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52半夜和离

    梁氏虽然是朝廷的一品诰命夫人,但是贸然的去求见一名在清修之中的王爷也是不太妥当的。

    还好她心思动的也快,让秋月拿了一份她给顾雨绮炖的补品。

    等到了福王清修的禅院门口,梁氏按照规矩递了帖子进去。没多久,就有侍卫前来传话,说是福王殿下准见。

    梁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随着那名侍卫走了进去。

    她被带到了一间禅室之中,一进门,铺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淡雅的檀香,沁人心脾,似乎让人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正中的墙上挂着一副字,上面就写了一个斗大的禅字,字体俊秀清雅,自称一派。落款是不弃山人。

    禅字之下是方桌和圆凳。造型质朴,与这个屋子浑然一体,桌上摆着一只净白的瓷瓶。

    “夫人赞请休息片刻,王爷马上就来。”侍卫端上了一盏香茶。随后退了出去。

    不一会,梁氏就听到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忙站了起来,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他身形略有点消瘦,那身白衣朴实无华,只是在腰间系了一根碧色的丝绦,丝绦下端结了两个络子,自然的垂下。他的墨发整?的束在在脑后,用一枚碧色的玉簪别住,他的脸上覆了一层白纱,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那双眼睛黑白分明,澄明安详,不染尘埃。

    “见过定远侯夫人。”进来的男子见梁氏微微有点发愣,先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清亮温和,宛若清泉过石,听起来十分的舒适。“在下便是夫人要找的人了。”

    他没有用本王自称,而是用了在下。让人听起来无比的亲切。

    梁氏这才回过神来,忙屈膝行礼,“臣妇定远侯府梁氏见过福王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夫人不必多礼。”云凌淡淡的笑道,“这里乃是佛门清修之地,一切都从简吧。夫人请坐。”

    梁氏这才站直腰身,“听闻殿下清修在此,臣妇特地送来一些补品。”说完她让秋月将东西端过来,“不过只是一些家常的东西,倒叫殿下见笑了。”

    “夫人客气了。”福王云凌示意梁氏将东西放下,“夫人此番前来,可是有事要问在下。”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梁氏,梁氏觉得此人虽然客气无比,却有着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眸子,没想到一直清修的福王云凌竟是如此通透的一个人,说话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臣妇前来一是拜会福王殿下。二来是请问安王殿下可好。”梁氏见云凌开门见山,于是也就不再言辞闪烁。

    “在下的七弟昨夜不小心掉入了这山寺的秘道之中,受了些伤,好在在下的身体一贯不好,所以山寺之中有御医随行,太医已经给七弟看过了,都是些皮外伤,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倒叫夫人惦记了。”福王云凌微笑着说道。

    梁氏很想仔细的观察他脸上的表情,无奈他带着面纱,梁氏怎么看也只能看到眼睛。。。。。。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没有半点怒意。若是安王殿下和他说了点什么,他应该是不会太待见自己的吧。梁氏寻思着。

    “臣妇可以去看看安王殿下吗?”梁氏又试探的问道。

    “七弟现在服药还在安睡着,只怕时间上是有点不太妥当。”云凌很委婉的拒绝了梁氏的请求。“不过夫人来过的事情,在下可以替夫人转达。在下也替七弟谢谢夫人了。”

    这。。。。是什么意思?是因为生气不见还是真的睡下了?

    梁氏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了。她只能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臣妇就不打扰殿下的清修,先行告退。”

    “好。来人,送送夫人。”云凌也起身说道。

    他一直目送着定远侯夫人梁氏出了禅房,这才缓步也走了出去。

    云凌走到后院的一个房间推门而入。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药味,云凌从小就是吃药长大的,所以也不嫌弃那味道难闻。他径直的走到床前,站定,看着床上还在昏迷的人,微微叹了口气。

    究竟什么时候他才能醒过来。

    昨夜他派人将云恪从秘道里面救出来的时候,云恪已经昏迷了过去。他的腰间缠绕着一些布条,不过那些布条早就被血给染透了。

    随行的太医被云恪当时的样子吓的魂都飞掉了一半。

    若是再晚一个时辰救他,他身上的血只怕都要流光了。那后腰的伤口是极深的。

    好在云恪自己点了自己几处穴道止血,再加上有人用布条死死的扎住那伤口压迫止血,不然云恪都支撑不了那么久。

    云凌已经连夜派人送信回京,他只说是云恪落入了护国寺的秘道之中,却没提是怎么掉下去的。

    一来他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不能乱说,二来,他也知道云恪一定不会是自己掉下去的,因为他腰间缠绕的布带显然不是从他的衣衫上撕下来的,看那材质倒像是女子的裙摆。牵扯到女子的清誉,他更不能胡说八道了。一切还是等云恪自己醒来,自己去纠结吧。

