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改错别字)

    第二天早上, 李志军才刚吃完早饭, 正坐在板凳上面剁着猪草的时候,六婶就过来喊人了。

    李志军让六婶稍微等他一下, 赶紧放下手里的菜刀,跑到厨房里面去打水洗脸洗手。然后又急忙跑回里屋,从柜子里面拿出那套谢兰香给他新做的衣裳, 开始换衣服了。

    他昨天后来仔细的想了一下,到底是陪人相亲,总不能穿的太寒碜了不是。而且昨天镜子里面的形象,着实让他印象深刻。

    李志军这边才刚把裤子脱下来, 门猛的一下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吓得他手忙脚乱的拿起刚找出来的裤子,赶紧套了只脚进去,就往身上穿。

    来人推门的速度很快, 李志军只来得及穿进去一条腿,人就已经进屋来了。

    李志军一边穿, 一边回过头一看,抱怨了一句,“兰香, 你咋进来也不吱一声的啊?”

    没看到他正换衣服嘛!

    进来的正是谢兰香。李志军记得, 她明明刚才还在屋外头洗衣服来着的。

    结果,谢兰香却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 就这么看着李志军穿裤子。

    李志军虽然脸晒的比较黑,但是大腿还是很白的。这会估计是有了谢兰香在一旁的观看,穿裤子的时候, 手脚都有些慌乱了。他穿的时候,大腿一直在那里动,而谢兰香的眼神就一直盯着他的大腿看。

    这下子,李志军也顾不得裤子穿的齐不齐整,先把它提上来再说。

    没办法,实在是谢兰香那眼神,瞅得他浑身都不舒服极了。

    谢兰香一眼就看出来李志军穿的是自己给他新做的那一身衣裳了,“你昨天不是说,不穿太好,免得人姑娘把你给看上了吗?”

    李志军这会刚把裤子提上来,正在那里系扣子。这年代的裤子,肥大宽松不说,都是打的扣眼的那一种。他有些急,扣了半天才把扣子给扣上去。

    “我后来想了下,咱穿的太寒碜,不也让涛子没面子了吗?我可是他这边的兄弟,得给他长点脸面!”

    实际上,李志军是觉得,穿太差了,自己没面子啊!

    瞅瞅镜子里面那个小伙子,长得多帅气啊!虽然黑了点,但这是小麦色,是男人味!记得以前看电视的时候,不也有一个男明星,一开始是个白白净净的奶油小生,最后愣是把自己晒成了这个颜色嘛!要知道后来他每每看到,都觉得老帅了。

    李志军穿好裤子后,整理了一下,还凑到镜子旁仔细的看了看。完了之后,还拿起梳子来,给自己梳了梳头发。

    看得一旁的谢兰香忍不住了。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梳子,然后推着他出门,“你快点,人六婶还在外头等你呢!”

    李志军一路被谢兰香推着走了好几步。他又没敢对谢兰香使力,就怕自己的大力气一不小心把谢兰香给伤到了。只能一个劲的说,“可,可我还没换衣服呢!”

    结果,谢兰香像是没听见一般,直接将他给推到了六婶的面前。

    六婶估计是真有点赶时间了,一看到李志军就说,“嗯,那军子,咱们现在就走吧!”

    李志军没法子了,只能跟在六婶身后出了门。

    谢兰香这才走过去接着洗衣服。一边用力的搓洗着衣服,一边嘴里小声的嘀咕着,“都有三娃的人了,还照什么镜子,梳什么头发啊!”

    嘀咕完了,还狠狠的用力搓了几下手里李志军的裤子,越搓越用力。

    吃中午饭的时候,三孩子没看到李志军。

    李红星立马就问了,“妈妈,爸爸去哪了啊?”

    他一问,另外两个也看着谢兰香。

    结果,谢兰香立马就拿筷子敲了一下他的碗,“好好吃你的饭,你爸有事出去了,中午不回来了吃了。”

    三孩子一眼就看出来,谢兰香这会有点不大高兴了。赶紧端起自己的碗吃饭,整个吃饭过程中,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李志军是天快黑的时候,才进的屋。

    一进屋,谢兰香就问他,相的顺利不顺利。

    李志军没想太多,只当谢兰香是好奇。于是笑着点了点头,“嗯,顺利。你不知道,那姑娘长的真好看,涛子一看到脸就红了。我当时一看涛子那样,我就知道这事准能成了。”

    “那有多好看?”

