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然后只听见严秀秀搓着双手, 两眼放光的看着背篓里面的蔬菜说, “这么稀罕的蔬菜,给咱们就这么吃了, 那多浪费啊!大嫂给你卖,你分大嫂钱怎么样?”

    回到自己屋,李志军还有点不敢置信。

    严秀秀居然看上了自己种的青菜, 想要去卖菜!哪怕是后面李志军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跟严秀秀说了一遍,还好意提醒了她,严秀秀却显得一点也不在乎。

    到最后,严秀秀还说, 那是自己去错了地方。这么稀罕的蔬菜,不是这么卖的。

    至于怎么卖,严秀秀没说, 李志军也不好意思问到底。反正严秀秀要卖蔬菜的事情,就这么的给定下来了。

    当然因为是自家亲戚, 李志军担心严秀秀压力太大,最后还是说了,让严秀秀先拿出去卖, 卖不出去再拿回来自家吃就是了。

    严秀秀一口一个好的应了下来, 还让他别担心。

    到屋的时候,谢兰香正在收拾给娘家送去的东西。李志军看她拎着一大堆, 就问了句,“这么多,要我陪你去吗?”

    谢兰香收拾东西的手一顿, 她还真有点心动了。不过一想到家里的三孩子,要是李志军跟着一起的话,孩子肯定是要带上的。这样一来,感觉有点麻烦。

    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吧。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你在家里带着孩子吧。”

    将收拾好的东西一一放到背篓里面,然后才背到背上,跟李志军再多叮嘱了几句,“我下午会早点回来,你等会吃完饭记得去咱家的自留地里多拔点萝卜,晚点等我回来煮年关萝卜。”

    这里的习俗,每年过年前杀完猪后,把煮完猪肉剩下来的肉汤,会拿来炖一大铁锅的萝卜。这种萝卜,被当地人叫年关萝卜。

    李志军见过煮肉的大铁锅,那锅子是真的大。以前是拿来烧洗澡水用的,现在被严秀秀拿来煮萝卜了。

    别说什么烧洗澡水的不能煮吃的,这年代的铁锅不好买,家里就在这么两口大铁锅,一个拿去煮猪食了,还有一个是可以给人用的,那已经是好的了。这还是因为有个在百货大楼上班的大姐,不然的话,就得跟大部分的人家一样,人用的和煮猪食的,那都是混搭在一起用的。

    谢兰香背着一背篓的东西,还没进娘家的院子,隔着老远就听到周长英和杨美丽的争吵声。

    事情很简单,头一天周长英给了谢军和钱和票,让他去县城买点过年用的东西回来。不知怎么的杨美丽非闹着要一起去,还把女儿谢红也一起带走了。结果到最后,人夫妻俩当天直接就没回家,到今天吃完早饭才回来。让买的东西看不到,钱也没了,问了半天谢军和才吞吞吐吐的说了,那钱给买了东西送杨美丽娘家了。

    于是周长英扯着个嗓子开骂。

    杨美丽顿时不干了,她仗着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打定主意周长英不敢跟她动手,“妈,我跟军和的工分你一直拽在手里不给我,那我过年给娘家的年礼用家里的钱哪不对了?”

    这位对周长英把着工分不放,心里不满已经很久了。只不过像他们谢家这样的只有一个儿子的,基本上是不会分家的。婆婆握着财政大权在村子里也不少,大家都是这样过的。她也只好憋了回去。

    不过自从又开始怀孕了之后,杨美丽变得格外的馋嘴,老想吃好的,再加上她肚子尖尖的,见过的人都说她怀的是个男娃,一下子底气也足了。可钱都握在周长英手里,每次让谢军和去说一次,就马上能听到周长英指桑骂槐的话。这股气她杨美丽已经憋了很久了。

    更过分的是,都快到年底了,村子里面不少嫁出去的闺女都拎着多多少少的东西给娘家送年礼了。可她呢?周长英连提都没有提一句。所以当听到周长英让谢军和去县城买东西的时候,她就打定了主意。自家男人她还是知道,没了周长英,她杨美丽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错,这次的事情她杨美丽就是故意的。她才不怕跟周长英吵架呢!要她看来,吵起来才好,这样她才好趁机要回她和谢军和的工分。凭什么她跟谢军和累死累活的,钱全被周长英拿去啊?照她看来,这个家就该她来当,想她周长英和谢爱国两个人老了还不是得靠她和谢军和来养?

    周长英这次也确实是故意的。打从这个媳妇娶回来就没过一天安宁的日子,这一次怀孕后更甚,不是闹着要这个就是闹着要那个,每隔几天就折腾一次。所以往年这个时候她都帮杨美丽准备好了回娘家的年礼,这一次她特意什么都不做,就是想敲打敲打她杨美丽。

    谁知道,人胆子大着呢!去趟县城就敢将她准备用来买年货的钱拿去买了东西回娘家,那得有差不多二十块钱了!越想越心疼,越想越恼火。于是杨美丽一回家两人就吵起来了。

    两个人一个有心吵架,一个心里窝着火,自然是越吵越凶。每每周长英说一句,杨美丽一定回一句。而老谢家的两个男人,该干嘛继续干嘛,没办法,习惯了。再说了,这半年来,每隔几天吵一次,过后还不是一样过日子。将就着过呗!