    不过昨夜前来报信的那名女子,面容姣好,谈吐文雅,一看就是受过很好的训练,看穿着也应该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之类。大概就是她们家有人和云恪一起掉秘道了,云恪将人送出去报信,自己却是没力气出去了。

    刚才梁氏求见安王殿下,云凌就自己想明白了点什么。

    与云恪一起掉进秘道的应该就是定远侯府上的小姐,这夫人是来探口风的。。。。。。

    虽然他一直在山寺清修静养,不过倒也不是全然两耳不听窗外事。自会有人将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传到他的耳朵里。

    定远侯夫人家的小姐,难道就是几年前在冬猎节上大放异彩的那一个?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叫顾雨绮。云凌想了起来。

    他分明记得当时有传闻,云恪将人家亲自抱出了狩猎的密林,可是后来云恪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娶了慕容家的小姐为妻。这件事情还被人当成绯闻传了好久。

    云凌略有深意的看了云恪昏迷之中的面容一眼,若是昨夜和云恪一起掉坑的真是定远侯家的那位顾雨绮小姐,这两个人倒是真的有缘分了。。。。

    梁氏回来之后一直都心神不宁。

    她是真的猜不透云凌的意思。看他那副风淡云清的模样,就好象昨夜从秘道里面捞出来的不是他弟弟一样。。。。但是他又不让自己见云恪,究竟是因为云恪真的睡着了,还是他们已经在商量对策怎么惩罚顾雨绮才故意不见的。

    前去送信的春杏还没回来,梁氏也不敢去看顾雨绮,怕自己紧张的情绪会感染到女儿,女儿昨夜已经一夜都没睡好了。

    梁氏苦等到傍晚时分,却是等来了顾怀中。

    他显然是和春杏一起赶来的,一身的风尘,顾不得洗漱就直接进屋问道,“顾雨绮那丫头呢?”

    他的脸色显然不好,黑成了一个铁疙瘩。

    “在自己的房间呢。”梁氏暗暗的皱了一下眉头。

    “那丫头竟是胆子那样大!连皇亲贵胄也敢打!”顾怀中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都怪你!没事教女儿绣花习字便好,教什么武功啊!你看她那祸闯的!”

    梁氏的心咣当一下沉了下去,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心田深处腾起,她的脸也落了下来,“侯爷,我找你来不是为了数落女儿和我的!而是想办法怎么补救的!”

    “补救?”顾怀中急了一道,又赶了一道路,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梁氏,听梁氏这么一说,他倒是嘲讽的一笑,“你说怎么补救?你女儿本事大了,居然为了一个丫头去殴打当朝的王爷!你叫我怎么替她补救?”

    “我女儿?”梁氏再也按压不住心底的怒火了,她以为这几年下来,顾怀中能教导顾雨绮武学,和她们母女多有接触,应该是打从心底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女儿,她虽然对顾怀中没了当初的爱恋,但是毕竟他是顾雨绮的父亲,女儿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没有父爱,她也会觉得很内疚。

    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是第一时间要通知顾怀中,她寻思着两个人想办法,总比她一个人乱蹦达强。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顾怀中风尘仆仆的赶过来,说的竟是这样的话。

    “难道阿囡她就不是你的女儿了?”梁氏怒问道。

    “是我女儿又如何?”顾怀中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他几年前就处心积虑想要女儿嫁入皇家,开始这女儿也是争气,轰轰烈烈的做了两件大事,名扬京城,就连太子殿下对他也青眼有加,他以为女儿将来大一点可以嫁入太子府,做个太子侧妃,那可是前途无量啊。可是后来名誉却是被安王给毁了。好在是毁在安王手里,他寻思着过几年等女儿长大了,就是配给安王做个侧妃也好。

    现在可好,她竟是本事大到敢殴打安王殿下了。

    他刚才已经去过了后院找过福王殿下,求见安王,但是被福王给拦住。想来安王殿下现在已经是怒火中烧,指不定想着怎么处罚他们定远侯府呢。

    “难道阿囡一点礼数都不懂吗?若不是真的急了,怎么会打到安王殿下?”梁氏怒道。“你做父亲的,出事不知道安抚女儿,劈头盖脸的就先教训我一顿?接下来怎么样?难不成要绑着女儿前去给安王赔罪吗?”状乐肝扛。

    “难不成还要供着她啊!她今天敢打安王,明天是不是就要打上金銮殿了?”顾怀中被梁氏说的怒火更盛,“就是绑着她去给安王道歉如何?只要不牵连到侯府,安王殿下要了她一条小命也是活该,居然胆子大到殴打皇族,你可知道这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平日见你稳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可你看看你教的女儿,居然动不动就动手打人,这和乡村野妇有什么区别!你光想着顾雨绮了,那府里还有思阳和思雨,你怎么不替他们想想?”

