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要不是这会谢兰香还在这里,李佑喜肯定能和王志英当场给吵起来。王志英说的那片黄花地,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也都不愿意去。不是为了别的什么,而是那一片的山地旁,一到夏天,长满了松毛虫。比哪一个地方的山头都多。

    偏生那片地就紧挨着山边,一边摘黄花的时候,还要一边注意千万别让松毛虫给掉到身上来了。不然,能让你痒上个好几个小时的。

    哪怕是皮再粗的大老爷们,也是受不住的。所以,那一片黄花地是村民们最不喜欢去的地方了。

    当初分的时候,没有人愿意要那里,最后没办法只能抽签,于是倒霉的王志秀家就给抽上了。

    忘记说了,王志秀是王志英的妹妹,也嫁到了李家村,她家男人是李家村的李二木。

    前段时间,王志秀跑过来找姐姐王志英,说是不想摘那片地了,宁愿不挣这个工分了。反正她家小子在城里有工作,她又没什么负担了,前几天儿媳妇还给生了个大胖小子。她就起了心思,想去城里帮着照顾孩子去了。

    可是这地已经分好了,王志秀不管怎么样,这一季度的黄花肯定是要摘完的。可谁都了解那一片地的情况,谁也不愿意啊。

    所以,当谢兰香一来,王志英心里就动了这个念头了。哪怕是一旁的李佑喜已经有点不高兴了,她还是说出来了。

    再说了,没看到谢兰香都过来借粮食了嘛,都到这个程度了,还有什么可挑剔的。真要怨的话,就怨她自己当初嫁人的时候没有睁大眼睛。

    事实上,谢兰香只是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

    谢兰香前脚一走,后脚李佑喜就埋怨起了王志英,“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家情况,那黄花地别说松毛虫多,还是山顶,坡又陡。她一个女人本来分的黄花地就够多,任务够重的了。这会还要爬山去摘那上面的,能完成的了吗?”

    对于李佑喜的埋怨,王志英直接给怼了回去,“你也知道她家情况啊,就是这样才不能挑了,有的挣的已经是不错了。”

    “你……”李佑喜被噎的无话可说,最后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出来。

    李志军带着几个孩子回家的时候,谢兰香已经开始准备做晚饭了。由于刚借回来不少的粮食,所以晚上谢兰香做的是红薯稀饭。

    做饭的时候,灶房的门是敞开的,所以谢兰香一眼就看到了李志军拎着柴火回来了。她让李志军直接把柴火给堆外头墙角就可以了。

    李红利则背着他自己拎的那捆进了屋,然后,直接把灶屋门一关。

    等看到里面露出来的东西后,谢兰香一喜,可是接下来说的话,让李志军再一次受到了打击。

    很显然,和几个孩子一样的想法的,还有谢兰香。

    看到野鸡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把三孩子曾经说过综合了一下,“这鸡脑袋怎么这样了啊?哎呀,浪费多少鸡血,脑袋也碎了,好可惜哦!”

    说完,还拿手拨弄了一下鸡脑袋,一脸的惋惜。

    李志军:能不能不要把重点都放到鸡脑袋身上了,难道没有人觉得他能打到这么大一只野鸡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吗?为什么他想要一句夸奖,感觉怎么这么难啊!

    他现在一点也不愿意谢兰香继续在鸡脑袋被砸碎的事情上关注太多,于是凑了过去,“咱们今天晚上把它吃了吧!”

    谢兰香下意识就想说,这么大一只鸡,拿到收购站去,可以换回来好多粮食呢!

