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53嗨,将我逐出家门吧

    三匹快马踏破了护国寺沉静的夜晚,清脆而凌乱的马蹄声如同敲打在这三个人的心头。

    顾怀中与梁氏各骑一匹,而追着他们身后的则是顾雨绮。

    “阿囡你脚上有伤,先回去。”梁怀玉担心的回头看向骑在马上的顾雨绮。说道。“等娘解决好一切就会来找你。”

    “不行。”顾雨绮摇了摇头,“我陪着娘。”

    望着她目光之中的坚定,梁怀玉知道自己是拗不过女儿了。

    顾雨绮一贯如此,她决定的事情,一般是不能动摇的。算了。既然女儿担心就让她跟来吧,至少有自己看着,她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梁怀玉故意放慢了马速,让顾雨绮不至于那么辛苦。

    顾怀中见梁怀玉主动减慢了速度,没想过她是因为顾雨绮的缘故,倒以为她是因为心底已经后悔了,所以才故意的拖延时间。这叫他心底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希冀。和淡淡的喜悦。

    梁怀玉果然还是舍不得的。

    他就说嘛。梁怀玉既然能从江南千里迢迢赶来京城,还授了一品诰命的封赏,哪里那么容易的说放弃就放弃了?若是她肯软下性子来求他,他也不想半夜去拍京兆尹的大门闹出那么大的笑话出来。自家侯府的事情自家关起门来解决就是。哪里轮的到京兆尹插手呢。这事情若是传出去,不光他的面子上说不过去,梁怀玉又能落个什么好呢?

    京城这么多皇亲贵胄的,平日里见面都嘻嘻哈哈的。背后里不知道都安的什么心,谁家要是传出点笑话,且会被当作谈资谈论好久。梁怀玉若是执意如此,她丢的人比自己丢的还要大。

    就连顾雨绮日后都不知道有什么脸面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混下去了。她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看她能议到什么样的亲事,到头来,别好好的侯府嫡小姐的身份不要,要去嫁什么商人妇,或者成为别人家的侍妾才是,没了侯府给她撑腰,她又算是个什么呢。

    他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是想到了寺庙,将顾雨绮绑了去和安王殿下求求情,没准人家安王殿下心一软就放了呢,毕竟顾雨绮身后还有一个定远侯府呢。可是没想到他才刚一开口教训女儿,那梁氏就马上跳出来维护。真是叫他这个当侯爷的哪里还有半点一家之主的脸面。

    他来之前也派人和太子殿下送过信了,若是安王殿下不依不饶,非要治顾雨绮一个什么罪的话,就由太子殿下出面当一个和事佬就算了。太子殿下对顾雨绮一项都有点心思,他是觉得,如果这次太子能为顾雨绮求情,没准顾雨绮还能借机嫁入太子府。就算不能当一个太子侧妃,当一个良悌也是好的。

    依照自己女儿的容貌,和太子对她惦念不忘,再加上自己拉下老脸去求求皇上,过一两年就给顾雨绮讨一个侧妃的封号,这是一条好路。只要顾雨绮争气,等太子登基之后,封个妃子是一定的了,到时候他不光是定远侯,还是陛下的老丈人,沾亲带故的,看谁还能小看他是新贵。

    如是顾雨绮封妃,那日后顾思阳和顾思雨都能有一个好出路,所谓世家不就是这么盘根错节起来的吗?他定远侯府与世家的区别就是人家已经经营了百年,而他才刚刚起步。他都能从一个小兵一步步的爬到定远侯的位置上了,日后还怕不能将定远侯发扬光大吗?