    梁氏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怀中,眼前的男子虽然风采依旧俊美,但是在她看来已经是面目可憎了。

    梁氏竟是看的笑了起来,她的双眸含着巨大的怒气,嘴角却诡异的朝上勾着,她现在的表情倒叫顾怀中心底一惊。

    “好一个不替别人想想,在你的心里始终都是顾思阳和顾思雨重要是吗?只有他们才是你的儿子和女儿。我与阿囡算是什么?”梁氏瞪着顾怀中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个时候,房门砰的一下被人从外面打开,顾思阳和顾思雨被顾雨绮拉着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外,梁氏和顾怀中一同朝外看去,顾怀中见到顾雨绮还敢将弟弟和妹妹一起带来,简直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你这个孽障!还敢来?!”他指着顾雨绮就是一吼,随后在屋子里寻摸起来,“还不赶紧滚过来受绑!随我一起去给安王殿下请罪!你若是心里还有定远侯府,就不要连累你的弟弟妹妹!”

    顾雨绮的心也如同梁氏一样拔凉拔凉的。

    她得知顾怀中来的之后,故意去将顾思阳和顾思雨都叫上。因为她想看看到底这一家人,在灾祸之前,有谁是站在她这边的。

    他们在门外已经将梁氏和顾怀中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顾雨绮心底一阵阵的寒意翻滚,顾思阳也不好过,他一张小脸崩的紧紧的,却是主动的握住了顾雨绮的手,而顾思雨则早就被吓傻了,被顾雨绮牵着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父亲。”顾雨绮忍住脚上的痛,迈入了禅房之中,她沉静的说道,“祸是我闯下的,我不会连累侯府。”

    “你说的轻巧!怎么个不连累法?”顾怀中听到顾雨绮这么说,怒气噌的一下冒了起来,“谁都知道你是我顾怀中的女儿!顾雨绮!”

    “父亲可是后悔将女儿生出来?”顾雨绮平静的问道。

    “是啊!早知道会有你这么一个孽障将来会连累我。我早将你。。。。”

    “早将阿囡怎么样?”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顾怀中的话,顾怀中回眸,却对上了梁氏一双赤红了的眼睛,“早将阿囡掐死吗?顾怀中。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当初是如何倾心与我,我已经不想再提,现在只觉得恶心!你即便不将心思放在我的身上,我也不愿意再与你计较。但是现在阿囡出了事情,你身为父亲,不知道维护自己的女儿,一心想脱罪,甚至愿意将女儿推出去!顾怀中,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蒙了心,才会嫁给你!”梁氏说完,后退了一步,一掌拍在了屋子里面的桌子上。

    砰的一声闷响之后,那木头桌子竟然被拍的四分五裂,轰然倒地,“今日我与你夫妻情分便如同这桌子一样!”梁氏看着顾怀中冷声说道,“一品诰命,我也不稀罕了!我今日就随了你的意,与你恩断义绝,咱们马上就回京,去京兆尹那里和离!听清楚,不是你休我,而是我休你!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带着阿囡自去走我们的独木桥。阿囡将来发生任何事情,都与你定远侯府没有任何关系!”

    “哈!你倒是一副爆脾气了,我就说顾雨绮好好的一个女儿怎么现在还会打人了!原来就是你教的!”顾怀中显然被梁氏的话气的已经语无伦次了。

    这世道真的是变了!梁氏居然敢说是她休了他的话!

    “别和我废话!京兆尹,去是不去!”梁氏根本不理顾怀中的冷嘲热讽,怒视着他问道。

    “去就去!”顾怀中一口气堵在胸口,只觉得四肢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父亲和母亲三思啊!”顾思阳先回过味来,若是顾怀中和梁氏和离,他应该是高兴的,可是现在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旦和离,梁氏就要带着阿姐离开侯府了。。。。。

    他这一说,顾思雨也跟着哭了起来,她抱住了顾雨绮的腰,“阿姐,思雨不要阿姐走!”

    顾雨绮心底也是五味陈杂,她虽然是出于私心的想要试探顾思阳和顾思雨,但是现在她的心底真的很难受。按照道理现在的状况是她乐于见到的,只要顾怀中和母亲和离了,那她大可光明正大的带着母亲离开侯府远走高飞,只是当这一切变成现实的时候,她的心底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她无言的揽住了顾思雨的身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若是说这么年相处下来,与这两个弟弟妹妹全无感情自然是不可能的。她刻意的接近他们,取得他们的信赖和支持,自己又怎么可能冷起一颗心呢。

    “你们不必多言!”顾怀中一抬手制止住顾思阳的话,冷声说道,“既然这是梁家小姐的决定,本侯自当遵从!”

