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千镜八荒 作品

第二百七十五章神秘的狐族NPC

    ps:ps:感谢“雨下,晴天”的粉红票票!感谢“妖紫星”的两张粉红票票!

    莫沉镇西山。

    对于西山上的永恒之心开结界互通的事情,最高兴的人估计也就是白之雾族的那个npc小七儿了。当初在白之雾族的时候,他就得到了纪小言的承诺,只要等到西山的结界一开,自己就能去找她了。像他们这样常年都隐居在深山,根本就出不去的种族来说,能结识外人自然是一件很令人激动的事情,再加上有人愿意在他们出山去历练的时候收留自己,那就更不用说这个激动劲了。

    所以,在感觉西山的结界快要开启的时候,白之雾族的小七儿第一时间就把东西收拾好了,然后去给他们白之雾族的长老还有新任的族长大人等上报了一声,之后就赶紧一路出了白雾区,下山到了结界处,等待那个看起来如同空气一般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结界破裂!

    他现在已经在幻想,自己要是出了结界就第一时间去清城找纪小言!她肯定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会大吃一惊的!他们白之雾族和黑之雾族都知道山上的山神大人会开结界了,但是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还以为会等很久了。现在看来,估计就是纪小言他们一行人上山和山神大人商量完了事情离开之后,山神大人觉得心情很好,所以立刻就要开启结界,放他们两族的人出山历练了........

    只是,这结界说要开启了,结果一直攥着包裹在结界处看了很久的小七儿都没有看到结界破裂的趋向。倒是结界外的那些村落的村民们越聚越多,他们都用很稀奇的目光,激动又贪婪地看向自己,隔着结界不停地把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什么鸡鸭牛羊、花草瓷器之类的东西都拿到结界外,一个一个地放到他的面前给他看。小七儿看了半响这才有些小兴奋地想到:结界外的这些村民们难道是因为发现自己即将从结界里出去,所以特意来欢迎自己,准备把他们家里的东西都送给自己的吗?这也太好客了.......

    原来外面世界的人们是如此的好心.......

    小七儿一边惊喜地感概着,一边不停地在想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回头可以回报给这些热情的村民们.......对了,等一会儿如果自己族里的族人们也来了,自己一定要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他们白之雾族的人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这个时候的素不相识可就不是那么高兴了。

    当初自己要来莫沉镇的时候就和星空浩瀚说过,顺便还告诉他。如果有空,带几个人过来帮帮他之类的。早一点早到纪小言,看着她成功地完成实验,那他就安心了啊!可是没有让他想到的是,他带着不落的凡尘这么一个意外认识的家伙都冲破了传送阵附近的npc村民的包围圈进了村子了。星空浩瀚还没有消息。

    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躲起来,等着追逐他们的村民们从身边经过之后,素不相识这才赶紧地拨通了视频通话,对着星空浩瀚问了一句,怎么还没有来?

    结果,视频那边,星空浩瀚的脸色可难看了。

    “素素啊,我可能是来不了!”星空浩瀚此刻的脸色很为难,然后对着素不相识说道:“我都把人组织好了,准备来你们那个什么莫沉镇的。结果帮里有玩家先是找到了一个大boss。让我派人一起去围剿,随后我才把人都派走结果刚出门就遇上麻烦了。”说着,星空浩瀚一脸无奈又郁闷地把视频的角度往旁边移了移,然后对着素不相识说道:“诺,你看吧。我们这还没有走到传送阵,就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神秘的狐族npc给逮住了,让我们去给他做任务。”

    素不相识皱了皱眉头。

    又是神秘的狐族npc,这家伙已经从清城离开了?

    “素素啊,我知道你肯定没有急事不会让我过来帮忙的,可是我现在实在是过不来了。你别怪我啊!”星空浩瀚一脸祈求地看向素不相识说道。

    “算了,你过不来就算了。你找几个玩家过来帮我吸引一下npc之类的就好了!我们现在只有两个人,要是被抓住了,连个来救命的没有......”素不相识也不想再多问什么。既然星空浩瀚自己来不来,那就派几个玩家来帮忙也是可以的。反正他要的是人数,又不一定非要星空浩瀚才可以。

    只是,星空浩瀚听到素不相识的话,脸色还是难看了几分,然后一脸歉意地看向他说道:“素素啊。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我们两个是什么交情啊,我肯定不会说谎骗你之类的,对吧?现在不仅仅是我走不开,我们整个帮会的玩家都走不开啊.......就连我们在郊外去打boss了的玩家,在眼看着boss都快要挂掉了也只能丢掉boss,火烧屁股地跑回来,去帮那个什么神秘的狐族npc做任务。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得罪了哪个狐族的npc哪里了........”星空浩瀚一脸的欲哭无泪,“我们在镇子里待的好好的,远远地看到了他头顶上的名字,想着我们在狐族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了,自然是能不和他碰面就不碰面的,咱们离的远远的就好了。结果谁知道,他们才跑了几步,这丫的npc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技能,唰地一下就奔到我的身边来,笑眯眯地来了一句:‘我记得你,你前不久在我们狐族祭典的时候,还在我们狐族待过’........老子真想给那npc一耳光子!md,我们那哪里是待过啊,就是被关过好不好!这狐族的npc说的好像我们在狐族被礼遇过一样.......”

