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菡 作品

第六十八章 受伤了

    第六十八章  受伤了

    这个宫爵,前几天在国外的时候,口口声声的说想她了,可是今天才刚刚回来,他就跟别的女人在书房里……

    一想到那画面,唐小小心里更加难受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无法接受。

    心里明明知道像宫爵这样的男人,说出来的情话不可信,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住当了真。

    “唐小小,你就是一个傻13,竟然相信他说的那些话!”

    唐小小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不停地骂着自己。

    “唐小小!”

    身后传来宫爵的声音,唐小小的心微微一颤,本来是想要停下脚步的,但是回想起刚刚在书房里看到的这一幕,她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看着越跑越快的唐小小,宫爵有形的剑眉紧紧皱起,这该死的女人,跑什么跑!

    唐小小现在一点都不想要见到宫爵,她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今天刚刚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半夜赶回来的。

    但是刚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书房里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自作多情,在国外这几天,那个女人应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吧?

    她可真是傻,竟然相信他不会有别的女人,自己哪来的自信啊!

    唐小小满脑子很乱,就在她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车直直的冲了过来,车不停地传来鸣笛声,但刚看到那辆车已经马上要撞过来的时候,唐小小完全傻眼了。

    “唐小小!”

    宫爵想要去救她,但是因为离得太远,根本就来不及。

    “砰!”

    那辆车撞在了唐小小的身上,幸亏在撞上之前,司机用力的踩下刹车,这才让车子的速度放缓一些。

    不过唐小小还是被车身刮到了。

    脚腕上传来剧痛,唐小小的额头也碰到了,此刻她的脑袋晕晕的。

    “你怎么样?”

    大步来到唐小小的面前,宫爵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中带上一丝慌乱,声音中更是带着心疼。

    “不用你管!”

    尽管脚腕上传来的痛,让她痛苦的皱起眉头,但是一想到她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她就不想理会宫爵。

    “现在这时候你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剑眉不悦的皱起,宫爵有些生气的瞪着唐小小,这女人都被车撞了,还不忘跟他耍脾气!

    “你不在家陪你的大美女,你来找我做什么?”

    看着宫爵那紧张的俊脸,唐小小语气中带上了一丝酸意,刚刚不是跟一个女人呆在书房里吗,现在出来找她干嘛?

    “柳絮跟在我身边三年了,是我的助手。”

    唐小小的话一说出口,宫爵脸上的表情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来这女人生气跑出来,是因为吃醋了?

    宫爵向来是一个不会为自己辩解的人,素以只淡淡的说出这句话之后,便不再继续关于柳絮的话题。

    他觉得是在解释,但是停在唐小小的耳朵里,却是觉得这个男人在跟她说那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

    唐小小冷着脸看向别处,不想多看宫爵一眼,她现在很生气。

    “我先送你去医院,脚应该是扭伤了。”

    知道唐小小现在还在气头上,宫爵也没有说什么,他直接弯腰将唐小小抱了起来。

    肩膀上的伤刚刚处理好,还隐隐传来痛意,他现在用力的将唐小小抱起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肩上上的伤口再次挣裂了。

    不过他丝毫不在意,更担心的是怀里女人的情况。

    “你放我下来,我有手有脚,用不着你你帮我!”

    因为心里还在生薄靳宇的气,所以唐小小说话的态度很不好,声音中满满的都是赌气的味道。

    唐小小挣扎着想要从宫爵的怀里挣脱出来,但是向来霸道的宫爵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个机会。

    “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

    唐小小挣扎的时候,宫爵肩膀上的伤痛的更厉害,他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但是却一句话都不说。

    在他女人的面前,他是绝对不会展现出他柔弱的一面的。

    柳絮坐在客厅里,当她看到宫爵抱着唐小小回来的时候,她秀眉紧紧皱起,快速跑到他的身边,一脸担心的样子。

    “宫爵,我不是说了你现在要注意一点吗,你这样会……”

    “闭嘴!”

    就在柳絮要提醒宫爵这样对伤口恢复不利的时候,宫爵冷冽的目光瞥向她,声音冷冷的开口。

    柳絮的脸色立马僵住,看向宫爵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受伤,他以前从来没有用这么冷的语气跟他说话。

    “乔森,开车去医院!”

    宫爵看都没有看柳絮一眼,直接对着不远处的乔森,冷漠的开口。

    看着宫爵抱着唐小小离开的背影,柳絮的眼底闪过一丝幽怨,她跟在宫爵身边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这让她的心里很是难过。

    “总裁,您没事吧?”

    乔森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宫爵有些发白的脸,担忧的问道。

    “没事,好好开你的车!”

    宫爵剑眉微皱,冷淡的瞥了她一眼之后,冷漠的开口。

    唐小小坐在一旁,脚腕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紧紧蹙起眉头。

    但是乔森刚刚说的话,让她的心里更是不满,现在受伤的人是她,不是宫爵,他竟然关心宫爵怎么样了,果然是宫爵身边的人啊!

    唐小小心里这样腹诽着,尽管宫爵现在就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还是很生气的,只是她不知道,宫爵因为担心她,一直抱着她走回别墅,肩膀上的伤口流了多少血。

    他此刻脸色苍白,但是在唐小小的面前,他还是不肯表现出来,他不想让这个女人担心她。

    来到医院之后,唐小小的脚只是脱臼了,住院休息几天就好了。

    安顿好了唐小小只后,宫爵这才来到陆琛的办公室,此刻他肩膀上的血已经顺着胳膊流下来了。

    “你怎么了?怎么会搞成这样?”

    看到如此狼狈的宫爵出现在面前,陆琛震惊的睁大了双眼,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