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章

    尽管坐在牛车上面吹着冷风, 但是唐家宝的心很是高兴。尤其是一想到自己马上可以住上李志军那样的房子时, 那全身更是火热的不行。

    尽管一路上李志军对他都不怎么搭理, 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好心情。心情好的时候,还哼起了小调来。

    牛车一路越走越偏,眼瞅着天都快黑了, 却仍不见停下来。

    唐家宝心里有点发虚, 拉了拉李志军的衣服, “二哥, 这到底是去哪啊?还要走多久啊?”

    然而李志军只回答他一句, “快了。”

    这所谓的快了,是在天完全黑透了之后,又摸黑驾了好长一段路。唐家宝在牛车上惴惴不安了起来。

    这时,不远处总算是可以看到亮光了。在牛车的驾驶下,由远而近,这亮光也越来越清晰了。

    唐家宝心里一喜,难不成这就要到了?

    事实上,他猜的没有错, 确实是到了目的地了。

    到了之后, 那人把牛车拉到一旁系在树上。然后带着李志军就去见了这里管事的人。

    管事的姓周, 这里的人都叫他周三。是李志军之前卖豆腐的时候认得的,这一回也是找了他的帮忙, 才会带着唐家宝到了这里来。

    两人凑到了一起小声嘀咕了许久,然后周三就带着两人去了一间木板搭着的屋子面前,说是分给两人的房子。

    屋子里面很是简陋, 除了一张用木板搭起来的床之外,其他的啥也没有。

    等周三一走,唐家宝就赶紧拉住李志军。

    “二哥啊,你倒是和我说说,咱们这到底是来干啥的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的唐家宝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直觉。要不是李志军跟他还在一个屋子里面住着,他扭头就要赶紧离开。

    可惜的是,他问了也白问。

    “着什么急,明天开工了你不就知道了么?”

    李志军把床上的被子给铺好,然后拿了一件衣服出来,放在了被子中间,“我睡这头靠外面,你睡那头靠里面。”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李志军还真不愿意和唐家宝睡一张床上。

    李志军不愿意说,唐家宝也没有法子。看着李志军都躺床上去了,他也只好跟着上床睡觉。

    这一整天都在赶路,唐家宝早就累了。没一会儿,就响起了鼾声来。

    而这个时候,明明已经睡着了的李志军,在黑暗中忽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唐家宝是被李志军给推醒来的。“赶紧起床吃东西,吃完东西咱们就要开工了。”

    一听到开工,唐家宝眼睛刷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然后麻溜的爬下了床。

    早饭吃的居然还不错,红薯管够之外,一人还分到了一碗粘稠的米粥。唐家宝确实饿得很了,就着米粥还吃了三个大红薯。

    吃完早饭满心欢喜的跟在了李志军身后,就等着赚大钱的时候,看到了面前一排排的大板车,一下子就傻眼了。

    “二哥,咱们这到底是要干啥啊?”

    每个板车上面除了一堆麻绳,其他什么也没有。

    唐家宝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兆,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转身离开!

    没等到李志军回答他,旁边就陆续有人过来拉着板车离开了。几乎都是两人配一板车这样的搭配。

    这时,李志军笑着走了过去拍着唐家宝的肩膀,“家宝啊,咱们也开始出工吧!”

    “不,我不要!”

    唐家宝这回是真的反应过来了,立马大喊了出声。喊完之后也不去看李志军了,转头就要回屋里收拾自己的衣裳准备离开。

    然而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双脚突然一下子离地了。想说点什么,但是衣领卡在他的脖子上,让他说不出话来。

    原来李志军从后面追上了唐家宝,直接在身后提着后衣领,将人给又拎了回来。

    在唐家宝惊恐的眼神里,李志军拍了拍他的脸,“家宝啊,来了这里,你就是不干那也得干了!”

