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改错别字)

    李志军新房子过火这一天, 周长英和谢军和也过来了。

    吃完饭之后, 周长英特意逮了个谢军和走开一会的功夫,把谢兰香给拉到了一间房里。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小手绢包着的东西, 就要塞到谢兰香手里去。

    打开手绢一看,把谢兰香给吓了一跳。

    “妈,你这是干啥啊?赶紧收回去, 我不要。”

    手绢里面包着的是钱。

    谁知道周长英见谢兰香不肯收钱,立马就有点不高兴了,“你这孩子,给你, 你就拿着。你当我不知道啊,别看你修这房子这么风风光光的,可别忘了, 那都是找你大姑姐借来的钱。虽然说你大姑姐有钱,能拖着就拖着。但自己身上, 总也得留点零花钱吧!”

    “只是妈也没用,给不了你太多。”

    周长英说着,说着, 眼眶就红了。看着眼前的谢兰香, 又有点难过了,“早知道老李家的人是这样, 当初就应该让你爸过来多打听打听,这样也就不会把你嫁过来了。”

    完了,还拉着谢兰香的手, “兰香啊,是爸妈害了你啊!”

    在周长英的眼里,她家兰香哪都好,就是命不好。嫁了李志军这样一个又混又懒的人。每每想到这个,她心里就难受。

    李志军其实已经变好了几个月了。只不过周长英猛的提起以前的事情,谢兰香一下子被勾的想了起来,顿时也红了眼眶。

    母女两个躲在屋里,聊了好久。直到外面有人喊谢兰香了,谢兰香才赶紧擦了擦眼泪,对周长英说,“妈,钱你还是拿回去吧!要是让哥嫂知道了,只怕家里又不得安宁了。”

    “他们敢!”

    周长英咬着牙说。

    然而即便是这样,谢兰香还是不打算收,“妈,我真不要。你相信我,军子真的已经变好了,他现在对我好,对孩子也特别好。”

    就这一会的功夫,谢兰香已经说了很多句这样的话了。弄得周长英这会也开始半信半疑了,“真的?”

    “真的!”

    谢兰香点着头说,“所以,妈,钱你拿回去吧。我要是真不够了,我再回去找您。”

    “那好吧。”

    周长英见谢兰香一再保证,只能先把钱收起来。

    “兰香,快点出来一下,六叔他们要回去了!”

    这回喊谢兰香的是李志秀了。

    李志军家里过火,几乎是李家村的村民们都来了。像过火这样的大事,村民是要随礼的。不过不兴随钱,随的是半升米。

    然后主家要在人回去的时候,把人家随来的米倒出来,然后把准备好的糖果花生放小包进去,算是回礼。

    回礼的时候,必须是主家的人拿着人家随礼的袋子,亲手送到人家手里去的。

    谢兰香也没法子再和周长英多说什么了,她得赶紧出去忙活了。

    结果门一开,正巧就碰上了来找她的李志军。

    李志军一看到谢兰香红红的眼睛,立马就紧张的问了句,“兰香啊,你这是咋了?”

    问这话的时候,还拿眼睛往屋子里面瞟。这一瞟,就和屋子里面的周长英把视线给对上了。

    早在周长英上午过来的时候,李志军就知道了这是谢兰香的母亲。看着这场景,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点什么。

    冲周长英喊了一声,“妈!”

    周长英不冷不淡的应了下来。

    李志军也不在意,转过头和谢兰香说,“大姐让我来喊你,说是要去回礼了。”

    “嗯,我这就过去。”

    等到夫妻两个都离开了之后,周长英才细细的打量起这里头的屋子来。看着看着,还用手摸了摸被石灰刷的雪白雪白的墙壁。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没准她家兰香还真的就要有好日子过了。

    过完火之后,就要给房子上梁放瓦了。

    这个还是得请师傅来。师傅的手艺好不好,瓦放的密不密实,决定了后面下雨天屋子会不会时常漏水。

    还有家具,也需要开始往屋子里面安置了。

    农村里面,一般不兴去外面买家具。都是找的村里面的老手艺人,自己提供木头,然后人家帮忙打的。

    李志军对这一块不是特别了解,还是谢桂花带着他去的。

    因为屋子里的家具全都烧没了,所以床啊,橱柜啊,桌子凳子什么的,都需要打全了。

    至于干农活要用到的箩筐什么的,那都是砍好竹子回来,自己编织的。

    真正住进去,已经是深秋了。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农忙期,村民们都开始闲了下来,就有了时间开始准备过冬用的东西了。

