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妞妞一看到一堆蘑菇时,立马惊呼了一声,李红利和李红星赶紧的凑了过去。

    “哪里,快让我看看。”跟哥哥的稳重比起来,李红星就显得毛躁多了。刚想凑过去,被李红利给拉住了。

    李红利严肃着一张小脸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妞妞发现的蘑菇,然后认出来了这是有一次妈妈采过的一种。等到他点头说,这个是可以吃的时候,妞妞和李红星都欢呼了一声,几个孩子赶紧的采摘了起来。

    别说,这一丛的蘑菇还真不少,没一会儿,地上就一小堆了。

    几个孩子很是兴奋,就连平时一脸老成的李红利也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了已经开始换牙的小黑洞。

    后面还是李红星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李志军就不见了。

    这孩子有点慌了,赶紧的拉了拉哥哥,“哥哥,怎么办?爸爸好像不见了。”

    李红利本想说,不见就不见了呗,反正他以前经常不在家的。可是却在这一刻想起了这两天李志军帮他背背篓的事情来,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没事,我们在这里等一下,也许一会他就回来了。”

    事实上这一等,就等了好长一段时间。

    别看谢兰香对于让几个孩子独自到山边捡柴火这件事表现的很平常似的,其实私下里早就告诫过很多次不许往山里深处跑。几个孩子打小就懂事,每每谢兰香说的话,他们都能够很好的记在心里面。

    哪怕这个时候,李志军可能已经往深处走了。几个孩子担心归担心,却都能够老实的待在外面坚决不进去。

    终于在太阳彻底的落山之前,李志军总算是顶着一头树叶,满身狼狈的出现在了几个孩子的面前。

    这个时候,别看妞妞年纪最小,眼神却是几个孩子里面最尖的那一个。

    “鸡,好大好漂亮的鸡!”

    这孩子这会特别的兴奋,指着刚从深处冒出来一点人影的李志军高兴的直嚷嚷了起来。

    妞妞这一喊,李红利和李红星两兄弟也看到了。

    只见李志军手里抓着一只色彩斑斓,拖着长羽毛的大野鸡,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从大山深处走了出来。

    至于头上的树叶和脸上,手上露出来的皮肤被树枝刮出来的一道道划痕,被几个孩子给彻底的忽略了。

    和妞妞一样的,这兄弟两的视线打从这只野鸡一出现,就牢牢的钉在了这只鸡的身上。

    李志军得意的把鸡大方的拎到几个孩子面前,炫耀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不怪他这么嘚瑟,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打野物呢!本来只是有点馋,顺便想试一下自己的力气,哪里想得到瞎猫碰到死耗子,一只大野鸡就自己作死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为了抓到这只鸡,他着实费了好大一阵功夫。

    野鸡可不比家鸡,人家长着翅膀可不是当摆设的。它不光跑的比家鸡快,它还会飞!尤其又是在树林里面,李志军追,它就到处乱串。

    最后,索性扑腾着翅膀干脆飞了起来。

    李志军一看不行了,这鸡是要跑了,心里一急手里的柴刀就飞了出去……

    然后,手里的柴刀直直的朝着野鸡飞的方向,只听“扑”的一下,居然让他给打中了!

    乐得李志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欢欢喜喜的跑过去捡起野鸡一看,哟,这家伙看起来还蛮肥的啊!

    拎到手里的时候,估摸着得有三四斤了。高兴的李志军眼睛都咪了起来,捡起柴刀,拿着野鸡准备回家。

    这会三个孩子高兴的样子,李志军也看在了眼里。难得的,就连李红利这孩子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再是一副警惕模样了。

    于是,李志军大手一挥,直接说了,“咱们今天晚上吃鸡!”

    这话一出来,三孩子高兴的都跳了起来。看着几个孩子活泼的样子,李志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才是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模样嘛!