    谢兰香似乎关注点并不在李志涛和那姑娘能不能成的事情上面,反而问了这么一句。

    一下子,李志军被问到了。

    他其实也没有多注意看人家姑娘的长相。就是觉得比起李家村的女人来说,人长的白净了许多。这一眼看过去,就会觉得,这姑娘长的不错。

    但其实,真比起五官来说,他倒觉得谢兰香可能长得更好看一些。嗯,就是跟他一样,稍微黑了点。

    李志军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嗯,其实也没多好看,就是白了点。论五官,还没你好看。”

    于是,谢兰香满意了。

    晚上的时候,她破天荒的炒了个田螺肉出来。

    弄得李志军一边吃,一边问她,“今晚上怎么弄这么好的菜了啊?”

    这田螺肉还是当初开坝放水的时候给摸到的。

    谢兰香把它们一个个挑出来,清洗干净。然后用做完饭没有熄灭的火炭给熏得干干的。这样储存的话,可以储存很久。

    以往晚上这一顿,谢兰香都是尽可能的弄得简单一点。李志军到现在还记得,他第一回打到野鸡的时候,以为晚上就要有鸡肉吃了。

    可结果呢?谢兰香给他吃的是鸡杂。

    所以这会,李志军才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实在是以谢兰香的精打细算来看,这能放很久的田螺肉,他估摸着,至少也要等到冬天没啥菜,或者是过节的时候,谢兰香才会弄一点炒来吃吧!

    他这一问,谢兰香似乎还有点恼了,瞪了他一眼,“给你吃,你就吃!我今天忽然就想吃田螺肉了。”

    好吧,做饭的人老大。你做啥,我吃啥就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也一天比一天冷了,过冬的衣服和被子也要开始准备了。

    谢兰香让李志军去田里担了不少的稻草回来,铺开来晒在院子里面。

    这个是要垫在床上面的。

    每每天气一转凉开始变冷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把稻草晒的干干的,然后放到床上,可以起到一个保暖的作用。

    可是光有稻草还不行,总不能身上盖的也还是稻草吧!所以,他们得开始准备棉花了。

    然而这个年代的棉花不光贵,还不好弄。

    可是今年,之前的那一把火把被子什么的都给烧没了。夏天还好,将就着就过了。可是眼瞅着冷了起来了,稻草准备好了,这棉被也要开始准备了。

    除了棉被,还有棉衣。

    李家村虽然有种棉花,但是种的并不多。这个还不分给村民,都是拿来交任务的。

    最后还是找到了李志秀来帮忙。

    哪里知道,李志军一来,李志秀就说,她这边早就算到了这事,所以一早就给他弄好了。只是最近比较忙,没时间送到李家村去。

    李志军是真被李志秀给感动到了。

    不光准备了不少的棉花,还弄到了一些布和毛线,都是他这会急着需要又不好买到的东西,也一并给李志军准备好了。

    多亏了出门前,谢兰香想着李志军去的县城,特意让他带了不少钱在身上。于是李志军感激的看着那些东西,然后一面问李志秀多少钱,一面就要拿钱出来。

    李志秀倒是爽快的接下了李志军递过来的钱。

    其实说起来她会提前准备好这些东西,除了挂念着李志军,担心他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她觉得如今的李志军,到底和以前还是有点不一样了,像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了。

    别人或许不大清楚,她倒是知道一点的。别看李志军修房子花了不少钱,但手里肯定是还留有一点的。

    像这次帮忙买的棉花啥的,李志军还不至于会厚着脸皮说不给钱。而且没看到李志军打了两回野猪,哪一回都记挂着她这个县城里的姐姐,不都特意给她送了过来么?

    亲戚间就是这样,有来就有往,才是长久的相处之道。

    当然,如果是没有修房子之前的李志秀,就算肯帮李志军,也不会提前就帮着准备好了。

    说到底,就算是亲姐弟,偶尔帮衬一下是可以。但总归是有自己的小家庭,你要是自已一直不立起来,她就算是帮,那也是有限的。

    就算是把李春喜和谢桂花搬出来又怎样?不过是父母还在的时候,顾着父母多帮点。然而等到父母百年了之后,只怕这往来就会渐渐的少下去了。

    李志军这会来,还帮着把谢桂花给李志秀弄的一些菜干,红薯干什么的一起用担子担了过来。

    他把带来的东西放下,然后把李志秀帮他准备好的东西往担子里面一放,就要回去了。

    李志秀留他吃中午饭也被李志军给拒绝了。

    他得赶紧回去,下午再让谢桂花陪他去一趟弹棉花的师傅那里。这天越来越冷了,得早点把棉被给弹出来才行。

    没办法,这年代都不兴卖整床的被子。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买的棉花回来,然后请了师傅到家里来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