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51未雨绸缪

    难道是她对丫鬟们素来宽厚,所以这丫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吗。

    她衣衫褴褛的回来,春杏,夏荷这些大丫鬟一句话都没有多问。这两名大丫鬟行事沉稳,不该多问的一句都不废话,口风有是极准的。

    而跟着自己去的丫鬟之中,胭脂是个直性子,直来直去的,只要顾雨绮吩咐她不要多嘴,她自然不会多半言半句,染墨是个沉默寡言的,她伺候在一边的时候机会不会发出任何动静,也不会多管闲事。唯有这个白馥。

    见顾雨绮的面色一沉,白馥的心微微的颤了一下。其实她的心底也十分的纠结。

    桃花林的白衣男子款款走来。宛若天人,只是一眼就将她的心给慑走,少女情窦初开,一见钟情这种事情自是会有的。尤其那男子的身份还是当今陛下的皇子。安王殿下,这叫白馥的一颗心完全丢了出去。

    顾雨绮明明是和他一起离开的,现在却一副狼狈的回来,怎么会叫她不产生一些不太好的联想。安王殿下和小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若是小姐真的摔倒了,那安王殿下呢?

    她忙跪了下去,“小姐息怒,奴婢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顾雨绮看着白馥冷冷的一笑,“莫不是平时我真的对你太好,所以你才真的有点忘乎所以了吧。安王殿下与我们不是一样的人,你最好以后都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他来。不光是在我的面前,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能提及。今日在桃林里面发生的事情,无论谁问起来,你都要说不知道。一切自有我出面去解释。至于安王殿下,就连我都不替他操心,你又操的是哪门子的心?白馥,今日我在这里很郑重的告诉你一次,安王殿下不是你所见所想的那样,你最好收起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别说你家小姐没有提醒过你。”

    说完之后她将已经喝掉的空碗放到了白馥的面前。“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刚才我说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记在心里。”

    白馥的心越来越沉,她入府四年,顾雨绮对他们几个一贯都如同姐妹一样,相处的极其融洽,她们吃在一起,学在一起,住在一起,就连嬉闹都在一起。渐渐的白馥已经将顾雨绮当成自己的姐姐一样,她也知道自己忽然问及安王殿下是不对,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却没想到顾雨绮会忽然板起脸来将她训了一顿。虽然现在屋子里除了她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但是依然叫白馥的脸皮如用火烧一样。

    顾雨绮竟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这叫她怎么不感觉到又羞又怒。就如同她现在浑身的衣衫都被顾雨绮剥光了一样,顾雨绮的言辞严厉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她留。

    白馥委屈的泪珠子都在眼眶里打着转,不过她还是恭敬的抬手结果顾雨绮递过来的空碗,告退下去。

    走出房间,白馥越想越是窝囊,原本在眼窝里面打转的泪水止不住的朝下流了出来。提着食盒走过来的染墨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房门口啜泣的白馥,皱了皱眉头,见染墨一双黑白分明的星眸在看着自己,白馥忙转过头去,小跑着出了禅院。

    “白馥刚才在外面哭?”等染墨进了房间放下推盘之后,顾雨绮长叹了一声,问道。

    “是。”染墨点了点头,扶着顾雨绮站了起来。

    她的话素来不多,一般都是顾雨绮问什么她答什么。

    “你日后多看着她点。”顾雨绮无奈的说道,“若是她有什么不妥,你要马上告诉我。”

    “是。”染墨又点了点头,她将食盒打开,取出了黛眉刚做好的晚膳,一碗鲜贝粥,外加几样可口的小菜。

    顾雨绮刚才那么严厉的训了白馥之后自己也有点被自己给惊到了。

    她知道自己之所以反应那么大,是因为白馥一见钟情的对象是云恪。现在的白馥就和上一世的自己一样,被那男人的外表给迷了心窍。不过至少她还有一个身份地位的支持,白馥有什么?若是白馥将来真的跟着云恪,只怕下场比自己还要惨。这丫头根本没有那么玲珑的心肝,别说是张宛仪了,就是云恪身边随便一个其他的侍妾动动手指,这丫头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只希望自己能将白馥训醒,不要光看一个人的表面就自不量力的扑过去。