    素不相识皱眉看着星空浩瀚,然后看了看周围的情形,貌似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离开,于是继续看着视频里郁闷无比地对着他吐露心事的星空浩瀚。

    “素素啊,我是告诉过你的。我们在狐族那哪里是去做任务的啊,就是去受虐待的!这好不容易出来了,就想着躲开这一族的npc们。都说了是隐藏的种族了,搞个什么祭典都没人玩家之类的知道的种族。说白了就是还未开启的种族不是?结果现在好了。这tmd一个隐藏种族还没有玩家开启就直接不隐藏,跑来我们这个破镇子来玩来了!来玩也就算了,还非要逮着老子,说什么以前认识。所以让老子整个帮派的玩家,全部都成为帮他做任务的人了!!这tmd的还不能拒绝......”星空浩瀚一副捶胸顿足的后悔模样,对着素不相识嚎道:“素素啊,你都不知道,老子有多么的郁闷啊!这简直就是飞来横祸啊!”

    素不相识静静地看着星空浩瀚。一点都不担心他这样鬼哭狼嚎地会被谁听见。以前大家不太用视频通话,一是收费比较贵,谁也不会那么没事就掏钱出来显摆,二就是当时这视频通话,你要是和谁聊天说话,旁边的人都能听到你们的对话,一点隐私都没有,更不用说去埋伏谁,或者是杀怪的时候,和谁视频通话会被暴露的情况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那个傻逼。在游戏里和一个生意伙伴加了好友,在现实里没有联系上,跑这游戏里一看,咦,那家伙在,给一个视频通话过去。然后两人一通话,顺便把生意给谈了谈,然后......然后就更好玩了。阴差阳错的,两人的通话内容被另外的一些玩家听到了,一个玩家的脑子很活。直接把他们的对话内容给记了下来,然后屁颠屁颠地买给了两家的现实对手.......

    后果嘛,大家意会就可以了。

    只是,这两个郁闷的生意人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就不干了。直接找上了游戏客服投诉。丫的你们一个破视频通话收费收那么高也就算了!他们这钱也花了,居然tmd的连一点隐私都没有,这怎么可以啊!他们这视频的通话隐私连tmd飞签和飞鸽传书这么廉价的通话途径都赶不了,那他们这钱不是白花了吗?

    于是,两人找来很多的玩家,甚至有不少在游戏里的家族成员们一起联名找了游戏公司反映情况。要求改革这个视频通话的隐蔽功能。于是,投诉提交上去,在经过游戏公司那些人的研究之后,这个视频通话总算是改变了。

    只要玩家和其他人视频通话,所有的通话视频图像和说话的内容声音,都只会由双方两人知道!甚至连本人录音录像都不可以,大大地加强了这个视频通话的隐私性。当然,游戏公司也考虑到了一些情况,如果出现那些打通话谩骂别人、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不正常的情况,某一方的玩家是可以申请在视频通话的过程中由客服介入旁听,然后对通话的性质和恶劣性进行判断.......之后,再进行处理。

    所以,当初魇箔流离在驿站里和素不相识视频通话的时候,旁边的独孤一枝草想要偷听、偷看都是不能成功的。

    “算了,你还是跟着那个狐族的npc做任务好了!来不了就来不了吧!”素不相识瞧见星空浩瀚的牢骚发的差不多了之后,这才叹气说道:“对了,那个狐族的npc让你们去做什么任务啊?是护送他去什么地方吗?”

    星空浩瀚摇头,然后一脸无奈地说道:“护送的话那就好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帮会的玩家们一起行动,难道还保护不了他一个?如果是护送,我早就开溜了.......这神经病npc也不知道哪里犯抽了,给我们每个人派了一个任务,不是去东家要一个破碗,就是去西家带一个口信或者是对着某一个npc说一句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之类的.......这会儿他又安排了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跟着他去镇子里一个什么地方端水......老子就没有见过这么神经的npc!!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一天到底是想干什么........”

    “嗯......那你赶紧去吧!回头有事我们再联系!”素不相识点头,虽然心里很好奇这个狐族的npc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也知道,此刻可不是他去好奇这些事情的时候。

    不落的凡尘探头探脑地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形之后,对着他打了一个手势,告诉他可以离开继续走了。所以他此刻需要尽快地去西山那边,如果可以,能和魇箔流离汇合那是最好的了。

    把视频通话挂断之后,素不相识对着不落的凡尘点了点头,两人猫着腰找了几根稻草顶在头顶上就小心翼翼地奔着西山的方向过去了。一路上虽然还是有不少的npc村民在奔跑,但是相对来说,素不相识觉得似乎要安全了一些。至少自己心底那种危险感要小很多了........

    躲躲藏藏地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素不相识就瞧见了那片广袤的绿色山峰。

    “我们这就是到了吧?”不落的凡尘仰天看了看西山的山峰,然后有些惊讶地对着素不相识说道:“我的乖乖,在传送阵哪里看着这山没有多高的啊!怎么到了山脚下,感觉这山长高了不少呢?”

    素不相识有些好笑地对着不落的凡尘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就带着他直接往西山上走了两步,结果他们嘭地一声就撞到了一层根本看不见的东西上。不落的凡尘一边捂着头揉着,一边好奇地伸手摸向空中,然后喃喃地说道:“哇喔......这就是所谓的结界吗?太高级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摸到呢.......这要是不走过来了,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居然有东西啊.......素不相识,这结界要怎么进去啊?你哪里有任务提示没有啊?”

    素不相识凝眉看了看远处山峰的顶端,纪小言就在哪里!可是他们却进不去!!

    “等等,我问问我另外的那个朋友到哪里了!”素不相识依依不舍地把手从结界上放下,对着不落的凡尘说了一句,然后就翻出魇箔流离的名字,给他发去了一个视频通话。只是,一直都立刻接他视频通话的魇箔流离却在他尝试着连接好几次之后,都没有反应。

    如果是在奔跑中,他间隔了时间都拨打了那么多次,魇箔流离也应该会回应一次了!可是,为什么打了那么多次了,他还是没有反应啊?难道是被npc村民们抓住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