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改错别字)

    谢兰香买了盒雪花膏, 却有了一种做贼一样的感觉。

    买的时候, 心跳如鼓。用的时候,小心翼翼。

    她特意瞅着李志军不在屋里时, 赶紧抠了点下来,往自己脸上抹。雪花膏很细腻,闻起来还有一股子清香味。谢兰香一想到买的那个价格, 就没舍得弄多了。

    抹完之后,她自己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一边照着镜子。愣是生出了一种心理作用,感觉自己脸一下子就白了不少, 也润了不少。

    李志军去了暖房割菜。他答应了严秀秀,要给她些蔬菜让她拿去卖。所以这会,他正准备把成熟的蔬菜再割一点出来。

    其实他不是看不出严秀秀的小心思, 也不是不知道他这个大嫂有多精明。只不过比起这么一点子利润,他想到的是更长远的事情。

    他觉得自己这个大嫂是个人才, 销售的人才!可是自己显然比起她来,到底是逊色了不少。但是这个没关系啊,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比如自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 出生在未来那么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 这些都是他的资本!

    就好像现在一样,他今年用暖房种出了蔬菜, 掌握了这一门技术。等到几年后,国家政/策改了,他可以把规模扩大。到时候, 严秀秀可能是一个帮他的好手。

    他背着一背篓的菜从暖房里面出来后,就打算找谢兰香,然后把这事情跟谢兰香也说一声。

    结果一进屋,也不知道谢兰香在捣鼓什么。他一推开门,就跟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起来了。

    还把双手放到身后去。却不知道,她越是这样,别人越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她身后藏了些东西。

    这会子,李志军都被勾起了好奇心来。

    然而他一凑近,立马就闻到了一股清香味。没有多浓,但是香香的,甜甜的,特别的好闻。

    他赶紧吸了吸鼻子,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没闻错。而且这股味道,还是谢兰香身上散发出来的。

    李志军吸鼻子的时候,一个没注意,脸距离谢兰香是越凑越近。谢兰香脸刷的一下子,变得更红了。还散发着一股子燥热,心脏都一个劲“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都是老夫老妻的了,孩子都有三了,可是这会比当初结婚时,两人第一次亲密接触,还让她手足无措些。

    然而李志军确认了香味的来源后,很快就把头移开了。两人分开的那一瞬间,谢兰香松了一口气,又有一点失落。

    李志军这会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啊,估计是谢兰香买了什么东西给抹脸上了。恰好被自己给碰上了,有点不大自然了吧。

    他曾经也是个女人,也有过爱美的时候,更是无比理解谢兰香这会的举动。然而命运活生生的,硬是把他这么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变成了一个农家的糙汉子!

    如果不是谢兰香这一举动,他已经有一段时间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个女人了。一想到这,他又有点心酸了起来。

    然后聋拉着个脑袋,出了里屋。

    算了,他还是出去干活吧!正好刚割下来的新鲜蔬菜,他还得给严秀秀送过去呢!省得待在这里多想,这越想啊,就越难受。

    好在严秀秀一看到蔬菜,立马就喜笑颜开了起来。而且还一个劲的夸他能干。不得不说,严秀秀这人吧,要是真想夸你的时候,那好话能让你整个人听着从头到脚都舒坦极了。

    反正这本事,李志军是学不来的。

    而且她是夸完了你之后,立马能一本正经的和你谈正事的那一种。

    只见严秀秀依旧笑着一张脸,然后跟李志军说,“军子啊,那这蔬菜卖了之后的钱,咱们是怎么一个分法啊?”

    其实严秀秀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做法。不还有一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亲兄弟,明算账么!

    李志军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个年代的蔬菜其实并不值钱,如果是旺季的时候的话,大概一斤菜平均下来,也就两三分钱一斤。像他之前拿到县城去,李志秀给找的那个人,很显然就是一个长期干倒卖活的那种。愿意多给李志军加价了两分一斤,对于其他人来说,恐怕已经觉得很好了。

    然而李志军知道,只要自己找对了销售渠道,自己这个蔬菜肯定是能卖出好价格的。可是就是这个渠道,又把他给难住了。

    他如今除了对李家村熟悉一点,换了其他地方,那可真的就是两眼一抹黑啊!

    而且这个年代,还严抓倒卖东西的行当。他有点担心,自己东西还没卖出去的时候,人就先出事了。

    不过这会严秀秀这么一问,倒是真的把他给问住了。

    然后李志军在那里思考了许久,过了一会才认真的和严秀秀说,“大嫂,这蔬菜卖不卖得出去,能卖多少,我都不在乎。可我在乎这个价格,就是不能低卖了它。嗯,这样吧,我给的价格是一毛一斤,你能卖出去多少,卖高多少我都不管。多了的算你的,卖不出去你把菜拿回来就是了。你看这样行吗?”

