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60章 第六十章(改错别字)

    李家村还算是处于四季分明的地方, 每年下雪的时间也不长, 大都都是腊月之后才开始下。但是过完正月十五,基本上就不下雪了。

    基本上这边只要开了春, 渐渐的农活就多了起来。然后整个村子里,又开始过上了出工分干活的日子。

    没多久,就到了插秧的季节。

    谢兰香因为伤了手, 所以李志军特意到队上给她请了假。

    请假的时候,李佑喜皱着眉头看了李志军一眼。这段时间村子里面关于李志军打人的流言又出来了。

    但想到到底是自个堂侄子,而且家里还有三孩子,他虽然不大喜欢李志军, 但这回还是打算帮一下他。

    于是李佑喜问李志军,愿不愿意交集资钱。

    这话问的李志军有点懵,不大明白集资钱到底是个什么操作。

    李佑喜给解释了一下。

    所谓的集资钱就是, 如果你当天没有出工,但又舍不得村子里面每年分下来的粮食啥的, 就可以补交当天缺工的工钱。

    这钱会登记在册,然后年底分给村子里面的所有人。

    而集资钱一共分两块,早工和晚工。比例是每个工三毛钱一人一个。如果缺的是上午或者下午, 那就交三毛就可以了。如果缺了一整天的, 那就得补交六毛钱。

    当然,你也可以不交。那这样就算是请假, 请假当天是没有工的。不算工分,粮食也会在里面扣。

    这会李佑喜也是看李志军条件好了点,才提议了一下。

    李志军在心里一算, 立马就选择了交集资钱。

    当然这集资钱也不是想怎么交就怎么交的。需要村里考核你家里的实际情况的,是不是有特殊原因。不然像之前的李志军那样的,天天偷懒出去耍牌,要不是村里不同意。谢兰香就算是家里再穷,也会想法子去借,然后把这钱给交了。

    谢兰香知道了李志军交了集资钱,在家里面心疼了好久。她在家里面也闲不住,于是催着李志军去附近寻找,赶紧抱了两头小猪崽子回来养着。

    猪抱回来没几天,李志军就跟着大伙下了田地插秧去了。

    一般拔秧苗和插秧的活都是女人去干的。分给男人的活,是拿着那种长长的犁耙,手里挥着竹枝敲打着牛背,然后将水田给犁出来一道道长印子。

    插秧的时候,大伙就顺着这印子插,便不至于插的扭扭曲曲,没有形状了。

    除了这个,担着担子,把从秧田里面□□的秧苗给担到各块田地里面去。

    这两样活,前者需要技术,后者需要体力。李志军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那是因为他亲眼看到了那种黑黑的蚂蟥直接附在了人大腿上。他提醒了那人一句,结果人家一点也不在意,直接拿手很有技巧的就把蚂蟥给弄了下来,然后甩了出去。

    而被蚂蟥吸过的地方,这会正往下留着鲜红的血液。

    然后转过头去看田里面,到处可见这种蠕动着的生物,看得李志军头皮一阵发麻。

    为了不让自己被分配到下田的伙计,他卯足了劲去担秧苗。反正这秧苗的重量对他来讲,还真的算不上什么。

    结果这么努力,倒还真让他躲过了下田的命运。

    这边农活一忙起来了,那边六叔也找上门来问李志军要不要继续干收木材的活。

    李志军在家里和谢兰香一盘算,立马就同意了。只是谢兰香有点担心,觉得还是太辛苦了点。

    要知道李志军现在白天出着工,晚上再去干收木头的活,这身体能吃得消吗?可是谢兰香伤了手之后,家里一次□□了一笔不小的集资钱,确实手头上剩的不多了。

    好在六叔也要出工,不会每晚都去。一般也就是乡里赶集的前一天晚上才去一次。这样算下来,也就一个月去九次。

    乡里赶集和村里赶集不一样。村里只有初一十五才开集市,乡里却是逢三,六,九都有得开。

    一起跟着去干的,自然还有李志刚。

    这兄弟两个一干就连着干了两个多月,每月差不多能挣到十多块钱一月。到了五六月份的时候,出野竹笋的时候,兄弟两个才停了下来。

    李家村山多,一座连着一座。大山里面的资源其实还是很丰富的,尤其是这个季节,正是野生竹笋生长最旺盛的季节。

    但是因为多,基本上卖不出去。到了这个季节也有很多城里人跑乡下来,然后上山拔竹笋的。

    以前比现在还苦的时候,是连刚冒尖的都被人给掐掉了。但是这几年日子渐渐的好过了一点,村民们看到小的倒是会放过,让它再长长了。

    而村子里面会过日子的那种,到了这个季节,就会让自家孩子背着背篓多拔一点,然后拿回家做成干笋,到了冬天可以吃很久。

    不需要去深处,到山边随便一拔就有很多了。

    这种纯野生的基本长的都不大,一般小拇指粗细,长到大拇指大小的就是很壮的那种了。

    这时候,谢兰香的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几乎是才刚好,谢兰香就让李志军去了队上找李佑喜,说自己要出工了。

    这时,黄花杆子已经开始抽苗了。

    谢兰香手刚好,没有分到太重的活,只需要带着两个孩子去黄花地里拔草。而李志军则背着锄头在下面的地方锄地。

    李家村的黄花地是一块连着一块的,大都都挨在一起。而分到拔草的活,又大多都是女人。

    女人扎堆的地方,这八卦就多了起来。

    很不巧的,嘴最碎的周桂园和范春香这两人又分到了一个地方,而且和谢兰香挨得特别的近。

    周桂园打从谢兰香家把新房子修起来了之后,就开始心口不顺当。她觉得自家人勤快能干,结果呢!还比不上那个混混一样的李志军。

    眼瞅着人家新房子起好了,还是砖瓦房,她心里就嫉妒的很。

    然而人家就是命好,有一个嫁在城里面有钱的姐姐不说,这个姐姐还特别的肯帮忙!

