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李佑喜很快就被人通知了一下, 赶了过来, 一起过来的还有谢桂花和李志刚一家人。

    谢桂花一看到李志军,立马就扑了过去, 嘴里一个劲的问着,“军子啊,快, 给妈看看,你没出什么事吧?”

    话里是满满的关怀,手一个劲的在李志军身上到处摸着,检查着有没有那个地方给伤着了还是怎么地。

    确认李志军没有啥受伤的地方之后, 谢兰香拿手在李志军的头发上轻轻的摸着,嘴里安抚着,“军子啊, 吓不到啊,没事的, 房子没了跟妈一起住一起吃。别担心,知道了吗?”

    别说谢桂花了,就连一向看李志军特别不顺眼的严秀秀, 这会跟在后头也说了句, “军子啊,你这段时间就带着媳妇和孩子先住嫂子家吧!”

    她这话一出来, 别人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有李志刚格外诧异的看了一眼严秀秀。

    那眼神哦,简直了!就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表情刚好被严秀秀给看到了, 立马眼睛一瞪,直接给了李志刚一巴掌,“好你个李志刚,你这是拿啥眼神看我啊?”

    李志刚颇有点小委屈,“我这不是看你平常都不大喜欢军子啊!”

    哪里想得到,居然还有严秀秀主动开口让李志军带着一家人过来住的一天。

    李志刚的话把严秀秀气了个够呛。

    她这不是看李志军一家子房子都被烧了么?再说了,她好歹也是人嫂子啊!更何况她平时不喜欢李志军归不喜欢,但到底是一家人。人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能帮就帮一下呗!

    这个李志刚太不会说话了,说的她平时多恶毒似的。她是不喜欢李志军,那不是嫌他太混太懒太馋了吗?

    而且这会李志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话说出来,指不定别人还在背后怎么说她的呢!

    想到这里,严秀秀更生气了,私下里狠狠的在李志刚腰上扭了一把。直把李志刚扭的,疼的脸都开始扭曲了,严秀秀这才放过了他。

    这会,李志刚再也不敢轻易开口了。

    那边的李佑喜已经开始一个一个的询问起了情况来。

    问完了周围的村民之后,就剩下李志军和躺在地上不停的呢喃着“这不可能,”的李旺明了。

    李佑喜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李旺明。

    虽然情况还没有问个明明白白,但是李旺明放火烧了人家李志军的屋子,这个事实跑不了了。这还是头一回,村里出现这么恶劣的事情呢!

    这样的人得想个办法好好惩治一下,让他知道点子厉害。否则将来谁还敢放心让他待在村里啊!这种人,你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保不齐他背后会怎么算计你,对你使坏呢!

    他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李旺明,“赶紧给我爬起来,我有事要问你!

    ”

    夏天的村民们,穿的都是手工制的草鞋。李佑喜这一踢,踢在了李旺明的裤腿上。顿时脚上感觉到了一股湿意,这感觉,怎么有点子奇怪啊?

    李佑喜拿着手电筒一照,恨不得立马拿水来将自个脚给洗了。

    这个李旺明,太没出息了点,居然吓得尿裤子了。怪不得他一进来就闻到了臭味,当时还没想太多,感情都是这家伙身上的啊!

    李佑喜嫌弃的往后退了几步,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李旺明。

    而李旺明这会也回过神来了,自己给爬了起来,缩成一团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将头埋进膝盖里面。

    “抬起头来,问你话呢!”

    李佑喜看他那样,越发的不耐烦了。

    而李旺明则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他刚经历了生死劫,又被李志军告知,自己给恩将仇报了。他自己觉得,这个错不能全怪在他身上的啊!谁让李志军这人,做了好事又不和他说。

    这能怪谁,怪李志军自己!

    不过到底是被李志军之前的一出,给吓破胆了。这会李志军人还在呢,他可不敢这么说。

    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李佑喜问话的时候,也在那里支支吾吾的,语焉不详。问的李佑喜的耐心都快被折腾没了。

    到最后,直接问,“火是你放的吧!”