    他的心底也是说不出的感觉,就好象忽然被人抓住了气管一样,喘不过气来。

    他是对顾雨绮生气,话重了一些,但是他也是出于对侯府的考虑啊!牺牲了顾雨绮一个,能保住侯府上下,他身为定远侯又有什么错?梁氏竟然对他这么决绝!这叫他心底也是一片冰冷。

    梁家小姐!梁怀玉双眸带着轻蔑的看向了顾怀中,若不是当初她这个梁家小姐看上了他,他现在能走到这一步吗?

    他口口声声的怕顾雨绮连累侯府,他怎么不想一下,当初若是没有她这个梁家小姐,没有梁家小姐传授给他梁家的枪法,他一个小小的校尉又怎么会走到侯爵的位置上!

    父亲啊!女儿真的是不孝啊!居然瞎了眼嫁给这么一个男人!梁怀玉已经完全的心冷了。

    原本她留在京城委屈求全就是为了顾雨绮,现在眼前的这位定远侯竟然是完全不考虑顾雨绮的安危。那她继续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她只恨自己当初来京城的时候就没有当断则断,马上和顾怀中去和离了!

    “别废话!与我一起去京兆尹!”梁怀玉抬手抓住了顾怀中的手腕。

    顾怀中一惊,心底也是一片的苦涩,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主动碰触他竟是拉着他去和离。

    “已经晚了,京兆尹。。。。”顾怀中话还没说完,看着梁怀玉那双含着怨气和怒火的双眸,后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的眼眸之中除了怨气和怒火之外便是一片荒芜。。。。。。顾怀中这才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后悔了,他不应该说出那么决绝的话来。只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他都答应了,现在再反悔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曾见过她少女时候那双含羞的双眸,见过她初嫁自己时候那打从心底里散发出开心和幸福的双眸,那时候她离他很近很近,不再是九天玄女一样的高高在上,当初的她就好像下凡的仙子坠入了他一介凡人的胸怀,而现在的梁怀玉,却如同涅磐之中的凤凰一样,振翅欲飞,他似乎已经能看到他即将失去当初的那个仙子,不是每一个神话故事都有最好的结局,下凡的仙子终于要回归天庭了。。。。。。。。。

    “不怕晚。”梁氏一手抓住顾怀中的手腕,讥讽的笑道,“你不是怕阿囡会连累侯府吗?早一刻和离,阿囡的所作所为就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了。”

    “小玉。我。。。。”顾怀中这下真的急了,他很想解释,可是话才出口就被梁怀玉狠狠的打断,“你不配叫我小玉。”

    这几个字如同重锤一样锤在顾怀中的心头。

    不配。。。。。。这么多年下来,她终于说出她心里的话,那就是他不配。。。。。

    “你要去,便去吧。”顾怀中长叹了一声,任由梁怀玉将他拉出了禅房。

    顾雨绮忙跟了过去,扯住了母亲的衣摆,“母亲可是真的下了决心?”她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她虽然很想带着梁氏离开侯府,但是事到临头了,她还是怕梁氏将来会后悔。

    其实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化到这个阶段。。。。。。她没想到她以为关系已经缓和的顾怀中会帮她说话,真没想到顾怀中一来就兴师问罪,就差没将她绑了去见云恪了。

    她都做了最坏的打算,随了顾怀中的意思,被绑去给云恪赔罪。

    反正上一世她都已经跪了云恪无数次了,这一世再多跪几次也无所谓的。

    云恪已经不会放过她来,早一天,晚一天也没区别。

    没想到母亲居然为了维护自己和顾怀中撕破了脸皮,这叫顾雨绮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内疚,还有点害怕,她怕以后梁氏会后悔。。。。会怨她。。。。那她宁愿现在去给云恪磕上十几个响头哪怕就是云恪要了她的小命也不要紧。她不要母亲日后伤心。

    所以她才扯住了梁氏的衣摆,小声的问道。

    梁怀玉回眸给了顾雨绮一个宽慰的眼神,“阿囡放心,娘已经想清楚了。你说的对,海阔天空,哪里还没有咱们娘俩容身之处呢?区区侯府算的了什么?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娘就高兴了。”

    这一句话说的顾雨绮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娘,您放心,今日我们离开侯府,日后我必让母亲过的风风光光的!比现在好一百倍!”

    “傻丫头,你说什么疯话,母亲有你就够了。”梁怀玉也是眼眶微微的发红,她对顾雨绮说完之后,转眸对顾怀中冷冷的说道,“走吧,侯爷,还等什么呢?若是等安王殿下追来,你可不要后悔哦。”

    “走就走!”顾怀中被激的马上提起下摆就走到了前面去。

    好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码,离开了侯府,他倒要看看这个死丫头能让梁怀玉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好上一百倍?!说什么胡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