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谢兰香帮着李志荷整理好房间, 把床铺的厚实柔软一些, 才让李志荷躺下去。弄好这一切后,才从屋里走出来。

    李志军一看到谢兰香就说,“兰香, 你现在就去做饭吧。多做一些, 晚上大哥他们都在咱这里吃。嗯,再杀只鸡,给小荷炖汤喝吧。”

    虽然气恼李志荷的软弱,但到底是自家妹妹, 李志军还真的做不到坐视不管。

    到了晚上,这一大家子都是在李志军这边吃的饭。

    谢兰香没让李志荷起床,而是炖好鸡之后,直接拿家里的大菜碗给盛了一大碗进去,让她直接在床边吃。

    其他人,则都是在外面吃。

    不过因着李志荷的这一件事情, 即便是谢兰香晚上弄了一桌子的好菜, 大家吃起来也少了几分兴致。大概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就是那几个孩子了吧, 就连唐鹏飞,也吃了个满嘴流油的。

    李志军本来还担心这孩子因为白天的这一番变故,会有点受影响。结果一看他那模样, 顿时觉得自己似乎白担心了一场。

    瞧那胃口,光米饭就已经干了三碗了,还没舍得放下碗筷。

    谢桂花是吃到一半,突然吃不下去了, 于是放下碗筷对大家说,“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小荷。”

    也不知道谢桂花到底跟李志荷聊了什么,走的时候,谢桂花是叹着气绷着一张脸走的。而谢兰香睡觉前还去看了一眼李志荷,回来告诉李志军,说李志荷在屋里偷偷抹眼泪。

    李志军估摸着,大概谢桂花已经跟李志荷说了,想让他们两个离婚的事情了吧。

    他平时有事也不瞒着谢兰香,便把下午谢桂花和自己说的事情,也跟谢兰香说了一遍。

    谢兰香一听,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下去,“哎,这婚要是真的离了,那这两个孩子可咋办啊?”

    李志军倒不怎么担心,“怕啥!离就离呗,就唐家宝那样的,难不成还给小荷啥依靠了不成?我倒觉得,没了唐家宝,小荷要是勤快肯吃苦一些,有我们这几个做哥哥姐姐的再一帮衬,肯定能比继续跟着唐家宝过的好!”

    刚说完,就被谢兰香给推了一把,“你倒是想的简单!这小荷是好过了,可这两孩子呢?将来不论是跟了唐家宝,还是跟了小荷,指定后面得多一个后爹或者后妈。就这样,这两孩子的日子能好过到哪里去?”

    说到这,谢兰香不禁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当初的自己不就是这样?一个是怕离了名声不好听,给娘家丢脸。另一个原因,还不是为了几个孩子。

    好在,现在李志军倒是彻底变好了。

    想到这里,谢兰香忍不住问李志军,“你说你当初都能变好,这唐家宝,没准也能变好也不一定呢!”

    李志军很想跟谢兰香说一句,你想的可真的是太天真了啊!

    他能告诉谢兰香,自己之所以变样了,纯粹是因为身体里面的灵魂给变了么?可这话,李志军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一下,还真的不敢说出口。

    这心里憋着事情,而且是一辈子都不能对人说的秘密,让李志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去。想了半天,也才憋出来一句,“这唐家宝能跟我比么?”

    算是反驳之前谢兰香说的,没准唐家宝也能变好之类的话了。

    可谢兰香却误会了,还以为自己那么一说,让李志军有点不高兴了,赶紧讨好着说,“那肯定的,这唐家宝哪能跟军子你比啊!”

    李志军……

    不提这李志军和谢兰香私下里是怎么讨论的,就说谢桂花从李志荷屋里一出来,就一直绷着一张脸,没有一丝笑容。

    进了自个里屋,就坐在床边,一直叹着气。

    多做了几十年的夫妻了,李春喜哪里还不了解谢桂花啊!干脆也坐到谢桂花身边去,问,“咋啦?跟小荷说了,她不同意。”

    说实在话,李志荷要是直接斩钉截铁的告诉谢桂花,坚决不同意离婚,可能谢桂花还会比现在更好受一些。

    至少这代表了,李志荷这人还能有点自己的想法。

    可谢桂花打从一进去,跟李志荷说了想让她离婚的打算后。李志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低着脑袋在那里一直哭,一直哭!

    哭的谢桂花看得,心烦意乱的很!

    好不容易哭完了,李志荷才慢吞吞的来了一句,“那,离婚了我还能去哪啊?”

    谢桂花一听,气的直接当场就指着李志荷的脑袋骂,“啥叫离了婚不知道去哪?这天大地大的,有手有脚的,哪里生存不了啊?”

