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菡 作品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阿风是谁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阿风是谁

    站起身,宫爵走到酒柜旁,拿出一瓶上好的红酒,两个酒杯,动作熟练的开酒倒酒。

    唐小小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走到他身边,坐在了他的对面。

    端起一杯酒,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喝了下去。

    看着她如此豪迈的喝酒,宫爵剑眉微皱,这个女人会不会喝酒?

    没有说话,再次倒了一杯酒,宫爵端起高脚杯轻轻摇晃着,鼻尖闻了闻之后,才品尝起来。

    不满的撇了撇嘴,唐小小给自己倒满酒,依旧是一口闷。

    如此反复两三次,宫爵的眉头越皱越深,黑眸中带着不满。

    等到唐小小再倒酒的时候,宫爵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黑眸中带着怒火。

    “唐小小,你到底会不会喝酒!”

    这女人,红酒是这样喝的,不怕喝多了难受?

    “酒这个东西,怎么喝不是喝,反正早晚是要喝进肚子里的。”

    不在意的嗤笑一声,唐小小的脸上带着自嘲。

    她现在就是想把自己灌醉,如果一点一点品尝的话,她要喝到什么时候,喝到什么时候,想起慕倾风的时候才不会心痛。

    拨开宫爵的手,唐小小将杯中的红酒再次一饮而尽。

    看着她这副样子,宫爵好看的剑眉紧紧皱起,眼神中带着不悦。

    “够了!不要再喝了。”

    一把将唐小小手中的就被扔出去,宫爵黑眸中已经带着明显的怒火。

    “宫爵,你干什么,我还没喝够呢!”

    伸手便想要去拿酒瓶,宫爵的动作让唐小小的心里很不满,这个男人平时霸道就算了,难道她现在连喝酒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喝不得差不多了,我们该办正事了。”

    阴沉着俊脸,宫爵说出这句话,一个跨步走到唐小小的面前,将她抱起,直接扔到了大床上,随后欺身而上。

    红酒的后劲是很大的,刚刚开始喝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此刻唐小小竟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视线好像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宫爵伏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因为喝醉的缘故,小脸红扑扑的,带着异样的诱.惑。

    喉结上下滚动着,身体某处的欲望在迅速的膨胀着,一股火游走在他的全身,烧得旺盛,眼前的女人俨然成了唯一的解药。

    “唐小小,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要你都要不够……”

    宫爵看着身下喝得微醺的唐小小,眼底里有暗光闪过,这个女人他现在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房间里,闪烁迷人的灯光折射出暧昧的气息,就连空气中都似乎充斥着满满激.情的味道。

    男人的喘息声,跟女人的娇吟交织成一片……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体依旧像是散架了一样的痛苦,唐小小有些痛苦的皱起眉头,挣扎着坐起身。

    昨天晚上她喝多了,迷迷糊糊的记得好像又被宫爵折腾了半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让她忍不住紧紧皱起眉头。

    这时候宫爵正好从浴室里走出来,他手上拿着一块毛巾,擦拭着未干的头发,当看到唐小小醒来的时候,眼神瞬间变得冰冷。

    他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下一秒大手便掐上了她的脖子,他眼神冰冷的盯着她的眼睛,黑眸中明显的带着怒火。

    “宫爵,你干什么,你发什么疯!”

    脖子被他用力的掐着,唐小小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这个男人现在的眼神,让她感到恐惧。

    “说,阿风是谁?”

    宫爵眼神阴鸷的盯着唐小小,眼底迸射出寒光。

    心狠狠一颤,有些震惊的看着宫爵,当对视上他那双幽暗的眸子,眸光忍不住闪烁,心慌的感觉蔓延着全身。

    他怎么会知道阿风?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心虚加上窒息的感觉,唐小小说话的语气有些慌乱。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唐小小你现在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手上的力道加重了许多,宫爵漆黑如墨的冷眸中暗藏汹涌,仿佛来自地狱的冷冽。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唐小小感觉呼吸都是困难的,宫爵那危险的眼神,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真的会掐死她。

    “你放……放开我……”

    喘不过气,就连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他现在这个样子,让她从心底里感到恐惧。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那个叫阿风的男人到底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宫爵眼神越来越冷,声音更是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让人忍不住胆战心惊。

    “一个……十年不见的朋友。”

    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唐小小眼角有泪水划过,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屈辱。

    大手松开了唐小小的脖子,宫爵猛地将她压在床上,胸膛紧紧的抵着她。

    “十年不见的朋友,唐小小,你当我是傻子?你在上床的时候嘴里会喊着一个朋友的名字,除非你想跟你做的人是这个叫阿风的男人?”

    他的嗓音低哑,却透着十足的强悍魄力。

    想到昨晚跟唐小小激情的时候,她口中不停地喊着阿风两个字,那一刻他恨不能就将这个女人掐死。

    他的女人在他的身下,嘴里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他的女人在跟她上.床的时候,喊着别人的名字,多么讽刺?

    宫爵头发上的水珠滴落在她的眼睛里,那么冷,隔着被子,唐小小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

    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慕倾风……

    她昨晚喊出他的名字了?

    慕子轩这三个字,这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她在梦中喊过多少次,她原本以为她掩饰的已经够好了,但是现在她才知道,他早已经在她的心里根深蒂固,再也挥之不去。

    “说!阿风到底是谁!”

    见唐小小一副走神的样子,宫爵的拳头重重的扬起,本来想要落在她的脸上的,但是在距离她的脸不足几公分的位置猛的停下,随后重重的锤向了她耳侧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