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这一晚, 三个人确实是惊吓到了。六叔还好, 到底是经历过很多次了,回去之后还乐呵呵的对着六婶夸了好几句李志军。

    然而李志军和李志刚兄弟两个, 却是头一回干这个,即便是都回了自个屋了,都还有几分心有余悸的感觉。

    尤其是李志刚, 一进里屋就拉着严秀秀的手,又紧张又害怕的噼里啪啦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还拍着胸口一脸后怕的样子。

    那怂样,看得严秀秀又好气又好笑的。不过还是担心丈夫占了上风, 难得的柔声问了句,“你还好吧?饿不饿?饿的我话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这么一问,李志刚立马觉得自己又饿又冷的。干脆站了起来说, “好,我跟你一起去, 好烤烤火。”

    做饭时,火苗烧的挺旺盛的。

    李志刚一面烤着火,一面对严秀秀说, “哎, 你是没看到军子拿木头对着那几个民兵冲过去的时候,那简直了, 太让人大快人心了!我当时是太害怕了,还没啥其他的感觉。可是这会啊,一想想当时的场景, 我心里就感觉出了口恶气一样的痛快着!”

    严秀秀也讨厌极了这些土匪一样的民兵。

    每次去城里卖点啥东西,都跟做贼一样的躲着这群人。要不是她机灵,保不定手里的东西早被抢了去了。

    不过李志军这么厉害,倒衬得她家男人越发的怂了。这会她心里别扭极了,对着李志刚就来了句,“你说你跟军子是亲兄弟吗?我看着咋一点也不像呢?要说这长相吧,军子长的比你好看。论脑袋瓜子,军子比你聪明!论嘴巧,那更不用说了,看咱妈疼军子那样就啥都知道了。你再看看你,这会子连力气也比不上军子喽!”

    说完,还嫌弃的打量了李志刚一眼,“再看看现在,军子也变得勤快了起来。瞅瞅人家,这才多久的功夫,新房子都起了。这还是砖瓦房!”

    虽然严秀秀说的都是大实话,李志刚也是个老实人。可任谁被自家媳妇这样拿来和人对比,心里肯定都不好受。

    于是李志刚立马就反驳了起来,“起新房子咋地啦,咱家也有钱,也起的来啊!你要是眼馋大砖瓦房,我明天就去找砖厂买砖,咱们立马盖新房子!”

    结果刚一说完,脑袋上面就被严秀秀用松树枝给打了一下。李志刚捂着自己被打过的脑袋,虽然一点也不疼,但这会他是真的难受了,“怎么又打我!你不是眼馋军子的房子吗?我说盖,都如你的意了,你还揍我干啥啊!”

    严秀秀被气了个呛,拿着松树枝的手一个劲指着李志刚颤抖着,“你个蠢货!咱家好端端的干啥花那么多钱,就为了在乡下盖座房子啊!我是为了这个说你吗?”

    完了看李志刚还是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她也懒得去解释了,索性就说开了,“这钱我是不会在乡下盖房子的。我要住新屋子,我就住城里去!”

    她一说,李志刚立马就瞪大了眼睛,“住城里?咱一家子都在李家村,住城里咱吃啥喝啥啊?而且城里的房子那么贵,咱买得起吗?”

    哪里知道严秀秀直接给了他一白眼,“现在肯定买不起,但以后一定有买得起的机会。再说了,谁说住城里就没吃没喝的了?城里赚钱出人头地的机会才大呢!看看你大妹,就是嫁了城里去,才有如今的好日子。我要是住城里去了,我就找你大妹,让她帮帮忙,给我也整百货大楼去,不就是卖东西嘛,这个我可不差劲!”

    “至于你,不还有你妹夫么?你别的本事没有,老实勤快还是有的,让妹夫给你找个工作也不难吧?”

    别说,严秀秀这么一说,李志刚听着倒有几分道理了。

    不说严秀秀这边,另一边的李志军还没走进家门呢,他就开始别扭起来了。

    走进家门,门是开着的,但是谢兰香却不在。李志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回里屋睡觉时,听到后头一声叫唤,他赶紧就跑了过去。

    正好看着谢兰香摔倒在了地上,旁边打翻了一个水桶。洒出来的水把她衣服都给打湿了。她正费力的用左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

    李志军看到了,赶紧跑了过去,将人给扶了起来,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谢兰香连忙摇头,“我没事,你回来了啊!”

