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人 作品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经过这么一件事, 李志军发现, 李红利对他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

    吃饭的时候,这孩子居然别别扭扭的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 然后红着脸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李志军吃下了他夹的菜,还夸了一句。

    李红利被夸的有点害羞,赶紧低下头使劲的给自己扒饭。

    李志军这边一夸李红利, 那边两孩子也看到了,赶紧的拿着筷子也来给李志军夹菜。为了不厚此薄彼,李志军只能每个孩子都夸一遍。

    弄到最后,这群孩子夹的更带劲了。眼瞅着碗里都冒尖了, 李志军忙说,“够了,够了, 再多爸爸就吃不完了。”

    这几个孩子才停止了夹菜的举动。

    吃完饭就得洗澡了。

    几个孩子下午闹了那么一出,这会都有点困倦了, 谢兰香一放下碗就去给孩子整理衣服倒水什么的。

    妞妞这会子是更黏李志军了,吃完饭就趴在他腿上,就是不肯下去。

    李志军抱着孩子, 拿着梳子, 正给妞妞梳理头发。突然后面传来谢兰香“啊!”的一声尖利的惨叫。

    他赶紧将腿上的妞妞放了下来,快步的往屋后走去。

    一出来, 就看到谢兰香瘫在地上,惊恐不已的看着那头已经死去了的野猪。

    李志军赶紧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这个粗心大意的,怎么把这事都给忘记了。

    走过去扶起地上的谢兰香, 指着那头野猪说,“别怕别怕,你看,它其实已经死掉了!”

    李志军这么一说,谢兰香才注意到这一点。貌似那头野猪一直是躺在地上的,而且过了这么久,也没见它动一下。

    这才大着胆子走过去,先是伸长了脖子看了看,然后试探的拿脚踹了踹。最后,才算是相信了李志军说的,这猪确实是死掉了的。

    可是下一个问题又来了,这野猪怎么会那么巧,偏偏死在自家后院。完了,还没发出一点声音来。

    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李志军。

    李志军简单的将经过给谢兰香讲了一遍。

    哪里晓得,他才刚讲完,手上就一疼,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了。

    李志军捂着发疼的手,仔细一看,都有点红了。可见谢兰香这一巴掌,拍的有多用力了。

    他刚想问,你干什么要打我啊!

    结果,谢兰香就开始抹眼泪哭起来了,“你说你这个人,你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啊!野猪你也敢去动,这是你能动的吗?要有个什么那还得了。”

    李志军直接被谢兰香给哭蒙了。

    所以,谢兰香这是在担心他了?

    最后,三四百斤的大野猪,被李志军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扛了起来。然后,给扛到了堂屋里去。

    三个小家伙看到这么大一头野猪,都特别的吃惊。

    担心几个孩子不知道轻重会往外面说。谢兰香特意把几个孩子叫到了一起,叮嘱了好多次。直到妞妞都认真的捂着自己的小嘴,一脸郑重的表示,她绝对不会出去说的。

    谢兰香这才作罢。

    然后是怎么处理这头猪。

    李志军没有杀过猪,面对这么大一家伙,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谢兰香凭着记忆里看到过的杀猪步骤,一步一步指点,李志军照做。

    李志军先在猪脖子下面割了一刀,让猪血流出来。下面放了一个大盆,接住了这些猪血。等血流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用力砍了猪脑袋两下。一个完整的猪头,就被李志军给砍了下来,放到了一边。

    然后是烧水给猪剃毛,开膛破肚。

    几个孩子围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的。

    谢兰香赶了几次,让他们先去睡觉,都不愿意离开。

    李志军凭着自己的一股子力气,总算是把猪给分割完了。

    猪内脏什么的放一边,肉和骨头也分开了。剩下的猪肉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堆在一起,看的一家人都面带喜色的。

    好家伙,去掉骨头什么的,纯肉都还有差不多两百多斤呢!

    吃是肯定吃不完的。而且现在是大夏天,这肉又不能久放。怎么处理,其实还真是有点麻烦的。

    最后,还是谢兰香说,干脆去集市吧,正好,明天就是十五了,是赶集的日子。

    李志军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心里也有点好奇,这个时代的集市到底长了个什么样子。

    夫妻两个第二天凌晨,天色还是黑乎乎一片的时候,就都爬了起来。

    猪头,猪腿,排骨还有内脏这些比较占位置,又比不上肉贵的东西,被留了下来。其他的都切割好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到箩筐里面。谢兰香还点着油灯去了一趟自留地,摘了不少茄子,豆角类的铺在了上面。

    李志军有点疑惑,“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们还要去卖菜吗?”