    两人的争吵直到谢兰香进门的那一刻才停止。

    周长英是看到闺女回来了,而感到欢喜。至于杨美丽,估量了一下现在的局面,想了想,觉得这会谢兰香回来,要是自己还吵的话,只怕得以一对二,胜算不大了。

    不过她虽然不吵了,但也没进屋,一直伸着脖子看着谢兰香从背篓里面掏东西出来。

    看着看着,眼睛都直了。

    好家伙,一个大猪蹄,好几片大排骨,一袋子泥鳅,居然里面还有一些青菜。

    别看她虽然也顾着娘家,但是这一回去县城,其实并没有给娘家拿多少东西回去。打着给娘家送年礼的名号,实际上钱大部分进了她自己的口袋里。

    周长英笑着将谢兰香带过来的背篓给拎到了屋里去。出来后,周长英一脸的满足。讲到底,还是闺女孝顺啊!

    完了坐下来之后,周长英拉着谢兰香的说,开始诉苦了。“你是没见到你嫂子做的事情哦,这个吃里扒外的,跟军和去趟县城就能把东西往娘家扒去,你哥这个没用的,由着嫂子做这事都不带拦一下的。”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

    她是真委屈,她辛辛苦苦的为着一家子,拽着那钱是干啥的?将来还不是留给谢军和的。结果作为儿子的谢军和,就这么看着她跟杨美丽两个人吵架吭都不吭一声。这才是最令她寒心的。

    其实进门的时候通过两人的争吵,谢兰香已经大概了解了情况。虽然这件事情里面,周长英一开始是做错了。可杨美丽也不能说都不说一声,拿着买年货的钱买了东西直接去娘家啊!再看杨美丽后面的举动,要说她不是故意的都不可能。

    不过不管谁对谁错,她肯定得站在周长英这边,没办法,谁叫周长英是自己老娘呢?作为闺女肯定是帮自己母亲的。但另一个是嫂子,作为嫁出去的小姑子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杨美丽估计也知道这个时候跟周长英吵架是闹不到什么好的了。这位在周长英控诉她做下的“恶行”时,只冷哼了一声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好在周长英看杨美丽老实了,也见好就收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她得去给谢兰香做饭去了。

    谢兰香跟着周长英一起进了灶房,帮着打下手。

    厨房里周长英就问她了,“你今儿怎么拿这么多东西过来,军子他没说什么吧?”

    这个年代,女儿过年给娘家送礼,其实也不过就是拎个一两斤猪肉就算完事了。虽然谢兰香拿这么多东西回来孝顺她,她高兴。但也担心,这些东西是谢兰香私自拿回来的。

    想到不久前杨美丽就是这么做的,周长英一下子就更担心了。切菜的手都停了下来,紧张的看着谢兰香。

    她这个傻闺女哦,别不是把自己家里留着过年的东西跟她大嫂一样,都往娘家送了吧!

    谢兰香赶紧跟周长英解释,说这些东西都是李志军让拿过来的。

    在谢兰香的几次保证下,周长英总算是相信了。顿时,就更高兴了,“这么看,军子是对你不错了。”

    要不然,也不会让谢兰香拎这么多的东西回娘家了。

    然而那边洗着菜的谢兰香,手里的动作却一下子停了下来。

    周长英觉察出了点不对劲,一脸紧张的问,“咋地啦?难不成他对你不好?是又出去耍牌了,还是打你了?”

    知道周长英误会了,谢兰香赶紧的摇头解释,“妈,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

    谢兰香越是这样吞吞吐吐的,周长英看的就越着急,她急的在旁边拍着自己的大腿,冲谢兰香急道,“到底是咋样,你倒是说啊!你想急死你妈啊!”

    谢兰香这会子憋红了一张脸,然后犹犹豫豫的凑到周长英耳边面前,小声的说了几句。

    只见周长英听完之后,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谢兰香。

    好半响,她才哆嗦着张嘴,“你,你说啥?”

    在周长英不可置信的眼神下,谢兰香沉默着点了点头。

    一瞬间,周长英觉得自个闺女命更苦了。顿时猛的一下子拉住谢兰香的手,说了句“军,军子他,不会是被外面哪个不要脸的给勾搭上了吧?”

    不怪她这么想,实在是哪个男人正值壮年时期,能够大半年不和妻子同房的啊?这个不是有问题,就是外面有了人。

    可是都和谢兰香有了三娃了,那肯定不是有问题的。剩下的那一个,可不就是外面有人了吗?

    尤其是今天,谢兰香又一下子拎回来这么多的东西,还说是李志军让给拿的。周长英想不多想都难了。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了李志军心里有鬼啊!可怜她的兰香哦,命咋就这么苦呢!

    顿时一下子,眼眶立马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