    所以他见梁怀玉放慢了速度,他也就跟着也放缓了速度。

    他就是要等梁怀玉开口求他。

    谁知道梁怀玉竟然一路带着顾雨绮骑马回京都没看他半分,待三个人勒马在京城的定安门前的时候,顾怀中才感觉到了一丝慌张。

    “门外是何人?”守城门的军士问道。

    “江南梁怀玉,要进京办事。”梁怀玉在马上朗声说道。

    坏了,她竟是连定远侯府的名号都不报了,顾怀中有点惊慌的看向了梁怀玉,忍不住小声说道,“夜深了,城门都关了,若是没有京兆尹和五城兵马司的通行令,这门是不会开的。”

    “是吗?”梁怀玉轻蔑的瞥了一眼顾怀中,“那若是有长公主府的玉佩呢?”

    说完她将平湖公主赠给顾雨绮的玉佩取了出来,对着城门的军士说道,“我这里有长公主府玉佩,只要是在长公主封地范围内,可以通行无阻。”说完她一扬手将玉佩亮了出来。

    当日顾雨绮得了这个玉佩之后,寻思着反正自己不会去用,就一并都交给了梁氏,让她保管着。其实她是觉得自己有点马大哈兮兮的,万一一不小心将玉佩丢在哪里可就大大的不好了,这长公主府玉佩用处颇大,若是被居心不良的人捡去,难免要闹出事情来,由梁怀玉保管就再好不过了。

    顾雨绮却没想到梁怀玉居然会将玉佩用在这里,她瞬间就顶了一张囧字脸。。。。。。。

    守城的军士一听,心道,乖乖,又来了一个有身份的大人物,居然能持有长公主府玉佩,这倒真的是要开门了,在京城当差就这点不好,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十个人,有九个可能就是当官的,他只是一个守城门的,一个都得罪不起。他忙不迭的从小门跑出来,给梁怀玉行了一礼,将玉佩结果去借着城楼的火把和灯笼仔细的看了看,还真是长公主府的信物。

    他将玉佩归还给了梁怀玉,马上就将城门打开,放了他们三个进去。

    从护国寺赶回京城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平日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现在空无一人,只有远处传来有节奏的打更的声音,显得京城的夜空更加的幽静深远。三匹马的马蹄踩在街道的石板路上,更是传出去甚远。

    梁怀玉竟是真的带着顾雨绮和顾怀中一并来到了京兆尹府的衙门门口。

    衙门门前空无一人,只有衙门的飞檐下垂着的两盏风灯在空中随风轻轻的摇晃着,照得京兆尹府四个字也跟着忽明忽暗。

    梁氏甩马下地,上前就拿去了府衙门口大鼓上放着的鼓锤。

    她刚要击鼓,手臂就被顾怀中被拉住。

    梁怀玉抬眸,对着的是顾怀中一脸的气急败坏,“你这个无知妇人!你可知道这鼓真的擂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他气急攻心,声调都有点变了,他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吼出来府衙里面的人,一双眼珠子瞪的都快要从眼眶之中弹出来。“别发疯了!”他低声吼道。

    “你既然说我是无知妇人,我又怎么知道这鼓擂下去会有什么后果?”梁怀玉也快被顾怀中给气炸了。她当初真的是吓了眼睛,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她忍不住出言讥讽道,“擂下去不就知道后果了吗?你说我疯了?好,今日我便疯一次给你看看!”

    顾怀中觉得自己的眼前都被气的冒这黑烟,太阳穴一涨一涨的,原本英俊的面容也变得有点狰狞了。

    “你要发疯,死远点去!”顾怀中抬手就去夺梁怀玉手里的鼓锤,他已经气到口不择言的地步了。

    “哈,只要和离了,我死哪里都与你无关!”梁怀玉见顾怀中气成这个样子,反而觉得有点好笑了起来,她的唇角勾了起来。

    原本在路上她也想了很多,一旦这个决定下了之后,会给顾雨绮带来什么?她都在心里一一的过了一遍。她其实也在害怕,若是落一个妒妇之名,将来顾雨绮的路可怎么走?

