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千镜八荒 作品

第二百九十三章幼崽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九酒姑凉还以为自己是被清城的那些npc守卫们给忽悠了。

    明明说好了的是进入变异兽的训练场啊,怎么看到的却完全不是她想象中训练场的模样,反而是一副山清水秀的旅游地图啊?

    想到这里,九酒姑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把自己包里的武器短刀给握在手里,然后跨出传送阵,准备先往周围过去看看。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片优美的风景和宁谧的环境让九酒姑凉的警惕性减弱了不少,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在跨出了传送阵之后,那就代表是出了安全区了......

    所以,在九酒姑凉才离开传送阵两秒后,她就突然感觉脊背莫名一凉,下一秒一阵剧烈的痛感就由后背开始蔓延……她甚至还没有时间来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视线已经变成了灰色,直接眼中白光刺目一闪,她就看到自己出现在了几秒前那间清城的屋内里……

    “这是怎么回事?”九酒姑凉足足楞了好几秒之后,这才一脸疑惑地看向那个收了她竹签,送她进了训练场的清城守卫,对着他问道:“我才刚刚进去,怎么就出来了?”

    守卫漫不经心地把九酒姑凉上下打量了一遍,有些疑惑地问道:“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肯定不是啊,我才进去几秒钟啊!”九酒姑凉扬起脖子,有些生气地低吼道。只是想到被传送阵出来时她后背的那股疼痛感,九酒姑凉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地猜测道:难道她是被攻击了吗?是谁?玩家?还是变异兽?

    她怎么会放松了警惕,连谁把她杀死了都不知道啊!

    九酒姑凉忍不住有些懊恼地咬了咬牙,神色未变地看向那个清城的守卫,想听听他会怎么给她解释。

    只是。那个清城守卫却一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对着九酒姑凉说道:“不管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你要是还要进去的话,诺,外面买竹签,然后我送你进去……”

    “你们都不解释一下的吗?”九酒姑凉闻言,顿时微瞪双眼。看着那个清城的守卫问道:“那可是一个金币啊!你们难道不知道一个金币是多少钱啊?我才进去几秒钟啊?你们就要让我重新再买一次竹签。这也太不合理了啊!”

    “冒险者,在你进去之前,我们可是有告诉过你规则的。”负责收竹签的那个清城守卫一脸不高兴地白了九酒姑凉一眼。然后对着她说道:“每一个冒险者只要进去一次,都需要用一个金币买竹签的,我记得刚刚你是听的很清楚的啊!这一个金币,我们卖的又不是时间。要保证你们这些冒险者在训练场里面待满一天一夜!你现在这态度,是在找我们闹事吗?”

    九酒姑凉很想很眼前的清城守卫大闹一场的。可是看着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半响才咬牙说道:“那你们这意思就是,一个金币。只能进去一次。如果在里面出了什么问题,被传送阵出来了,你们也不管是吧?”

    “那是自然的。”那个收竹签的守卫微微有些得意地点头说道。“我们只负责收竹签,送你们这些冒险者们进去……其余的事情。我们都不管。”

    九酒姑凉忍不住有些恨恨地咬了咬牙,瞪了那个清城的守卫两眼之后,这才愤然地转身走到院子里一个书生面前,掏出一个金币直接摔到他的面前,吼道:“再给我来一个竹签……”

    npc书生连看都没有看九酒姑凉一眼,随意地就从桌上一个竹筒里抽出一个竹签递给了九酒姑凉,然后把金币一收,就自己拿着书继续看了起来。

    九酒姑凉深吸了两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把竹签交给传送阵旁的那个守卫后,跺脚就踏上了传送阵,然后朝着那个守卫说道:“这一次,我一定要待够一天一夜再出来……”

    “随你!”收了竹签的那个守卫一脸的无所谓,直接示意旁边的一个传送师把九酒姑凉再次送进训练场之后,这才喃喃地说道:“这第一个冒险者来了,估计后面的冒险者也就来的快了……也不知道城主大人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把简易的训练场地图做好,拿过来卖给这些冒险者啊……”