    可是一抬头,就对上李志军一脸的馋样。就连一旁的三个孩子,都死死的盯着她,眼睛里的渴望一点也没有掩饰。

    谢兰香

    最后,她听到自己说,“那杀了,给妈那里也送过去一点吧。”

    既然同意了晚上吃鸡,谢兰香也不扭捏了。动作十分麻利的烧水烫鸡毛,再到后面的开膛破肚。

    鸡肚子一打开,就看到里面一长串大大小小的蛋黄,略微可惜了一句,“这是正要下单的母鸡啊!要是活着养起来,后面每天都能摸个鸡蛋出来了。”

    李志军: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我就只想静静。

    谢桂花伤了腰,需要在家里养伤。即便是严秀秀私下里一直埋怨谢桂花偏心什么的,也还是托人去买了二两肉回来。单独给谢桂花做了,切碎放点调料清炖了起来。

    本来是要端到谢桂花房里去的,但谢桂花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于是让李春喜将她背上了桌。

    李志军拎着谢兰香剁下来的半边鸡,到了李志刚屋里时,正好又赶上了饭点。

    别看肉虽然只买了二两,是单独给到谢桂花的。但饭桌上,严秀秀还用剁椒炒了个鸡蛋出来。这对于李家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菜了。

    鸡蛋里面剁椒放的有点多,红艳艳的一片。

    这个是严秀秀特意多放的。家里面人多,管够是肯定做不到的。但是辣椒下饭,尤其又是剁椒,做的时候盐搁的多,这样一筷子炒鸡蛋,省着点能下一小碗饭了。

    李志军还是第一次见到用剁椒炒鸡蛋的,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有心人就看到心里。

    李小芳:完了,她家二叔怎么就这么厉害,每次吃好菜的时候 ,一到饭点准时出现。她有预感,鸡蛋可能吃不了几口了。

    而本该心思最多的严秀秀,这回直接低眉垂眼,让人看不出表情。

    只听谢桂花带着心疼的语气说,“军子啊,没吃吧,快坐下,你嫂子今天炒了鸡蛋,正好吃两口。”

    一面还吩咐李小芳,“去,拿碗来,我给你二叔倒点肉汤。”

    要知道这肉汤,可是严秀秀特意给谢桂花弄来的,自己一双孩子都舍不得给。可结果呢,李志军一来,谢桂花就要分出来给他。

    此刻,严秀秀的心里早就怄的不行,她不是计较这点吃的东西,她是计较婆婆的态度。

    难道李志军是她儿子,她丈夫李志刚就不是了?能给李志军,为什么不想着给点给到李志刚?哪怕只是假惺惺的说几句,人心里也能舒服一点。

    这边李小芳心里再不乐意,可还是听话的去拿碗了。李志军赶紧拦住她,“不用了,我是过来送东西的。”

    说着,将手里的篮子给放到了桌上,把杀好的一半野鸡给拿了出来。

    这年头,带点荤腥的东西都不好弄。所以,李志军一拿出来,桌子上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这送野鸡来的对象,还是李志军这人,大伙就更吃惊了。

    “哪来的啊?”李春喜一看到鸡,立马就瞪起了大眼珠子,显得格外的吓人。

    别人什么感觉,李志军不清楚。可是他自己却真的被吓到了,仿佛天生里就对李春喜有一股子畏惧感一样。

    这会,一旁的谢桂花不高兴了,赶紧回瞪了李春喜一眼,“你那么凶干什么,孩子一片孝心都被你给凶跑了。”

    李春喜气急,“慈母多败儿,你就惯着他吧!”

    两口子为了李志军送鸡这件事,差点子就吵起来了,李志军赶紧说,“这个是我今天拾柴火,上山用柴刀打到的。”

    最后,李春喜总算是不瞪眼了。

    而谢桂花一脸笑呵呵的,“我家军子真能干,小芳啊,赶紧拿碗将鸡腾出来。”

    “哎!”

    这会,李小芳很是响亮的应了一声。然后,手脚特别迅速的跑灶屋里去拿碗了。

    李小芳去拿碗的时候,谢桂花一个劲的夸李志军能干孝顺什么的。把一旁的严秀秀弄的心里更怄气了。

    凭什么啊,她今天还特意买了猪肉回来呢!怎么就没捞着谢桂花一句好话什么的,更别说谢桂花一直跟着她家吃住啥的。可这李志军只是头一回送点东西来,就能让她家婆婆给高兴成这样。

    偏心偏到这个程度,她也是受够了。

    一旁的李志军顿时圆满了,他心心念念了好久的表扬,总算是有人对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