    知道人没事,李志军这才放了下心来。然而这会扶着谢兰香,又有点尴尬了起来,连忙就把扶着的手给收了回去。

    谢兰香注意到了李志军的动作后,心里又难受了起来。然而更多的,还有委屈。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她更弄不明白李志军反应为什么这么大。明明,他们是夫妻的啊!孩子都有三了啊!

    这头李志军放开谢兰香之后,捡起了地上的水桶,“你现在手受伤了,这打水的活还是等我回来再干吧!”

    说完,拿起水桶就要出去提水。然后,被谢兰香给叫住了。

    “军子!”

    谢兰香盯着李志军的背,这会已经哭了起来了,“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喝那酒的!你骂我几句吧,你这样子,让我很难受。”

    “你,你说什么?”

    李志军听到这里,立马就转过神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兰香。他心里涌起了一个念头,难道,那酒有问题?

    然后听到谢兰香说,“那酒是我姥爷在的时候酿的,里头搁了好多药材,还放了一根早些年弄到的虎鞭。”

    “我也没想咋样啊!我就是担心你,咱们都大半年没那啥了,我以为,以为你那里出问题了才这样的!”

    说完之后,委屈的蹲了下来,哭的更伤心更委屈了。

    实在是李志军这反应,着实是伤了她的心。她的丈夫,明明没有问题,可是却大半年不碰她,碰了之后吧,又是这样一幅模样给到她。

    李志军麻木着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拎着水桶去了井边打水。水很快就摇满了一桶,他拎着水桶慢慢的走着,看起来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

    直到拎着的水不小心洒到了他的腿上,感受到了裤子的濡湿之后,李志军才回过神来。

    其实他反应这么大,一方面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忽然就那啥了。更多的一方面,是他以为这一切是自己主动开始的。

    昨晚的情景他还是恍惚记得一些的。

    当时虽然喝了酒,但要是自己没动这个念头,也不会浑身燥热成那个样子。所以他与其说是不敢面对谢兰香,倒不如说是不敢面对这样的自己。

    他才穿来多久啊!即便是当男人一样的生活了大半年,可也不能这么快就对人家动了邪念啊!

    然而就在刚刚,谢兰香说,是因为酒里面加了东西他才会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李志军反而心里好受了很多。

    顿时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不少,压在胸口的那块大石头突然就不见了一样的。然后轻快的拎着水去了灶屋,一眼就看到了仍旧蹲在地上抽泣的谢兰香。

    虽然李志军面对谢兰香还是有点别扭,但这别扭跟之前的又不一样了。看着谢兰香,他在心里还是多了几分同情和内疚。

    不管自己是不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占据了人家丈夫的身体却是事实。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也是事实。

    谢兰香会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但理解归理解,让他立马接受谢兰香还是有点难度。但面对现在的谢兰香,他又忍不住心软了起来。

    将水桶放到了一边,然后走了过去,扶起了蹲在地上的谢兰香,试着安慰起来,“我,我没有怪你,我只是……”

    只是什么,李志军后面说不下去了。总不可能真的告诉谢兰香,嗯,你丈夫的身体被我占据了,而我原来是个女的,所以我才反应这么大的!

    估计他这会要是说了,谢兰香不相信还好,要是相信了,倒霉的估计是自己了。

    他这边还没想好借口该怎么和谢兰香说,而谢兰香已经抬着头眼眶红红的,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于是,李志军一狠心,“嗯,你担心的没错,我前段时间确实出了问题了!”

    “啊!”

    谢兰香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

    “可,可你昨晚……”

    李志军这会只能硬着头皮编下去,“昨晚,昨晚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就好了!我,我是担心以后这玩意,要是又不好了可咋办啊!”

    说完,暗地里吐了口气出来,额头都冒汗了。要不是谢兰香这会就在面前,李志军立马就得拿袖子去擦汗。

    然而事实告诉我们,谎是不能随便撒的。你撒了一个谎,就得用千千万万个谎来遮掩它。

    听到李志军亲口承认是出了问题,谢兰香心都揪了起来。又听李志军说,昨晚突然就好了。她立马就想到了是那酒有效果了。

    于是赶忙安慰起了李志军,“军子,你别担心!你看你昨晚喝了那酒立马就有效果了,那咱就继续喝!我妈在我回来的时候,还让我带了一小壶回来呢!晚上你就喝一杯,喝完了也不怕,我去我妈那里把酒全要过来。咱慢慢来,一定可以治好它的!”

    这会的李志军,总算是体验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啥滋味了。

    他安慰好了谢兰香,却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抽两耳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