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谢兰香是真的相信了李志军说的话, 立马就要去热酒。还说李志军辛苦了一晚上, 吃点东西喝点热酒然后再去床上休息下。

    李志军赶紧把人给拉了回来。

    即便他现在真的饿的厉害了,也装出一副打着哈欠困得不行的样子来, “别弄了,等我明天再喝吧,我现在好困好困的!”

    说完, 怕谢兰香硬让他喝了酒再睡,逃跑一样的跑回了里屋。

    然而即便是躺在了床上了,李志军还是头疼的厉害。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的啊!看来, 得让谢兰香认为那酒对自己没有用才行。

    翻来覆去的折腾了许久,才抵不过困意来袭,渐渐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 屋里屋外都没有人,连三孩子都不见了。李志军喊了好几声, 都没有出来应一下他。

    正打算去暖屋里再看看,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做贼一般的在屋里翻来覆去的找起东西来。

    灶房里面没有, 堂屋也没有, 那么那壶酒,谢兰香到底给放哪里去了呢?

    突然想到以前谢兰香最喜欢藏东西的地方。

    最后眼睛一亮, 直奔了里屋,在柜子里面好一阵翻找,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小壶。

    原来谢兰香之前怕李志军知道酒的存在而生气, 一直就没敢拿出来。拿回家之后,就给藏到了自己的衣服里面。

    李志军拎着酒壶,心口一喜。拿起酒壶就想要开后门,把酒给倒了。但是倒的时候,手又停了一下。

    万一自己把酒给倒了,就算是灌上水,可这就没有了酒味了啊!这不还是有着被发现的可能性吗?

    不行,不行。

    李志军收回了开门的手,然后把酒放到了怀里,前后看了下,发现没人,才快速的朝李志刚那边跑去。

    跑的比较急,一进屋就拉着谢桂花的手问,“妈,你这有酒吗?”

    谢桂花还当李志军忽然一下子就馋上了酒了,嘴里念叨了几句,“尽会找你妈要好东西。”但还是去给李志军打酒去了。

    别说,她这还真有。

    李春喜和李志刚都爱喝酒,虽然平时谢桂花心疼钱,舍不得给他们喝。但是这大过年的,家里还是打了一点回来。

    然后拿着小壶,装了一小壶给到李志军,“给,就这么多了啊!”

    李志军一看到酒壶,心里立马就一喜。这年代可真好,家家户户买的酒壶都长一个模样的!

    谢桂花把酒一递给李志军,就跟他说,“赶紧拿了回去!省得一会你爸和你哥看到了,又得舍不得了。”

    别的东西还好说,这两父子爱酒的很。要不是家里穷,两人又有分寸,只怕就得多两酒鬼了。

    原来还想着李志军幸好不像那两人,没染上喝酒的坏毛病。结果三人不愧是父子兄弟的,到底还是都爱上了这酒。

    李志军一个劲的点头,笑着把酒壶接了过去,“谢谢妈,你真是太好了!”

    他这一夸,倒是让谢桂花开心了不少。

    然后李志军赶紧将酒壶藏进衣服里面。而且为了怕搞混两壶酒,从谢桂花这里拿的,他给放在了右边。

    担心一会谢兰香回来会发现酒不见了,李志军抱着酒壶急冲冲的就往家里跑,结果一个没注意,在路上和正要回家的李志刚给撞在了一起。

    抱在衣服里面的酒壶,也不小心洒了点酒出来。

    李志刚吸了吸鼻子,立马就闻出来了这是酒味,顿时眼睛都亮了。“军子啊,你是不是藏了酒在身上?”

    李志军赶紧摇头,使劲的摇头!

    然而这回李志刚那平时不大灵光的脑袋,一下子就开窍了。他猛的冲了过来,趁李志军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直接拉开了衣服。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李志军藏在衣服里面的两壶酒!

    搓着双手一脸讨好的看着李志军,“那个军子啊,你不是不喝酒的吗?要不,你把这酒给哥哥吧!”

    如果是平时,李志军肯定舍得给。可是这会真不行!但是李志刚眼巴巴的看着他,还挡在他前头,大有一副你不给我,我就不让路的架势来。

    然后见李志军这样,李志刚立马就喊了出来,“好你个军子,你这吃独食吃的也太厉害了!这都有两壶,还舍不得给点给哥哥我!”

    李志军还真不能给他!

    哪里想得到,李志刚为了一壶酒,居然做起了强盗的勾当。趁着李志军没注意,直接把左边的那壶酒给抢了去。

    李志军急得都喊出口了,“那酒不能喝!”

