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潘海根 作品

第三百零八章 奈何桥上过,只为千年的约定

    我记得刚才明明前方桥面上的阴魂都被巨浪给卷落河中去了,怎么这时候却冒出了一个老头啊?是我之前没看清,还是没记清呢?

    是的,之前那个巨浪来的十分的猛烈,前方所有的阴魂都被那个巨浪卷入河中,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老头,当下我就提了个心眼,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行走江湖这么些年下来,多少我也沉稳了一些。

    我慢慢地来到了老头面前,接着定眼一看,就发现这个老头不对劲。哪儿不对劲呢,他的衣服不对劲,虽然穿着打扮是以前古代的衣服,在这阴间地府也十分常见,但奇怪就奇怪在他的衣服全是湿的。

    是的,眼前这个老头从头到脚浑身都是**的,就连头发都湿了,水珠子从他头上往下滴,再一看他所在的位置,木板上竟然流了好大一摊水迹。

    看到这里,我当下就明白过来了,这个老人并非普通的阴魂,而是一个落水鬼啊!

    所谓落水鬼,其实就是溺死水中之人的冤魂所化而成,他们总是在桥梁上下或左右桥头,为自己寻找替身者,以便使自己能够托生而转世。所以说,水鬼是最害人的一种阴魂,五行讲究土能克水,人入土为安,所以但凡水猴者,因五行克制,必须先找人替死而脱水气,才能入土。这也就是,水鬼为什么找替身害人的原因。

    当下我就觉得这落水鬼不正常,因为他就坐在桥中间,也不往前走,不像是赶前去投胎的鬼魂,而更像是刚从水中爬起来似的。

    见那老头挡在桥中间不走,我就问他:“你这老头为何挡在桥中间不走呢?”

    那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回道:“老头我就是看桥的,为何要走?”

    “看桥的?”我一愣,心说这真是鬼话连篇,难不成老子连鬼差与落水鬼都分不出来么。不过,他是什么人与我无关,只要不挡我的路就行,于是我说:“你若不想走,请让开条路我先过桥行吗?”

    这老头长得骨瘦如柴,加上浑身**的,看上去如同一乞丐似的。不过,他听完我的话后却并没有要给我让路的意思,反而笑道:“你个小阴阳太不长眼了,难不成把本神看成是水鬼了!”

    我眉头一皱,再仔细一看,分明就是一个落水鬼,不可能有错。于是我就骂道:“你这个老水鬼不仅敢拦本阴阳的路,竟然还称神,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到忘川河里去!”

    我这是威胁他,让他知道这回遇到的是位阴阳,如果你是想找替身的话,可找错人了。

    可是哪知这老头却反过来骂我:“好个可恶的小子,竟敢骂本神是水鬼,信不信我把你弄到河里去,今日你休想过桥!”

    我一看,心想今日还真给扛上了啊,于是当下就掐出法指,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好让他快点给我让路。可是哪知对方也十分生气的样子,手里不知从哪变出一根棍子,往桥面上敲,顿时桥就晃荡了起来,吓得我急忙扶住绳索,生怕一个不注意就掉到河里去。

    这时,那老头就说:“小子,看清楚了,本神可不是什么落水鬼,我乃守桥的桥神。”

    “桥神?”我一愣,再一看他手中的那根棍子,可不就是鬼差们用的打鬼棍么,于是惊问道:“您老是陆阿唐?”

