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菡 作品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能不能对我好点

    “唐小小!”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里传来宫爵的怒吼声。

    原本还在被子里不停哭泣的唐小小,心里一惊,慌乱的擦拭着眼泪。

    下一秒被指直接被掀开,宫爵那张充满怒火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宫爵……”

    慌乱的喊出宫爵的名字,唐小小感觉自己都快要被他眼神中的怒火给燃烧殆尽了。

    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吧,这男人为什么又发火?

    看着唐小小那红红的眼眶,宫爵有形的剑眉紧紧皱起,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探究。

    “哭过了?”

    唐小小眼眶红红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看到她这个样子,宫爵的心像是被人紧紧捏着一样难受。

    “没有,”

    吸了吸鼻子,唐小小否认着。

    “还说没有?唐小小,你当我瞎?”

    唐小小的话说出口之后,宫爵剑眉微挑,直接怒吼着。

    “真的没有,刚刚就是被风吹得迷了眼睛,所以才流泪了。”

    吸了吸鼻子,唐小小再次否认着,在宫爵的面前,她是绝对不能提到慕倾风的名字的。

    “唐小小,你在骗我?”

    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宫爵眼底燃烧着怒火。

    就连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刚刚是哭过了,她竟然还说风吹得迷了眼睛,骗傻子呢?

    “我真的没有,我没有骗你。”

    不敢对视宫爵的眼睛,因为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就像是能够看穿人的心底一样,每次在撒谎的时候,唐小小都习惯性的躲避他的

    眼神。

    “你为什么自己回来了?都不知道说一声的?”

    想起刚刚去找唐小小的时候,看不到她的身影,心中那慌乱的感觉,宫爵眼神变得更加冰冷起来,眼神中充斥着怒火。

    “我……我就是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等了你半天都没有去找我,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唐小小小声的解释着,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了宫爵的身上。

    “真的是这样,真的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才提前回来的?”

    宫爵大步走到安然的身边,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黑眸中带着浓浓的探究。

    “嗯……”

    唐小小垂下头,心虚的答应着。

    下一秒宫爵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搂着她。

    “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早说?”

    他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关心,因为这一次唐小小住院是他的失手造成的,他的心里本身就是很内疚的,现在听到她这样说,心里

    立马变得紧张起来。

    “宫爵,我出院吧,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家。”

    一想到今天对慕倾风说出来的那些伤人的话,唐小小的心里就很难受。

    她害怕继续呆在医院里,慕倾风还会再来看她。

    她这一次能够狠下心来说那些伤人的话,但是却并不代表下一次也能够心狠下心来。

    说出伤害慕倾风的话来,甚至比伤害她自己还要难受,她真的不想再承受第二次这种痛苦了。

    从唐小小口中听到回家两个字,宫爵心中微动,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心里的阴霾因为这两个字,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我们回家,我一会就让乔森去办理出院。”

    将唐小小紧紧的搂在怀里,宫爵的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听到他答应了,唐小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要离开了医院,她跟慕倾风见面的机会就会少了。

    或许这样他就慢慢的能够放下了。

    乔森的办事效率向来是最高的,宫爵吩咐了办出院手续之后,很快就变好了。

    离开医院之后,唐小小心里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阿风,对不起,我们两个人的曾经就结束在这家医院里吧,只希望你过的会更好……”

    唐小小透过车窗看着越来越模糊的医院,脑海中满满的都是慕倾风的身影。

    “你在想什么?”

    宫爵那低沉性感的声音不适时的传来,她看着一脸难过的唐小小,有型的剑眉紧紧皱起。

    这个女人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奇怪?

    “没什么,只是觉得终于离开医院这种地方了,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来这里了。”

    收敛起自己的思绪,唐小小故作轻松的开口。

    这个医院里有她最痛苦的回忆,她只希望永远都不要再来到这里了,伤疤永远都不要再被触碰到。

    “既然不想再回来这里,就给我乖乖的!要是敢再不听我的话,我就让你来这里住个一年半载的!”

    宫爵并没有对唐小小的话起疑,但是想起他这次伤害到了唐小小,完全是这个女人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他向来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他的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这他怎么能够接受的了。

    ……

    无语的看着宫爵,唐小小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毒!

    这男人怎么会有这么毒的主意,她这辈子最不想来的就是这家医院了,因为这家医院里有她最痛苦的回忆。

    “宫爵,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转脸看向宫爵的俊脸,唐小小沉着脸有些郁闷的开口。

    “我对你还不够好?”

    剑眉微挑,宫爵一脸不悦的瞪着唐小小。

    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呢,这女人竟然还觉得他对她不好?

    “本来就是!”

    唐小小小声的嘀咕着,一脸不满的模样,这男人哪里对她好了,只会每天对她发火。

    “唐小小,你就分明是在惹我生气是不是?”

    唐小小的话传入宫爵的耳中,他的俊脸立马就阴沉起来,看向唐小小的眼神中燃烧着怒火。

    他这么在意她,可到了她的眼里竟然变成了对她的不好,这笨女人是故意惹他生气的吗?

    “你看你就只会对我凶,一点都不温柔。”

    看着宫爵一脸生气的样子,唐小小郁闷的开口。

    这个男人,除了对她发火之外,还会干什么,就是每天欺负她吗?

    本来还想要发火的宫爵,在听到唐小小的话之后,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唐小小,只要你说你爱上我了,我就考虑对你好一点。”

    宫爵看着唐小小的脸,沉默了片刻之后,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