    然而李志刚估计是怕李志军回过头来抢,这会跑的比兔子还要快,一会就跑了老远了。

    李志军也没法子了,只能抱紧了怀里的另一壶酒,赶紧往自个屋里跑去。

    一边跑一边还在想,反正喝不死人的,还能让他们夫妻稍微和谐一下下。死道友不死贫道,他这会自身都难保了,还是顾着点自己吧!

    幸好他回去的时候,谢兰香和孩子们都还没有回来。他手忙脚乱的把酒拿进去藏好后,这才松了老大的一口气。

    果然,谢兰香特别关心他这个,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谢兰香就跑回里屋去了。

    李志军坐在堂屋里头,一看谢兰香进去了,立马就伸长了脖子偷偷看。等谢兰香从里屋出来时,又赶紧扭过头去。

    没一会儿,酒就给热好了。在谢兰香期待的眼神底下,李志军喝完了一小杯。

    喝了还没一会,谢兰香就紧张的问了,“军子,你咋样?有感觉了没?”

    然后在她期待的眼神下,李志军摇了摇头。

    见谢兰香有点失望,李志军强忍着笑安慰她,“没事,估计这效果得一会才看得出来。咱上回不也是到家后,半夜才有效的吗?”

    “对,对,对!”

    谢兰香一听,顿时狂点头。完了意识到还是李志军来安慰自己了,赶忙又补救,“军子啊,咱别急,千万别着急啊!”

    说是这么说,可是隔一会又偷瞄李志军一下,偏偏做的还不隐晦,每回都被李志军给发现了。

    每每李志军一看回去,她就跟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赶紧把脸给扭开。装作一副,我一点都没有偷看你的模样来。

    李志军笑得肠子都快打结了,面上还得表现出一副略带失落的表情来。

    很快,就到了睡觉的时候。

    这边的床坏了,一家五口就又挤到了一个被窝里面。好在是大冬天的,挤是挤了一点,但大伙凑一起还挺暖和的。

    李志军以为自己白天睡的多了,晚上估计很难睡着。可实际上,他一挨上枕头,立马就困意来袭。

    迷迷糊糊之间,谢兰香拿手推了一下李志军肩膀,小声的问了句,“军子,你有感觉了吗?”

    这一问,倒是把李志军给惊醒了过来。

    糟糕,他居然就这么给睡了过去,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

    谢兰香问完了之后,就在黑暗中紧紧的盯着李志军,紧张的等待着他宣布答案。

    然后她等了很久,菜听到李志军无比失落的说,“我估计,它是真出问题了。”

    “啊?”

    顿时,犹如寒冬腊月里的一盆冷水,将谢兰香给淋了个透心凉!

    李志军刚说完,正秉着呼吸,等待着谢兰香的回答。然而回答没等到,大腿上就多了一双手,而且这双手还在摸索着。

    吓得李志军后背一个劲的冒冷汗了。

    谢兰香感受到了那里的平静后,才慢慢的把手收了回去。

    她这会很难过,可难过的同时是越发的心疼李志军。

    谢兰香怕李志军想不开,赶忙安慰,“军子啊,别急,咱再试试!估计,估计是你今晚喝少了!”

    然后等了许久,才等来李志军低落的声音。

    “嗯。”

    这一晚上,就算是心惊胆战的度过了。

    第二天,李志军起了个大早,背着几根木头就去找了打家具的师傅。

    家里的床坏了一张,还是早点打好的好。到底是这段时间两个人睡一张床宽敞舒服的多,突然一下又五人给挤到一起了,确实挤得慌,翻身都不好翻了。

    送完木头回来的路上,撞到了几个村民。

    李志军本想打个招呼就回去的。可谁知道,人家一看到他,眼神就变得特别的奇怪和熟悉。

    弄得李志军一面走,一面还在那里想,自己最近好像没干嘛吧?

    快都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这眼神可不就是自己刚来的时候,大伙看他的那样么!然而自打他把房子修好了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神了!

    谢兰香显然对这事上了心,后面几乎是变成一天三餐,每餐都盯着李志军喝。好在还知道这酒里有东西,没敢一次让李志军喝太多。

    然而每次都失望而归。

    酒壶不大,喝了几天就没了。

    谢兰香一咬牙,跟李志军说,“军子啊,我明天打算回娘家一趟!”

    这话一出来,李志军给吓到了。

    赶紧拦住,“别!”

    这反应有点大,谢兰香立马疑惑的看向了李志军。

    李志军一下子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干脆装出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来,“反正你别去你娘家了,我这玩意不好就不好了吧!”

    说完担心谢兰香还想去,又说了很多。反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都已经这样了,既然这酒没效果,还是别去找丈母娘讨了。否则他一个做为男人的脸往哪里搁啊!

    担心谢兰香还是想去,又叮嘱了好几句。

    虽然这样做,有点不大地道。毕竟他已经成了人家丈夫了,但是总得多给他点时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