    可惜的是,李志军没得意的太久,只听妞妞忽然惊叫了一句,“哎呀,这野鸡的脑袋怎么都烂了,还一直在滴血,好可惜哦。”

    李志军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当时鸡是打中了,但是由于他这突然拥有的大力气,力道没有把握好,打中野鸡的同时,这鸡脑袋也被他给砸碎了。

    这下子,两双胞胎也注意到了,李红利一脸的惋惜“是啊,是啊,这血都流完了,可真是浪费。”

    李红星,“哎,别说血了,这鸡脑袋估计都只能炖着吃了,没得啃了。”

    李志军:这还是几岁的孩子吗?为什么他们的关注点不是鸡脑袋怎么会被砸的这么惨,而是一脸惋惜那破碎的鸡脑袋和流失的鸡血呢?

    算了,不和这一群孩子计较了。得不到想要的赞许的李志军自我安慰着。

    李志军将手里的野鸡递给离他最近的李红利,自己弯腰收拾好了两捆大柴火,轻轻松松的提了起来。

    其实要不是柴火比较占位置,手没办法拎太多,就是再多几倍的重量,他也不觉得沉重。

    准备下山回家的时候,却看到李红利将鸡递给了妞妞,带着李红星两人弯腰又拾起柴火来。

    李志军,“别捡了,要是实在不够,我明天早上再来弄点就是了。你们年纪太小,拎也拎不了多少。”

    却见李红利压根就没有听他的,扒拉出来一堆柴火后,还砍了几根藤蔓,摘了十来片大树叶,转手就递给了李红星几片。

    李志军这才看到地上还躺着一大堆野蘑菇。

    “哟,这是你们采的啊?还真厉害。”

    李红星被夸了,可高兴了,“嗯,这是妞妞发现的,我和哥哥都有帮着采。”

    李志军赶紧的又夸了妞妞几句,这回小姑娘没有像以前那样害怕李志军了,居然还冲着李志军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来。

    看起来可爱极了。

    一头的李红利将柴火平铺到地上,先是用树叶给铺了一层,再让妞妞把野鸡递了过去,将鸡给放到上头,然后把摘剩下的树叶再盖到野鸡上面去。最后,还不忘在最上面放一层厚厚的柴火。

    李志军被这孩子的动作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问了一句,“你这是干啥呀?”

    结果,李红利一边麻利的用藤蔓将柴火给裹好,头也没回的回了一句话,“你傻呀,要是这么拿回家,被人看到了还不得交队里去呀。”

    即便是李红利没有回头,但这么嫌弃的语气让李志军想像了一下,这会这孩子脸上的神情一定是满满的鄙夷。

    李志军这会啥也听不到了,满脑子里回荡的都是一句,“你傻呀……你傻…傻…”

    所以,他这是被一个还不到七岁的孩子给鄙视了?

    李志军带着孩子前脚一出门,谢兰香也拿着布袋子出门了,直接去了大队书记那里。

    李家村的大队书记叫李佑喜,和李志军的父亲李春喜说起来还是堂兄弟。所以当谢兰香把来意一说,他颇有些为难。

    “粮食倒是好说,可以先借给你,等到后面分粮的时候直接减掉就可以了,就是这黄花地的分配,这都已经分好了……”

    李佑喜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他自家堂侄子李志军是个什么情况他还不了解啊?可怜了侄媳妇这么勤快老实的人,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丈夫。哪怕他自己这个男方家的堂叔都有点看不过去了。

    但他不仅仅是李志军的堂叔,还是整个李家村的大队书记。有心相帮,但又还得顾虑村里人的看法。

    他话一出来,谢兰香就难掩脸上的失望之情。

    最后,谢兰香只能先借好粮食,在本子上登记签字。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直在旁边观看的王志英忍不住开口了。

    王志英是李佑喜的老婆。

    “那个兰香啊,你等一下,婶子可以帮你多弄点黄花地出来。”

    她话一出口,就招到李佑喜的训斥,“瞎说什么了你,现在哪还有没分的黄花地啊?”

    王志英,“怎么就没有了啊,大青山后背那里有七分黄花地,你要是能吃的消,不怕累的话,我可以把那里加多划分给到你。”

    她一说,李佑喜更不高兴了,直接瞪了她一眼,“那地怎么能行?而且那地都已经分出去了,还怎么给兰香啊?”

    “那地怎么就不行了啊?志秀能摘,兰香肯定也是可以的。”王志英当场就和李佑喜争辩了起来。

    争完,转过头来对谢兰香说,“兰香,你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