    李旺明不说话,李佑喜也就明白了。其他的也就不需要多问了,确定了这个就可以了。

    他对着人群,点了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出来,让这两人将李旺明给绑好,明天一早就送到县城去。

    李旺明一听到这个,立马剧烈开始挣扎了起来。

    不用说,送到县城会有个什么样的后果,他都已经明白了。这会真的伤心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哭嚎着,“书记不要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

    然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求情。

    到最后,眼看着就要被带出去了,李旺明想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来喊了一句,“凭什么只抓我一个啊,要抓,就连李志军一起抓!”

    这话一出来,大伙都有点吃惊的看了过去。

    抓着李旺明的两个人也停了下来,拿眼神去看李佑喜,等着李佑喜的吩咐。

    李佑喜心里一突,难不成两人之间是因为什么龌蹉,才有了李旺明今晚的放火之事?那这个可就棘手了,因为他还真不能把李志军给送进去。

    之所以对李旺明可以那么严格,还不是看在李旺明父母都不在了,叔伯都有了嫌弃才敢这么大公无私。

    要换了其他村民们,这回他还真不一定这么做。

    别说他看人下菜碟什么的。在这么个村子里面,谁家亲戚多,家里男丁多,有的时候话语都不一样的。

    更别提李志军还是他堂侄子这件事情了。

    他要是真把李志军送进去了,到了,别说李春喜那关过不了,自己这边还有不少叔伯了。到时候,只怕自己更头疼。

    李旺明一看自己的威胁奏效了,立马松了一口气。打从知道李志军还回头救了自己,并且给了红薯后,他也有内疚过了。

    他这会倒不是想要把李志军怎么样了,纯粹是想保住自己。只要不被送去县城,其他的惩罚他都认了。

    然而,李志军却不同意。

    他站了起来,很平静的看着李佑喜,“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认!我不就是在山上打了头野兔子没有交到队里去,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吧!”

    李旺明傻眼了。

    要不是对李志军还存着一点子畏惧感,这会恐怕直接跳脚破口大骂了,“你t的是不是傻还是怎么滴。宁肯把自己搭进去,也不让他好过了!”

    然而,他只敢在心里这么怨念。

    最后,李佑喜决定,先将李旺明给关起来,等明天出完工,下午再讨论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李佑喜带着李旺明一走,村民们过来安慰了李志军和谢兰香几句,也陆陆续续的回家去了。

    大伙日子都不容易,眼瞅着折腾了大晚上了,再不回去睡一觉,明天都还要出工的。

    只有谢桂花等人走了之后,猛的对着李志军狠狠的揍了几下,“我打死你算了!你咋就这么不记事啊!我还以为你都变好了,跟李旺明这种人都断绝来往了,咋就又和他扯上了啊!他晕倒,他饿死,都是他活该!”

    李志军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谢桂花揍,一点躲闪都没有。

    到最后还是谢桂花自己心疼了,摸着李志军被自己揍的地方,一个劲的流眼泪。

    她觉得自己真命苦。先是二闺女出事,接着又是李志军出事。这两个都是她心头肉,哪一个受一点委屈她都能跟人拼命的。

    想到这里,就难受的不行。

    李春喜从头看到尾本来一句话也没说,到最后事情完结了,才叹了一口气,“行了,孩子都好好的就是万幸了。他们也都累了,赶紧带着他们回去休息休息吧!”

    严秀秀听到这里,赶紧站了出来,“那我先回去给军子他们收拾张床出来。”

    谢桂花听到这个,总算觉得心里熨帖了一点,赞许的夸了严秀秀一句,“秀秀啊,那就辛苦你了!”

    严秀秀本来都转身离开了,听到谢桂花的这句夸奖,差点没把脚给崴了。一边走,一边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来了。

    她跟谢桂花住了这么长时间,伺候了这么久。就谢桂花腰受伤的这件事情吧,她可是天天变着法子给谢桂花弄好吃的,家里的重活愣是没舍得让她干一下。就这样,谢桂花都没夸她一句好话来。

    结果,她只是帮了李志军一下,倒得来了一直想要的那句话。

    可是为什么她听着,咋就觉得那么不是滋味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