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116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八十年代初, 因为做生意的人少,所以这无论是卖啥,基本上只要是人勤快一点,都能挣到不少钱。

    而像李志军这样的, 又是独门独家的这种生意, 那就更不用说了。具体生意好到什么样的程度,大概只能从谢兰香藏钱的方式, 才能看个明白了吧。

    店这边的房子当时修的是四层楼的小楼房。第一层是门面,上面三层是住房。因为自己家里人多, 所以第二层是一家人在住。而招来的四个孩子, 统一安排去了三楼。

    而李志军和谢兰香睡的那间卧室,就更大了。卧室里面,李志军还打了一具超大的架子床。这年代还不兴什么所谓的席梦思床, 所以都是打的木架子床。

    这架子床离地差不多就有一米高, 顶上照旧是拿竹席弄的一个床顶。而弄床顶的原因, 是为了方便夏天拉蚊帐。

    谢兰香就是把每天收到的钱,拿蛇皮袋子装好,然后给藏到了床顶上。

    因着这个原因, 每次谢兰香出门前,都会把房门给锁的严严实实的。甚至还得了一种强迫症, 有的时候锁完房门她人都走下楼了,还非得又倒回去再检查一次房门才行。

    而且收上来的钱也不会在家里超过一个礼拜,谢兰香就会逼着李志军拿着存折开着三轮车去县城把钱给存了才放心。

    这不,李志军又被谢兰香逼着赶紧拿着钱去了一趟县城, 把前天收上来的钱给都存上了。一进屋,就把手里的存折扔给谢兰香。

    谢兰香赶紧把存折接下,然后打开存折,开始她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了。那就是,数存折上面现在有几位数了。

    每次数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

    李志军忍不住打趣,“我怎么感觉,你最近越来越财迷了啊?”

    谢兰香直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我财迷,整得好像你就不爱钱似的了。”

    李志军本想说,我再爱钱,那也没跟你一样啊!不过这会谢兰香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善了,李志军赶紧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在自己心里还美其名曰,他这是好男不跟女斗,可绝对不是害怕被谢兰香念叨。

    谢兰香直到李志军不说话了,才满意的拿着存折上楼去收起来。

    留下李志军后面偷偷撇嘴,嘴里还不忘小声的念叨:就这模样,哪哪看着都是一个十足的财迷,偏还不让人说!

    谁知道,本来就上了台阶的谢兰香却猛的一下子转身,凶狠的瞪了李志军一眼,“你在嘀咕啥?别以为我不知道,肯定没说我好话!”

    被抓了个正着的李志军,确实是被谢兰香给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没,我没说啥啊!”

    好在谢兰香这会心情好,只是瞪了李志军一眼,后面倒也没说啥了。

    等到谢兰香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间之后,李志军才赶紧拿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这耳朵灵敏的,都能和他家大黑有的一拼了。

    谢兰香把存折给藏好之后,就赶紧下楼来做饭了。今天几个孩子期中考试,估计可能会回来的早一点。

    果然,等到了饭菜做好没一会,双胞胎就被先后骑着自行车回来了。

    现在的李红星也拥有了一辆自己的自行车,再也不用和李红利骑一辆了。别看当初说的是共着骑的,可李红星没有哪一回能成功的从李红利手上,夺得骑自行车的权利。每次都只能委屈的坐在后座上,让李红利给带着。

    最后还是李志军这边给注意到了,干脆又买了一辆回来。反正他家现在生意好了,这多买一辆自行车,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比起教育孩子,显然谢兰香比李志军更适合。

    这不,刚考完试,谢兰香就开始问了,“红利,红星,这次感觉考得怎么样啊?”

    李红利自然是不用说,成绩一直很稳定。就是李红星,倒不是说成绩不好,就是爱玩又粗心,成绩时好时坏的。

    所以谢兰香虽然问的是两个人,但眼睛就一直看着的是李红星。

    李红星觉得吧,自己这一回考的还是可以的。于是信心满满的告诉谢兰香,“妈,你放心,我这次一定给您捧个奖状回来!”

    李志军见他这么有自信的模样,直接就允诺,“那行,你要是考的和你哥只差五分以内,我就帮你们把电视机给买回来!”

    这话一出来,李红星立马就欢呼了起来。就连李红利,也是一脸喜色。

    要知道这年代的电视机可是个稀罕物,在他们这附近,能买得起电视机的还真没几个人。两孩子自打在别人家里看过一回电视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这东西了。不过因着懂事,知道电视机贵,从没有跟家里人开过口而已。

    得到李志军的允诺后,李红星可高兴了好一会了。但是笑着笑着,又蔫了下去。皱着眉头苦着一张脸对李志军说,“爸,你怎么没早点说考得好能买电视机的啊!你要早说了,我肯定会更努力一点的!”