    这可是他在家里面想了许久,浪费了多少脑细胞才想出来的办法,又怎么会轻易的就这么放唐家宝离开呢?而且为着唐家宝的事,他还特意找了周三,好说歹说才让周三同意帮忙。

    唐家宝这回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到一边卖力的拖着板车,一边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来。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干过这么辛苦的活。

    此刻他身后的板车上面,正放着满满一车的白泥巴。而就在他的身后,李志军也拖着一车比他还要多的白泥巴。

    早知道李志军说的赚钱是干这个,打死他也不会跟着来的。

    可是这会,后悔也没有用了。

    唐家宝的心里面,早就已经把李志军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无数遍了。尤其是到了一个上坡的时候,他费劲全身的力气,才使得板车挪动了那么一小段路。可是稍微一松懈,板车自个又下滑了一点。

    一下子,唐家宝的情绪崩溃到了极点。干脆放开手里的板车,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下滑的板车被李志军腾出来的左手给挡住了。他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唐家宝,冷着一张脸说,“起来,继续拖!”

    然而唐家宝已经打定主意了,就是赖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来。他就不信自己硬是不干,李志军还能真的把自己怎么样么?

    事实告诉唐家宝,能,李志军是真的能把他怎么样!

    李志军将两辆板车放到一旁固定,确定不会滑动了之后,直接拎起坐在地上的唐家宝,再次问了一句,“你拉还是不拉?”

    “不拉不拉就不拉!”

    唐家宝也来脾气了,昂着头对着李志军说。

    “很好!”李志军看着唐家宝,然后提着人直接给扔到一边的地上去。

    这一扔,唐家宝被扔了个面朝大地。人给摔疼死了,还吃了一嘴的土。赶紧“呸呸呸”的将嘴里的土吐出来,就要破口大骂。

    然而只听见“咔嚓”一声响,路边的一颗树就被李志军一脚就给踢断在了那里。

    唐家宝抬起头一看,嘴里的话被噎回了肚子里面去。

    这回连问都不用李志军问了,唐家宝就麻溜的爬了起来,连身上的灰都顾不上去拍,跑到板车面前,用尽吃奶的力气开始拖起来了。

    好在李志军在上坡的时候,还知道腾出一只手来帮着唐家宝推了一下。

    推的时候,唐家宝还是没忍住偷偷回头看了李志军一眼。只见李志军左手放在他的板车后面,右手还拉着一辆。关键是都这样了,看起来却是一副轻轻松松,游刃有余的模样。

    顿时,唐家宝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再无一丝光明可见。

    他们拖的这种土当地人叫白泥巴,是拿来烧制瓷器用的。而这片挖出来的白泥巴比其他地方的质量又要好很多。但因为距离火车站太远,所以周三才花高价钱请人来拖。

    从挖出来的地方到火车站差不多有六七里的路,拖着这么一车的白泥巴,确实是一件特别辛苦的活。

    所以前面很多人选择了两人一组。一人在前面拉,一人在后面推。拉到一半累了,两人还可以交换一下位置。

    当然辛苦归辛苦,但是周三给的工钱很高。拉一千斤的白泥巴可以挣四块钱。除了工钱,周三还包了吃住。

    像他们这样子两人一组的,一天跑三趟左右,就能把这四块钱给挣回来。

    在农忙来之前,拉上一两个月,一人就能净挣个百来块钱了。

    这一天,是唐家宝长这么大,最累最辛苦最憋屈的一天了。

    到了晚上一收工,唐家宝就直接瘫到了床上去,连饭都没有力气去吃了。最后还是李志军帮着把吃的给拿回了屋,打算等他半夜饿醒来了再吃。

    果然,到了半夜的时候,唐家宝真的醒来了。但是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吃东西,而是在黑暗中小心的观察了许久的李志军。

    确定李志军睡着了之后,唐家宝这才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了下来。

    摸着黑轻手轻脚的把自己的衣服简单给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的时候,又转了回去把吃的给放到了兜里。

    结果手刚摸上门栓的时候,一个声音猛的响起来,顿时把唐家宝的魂都差点吓没了。

    “你这是打算偷溜回去么?”

    不等唐家宝回答,李志军接着又来了一句,“你信不信,你这次要是溜回去了,我照样能把你逮过来。但是下回,我可不保证还有这么轻松的活给到你干了。”

    唐家宝此刻好想哭,手摸着门栓犹豫了半天,又默默的把手给收了回去。然后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去。

    一直侧着耳朵听着动静的李志军,确定没有听到开门声后,这才放心了下来。至于唐家宝上不上床睡觉,他一点都不关心。反正只要人老实的在这里干活,其他的他才懒得管呢!

    唐家宝在地上坐了没一会,就冷了起来。这一冷,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的叫起来了。默默的从兜里把吃的拿出来,然后委屈的坐在地上慢慢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