    这一次,再睁眼看到训练场的九酒姑凉可就没有刚刚那种轻松的心情了。

    此刻的传送阵已经不是她上一次到达的那里!站在传送阵里仔细地把周围的环境都给打量了一遍,在心里掂量了好那些地方可能有危险之后,九酒姑凉这才小心翼翼地握紧短刀,跨出了传送阵,然后警惕地转动着眼珠,一步步朝着她选好的一个方向慢慢开始移动。

    幸运的是,这一次的九酒姑凉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都没有遇上什么突发状况或者是危险,一度让她有些神经兮兮地以为,刚刚被传送阵出去的事情,就是清城的那些npc们故意来讹诈她金币的。

    “不是说这里面还有店铺什么的吗?到底在哪里?”九酒姑凉一边侧耳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小心地拨开面前一人高的草丛,自言自语地说道:“连张地图都没有,我这要怎么找到店铺啊?难道前期全部靠自己来走,自己来画地图吗?”

    想到这个可能,九酒姑凉瞬间就楞了楞。

    可不就是吗?他们来这个训练场可就是模拟现实对付变异兽的情况吗?如果有地图的话,且不是对他们来说,反而有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感啊!到时候,真到了现实世界,让他们去找变异兽,他们能有什么地图啊?那时候发现自己难受,那才是郁闷的,还不如现在就好好地适应一下。

    “加油,加油!”九酒姑凉想明白之后,立刻就给自己打了打气。直接挥刀把面前的几根草丛给砍断,然后抓起那几根断裂了青草就往旁边扔了过去。

    “吱……”青草刚扎进草丛,九酒姑凉就听到一声细微的叫声,警惕地转身厉眼看向声音的方向细细地又听了几秒,发现没有任何动静之后,九酒姑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停下了砍草的动作。然后把短刀握到胸前。直接朝着刚刚扔草的方向一刀划了下去......

    长势十分喜人的青草从直接被削掉一大截之后,立刻就露出了一只幼小的灰色动物,正蜷着身子躲在青草丛里。微微发抖地把眼睛从两只小腿之前的缝隙露出来,可怜又害怕地看着九酒姑凉。

    “幼崽?”九酒姑凉瞬间松了一口气,有些好笑地朝着那只灰不溜秋的动物看了看,然后在心里埋怨自己真是太神经质了。居然会被这样一只幼崽给吓到......

    “小家伙看起来是走丢了?”九酒姑凉心情大好地蹲下仔细地盯着那只灰色的幼崽看着,看着它害怕地一直抖着身子。顿时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行了,别害怕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我马上就走,你早点回去找你的妈妈吧……”

    说完,九酒姑凉立刻就站起身来。看着那只幼崽的身子似乎抖的没有刚刚那么厉害了,甚至还把脑袋慢慢地露出来,好奇地打量着她后。这才勾嘴笑着说道:“回去吧…….”

    幼崽看着九酒姑凉又继续开始砍起了青草,这才慢慢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然后歪着头,睁着大眼睛,忍不住朝着九酒姑凉走了两步,见她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回望自己后,幼崽赶紧一副害怕的样子,忍不住往身后退了退。

    “怎么还不走?”九酒姑凉也有些好奇地朝着幼崽看了看,见它和自己保持着距离,一副害怕又好奇的样子,顿时忍不住笑道:“难道你是对我一见钟情,准备跟着我了吗?”

    幼崽没有动,只是歪了歪头。

    九酒姑凉转了转眼珠,想到自己兴许还能在这个训练场里收一只宠物,顿时心情也忍不住好了起来,然后仔细地打量起了眼前这只幼崽……

    这只幼崽只有九酒姑凉的巴掌那么大,看起来很是有一股弱不经风的样子,灰不溜秋的毛皮很脏,上面还能看到不少干枯的泥土渣子把毛给凝固成了一团又一团的;幼崽看起来有些像犬类,毛茸茸的小耳朵,一双泛着暗红色的大眼睛,此刻正闪烁着纯净的眸光,好奇地望着她,时不时还在空气中轻嗅着......

