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改错别字)

    也不知道齐招娣他们是不是真的被李志军给吓到了, 总算是答应了不送走孩子的事情了。

    于是, 李志美到底还是选择了,带着孩子继续回罗家。

    可是等到严秀秀拿着钥匙去开门, 将罗燕带出来的时候。这孩子却死命的扒着谢桂花的大腿,就是不愿意松开。

    仰着小脑袋,含着眼泪对谢桂花说, “外婆,你别让我回去好不好?我会很听话的,比以前还听话,我还可以帮你做好多事情了。等我再长大一点, 我就可以做的更多。”

    她这话一出来,谢桂花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了。

    谢桂花蹲下腰,将罗燕给抱了起来。

    这孩子一被抱着, 立马就搂着谢桂花的脖子,再也不肯下来了。

    就算是李志美一直拿好话哄着, 她也不肯动。反而越是哄,搂的就越紧了。

    她这样,不光勾的谢桂花舍不得, 就连李志美也开始动摇了起来。然而一想到之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她只能狠下心,走过去硬拽下罗燕。

    罗燕被拽的一边哭, 一边用小手紧紧的搂着谢桂花的脖子。即便是下半身已经被李志美给拽开了,她也没舍得放手。使劲的折腾着自己的小身子来反抗。

    谢桂花再也看不下去了,赶紧抱紧了罗燕走到一边去, “其他的我不管了,反正燕子我得再多留她一段时间。”

    说完拿手轻轻的安抚着罗燕的后背,嘴里格外温柔的说着,“燕子乖,别怕,今天外婆就不让人把你带走。”

    “妈!”

    李志美此刻心如刀绞般的疼痛着,她难道看不出来罗燕跟她妈的感情吗?只是罗燕终究是要回老罗家的啊!

    “你喊我妈也没用,反正今天燕子我就要把她留下来。”

    谢桂花抱着罗燕,转过头就对李志美说了这么一句话。李志美拿谢桂花没办法,只能把眼神看向李志军。

    李志军走到罗建民面前来。

    他一靠近,罗建民就开始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讪笑着问,“那个二哥啊,你有啥你就直接说就可以了。”

    求你别再靠近了,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妈说,她舍不得燕子,想把燕子留在家里多住一段时间,这个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啊?”

    “没,没问题!妈喜欢燕子,想留燕子住多久就住多久,我都没问题!”

    这一回罗建民倒是回答的挺快挺干脆的。而且居然连看都没看齐招娣一眼,自己这边就答应了下来。

    李志军在心里冷哼一声,越发的瞧不起这人了。

    欺软怕硬不说,还是个缩头乌龟!

    罗燕到底是被留了下来。等到李志美孩子满月的时候,谢桂花再把孩子给送回去。

    李志美要回罗家,李家人还是有点不大放心。后面还是李志军说了,他来送李志美回去。

    这时候,外面天已经黑透了。

    担心走夜路不安全,李佑喜把他家里的手电筒借给了李志军。

    他今天看李志军倒是特别顺眼。总觉得这个混小子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至少,懂得护自己的家人。

    不然他也舍不得把手电筒借给他。

    这个年代的手电筒,是银色铝皮制成的。款式老旧,做工粗糙,而且用的还是有婴儿手臂粗的大节电池。

    一个手电筒里面得放两节这样的电池。

    但是打出来的灯光还不怎么明亮,昏黄色的。

    李志军将李志美送进屋,本来应该马上就回去的。但是他却没有急着走,而是在堂屋里面转了转,走到墙角那里,将一根扁担拿在了手里。

    一边拿,一边还在手里掂了掂。似乎有点不大满意的样子,放下扁担,又换了一把锄头。

    他这一番动作把老罗家的几个人给彻底吓到了。

    生怕他再做出点什么事情来,一家人全聚到了一起。仿佛这样,就不会在惧怕了。

    李志军用两只手横握起了锄头,然后在罗家人的眼皮子底下,两手轻轻一用力对折,然后……锄头把当着他们的面,就断成了两截。

    李志军弄断锄头把之后,就将东西给扔到了地上,然后来了一句,“亲家啊,你家锄头把找的树干不大结实,太不结实了!”

    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走到罗建民面前,拍了两下罗建民的肩膀,“妹夫啊,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对我家二妹好的,对吧!”

    罗建民被这两下拍的,脸色都变得惨白了起来,一个劲的点头,“二哥,这个,嗯,你可以放心!”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李志军总算是离开了。

    他一走,齐招娣就开始哭天喊地了起来,“老天爷啊!这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啊!”然后指着地上断成两截的锄头,手一个劲的颤抖着,“他,他这就是在威胁咱们啊!”

    哪里晓得,她才刚喊出口,就见罗建民一脸紧张的看着她,“妈,求你了,小点声吧!仔细人没走远,让他给听到了。”

    说完,还伸出脖子朝屋外头看了看。确定李志军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气一松,整个后背就开始发疼了起来。

    齐招娣到底还是听进去了罗建民的话,没敢再大声嚷嚷了。但是嘴里仍旧小声的咒骂着。

    这边的罗建民试探性的动了动胳膊,然后这一动,扯到了后背,疼的他“嘶”了一声,吸了一口凉气进去。

    齐招娣这才注意到罗建民的不大对近来。

    “建民啊,你这是咋的了啊?”

    忽然想到走的时候,李志军似乎对着罗建民的肩膀拍了几下。难不成……

    想到这里,立马紧张的掀开罗建民的后背一看,背上清晰可见的几个手指印,而且已经有了淤青了。

    “他,他就是个土匪,是个混混,是个无赖!”

    嘴里一个劲的碎碎咒骂着,到底是心疼自己儿子,转过身赶紧跑回屋里拿药酒去了。

    谢兰香从娘家回来后,发现灶屋里面炼了一半的油。火已经灭了,但是李志军却不见了。

    找来李红利问,“你爸爸呢?”

    “嗯,爸爸被奶奶给叫过去了。”

    知道李志军是去了谢桂花那里,谢兰香才算是放下心来。她其实就有点担心,李志军刚从自己手上拿了十块钱,会不会又跟着那一群狐朋狗友耍牌去了。

    还有点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心软给他钱。

    李志军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很晚很晚了。然而具体几点,他也不知道。这个年代,一块手表都要百十来块钱,还真不是农民能用的起的奢侈品。

    这时,四周一片漆黑。村民们都睡的比较早,灯早就被吹灭了。今天晚上又没有月亮,乌漆嘛黑的一片,凉风又那么一吹,李志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然而等到他快到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屋里还亮着一盏灯。

    他以为,这个时候谢兰香已经带着孩子们睡着了。还在纠结,一会怎么喊门才好。毕竟穿来的第一天,他就被关在了门外,靠着墙睡了一个晚上。

    似乎屋里也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军子,是你回来了吗?”

    李志军手还没敲到门上的时候,里面的谢兰香就问了。

    “嗯,是我,开下门吧!”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你吃饭了没,没吃的话,我给你留了饭在灶上热着,赶紧吃点东西去。”

    之前一直看李志军没有回来,谢兰香打发了李红利去找人,知道了李志军是松李志美去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特意给他留了饭菜放到一边。连洗澡水,也给他热在了灶后头的洞上面。

    这样李志军回来,饭是热的,水也是热的。

    李志军折腾了这么久,确实是又累又饿的。狼吞虎咽的几口就吃完碗里的饭了,然后洗澡去了。

    等到他洗完澡出来,,谢兰香已经躺床上睡觉了。

    他也很累,几乎是脑袋一挨着床,立马就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