    但是每每她转眸看到顾雨绮那沉静的面容的时候,她就觉得,或许女儿说的对,人生并不只有嫁人这一条路走。她永远都记得女儿在十岁的时候和她说过,要陪她去看长河落日,云卷云舒,这是何等的胸怀?

    这样的女儿若是真的被顾怀中绑了去给云恪赔罪会落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事情若是闹开了,女儿又被困在这一方小小的京城之中,那就更没有出头之日了。状央坑号。

    两相比较下来,还不如带着女儿就此离开,远走高飞的好!

    世界之大,哪里还能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呢?

    想到这里,梁怀玉力贯双臂,竟是一锤落在了大鼓之上,砰。。。。。。。鼓面震动了起来,发出了一声既低沉又红亮的鼓声,夜晚幽静,那鼓声更是让人振聋发聩。

    顾怀中的心被这一声鼓点给瞬间敲的碎成了渣,掉了一地。

    完了完了,他在心底连说了几个完了。

    他看向梁怀玉的目光里面已经不再是愤怒,而是怨怒了!他定远侯府的面子今夜全被这一击鼓点给敲碎了!

    “你可知,你我夫妻的缘分,就到刚才那一下鼓点为止了!”他一把拽住梁怀玉,双眸恨恨的盯着她,恨声说道。

    “你我夫妻的缘分难道不是在你瞒着我全家纳了柳月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吗?”梁怀玉毫不畏惧的看向了顾怀中。“我爹爹将你待若亲儿,你呢?他老人家命陨边关,你不扶灵回乡也就罢了,你还瞒着他私自纳妾生子,更是对我一瞒就是十年!你可知道我的心里是有多寒?你对的起谁?是对得起我还是对得起我爹?你更不配你头顶的侯爵之位!”

    顾怀中想都没想,就抬手给了梁怀玉一巴掌,梁怀玉没有躲也没有闪,而是生生的受了这一掌,那掌风都带着啸声,清脆的啪的一声重重的击打在梁怀玉的脸颊上,顿时将梁怀玉的脸打的歪到了一边,梁怀玉只感觉到自己的唇角有了一丝铁锈的腥气,一边脸庞已经高高的肿起。

    顾怀中显然也怔住了,他呆呆傻傻的看着自己也震的有点发麻的手掌,心底懊悔不已,他即便是再气,也从没和梁氏动过手,只怕这一巴掌下去,事情已经变成死结了,解都解不开了,他颓然的后退了一步,送来了抓住梁氏的手,长叹了一声,“罢了,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顾雨绮一惊,她瘸拐着上前了几步,想要隔开自己的母亲和顾怀中,却被梁怀玉一个眼神制止了。

    顾雨绮停住了自己的动作,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心疼的看着自己母亲已经红肿了的脸庞,唇动了一动,还是什么都没说。终究是母亲要面对的事情,由她自己处理比较好,她只是在一边防范着顾怀中再度对母亲动手。

    她的心底已经对顾怀中完全的绝望,他怎么下的了这个手!顾雨绮双眸冰冷的看着顾怀中,今日这一章,她是记下了,日后她定当会讨要回来。

    重生这一次,她的最大心愿就是带着母亲好好的过日子,保护母亲不再被人欺负。顾怀中怎么打她都不要紧,但是动了她的母亲,就是不行!

    “我今日受你这一掌,我们夫妻之间恩断义绝。”梁怀玉诡异的一笑,也不去管顾怀中,而是飞速的用手里的鼓锤击打那面大鼓。鼓点又急又密,如同一道道的催命符一样。

    “谁啊!大半夜的不睡,敲什么敲!”门里响起了衙役的怒吼,借着府衙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睡眼惺忪的官差从门缝里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脸的不情愿。

    “开门,把你们老爷叫起来!”梁怀玉扔掉了手里的鼓锤,直接将长公主府玉佩取出抵到了那官差的?子下面。

    “什么东西!你叫我们老爷起来就起来啊。你是。。。。。”他骂骂咧咧的话刚说道一半就敢清楚了梁怀玉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瞬间就被吓醒了!