    这会她就是瞅着谢兰香在地里的时候,故意拉着范春香开始扯闲话了。

    当然被扯的人自然就是谢兰香了。

    大年初二那一天,谢兰香的手折了去找了牛老头治伤。然后又是连着将近几个月没有出来出工干活了,村子里面早就议论纷纷了。

    只不过大伙都有分寸,只是私下里面说几句,从来没有当着主人公的面去说。

    可是这一回,周桂园就是故意的!故意瞅着谢兰香就在旁边,然后拉着范春香两人叽叽喳喳的说了个没完。

    反正这种事情她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就谢兰香那个闷葫芦的性格,就算是你当着她的面说的再难听,她也只是闷着头干活,一声都不敢吭的人!

    “我跟你说,大年初二,军子就把兰香的手给打折了!”

    明明是该惊讶同情的话,却愣是让周桂园的语气里面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一开始,范春香还多少有点顾忌。可是八卦这东西,一旦开了闸,那就一发不可收拾。说到最后,两人都乐不可支的凑在那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谢兰香拔着草的动作,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就在谢兰香忍不住要发作的时候,李红星先不干了。

    这娃这会红着眼睛,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对着扯得正欢的两个人就吼了起来,“你们胡说!我爸才没有打我妈,他对我们可好着呢!”

    “就是就是,我爸爸可好了,你就是个坏人!”

    妞妞这会也站了起来,不高兴的看着那两个人。

    如果是以往的谢兰香这会肯定会把两孩子拉下去,可这一回,她也慢慢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冷冷的看着那两人。

    范春香一对上谢兰香的眼神,立马就讪讪的把目光给躲闪了开。然后悄悄的远离了周桂园一点,低着头假装自己努力干活的样子。

    只有周桂园被两孩子给顶了回去,立马就不高兴了,站了起来插着腰指着俩娃说,“你们有没有家教啊!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啊!”

    然而她才刚说完这一句,头顶上立马被洒下一大片的东西。然后落到了她的头发上,衣服上,就连领子里面也漏了不少的进去。

    她一摸,摸出了一把黄土。

    “啊!”

    然后立马尖叫了一句,怒视着始作俑者李红利,胸口因为生气正一起一伏的。咬着牙骂了一句,“你个小兔崽子,看我不收拾收拾你!”

    然后直接冲了过来,就想要揍李红利。

    可是她想要揍人,李红利也不是个傻的,会老实的站在那里让她揍,见周桂园冲过来了,这孩子转身撒腿就跑。

    而一旁的谢兰香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子挨揍,立马就挡在了前面去。

    结果她一挡,周桂园倒是停了下来。李红利一看,好机会啊!冲弟弟李红星使了个眼神,李红星立马就心领神会了。

    悄悄的抓了一把土,对着周桂园背后又扔了过去。一边扔,一边嘴里还喊着,“我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这几个孩子今天反应这么大,纯粹是被周桂园嘴里的话勾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别看孩子小,其实已经记得很多东西了。

    最深刻的印象其实就是周桂园今天讨论的那个,李志军动不动揍孩子,揍老婆的坏毛病。

    好不容易李志军这会变好了,几个孩子才刚过上好日子,自然不希望以前那样的爸爸再回来。所以周桂园拿这个来说事,可算是招惹了这三娃了。

    然而李红星这一扔,却彻底的惹毛了周桂园。

    周桂园放弃了去追李红利,转身就想抓离她更近的李红星。当妈的谢兰香怎么可能让她去抓自己孩子,立马就在身后狠狠的拽住了周桂园。

    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力气,居然把比她高一个个头的周桂园给拽到了地上。

    周桂园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反抗。而谢兰香也窝着火,新仇旧恨一起算,干脆趁着周桂园倒在地上的时候,直接坐到了人身上去!

    然后,两个人就扭打到了一起。

    这一幕,把大伙都看呆了。周桂园还好,反正嘴碎又泼的在村里面都出名了。可是谢兰香不一样啊,那可是说话声音连大点过都没有的人!

    双胞胎怕妈妈吃亏,立刻也帮了上去,两孩子别的不行,配合度特别的默契。立马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抱住了正不停的折腾着的周桂圆的双腿。

    孩子力气比不上大人,于是这两孩子把腿先抱着分开后,直接拿屁股给坐了上去。然后时不时的在周桂园的大腿内侧掐一把,偷袭一下。

    这会妞妞也抓了好几把土,对着周桂园的脸就扔了上去。周桂园一个不防,嘴里面就吃进去了不少土。还没来得及吐出去,那边谢兰香又打了过来。

    这架打起来,看得周围人是目瞪口呆了。

    一旁的范春香见势不好,赶紧跑到土矿边,对着下面扯着嗓子喊,“满粮,快上来,你媳妇被人打了。”

    农村人的嗓门大,这一喊,下面的李满粮立马就听到了。赶紧扔了手里的锄头,拔腿就往上面跑。

    别看妞妞小,心眼可不少。一看范春香喊救兵了,她也跑到矿边上,对着下面哭喊,“爸爸,爸爸,快来帮我,有人打妈妈和哥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集资钱,不是我编的,是事实有的。

    那个年代,农村里面要是有人有事出不了工,是可以给对上补交这个钱的。钱七几年的时候,半个共就是三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