    白馥这几个丫鬟也算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她真的不希望亲眼看着白馥走上自己的老路,最后万劫不复。她一直都觉得,这四个丫鬟都是她亲手选出来的,又跟了她这么长时间,她们一个个的都貌美如花,心灵手巧有一技旁身,将来都能嫁一个如意的郎君。

    这一世她要活出个样来,她身边的人也不能活的差了。

    “一会你叫盈润进来,我有话要问问她。”顾雨绮吃了一碗粥就觉得饱了,放下了碗筷对染墨说道。

    “是。”染墨默默的将碗筷收起来,然后悄然的出去,没过多久,盈润就走了进来。

    “小姐,染墨姐姐说您找我。”润盈过来福了一下,随后抬起眼眸看着顾雨绮,她有一张圆脸,配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显得甚是可爱,她的嘴角天生就有点微微的朝上,即便是不笑的时候都让人觉得很是喜性。

    “是啊。咱们现在到底有多少钱了。”顾雨绮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随后问道。

    “小姐怎么忽然想起来查账了?”润盈吃了一惊,随后笑道,“可是账本都在府里,没带出来呢。”

    “大概的数字就好。不是查账,只是忽然想问问情况。”顾雨绮笑道。

    “小姐三年前投的三家店铺,现在已经有两家在盈利了,还有一家下个月开始也会将前期所有的投的钱都收回来。”润盈说道,“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已经派人去夔州买下了一个大宅子,那边的店铺也都开了起来。明后天夔州的香料就会运到京城。到时候会在咱们的香料铺子里面出售,奴婢按照小姐说的,先进行了预售,效果可好了,好多家勋贵家里都订了货,这第一批香料实际上是已经都卖光了,第二批也运出来了,大约半个月后到。三家铺子这两个月到现在加起来的收入大约有白银三万两呢。”润盈说的时候满眼笑眯眯的,那双杏眼也笑成了元宝状,她本来就笑容可掬,这一提银子就两眼发亮的样子叫顾雨绮忍不住抬手去捏了捏她的脸颊。

    “小财迷。”顾雨绮笑道。

    “小姐!你好坏!”润盈捂着被顾雨绮捏红了的脸颊笑嗔道,“奴婢变成财迷还是因为小姐,现在小姐反倒数落起奴婢的不是了。”她嘟嘴的样子让她更是可爱了几分,嘴里是埋怨着顾雨绮,可眼眸之中却满是晶亮的星星,也带着几分小小的自豪。

    要知道这些店铺可都是她和她师傅在打理着呢,就连京城那些经验丰富的掌柜都比不上她们两个。

    两个月收入三万两,顾雨绮自己都有点暗暗的吃惊。

    三年前她就想到要自己投资店铺的事情,她完全是为了自己以后带着母亲离开侯府做铺垫,人生无常啊,若是没点银子傍身,日子可是不好过的。她思前想后,还是想了几个点子,于是就悄悄的让胭脂和润盈去卖掉了几件自己的首饰,没想到胭脂这个直肠子被自己的母亲抓了一个现行,顾雨绮本是想瞒着梁氏私底下进行的,这下不得不交代其实是她自己想赚钱。

    开始梁氏是很吃惊的,一直追问顾雨绮要那么多钱做什么,顾雨绮无奈只能和梁氏说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只是她说的很是委婉,并没说自己打算要离开侯府,只说了现在侯府有柳氏在,柳月又有顾思阳和顾思雨,将来父亲一定会多多考虑他们,况且现在有钱傍身,总比要用钱时拿不出来要好很多。