    首先是各种各样的菜干。

    其中最好吃的,就要数干豆角和油茄子了。而李家村的做法跟别的地方又有点不一样。

    干豆角是摘掉两头和有虫的地方,然后清洗干净晾干,再洒上不少盐用力的揉搓。直到把豆角揉到变色,变软了,再拿到太阳底下晒干。

    而油茄子李志军还是第一回看到。

    先把茄子蒸熟,再用筷子划开,抹上盐,晾晒干之后,切块储存。

    这些都是不大讲究的人这么做的。

    要是换了讲究一点的,还会弄上自己做的黄豆嗜,红辣椒,白辣椒,混着切好的干豆角,油茄子放到坛子里面去。

    等到里面开始发酵,没了那股子所谓的太阳味的时候,再拿出来炒着吃,味道真的是好极了。

    至少李志军第一回吃,就彻底的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谢兰香手巧,会做的还很多。而且今年有了李志军帮忙,力气上的活他都包了,所以这些菜什么的,倒是准备了不少。

    这一天,李志军去后山拾柴火,居然头一回从陷阱里面捡到了两只野鸡。而且还是活着的那一种。

    喜的李志军赶紧抓住了两只鸡的翅膀,然后拿藤蔓给绑了起来。这野鸡可不比家鸡,要是翅膀不绑好的话,那可是会飞走的。

    李志军喜滋滋的拎着两只野鸡回去,刚拿给谢兰香看,外面就有人来喊他了,“军子,你在家吗?”

    听着声音还挺生的。吓得李志军手忙脚乱的将两只鸡交到谢兰香手里去,让她赶紧放屋后头的猪圈里。

    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才走了出去。

    一看,来的是位婶子,瞅着还有点眼熟。

    李志军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那天新房子过火见过一面的李六婶子。

    于是笑着喊了声,“六婶。”

    李六婶子一家说起来,和李志军家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关系。

    她是特意来找李志军的。

    李志军一听来意,还有点蒙,“婶子,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明天陪志涛去相媳妇?”

    然后在他诧异的眼神下,李六婶子笑着点了点头。

    李家村相亲有一个习俗。

    一般是男方家的会跟陪同人一起先去女方那里见面。而所谓的陪同人有两种,一个是拉线的媒婆,一个就是男方家的兄弟。

    如果女方看中了男方,就会留男方吃中午饭。同样的,男方如果也对女方有好感的话,就会留下来吃这顿饭。

    吃完饭,两个小年轻的就会去村子里面走一圈,顺便聊下天,加深一下印象。

    而陪同人就会在媒婆的带领下,和女方家商量让女方下回啥时候去男方家吃饭的事情了。

    这顿饭就比较重要了。一般情况下,吃完这顿饭,男方的父母会给女方一个见面礼。而女方收完见面礼之后,就剩下谈聘礼嫁妆和婚期这些后续的事情了。

    所以一般陪着男方去看女方的人,大多都是族里的兄弟什么的。当然如果是以前的李志军,这样的事情是轮不上他的。

    可是自打他家新房子修好了之后,村里人现在提起李志军已经不是以前的语气了。

    所以才有了这回,李六婶子让他陪着李志涛去相媳妇的事情。

    这个,李志军还真没相过啊!

    可是没等他回答说好还是不好,那边六婶就自己决定了,“那军子,婶子明天早上再让涛子来找你啊。”

    说完就直接回去了。

    李志军把这事情和谢兰香一说,谢兰香倒是挺高兴的,“这是好事啊!那肯定得去,嗯,明天你就穿那身我刚给你做的新衣裳吧!”

    说着,就想要去给李志军开柜子拿衣服去了。

    其实不怪谢兰香这么高兴。毕竟以前的李志军名声实在是太不好了,像这种陪着人家去相亲,除了需要关系好,也是需要一定的面子的。

    怎么来说呢?

    应该是这栋新房子,无形中给李志军贴上了这层面子了。

    李志军赶紧拦住了谢兰香,“用不着这样吧,再说了,又不是我相亲,我穿那么好干嘛?这不是抢了人家志涛的风头么?”

    说完还开玩笑的来了一句,“你说要是我陪志涛去相媳妇,人家万一看我打扮的这么帅气,一下子看上我了,那可就咋整啊?”

    谢兰香打开柜子的手顿时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仔细的看了看李志军。

    李志军被她的这眼神,看得别扭极了。有点不自在的问了句,“你,你这样看我干啥啊?”

    却只见谢兰香猛地把柜子门一关,然后说了句,“嗯,那你明天还穿身上这一身吧!”

    说完,就走了出去。

    留下李志军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而这会,他的身子正好面对着柜子上的大镜子。镜子里面清晰的将他的一身都给照了出来。

    为了不弄坏新衣服和方便干活,他特意挑了一身最旧最破的衣服去的山上。两边的裤腿还给卷了点起来。

    经过了一个夏天的农忙后,皮肤也晒黑了不少。尽管李志军本身的五官长得并不差,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在这样的装扮下,李志军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活脱脱,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子了。

    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算是不能超过志涛,可也不能穿这身出去吧?”

    看了看,自己也有点子嫌弃。尤其是杂乱的头发上,还沾了几片没来得及弄下来的枯树叶。让他自己看着都觉得有点惨不忍睹了。

    赶紧伸出手,将头上的叶子弄了下来。拿起一旁的梳子,梳了梳头发。

    直到看着比之前顺眼了一点后,李志军才放下梳子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