    谢兰香解释了一下,李志军才明白。

    说是集市,农民可以把自己家里种的东西,拿到那里去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像鸡啊,鸡蛋,大米,肉等这些比较难得的东西,却是所谓的“违/禁/品”。

    经常会有公社的人,或者是民兵在每个路口守着。所以,谢兰香必须要盖上一层东西来做掩饰。

    不光是卖的人要注意,买的人也要注意。因为一旦被搜擦到了,绝大部分是会被没收的。

    所以很多来买东西的人,都会带几个不透明的袋子,就是堤防被人看到自己到底买了什么东西。

    到了的时候,果然在路口碰到了这样的人。

    不过那人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李志军的担子,便没当一回事,很快就转移开了视线。

    其实像他们这样子搜查的人,基本上进去很少认真盘查,但是出来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的严格。

    李志军在一旁紧张的不行了。

    直到走过了好长一段距离,才拿手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

    果然,他这心理素质还是不行啊!就这样都能这么紧张。看看旁边一脸平静,仿佛不当一回事的谢兰香,李志军觉得自己应该像人家学习。

    因为来的比较早,有很多位置可以选。

    谢兰香将整个集市给转了一圈,然后找了个靠墙的死角位置。

    李志军到了那个位置才发现,谢兰香眼光可真准。

    整个位置正好有一堵墙,挡住了路口检查人的视线。然后因为是个角落,一般路过的人也很难注意到。

    谢兰香让李志军把担子放下,然后自己到处转悠去了。

    过了一会,谢兰香就带了一个人过来。

    谢兰香让李志军把上头的豆角扒开一个口子,让那人看到了里面露出来的肉。顿时,那人眼睛立马就亮了。

    “多少钱?”

    “纯瘦肉一块,五花肉一块一,大肥肉一块二。”

    那人心里盘算了了一下,然后说,“行,给我五斤肥肉,五斤五花肉。”

    谢兰香就让李志军装肉,开秤。

    然而李志军压根就没用过这种带秤砣的称,手忙脚乱好一阵子,肉还是没有称成功。

    谢兰香看不下去了,接过称,麻溜一下子就给称好了。

    称好后,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蛇皮袋子,让谢兰香帮着把肉装到袋子里面去。一边装,一边还打趣李志军,“兄弟啊,看你这样子,是还没碰过称吧!”

    李志军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算是回答。

    卖完肉之后,谢兰香却推了李志军一把,然后带着李志军又换了个地方蹲着。

    最后这样来回的折腾,肉总算是卖完了。

    捂着兜里鼓鼓囊囊的一袋子钱,李志军觉得整个人都兴奋的不行。

    他总算是有钱了,总算不用伸手朝别人要钱,要东西了。

    果然安全感这个东西,还是得要有钱。

    然而卖完后出来的时候,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那人凑到了箩筐边,仔细的看了看。筐里只有一些茄子和豆角什么的,最后才冲他们两个回来挥手,算是让他们过了。

    然后身后一个拿着麻袋,带着眼镜同样被拦住的人,运气显然没有他们好。

    民兵指着他那口袋子,冷着一张脸说,“把麻袋打开看看。”

    那人显然不愿意。

    “我又没干啥,干啥看我袋子啊!”

    民兵显然是有点不耐烦了,最后直接动手来抢。

    那人急了,死拉着袋子就是不肯放。

    两人拉扯的过程中,很快又有几个民兵围了上来。

    然后,袋子最终被抢走了。袋子里面的东西,也在拉扯的时候,洒落了不少出来。

    “呀,是大米!”

    人群里不晓得谁喊了一句,众人往地上一看,果然,地上一片白花花的大米落在那里。

    米最后还是被抢走了。

    那人坐在地上,一个劲的捶地猛哭,看得周围人一阵唏嘘。

    “哎,这人啊,就是运气不好。”

    是的,到最后,被抢走了大米的人,只能得到众人这么一句评价。

    运气不好。

    躲得过搜擦就是运气好,躲不过只能归到运气上头。

    目睹了这一切的李志军,总算是明白了,谢兰香为什么不把肉直接摊开来卖,而是要自己去找人来。又为什么会在卖完一个人之后,赶紧带着他又换了一个地方。

    果然这世道,不是那么容易啊!

    因为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本来卖出肉挣了钱的好心情,也大打了个折扣。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还木有好,亲不要等了,得白天才能码,偶困了,预计下午前可以好!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