    京城范围都是长公主的封地,这京兆尹管的是长公主的一亩三分地,说白了不光替皇帝打工,也在为长公主殿下打工!

    这玉佩京兆尹府上上下下谁不认识?皇上难见,长公主可是经常见,若是惹毛了长公主,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位夫人,请进,小的这就去请老爷。”那衙役马上换了一幅笑容,点头哈腰的打开门让了梁怀玉,顾怀中,还有顾雨绮三个人进去。自己则一溜烟的跑去后堂,惊慌之中还被门槛给绊了一下,差点摔一个狗啃泥。

    没过多久,京兆尹一边小跑一边整理着衣冠从内堂出来,一进大堂马上给梁怀玉行了一礼,“不知道这位夫人怎么称呼,可否将玉佩给下官过目。”

    梁怀玉倒是客客气气的将玉佩递过去,“大人只需称呼我为江南梁氏便是了。”

    江南梁氏?京兆尹才被人从被窝里拖出来,脑子还有点发木,一时没想起来这江南梁氏是个什么来头。他接过玉佩,凑到灯下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恭敬的将玉佩还给了梁怀玉,“的确是长公主府信物没错,不知道夫人深夜击鼓是为了什么事情。”他偷偷的抬眸看了梁怀玉一眼,心底不由一震,好一个美人儿,星眸如墨,粉面玉腮,身姿窈窕,看起来不过二十多的年纪,可这半边脸微微的发肿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嘴角淡淡的血痕,不光没给她的玉容减分,倒是增加了几分她柔弱之态,是谁这么不长眼,如此美人儿也下的去手?京兆尹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一边的顾怀中见京兆尹拿眼神不住的瞟梁怀玉,心底本就不喜,这下更怒了,他硬咳嗽了两声,将京兆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这位。。。。”京兆尹仔细的看了看,觉得眼熟,却是一时半会没想起来是谁。

    “定远侯顾怀中,见过大人!”顾怀中没好气的一拱手。

    “下官见过定远侯,下官该死。”京兆尹这下才想起来眼前这位怒目圆瞪的男子是谁,忙告罪说道。

    他这才反应过来,定远侯夫人可不就是出自江南梁氏吗?这位看起来娇滴滴的大美人莫不就是定远侯夫人?啧啧,这么一个大美人定远侯也下的了手去打!

    他暗自一拍自己的脑门,这是夫妻两个夜里打架打上他府衙的节奏吗?他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顾雨绮,一看之下又是一惊,他也听说过定远侯府家嫡小姐的事迹,想来这位眼眉艳丽妖娆却满眼都是冷意的漂亮小姑娘就是定远侯府的嫡女顾雨绮了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她竟是比传闻之中更。。。。更。。。。这京兆尹也是读书人出身,一肚子的诗句,只是这一时的功夫竟是找不到什么恰当的形容词去形容顾雨绮的容貌,心头只浮现了四个大字,“倾国倾城”!!

    他当这京兆尹也有十年了,还从没遇到过夫妻打架半夜打上京兆尹府的。。。。。。真是。。。京兆尹不由得挠了挠头,一个是侯爷,一个是一品诰命夫人,你说他们两个打架关起门来就是,上到府衙是怎么个事情?他一个小小京兆尹不过是个五品官,这里站着的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啊!这架是怎么劝?

    就在京兆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时候,梁怀玉却是先开了口,“这位大人,请准备文书吧,今日我是与定远侯前来府衙和离的!”

    什么?京兆尹更是傻眼了!

    这下真的是稀奇了!虽然大?朝立下了有诰命的夫人不能休弃必须和离的规矩,但是貌似到现在为止还没哪一家的夫人会半夜前来和自己夫君和离的。这真是头一遭啊,京兆尹一时愣在了一边,也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他只能看向了定远侯。

    你们夫妻之间打架怎么都好,闹到和离又是怎么个意思?