    他才刚一说完,那边严秀秀就飞快的在心里盘算了起来。别看李志军开的价格高,可实际上对她一点损失都没有。人都说了,卖高了,多出来的钱就是自己的。要是卖不出去,把菜还回去就是了。这样一想,立马就同意了。

    最主要的是,怎么卖,去哪里卖。严秀秀来找李志军之前,早就已经想好了。

    大雪在这一天的夜晚,忽然一下子就覆盖了整个李家村。李志军醒来一看,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谢兰香拿了一升豆子出来,然后倒在了簸箕上面,正靠在桌子旁认真的挑选着豆子。

    这个是要拿来做豆腐用的。豆子选完了之后先拿去磨坊去磨碎,再拿回家浸泡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就可以点豆腐了。

    而李志军则拿着把柴刀,正在那里修剪一根手臂粗的树干。此刻三孩子,全围在了李志军的身边。聚精会神的盯着李志军的动作。

    这是因为,李志军答应了他们,要给他们每人做一副高跷。

    这个年代孩子都没啥可玩的玩具,高跷这个东西,几乎家家户户的孩子都会玩,也都爱玩。

    李志军力气大,第一副很快就做好了。李红星是第一个扑上去的,立马就抢到了手里。一旁的妞妞急的很,于是眼巴巴的看着李红利。然后李红利这个做大哥的就站出来说话了。

    虽然李红星有点舍不得,但还是懂事的把手里的高跷递到了妹妹手上。

    可惜的是,妞妞个子太矮,力气又小。就算是有李红利一边教一边扶着,她还是没能成功的踩着高跷走起来。

    很快第二副也做好了,这会李红星总算是得偿所愿了。高跷一拿到手,立马就成功的踩着高跷在堂屋里“哒哒哒”的走来走去了。

    那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了。

    妞妞看着二哥踩的那么好,更是急的不行,一个劲的催李红利接着扶她。

    隔着一堵墙的谢兰香一边挑着豆子,一边听着堂屋里的动静。听到妞妞因为着急而发出来的一声声催促声时,谢兰香就隔着屋子喊,“红星,你让着点你妹妹!”

    然后是李志军笑呵呵的回答,“没事,没事!”

    这个时候,虽然此刻外面飘着雪花,但屋里却是一片温馨。

    严秀秀踩着雪花,兴冲冲的赶去了李志军的家,对着紧闭的堂屋大门喊,“军子,你在家吗?”

    听到是严秀秀的声音,李志军赶紧应了一句,“在呢,大嫂。”

    然后不用李志军起身,这边李红利早就懂事的去开堂屋大门了。

    门一开,就看到了严秀秀一张被风吹的泛起了红晕的脸。但是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身上飘了不少的雪花,身后还背着一个空背篓。

    知道是严秀秀来了,谢兰香赶紧出来,让她到里面坐坐,然后顺便烤烤火。

    火是每次做饭剩下来的火炭堆起来的。谢兰香每次做完饭,都会用水把这些碳给弄熄灭,然后找个废弃的篓子储存起来,到了冬天的时候,只要还有点余火,把这些碳一堆上去,很快就燃了起来。既保暖,又没有烟味。

    严秀秀这边对着谢兰香连连罢手,表示自己不坐了,她这会来是有正经事要办的。

    只见严秀秀从兜里拿出一个手绢,把里面的钱数了数,然后笑着给到李志军,“军子啊,你数数,看这钱对不对数!”

    李志军一看到钱,立马就明白了。严秀秀这是把菜给都卖出去了。他接过钱,心里倒是越发的好奇,严秀秀这菜到底是怎么卖的!

    然而严秀秀显然并不是来和他说这个的,等到李志军一接过钱,立马就迫不及待的问,“军子啊,你这菜还有吗?”

    看样子,这菜不光是卖了,只怕卖的价格还不低。否则严秀秀不会这么急着把钱送过来了。

    但是李志军这会还真有点为难。

    他种的不多,又才摘完没多久。这会就算是去摘,也就是摘个一两顿出来自己吃吃而已。所以他这么跟严秀秀说的时候,严秀秀立马就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失望。

    完了走的时候,还一再的叮嘱李志军,让菜好了立马摘了,她还接着出去卖!

    然而就算是严秀秀不愿意说是怎么卖的。但是别忘了,她有一个在自己家人面前老实到了一定地步的老公,李志刚。

    大年夜的晚上,一家人凑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晓得怎么就说起了这个事情上面来。

    李志刚笑得乐呵呵的,然后拍着李志军的肩膀说,“军子啊,来年冬天多种点,咱还接着卖!你是不知道啊,你嫂子拿到那种单位家属楼去的时候,人家眼睛都直了!你嫂子说一毛五一斤,人家都不带犹豫的立马掏钱了!”

    然而李志刚在这边说的特别带劲的时候,严秀秀脸上本来还带着的笑容,立马就僵硬了起来。

    可是李志刚这会正兴奋呢!他觉得自己有了个好弟弟,先是打野猪救了自己,然后卖猪还分了这么多钱给他。到后面,自己种的蔬菜还给他卖!

    于是又接着说,“你嫂子一看,这情况不对啊!咱卖亏了啊!带着我换地方的时候,立马就改价格了!这回不是一毛五,而是两毛了!哈哈哈……”

    她现在都不敢看军子了,也不晓得军子知道自己实际卖出去的价格后,来年还愿不愿意把青菜给自己卖了。

    严秀秀:好想掐死这个蠢货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