    弄得他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特别担心自己这一回没有发挥好,这电视机就买不回来了。

    这话问的李志军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能说,我要是没先和你妈通过气,这电视机我敢直接买回家吗?

    别看谢兰香很多事情都听李志军的,可这只是在大事上面!像买电视机这种消耗品对于谢兰香来说,那是实在没办法接受的。

    尤其是听说一台彩色电视机,都得花上一两千块钱的时候,可把谢兰香吓的,一个劲的摇头。

    反正不管李志军怎么说,她就是不同意。

    而这一回答应的这么爽快,还是因为隔壁哄球球苹果吃的那个老板娘的原因。因为她家里就有一台电视机,而球球就是被这电视给吸引的,老是想往那边跑。

    谢兰香实在是膈应这样的人,又不想球球再过去和这种人多接触,居然主动和李志军说起了买电视机的事情了。

    别说这个决定一出来,就连最后才放学回来的妞妞听了,也是特别特别的高兴。直接拉着李红星一个劲的说,“二哥,你得加把劲啊!咱家能不能有电视机,就看你这一回的成绩了。”

    弄得李红星后面一直苦着张脸,满脸担忧的样子。因为这期中考试已经考完了啊,他就是想临时抱佛脚,那都是来不及的事情了。

    李红利则直接简单干脆的很,忽然一下子狠抓起李红星的学习起来了。李红星被李红利管得有点苦不堪言,“大哥,这考试都已经考完了,这会真来不及了!”

    不然来得及的话,他还用李红利来催啊!他自己就会逼着自己努力了。

    李红利则慢慢的看了李红星许久,看得李红星心里都有点毛毛的感觉了,才听到李红利慢条斯理的说,“没事,期中考不好也不打紧,相信我,只要你期末考好了,这电视机一样能买回来!”

    “真的?”李红星有点不大相信。

    李红利则笃定的来了一句,“真的!”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笃定,反正自家爹妈他还是有点了解的。就算是李红星这回考不好,这电视机照样能买得回来。但是这件事情,就没有和李红星说的必要了。反而可以用这个当借口,让李红星努力一点,还可以把成绩提高一些。

    到了期中考试卷子下来的那一天,李红星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不停的拉着同桌的李红利,紧张的问,“大哥,你说我这能考好吗?”

    和李红星的紧张一对比,李红利显得淡定的多,“考好考不好,不都是早就定了么?”

    先发下来的是语文试卷,李红利不用说,全班第一名,九十八分,就只有作文给扣了两分。

    可是轮到李红星的时候,看到语文试卷上面的一个大写的五十三分时,这下子是真的傻眼了。

    别说李红星了,就连李红利也皱起了眉头,“你咋考这么差!”

    这成绩,可以说是李红星有史以来最差劲的一次了。李红星傻看着眼前的试卷,想说,他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啊!他自我感觉,觉得自己语文考的挺好的啊!不管怎么样,也不该只有这么点吧!

    李红利问了半天,也不见李红星回答,干脆自己拿过卷子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眉头立马就紧皱在了一起,指着作文就开始问,“这里,你为什么不拿钢笔写?”

    整张卷子,前面的基础题六十分,李红星拿了五十三分。等于就是说,作文题一分都木有拿到。而造成作文零分的原因,则是因为李红星拿铅笔给写的。

    李红星有点委屈,“我,我当时钢笔没墨了啊!”

    这要是平常考试,兄弟两个还能坐一起,李红星可以找李红利借一下。可当时期中考试,都是分开来考的。李红星是写完前面基础题,才发现没墨水的。他倒是想找周围人借来着,可这年代大家条件都不好,都只有一只钢笔啊!这又是考试中,谁愿意借给他啊!

    没办法,李红星只能拿铅笔给写了。

    李红利被气了个够呛,直接对着李红星就凶了过去,“你是不是傻啊你!谁不知道咱班语文老师是个超级近视眼,你拿铅笔写,他能看得见嘛!”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铅笔写作文零分这一段,选自我弟小时候的一次考试,就是这样的。那老师真的是个近视眼,反正最后,作文给我弟,就是打了个零分。

    另外抱歉的解释一下,昨天我生日,今天我弟生日,所以今天大家都一起玩去了。因为没有存稿,所以是临时赶出来的,这才发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