影,我不由叹了口气,心道:死在临头还不知悔改,此人死了也罢!

    杨晴显然有些无奈,她问我们为什么张如锟会变成这样,说他之前并不是这样的。有几分失望,也有几分不忍心。

    我知道杨晴肯定不愿接受眼前的事实,于是安慰道:“你别再去想了,他心性已坏,如续三晚前来启动百鬼宴帖,一次不成就来第二次,第三次,显然是要我们的性命。如今就算他中蛊死了,也是他究由自取,自食恶果,怨不得别人。”

    费三娘也说:“他背后是柳家在帮他使邪术,这次我们放过他,下次柳家再用别的邪术帮他,你觉得每次你都能躲过么?上次百鬼宴你没死,那是你造化大。这次有生路,有死路,他收手便是放自己一条生路,可是他没有收手,那就是自寻死路,你也不要自责了。”

    费三娘说的没错,如果张如锟不用邪术,我是决不会要他性命的。但是如今他利用柳家的邪术一次次对付我们,并没有一点收手的意思,我们不可能每次都能有这么大的造化,可以平安躲过。如今张如锟中蛊,说实话的确是他自找的。想到这里,我只是叹道:“但愿柳家能有自知之明,不会一心将术法用于害人谋利!”

    “柳家如果真不长眼的话,我们也不惧!”费三娘眼神之中闪出一道厉色,显然对于这位下蛊习以为常的蛊婆来讲,害人取命是她的长项,因为蛊术虽能治病,但是更多的则是用于害人。

    我苦笑了一下,说:“如果柳家真的不长眼,非要以我为敌的话,这次恐怕把你也给拉下水了。”

    费三娘笑了笑,说:“我们之间还说这个做甚,以你为敌就是以陈贤懿为敌,也是以我费三娘为敌,区区一个柳家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费三娘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也知道她不可能不将柳家放在眼里,柳家有这么大的名声,显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本领。特别是费三娘如今有小孩,他们若是没有特别的缘由,是绝不可能轻易去树敌的。如今的费三娘早已不是当年湘西见到的那个麻子,如今的她不再轻易对人下蛊,不再让人闻风丧胆,之所以这样显然是为了家人。所以,这次她愿意主动帮我,我内心十分的感动。

    我对费三娘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一切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费三娘也微微笑了笑,随后说:“事情办完了,我也该回去喽,若是柳家来找麻烦的话,记得通知我们,因为我们是自己人。”

    我点点头,杨晴也极为感激的道了谢,接着杨晴就开车将费三娘送回了家。

    当杨晴回来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当晚我还是留在了杨家,次日上午,杨晴并没有去公司,而是抽出时间跟我一起出了门,按照李善人给我的地址,去了一趟李家别墅。

    李善人的别墅在城的另一边,我们开车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此处背靠一座森林,前面是人工湖,景色优美,虽然座落于城中心,但因为有一座森林的原因,所以又显得十分的清幽自然,是一处很好的居住地块。

    这里的别墅显然是比杨晴住的老旧一些,但是因为地段原因,所以价钱显然不会比杨晴的低到哪儿去。进入大门,登记下自己的证件,接着我们就进入了别墅小区。

    按照李善人告诉我的情况,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栋别墅。这里的绿化面积极大,每栋别墅都相离得很远,四周是花园与树林相隔,走在这个小区内,几乎就好似与城市相离甚远,因为这里一眼望去,除了远处的一栋栋别墅之外,就是林子,恍如人烟稀少的山中。

    别墅的外面也是有一道大铁门,门上装有电子门铃,还有监视器材。透过铁门,可见里头的大片花园绿地,在花园的在侧有一棵水桶般粗的桂花树,看到那棵桂花树,我就知道我们应该没有找到,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李宅。当然,如今已是别人的房产了。

    我们直接按了按大铁门的门铃,接着门铃处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像五十来岁的样子,问我们是做什么的?

    我看了一眼铁门上方的摄像头,知道里面肯定能看见我们,于是我们就编谎话说,听说这儿房子要卖,所以来看看。

    对方的声音显然一愣,停了一会儿,然后回道:“你在哪听说的,我没有说过要卖房子啊!”

    我说:“我是听地产中介一熟人说的,所以就过来问问,如果价钱合适,我想买下。”

    当然,接下来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对方切断门铃,赶我们离开;二是有想卖的意思,对我们询价。

    对方沉默了一下,接着并没有立即切断门铃,果真略有几分兴趣的问我们,打算出多少钱?

    我一听,心道有戏,于是就跟他说,能否见面谈谈?

    对方说了声好,然后门响了一下,开了一条缝,于是我们就推门进入了铁门内的花园。

    花园的确很大,最起码比杨晴家的花园大得多,进入花园快到别墅的门口时,大门开了,这时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长得肥头大耳,但却又给人一脸干练精明的样子。

    等我们走到他面前时,他就问我们:“是你们要买房么?”

    我说:“是的,我一直想换一套别墅,这儿的地段位置都是我喜欢的,前些天无意中听说这里有房要卖,所以就过来了。”

    对方说他并没有在地产中介说过要出售,不过却也还是好奇的问我们打算出什么价。他告诉我们,因为他在南昌前不久刚又买了一栋别墅,所以如果价钱合适的话,他也是或许愿意将此套别墅转手的。

    我看向杨晴,杨晴是做地产的,自然知道行情,而且她出门时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询问过这个小区里的房价。不过,她却并没有立即报出价格来,而是问对方,能不能先进屋看看房子,显然她这么说,更像是诚心来买房的。

    对方点了点头,于是就带着我们进了屋,房子没有杨晴家的大,对方告诉我们,一房子两百五十平,我们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接着出到花园,在桂花树下的藤椅上坐了下来。接着杨晴就说一平八千,问他怎么样?

    因为赣州并不是大城市,所以这个价却也是行情价,对方显然不满意这个价格,说:“不可能,如今房价涨得快,像这个小区更是难得的好地块,你们如果真想买的话,怎么会说这个价呢。”

    杨晴接着就和对方谈起了房价,看得出来,杨晴是真的打算买下它来,只要价格在心里预期之内。

    他们在那谈着价钱的事儿,我则打量着背后这棵超大桂花树。我们所坐的藤椅就摆在了这棵桂花树下,我心想,如果对方知道这棵桂花树下埋着十几斤的黄金,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当然,我是不可能将树下埋有黄金的事情说给第二个人知道的,除非房子买下来之后,告诉给李善人的儿子知道。

    杨晴和对方谈了有好几分钟,最后的结果是,对方要一万五一平才愿意卖,因为他说这房子他装修花了不少的钱。

    这个价格杨晴自然买不下来,但是她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这个价格她得先考虑一下。

    不过,我倒是十分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房子是不是之前是姓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