    “对的,算你小子还认识我。”老头一脸的得意。

    听到这话,我不由惊愣住了,心想难道这老头真的是桥神陆阿唐?当然,我也知道,他手中拿着的打鬼棍已经表明了一切,他就是桥神。

    陆阿唐就是桥神,据说在很久以前宝山境内练祁河上原本有座陆家桥,桥南为陆家宅,桥北为唐家宅,两姓人共利此桥,故双方协议于每年的三月份要轮流维修此桥。有一年,陆家修桥时,不幸有一人落水成了水鬼。第二年三月,这个水鬼拖唐家修桥者落水为替身,使自己转世回到了阳间。从此,每年三月修桥时,总要有人落水死亡,人们害怕,遂不敢再修,致使该桥沦于荒废。后来,有一个从唐家入赘陆家,名叫陆阿唐的人,自愿成为替死鬼,让大家放心去修桥。陆阿唐成了水鬼后,不仅不忍心拖他人落水,还在桥下保佑修桥者。于是,他备受陆、唐两姓的奠祭与供性。后来,凡路过此桥者,均要先在桥头拱手,表示对陆阿唐的尊敬,然后才过桥。每年一度到三月修桥时,人们供奉给陆阿唐的香火便更加兴盛,最后终于惊动了陆、唐两家的“土地”。

    土地公上天廷告玉帝后,玉帝封陆阿唐为陆桥的桥神,并赐给他一根打鬼棒。从此以后,陆家桥就更加安全了,即使有落水者也不会被淹死,因为陆阿唐受封为桥神以后,一心为民除害。有时候,有人被鬼驱赶,但只要跑到桥上,就会受到桥神陆阿唐的保护。

    想到拦我去路的竟是桥神陆阿唐,我当下就忙作揖道:“弟子眼浊了,不知是桥神大人在此,多有得罪,还望包涵。”同时,也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奈何桥上。

    桥神说:“我是特意在此处等你的,这一等都等了上千年了!”

    “什么!你在此处等了我上千年?”我的确大感震惊,这老头无缘无故在这里等我做什么?难不成我和他还有什么约定不成?

    桥神说:“自然是等你做我替身!”

    “什么!”这下我更加惊讶了,差点一个没站稳,栽到了桥底下去了。

    我说:“要我做你的替身?凭什么!”

    是的,我心里的确有些怒意,因为这次下来阴间地府竟遇到这些欺负人的事情,先是阎王欺负我,然后是白无常,接着竟然连桥神都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原以为桥神是一个心肠善良的人,民间一直流传着如果有鬼怪追人,只要跑到桥头就会没事,因为有桥神陆阿唐保护,可是眼下这个桥神怎么就和民间传说的区别那么大呢?非但不保护桥上的人,还非要拉我下去给他做替身,这还是人们口中的桥神么?亦或是说,老子就这么好欺负?

    桥神说:“千年前你路过此桥时,曾说过再过此桥,愿意替我上去。自那日之后,我便日日在此等候,一等便是千年,如今你终于来了,难道你竟要让我白白苦等千年?”

    “不可能!”此时我心里真的慌了,因为我最害怕的就是有这样的约定。

    桥神说:“我身为桥神,又不是阴魂小鬼,难不成还是说谎不成。”

    说到这时,桥神竟然抹起了眼泪,接着开始向我诉起了苦。他说当年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成为落水鬼,于是自愿成为了替死鬼,一晃上千年,一直守护着阴阳两界的桥路。在这千年之中,他忍受着冰冷刺骨的河水,忍受着孤独与寂寞,没有尽头,也没有盼头。直到千年前的一日,一位天上的星宿经过奈何桥,见他如此可怜,于是就说待千年以后,再次路过奈何桥时,就会换他上去。

    说到这,桥神便抬头望向我,说:“这位天上的星宿就是你。”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心里已经是一片死灰,心想难不成这次过阴曹真就是死命一条么?难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么?先是百鬼冥帖,再是阎王让我答应帮李善人,接着要我送李善人去投胎,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替换这位桥神?

    是的,越想我越觉得这一切就是这样子的,因为这儿所有的阴魂都是一个人独自前往轮回之路的,没见过任何一个阴魂需要人去送,唯独阎王要我送李善人入轮回,而且偏偏让我过这最下层的破木桥,显然,阴曹中的人都知道我的命运,千年的约定,如今我终于下到阴曹来了,自然就是一步一步让我完成当年的约定。

    此时,我很是绝望,很是愤怒,我想骂阎王,想骂白无常,又想骂老天,但是最后我发现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骂他们,因为这一切根本就不怪他们,要怪的竟然是自己,因为是自己千年前许下了这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