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竹啊 作品

第五十三章 再入地宫

    离开宜兴,我直接去了骊山,顾飞他们四个已经在附近的旅馆等我了。装备是由肖筱准备的,一应俱全,除了百里,我们每个人都配了一把枪在手。

    进去的路径跟上次相同,同样是入了夜,从瀑布下面穿了过去。因为之前走过一遍,所以这次并没有花太多时间。

    进了古越潭后,里面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并没有多大改变,鉴于上次没看清这顶上的壁画与文字,这次还特意带了夜视的望远镜,当然,也是托肖筱准备的。

    肖筱跟娘娘腔是第一次来这,难免有些稀奇,尤其是看到潭边那一簇簇翡翠的时候,更是激动的不得了。

    “小白脸,这是谁的地盘?怎么这么多翡翠?”看娘娘腔的样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进到这暗黑幽绿的古越潭洞府后,依然被惊得目瞪口呆。

    我举着望远镜在那张望,随口应着:“这你就得问百里了,他对这里熟得很,说不定就是他家的。”

    百里佑从进来就一直坐在边上不说话,只是看着我们。而顾飞,他之前跟我一起来过,见识过那群魊人,总是心有余悸,抱着阿佑不肯放手。

    顶上的壁画画得杂乱无章,用色却是讲究的很,颇有敦煌壁画的感觉。

    “怎么样?上面画了什么?”顾飞凑过来问我,要不是我要看这上面的东西,我们早就往下面的地宫去了。

    从壁画内容和边上零星的文字大致能看出,这潭水是在秘密开山找玉矿的时候被发现的,因为巨大的财力,所以便成就了一个小国,也就是渠国。我没猜错的话,壁画上君王模样的人应该就是叔梁王了。

    这古越潭是个意外收获,叔梁王下令用里面的“水”炼药,并不断地用难民做实验,以求长生。

    因果报应,叔梁王为了永远享受这里的财富,拿活人做实验,最终报应在自己身上,爱妾诞下了畸形胎儿,而渠国也如昙花一现般,没多少年就幻灭了。

    只是,还有一点值得在意,壁画上从开始到结束,叔梁王边上都跟着一个青衣长袍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卦师?要真是这样,这卦师和叔梁王还是老相识啊。

    “这上面这么多溶洞是干什么用的?”肖筱脱了外面的防水衣,穿了一件皮夹短外套,下身是一条迷彩长裤加上一双登山鞋,一头长发被束起,干净利落得很,跟之前那个吴芊芊的娇美不同,另有一番风味。

    她拿手电指着那些布置有序的洞口,作势想跳起来看看里面的东西,我立马把她拉过来:“小心点,这每个洞里面都藏了凶狠的魊人,我们上次因为它们,没少吃苦头。”

    “肖筱,这可不是你家,小心点,别乱碰东西,一不小心就有怪物跳出来咬人。”顾飞抱着阿佑走过来,故意吓唬肖筱。

    娘娘腔趴在翡翠上拿手电扫了我们几下,晃得我眼睛睁不开,刚想骂他两句,他就开口埋怨我们:“诶诶诶,我这么一风华绝代的人在潭水边上蹦来蹦去的,你们就不担心我掉下去?”

    “说起来,娘娘腔,你要是掉下去了,可就别想浮起来了,这水可不是一般的水,再轻的东西都能沉底下去。”我走过去,故意吓唬他,让他一进来就死抱着那些翡翠瞎激动。

    娘娘腔白了我一眼,这才讪讪地退了过来。百里见时候差不多了,就将暗道打开,奇怪的是,并不是上次的那条。

    我们刚走下去,入口就被关上了,两边一米半高的地方各有一道十公分宽的凹渠,里面盛的似乎是蜡,又似乎是油,总之百里掏出火折子一点,火光就顺着凹渠一路往前,将这里点亮。

    这是个拱形的暗道,大致两人宽,很长,微微往下倾斜。百里回头对我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阿佑也一下挣脱了顾飞,落在百里身后,端坐在暗道中央,宛如在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我们面面相觑,不敢说话,跟在百里后面。

    四周没有壁画,没有装饰,修得简单但不简陋。这条暗道虽然没什么岔路,却也是九曲十八弯,就像是在故意避开什么一样,才没有笔直地通往目的地。

    我们跟着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视野渐渐开阔起来,两边的凹渠越来越低,几乎已经贴到地面。百里突然停下,这时候凹渠的照明也到了尽头。

    “百里是什么来历?”这时候娘娘腔才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打探道。

    现在才想起要问百里的来历,之前干什么去了?我白了他一眼,故意神神叨叨的:“此乃神人也。他边上那只叫阿佑的玄猫认识吧?这可是成精的主,干的过怪物,开得了机关。”

    “小白脸你骗谁呢?爷可是唯物主义的,才不信有那些鬼啊神的。”

    我嗤了一声,那你有种别问啊。要真给他解释起百里的来历,要把渠国事件都牵扯出来不说,具体百里家是干什么的,老子还不知道呢。

    百里停在暗道的尽头,我拿起手电往前面开阔的空间照去,大概是两套房的大小,正前方两三级台阶上是一扇朱漆大门,足有三人高,门口立着两个石狮,门上钉着镏金的铜钉,两个狮口门环分量很足,实打实的,重得很。

    顾飞跟我一起站在那扇朱漆大门前,拿手电扫来扫去,就是迟迟不说让我开门:“不知道这门后面会是什么……”

    上次的那扇玉门背后,是几只凶悍的魊人王,进去一群人不是受了重伤,就是丢了性命,连百里跟阿佑都对付不了,这扇门后面,不知道会不会也隐藏着无法承受的危险。

    “怎么了?不进去吗?”肖筱跟娘娘腔也跳了上来,肖筱作势就要推门,被顾飞拦了下来。顾飞给我使了个眼色,才发现百里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依然站在暗道尽头,盯着那扇门看。

    两边凹渠里的火光闪烁着,看过去,就放佛他站的是另一个世界,一个通往黑暗地狱的地方。

    我叫了他几声,他才回过神来,抱起阿佑走了过来,他将手放在门上,也有些犹豫的意思:“那里是我没去过的世界,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