    “怎么?你还真是什么犬类不成?这是在记下我的气味吗?”九酒姑凉看着幼崽一副陶醉般地闭着眼睛,一边轻嗅着,一边朝着她走过来,顿时忍不住大笑了两声,然后把手里的短刀一收,静静地看着那只幼崽走到了她的脚边。

    “看起来是有些脏了,回头找个水源给你洗一下,应该还是会很可爱的!”九酒姑凉有些欣喜地看着抬头望着她的那只幼崽,忍不住笑着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抚摸了一下那只幼崽的脑袋。

    出乎意外的,手感很好啊。

    “好吧,你要是愿意跟着我,就跟着吧!”九酒姑凉笑眯眯地又摸了摸那只幼崽的脑袋,看着它一脸享受地眯起了眼睛,身子还特意朝着自己的手心又蹭了蹭后,继续笑着说道:“回头等我找到了店铺,就给你买点吃的,把你打扮一下就漂亮了……”

    幼崽眯着眼,把头往九酒姑凉的手心又移了移,甚至还把下巴放到了她的手里。

    “哈哈哈,小不点儿,你还真是聪明啊,这就知道怎么撒娇了?”九酒姑凉有些失笑地看着那只幼崽,顿时摇头配合地把手朝着幼崽的脖子下伸了过去,准备给这只幼崽挠一挠脖子。

    只是,九酒姑凉的手指还没有来得及碰到那只幼崽,就只见它打哈欠般地懒洋洋张开了嘴,然后却用极快的速度一口就咬在了她的手指上……

    “啊!”九酒姑凉正想呵斥一下那只幼崽,告诉它不可以咬人,结果却看到那只幼崽本来还盯着她的那种纯净的眼神,瞬间就染上了一丝奸计得逞的得意。下一秒,在九酒姑凉还来不及多想的时候,她就感觉从自己被幼崽咬住的手指渐渐出现了一阵剧痛感,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这股剧痛就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照例的,九酒姑凉感觉自己的眼里白光乍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又看到了那个令她有些反感的收竹签的清城守卫。

    “咦,又出来了?”收竹签的守卫挑眉有些淡笑地看了看九酒姑凉,然后说道:“嗯,不错!这次要比上一次待的久一点了!”

    “怎么回事?”九酒姑凉忍不住颤抖了几下身子,目光有些呆滞地举起自己刚刚被咬的手指看了看,然后望向那个收竹签的守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是又死了一次了?被一只幼崽小兽咬了一下手指就死掉了?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收竹签的守卫耸了耸肩,抱着一丝看热闹的心情,对着九酒姑凉说道:“出来了就是出来了。还要再进去吗?你不想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 首发

    九酒姑凉就那么摊着手在发呆,完全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看来是傻了啊!”收竹签的守卫有些失望地嘟了嘟嘴,叹气地对着身旁的传送师低声说了一句。

    传送师抬眼朝着九酒姑凉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九酒姑凉此刻的脑子已经有些乱了。

    看着自己死掉重新刷新后完好无损手指,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第一次,她连自己是被什么攻击了的都没有看到,就直接挂掉被传送出来了;这第二次倒是不错,走了那么远也没有遇上什么事情,结果却栽到了一只幼崽小兽的嘴里?这怎么可能啊?那就是一只看起来才刚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幼崽小兽啊!她甚至被那只幼崽咬到手指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似乎小动物都喜欢随便咬东西磨牙,以后自己可要好好地教一下它.......

    结果,她却被那只幼崽小兽给坑了?

    九酒姑凉此刻恨不得直接给自己来一刀,丫的她怎么就那么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