    “叫你去便去。”顾怀中心情已经遭透了,见京兆尹看向自己,更是又气又怨,忍不住开口说道,随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梁怀玉,“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你不要后悔就是了!”他说的是咬牙切?的,心里却巴望着梁怀玉能现在回心转意。

    若是她现在开口,事情还有转折的余地。

    若是等京兆尹将文书都准备妥当,那时候即便是梁氏跪着求他,也要看他的心情如何了!

    “后悔?”梁怀玉轻蔑的看了顾怀中一眼,“我后悔的是当初嫁了你。”只是一句话,就击碎了顾怀中心底所有的期盼和骄傲,他气急败坏的吼道,“好好好!这便是你心底所想了!那今日便于你和离!随了你心愿去!只要你将来不要后悔就是!”

    “你放心,绝不后悔!”梁氏淡淡的一笑,竟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叫顾怀中都看傻了眼。

    他转眸看到京兆尹目不转睛的看着梁怀玉,忍不住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去准备!”

    “哦哦。是!”京兆尹被吼的浑身一抖,马上转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艾玛,这京兆尹府是待不下去了!随便来一个人都是大爷!就他是孙子!京兆尹一边跑一边在心底吐槽!

    “你想清楚,和离之后你就不是一品诰命夫人,你也不再能踏入侯府!至于顾雨绮,她是姓顾的,你想带走她只怕不易。”顾怀中被气的忽然心头灵光一闪,冷笑着说道。

    “若是我自愿脱离顾家呢?”一直没有吭声的顾雨绮忽然冷声说道。

    “孽障!你算个什么东西!”她的口气显然是火上浇油,瞬间已经将很脆弱的顾怀中又给刺激到了,他暴跳如雷,“你离了顾家又算什么东西!”

    “姓顾的,你嘴巴里面干净点!”梁怀玉忍无可忍,怒道,“阿囡是我的女儿!你说她是什么?我梁怀玉在此立誓,有我梁怀玉一天,就不准人欺负了阿囡半根汗毛!”她指着顾怀中,双眸喷火。

    她摆在心头疼爱的女儿到了顾怀中的嘴里就变成了东西,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你说是你女儿就是你女儿了?”顾怀中终于找到了攻击梁怀玉的武器,忍不住得意的冷下了起来,他还当怎么刺激梁怀玉,她都不会生气呢,对啊,她的软肋就是顾雨绮。“她是姓顾的!入的是我定远侯府的族谱。你若是执意和离,便与她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

    就在顾怀中得意洋洋的冷笑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耳边一阵风袭来,随后啪的一声脆响,脸上顷刻一片火辣辣的,头给打的偏到了一边。

    他满眼不置信的转过头来,看向了始作俑者,顾雨绮竟然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扇的真实结结实实的,一点都没给他这个当爹的留情面。

    他这边错愕的瞬间,门口也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啪嗒声,众人转眸看去,竟是取了文书和笔墨打转回来的京兆尹站在门口,他双眸睁的大大的,嘴巴惊的完全合不拢,手里的东西掉了也不自知。

    此刻的京兆尹,内心完全是崩溃的,他刚才居然看到了女儿殴打亲爹的一幕!!简直是人间惨剧,惨绝人寰啊!

    “京兆尹大人。按照大?律,为人子女者不知孝道,殴打生身父母的,该当如何?”顾雨绮笑语盈盈的看向了已经完全变成石像的京兆尹,问道。

    京兆尹这才回过神来,忙完要将东西捡起来,然后说道,“当逐出家门,并痛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他飞快的说道。

    顾雨绮笑的似乎更欢畅了,“刚才我殴打了生父,京兆尹大人亲眼所见,所以按照大?律,将我逐出顾家家门吧!”至于那五十板子,她可没准备领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