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孺人 作品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一夜之间, 要分地的好消息传遍了整个李家村。村民们最近就连出工, 那脸上都是带着满满的笑容而去的。

    对于农民来说, 最重要的,终究是那一亩三分地。

    不过虽然是要分地, 但终究是没有那么快。地需要丈量, 人口需要核实, 还有怎么分, 分多少,都是需要先解决的。

    所以等地真正分到手,估计得要到来年去了。这一年,大伙还得跟往年一样的去出工挣工分。

    地还没有分到手, 李志军倒是先感受了一把改/革即将到来的好处。那就是以往的集市上,倒是越来越热闹了。

    等到下半年的某一天, 李志军打从旁边经过, 意外的发现, 以前每个路口必然出现的民兵或者是公社的人, 居然不见了。

    拉住了一个路过的老乡问了下, 才知道这种情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是因为这些人的“消失”,集市上才会越来越热闹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李志军十分开心的担着担子回家了。结果,才还没走到自个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大黑给吓了一跳。

    李志军傻眼的看着尾巴上缺了一撮毛的大黑,实在弄不明白,他不就是出去卖了趟豆腐, 怎么他家大黑就变成这样了啊?

    依着他家大黑的凶悍程度,外人也近不了它的身,能把大黑整成这样的,估计只有自家人。

    李志军脑海里很快就闪现出来一个人。

    然后只听到他家闺女球球迈着小胖腿从堂屋的门槛上费力的跨过,嘴里还一直喊着,“大黑,大黑……”

    倒是大黑一听到球球的声音,嘴里居然发出了类似人一样“呜呜”委屈的声音来。摇着尾巴在李志军屁股后面打转,就是不过去了。

    要知道平时家里其他的三孩子一喊大黑,大黑基本上都是直接把李志军抛下,立马欢快的跑了过去的。

    这还是头一回,大黑被小主人喊了,却还不愿意过去的。

    球球本来是跑出来找大黑继续玩的,结果一看到李志军,立马兴奋的喊了起来,“爸爸,爸爸!”

    喊着喊着,整个人就加快了速度,对着李志军就冲了过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李志军的大腿,试图费力的从大腿上爬上去。

    李志军赶紧有一只手扶着扁担,另一只手一捞,就把球球给捞了起来,然后直接将人放到了担子里面去。

    球球一坐进去,就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显得特别的欢乐。

    李志军担着球球一进堂屋,就看到地上的一撮黑色狗毛,旁边还躺着一把大剪刀。这回不用说,李志军就明白了,为什么大黑尾巴上会少了一撮毛了。

    可偏偏球球似乎还很得意,一丛担子里面爬了出来,就献宝一样的跟李志军说,“爸爸,我刚给大黑剪头发了!”

    说完,还一副求夸奖的模样。

    李志军有些头疼,实在不明白,自己心中所幻想的贴心小棉袄,到底是怎么长成这么一副模样的。

    而球球还在一旁等着李志军夸奖呢,这会,正扬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李志军。

    然对于这个,李志军还真的违心夸奖不出来了。没看到大黑现在,都有点怕球球了么?他只能试图转移话题,“球球,你妈妈和姐姐呢?”

    “哦,妈妈带姐姐去地里摘辣椒了。”球球说。

    这个地,指的是自家的自留地。

    问到了自家媳妇和大闺女的去处后,李志军转身就把担子里面没卖完的东西给拿了出来,里头还有一块肉,一边拿一边对球球说,“球球,爸爸今天买了肉回来,一会做给你吃,怎么样?”

    球球一看到肉,眼睛就亮了。拍着小胖手,高兴的裂开嘴笑,“好,球球要吃肉!”

    李志军担心球球继续逮着大黑捣乱,干脆做饭的时候,将这孩子一起给带到了灶房去。顺便从墙角摸了一篮子个头不算大,但长得比较匀称的红薯一起拎了过去。

    先把灶里的灰扒开一个口子,埋了几个红薯进去,这才点上火,开始做饭了。

    饭做到一半的时候,谢兰香带着妞妞回来了。

    谢兰香一走到灶屋就跟李志军说,“军子,地里的辣椒现在都摘完了,下午咱去把辣椒苗全给砍了吧!”

    这几天早上开始打霜了,于是谢兰香才带着妞妞去了一趟地里,把树上的辣椒不论大小都给摘了回来了。

    这霜一打,辣椒树都开始蔫了,辣椒自然不可能再长大了。这个时候要是不摘,多打几早上的霜,只怕这辣椒就都被冻坏了,那还不如全摘下来了。

    李志军一听,立马就同意了,“行,那我吃完饭就过去!”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李志军刚吃完饭正准备去自留地一趟的时候,村里的喇叭又开始响起来了。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谢兰香说,“那你去队上吧,地里还是我去吧!”

    等到了队上,才知道,这回是真的要分地了。

    而早在前一段时间,李佑喜已经把村子里的田地都给一一丈量了。就连怎么分,都已经划分好了。这一回把大伙都召集起来,就是为着这个分地的事情了。

    李佑喜站在最前面,拿着喇叭,把怎么分地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这才刚说完,底下就有人嚷嚷起来了。

    “书记,我家媳妇刚生的娃,这一次就不能分吗?”

    他一说完,底下顿时有几句应和声响起。想当初上户口还是去年的事情了,这转眼又快过了一年,有些人家里可不就添丁加口了么!

    尤其是李佑喜又说,是按照人头来分的,又不分男女老少,不外乎一些人心里就挂念着想多分一些地了。

    然而可惜的是,李佑喜说了,这没有上户口的,那就是没得地分。

    刚说完,底下立马就有人垂足顿胸的在那里后悔不已。为什么孩子一生出来,咋就没想着去上户口了。

    实在是怪以前没养成习惯,总觉得到了需要上户口的时候,李佑喜会继续到家里来亲自帮着弄。

    当然 你所看的《七五养儿记[女穿男]》的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七五养儿记[女穿男]》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