    而李志荷被谢桂花骂的,一直缩着肩膀,低着个头在那里小声抽噎了起来。

    这一哭,弄得本来打算好好来劝李志荷的谢桂花,却把自己要说的话给忘了个一干二净。这会要不是顾着李志荷还在月子里,身体又不好,只怕老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把李志荷给骂一个狗血淋头了。

    最后哭的谢桂花实在烦躁的很,干脆丢下一句,“反正我的意思摆在这里了,坚决得让你和唐家宝分开!你要是不愿意分开,那以后受了啥委屈,也别上娘家来说了,路是你自个选的,你就得自个受着!要是愿意分开,后面出啥事都有你妈帮你撑着,反正饿不死你就是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你再来和我说!”

    谢桂花把这事和李春喜这么一诉说,心里头还是憋着一堵气在那里,格外的不舒坦,“你说我咋就生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出来呢?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当初就应该一生下就掐死她,省得现在替她操碎了心,还看着憋屈!”

    对于谢桂花,李春喜哪里还不了解啊!别看谢桂花这会这样说,可不信转头你再看,等李志荷出事了时候,她照样会帮。而且,还是冲在最前头的那一个!

    只能说一句,“哎,这儿女都是债啊!”

    因为家里多了李志荷,还带着个唐鹏飞。李志军等早上谢兰香把豆腐一做完,就说,“今天你就别去店里了,在家里看着小荷吧。”

    好在这过完正月十五后,生意也没有之前那么忙了。即便是地里还有一些蔬菜没卖完,但还可以全部给到周满堂。

    谢兰香也觉得现在屋里还是得留一个人的好,就同意了李志军说的话,没有跟着去店里了。

    等到李志军刚开着三轮车走了没多久,这边的李志荷也跟着孩子起来了。她是被孩子给吵醒来的,一摸孩子屁股,才发现孩子刚刚尿了。

    这不,刚给孩子换完尿布喂了奶,又将孩子哄睡着了之后,才拿着换下来的尿布出来清洗。

    李志荷还在坐月子,谢兰香哪能让她干这个啊!当场就把尿布抢了过去,“小荷,这个嫂子帮你洗吧!你这还没出月子,还是回屋多躺会吧。”

    等到谢兰香打好水,都准备开始洗了,才发现李志荷一直站在那里,动都没动一下。

    谢兰香赶紧说,“小荷,你站着干嘛啊?赶紧进去,免得吹了风,以后得落下病根的。”

    却见李志荷一脸的挣扎和犹豫,过了好半会,才吞吞吐吐的开口,“嫂子啊,我,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看她那模样,谢兰香猜到了一点李志荷可能要跟她说什么了。只能把尿布放盆里泡着,将李志荷给先拉到房里去了。

    只见李志荷一进屋,就开始捂着脸哭,“嫂子,妈让我和唐家宝分开。”

    谢兰香听了就只想叹气,“那你自个是怎么想的啊?”

    李志荷哭着直摇头,“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害怕,我怕不离妈真的再也不管我。可我又怕离了,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啊!”

    同是女人,而且谢兰香也曾经历过李志荷一样的事情,所以,谢兰香是最理解李志荷的那个人。

    她本来也是不大同意离婚的那一个,不然当初早就和李志军给分开了。不过谢兰香现在却特别听李志军的话,尤其是昨晚上李志军又明确表态了,支持李志荷和唐家宝分开的事情。所以这会,谢兰香只能安慰李志荷,让她先别哭,其他的,却是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在李志荷也只是想找个人诉说一下心里的无助,也就不在乎谢兰香能不能给到答案给她了。

    但是他们不急,其他人却急啊!一个是谢桂花,一个就是唐家宝了。

    谢桂花是急着等李志荷的答复,自家闺女自己还是了解的。就怕这时间一长,李志荷越发的不想要离婚了。

    而唐家宝呢!刚开始还能跟着唐父唐母住几天,可等到他大哥大嫂一回来,日子就不好过了。

    唐家大哥倒是闷着头不说话,可大嫂却开始阴阳怪气了起来。反正一日三餐,都话里话外的挤兑着唐家宝。

    弄得唐家宝住的也是格外的不舒服。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心里也害怕,这李志荷把两孩子都给带走了,要是再也不回来了可咋办啊?

    没看连正在读书的唐鹏飞,都好长时间没去学校了。这学校的老师,都找上门来一次了。

    唐家宝在屋里又呆了几天后,这下子,是彻底的坐不住了。虽然知道找上门去可能还得挨上李志军一顿揍,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李家村。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有三更!前面两更还好,第三更估计会有点晚。我争取加快点,早点码出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