    梁氏开始一瞪眼,说只要这定远侯府的女主人还是她,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

    顾雨绮百般安慰和解释,梁氏也不是没心眼的人,她只是气不过自己女儿这么小就要开始为自己打算,气不过归气不过,但是女儿的提议却是对的。她索性让顾雨绮也别去变卖首饰了,自己拿出了五千两的私房钱给了顾雨绮。

    她起初也没对顾雨绮有什么信心,虽然给了女儿钱,自己也暗中买了一些田产回来,防备着以后万一真的要带着女儿离开侯府,不管是回江南还是继续留在京城,手里不至于没了田地。但是顾雨绮却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先是开了一家首饰铺子,生意当年就红红火火的,然后又陆续开了两家杂货铺子,卖的东西与京城其他的杂货铺子完全不一样,以至于生意好到连梁氏都觉得匪夷所思。

    她还以为女儿找人弄回来那些稀奇古怪,又贵的要死的的东西在京城完全卖不掉呢。

    梁氏是真不知道自己家女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如何得知去哪里能找到人买货的。。。。。她自己虽然不出面,但是都是叫冬雪带着润盈一起去,她列出清单和价格。不过顾雨绮在她心里就是最好的,女儿不说,她也懒的去问了。

    等第二年的时候,冬雪和润盈已经跑的熟门熟路,顾雨绮居然当期了甩手掌柜,竟是让她们两个自由发展。

    冬雪和润盈真是天生做生意的料,三年的时间,这三家店铺就开的如火如荼。顾雨绮只是时不时的灌输一点点现代的营销理论给她们。冬雪和润盈就能活学活用,生意做的有模有样。

    两个月就有三万两银子,到了年底,她就是一个小富翁了呢。顾雨绮真是越想越开心,将来就算是离开侯府,也不会为银子的问题发愁了。

    “对了。我这几日又想到一个点子,你且听了去和你的师傅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才好。”顾雨绮被银子给刺激的忽然脑洞大开,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状岁庄巴。

    “小姐且说。”润盈就是一个标准的财迷,只要有银子赚,她可以整天都不睡觉,也不知道她这个毛病是随了谁的,她师傅冬雪是个极其稳重的人。

    之前顾雨绮也问起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春杏他们几个跟着母亲这么多年还不嫁人,现在年纪都不算小了,都在三十岁上下了。母亲笑着说,她们几个之前就立志跟随母亲一生,绝不嫁人,任凭梁氏怎么说她们都不肯离开梁氏,她们几个都是梁大将军从边境上救回来的孤女,因为感念梁家的恩情,所以才会下这样的决定。

    所以当顾雨绮将自己的四个丫鬟交给她们,拜她们为师的时候,春杏她们几个可是高兴坏了的。徒弟等同于自己的女儿,她们每一个人对黛眉几个都是掏心掏肺的传授自己的本事。

    顾雨绮将自己想建立一个古代物流网络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润盈开始听的迷迷糊糊的,顾雨绮多解释了几遍,聪明如同润盈立即就开了窍。

    她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这点子简直是。。。。。”她搜刮肚肠才想起了一个词汇来形容,“太绝了!若是成立一个咱们自己的马队,不光运送自己的货物,更将沿途的货物全数带上,再在沿途卸下,不光咱们自己的货物搬运解决了,还能靠这个发一笔大财啊!”

    她跟着冬雪这三年跑来跑去的,眼界早就比同龄的女孩要宽阔的多,当她明白了顾雨绮的意思之后,一双大眼睛里就好像看到了漫天掉下来的银子一样。差点连眼睛都眯成了元宝的形状。

    “你先别开高兴的太早。”顾雨绮点了点润盈的?尖笑道,“这只是一个想法,但是实践起来会有很大的困难,咱们可能要找一家或者几家镖局合作,不然怎么保证货物的安全呢?你和你师傅商量商量,那个方案出来先给我看看,我觉得行,你们再动手。”

    “好好好!”润盈忙不迭的站了起来,一溜烟的就朝外跑,竟是高兴的连行礼都忘记了,跑到了门口这才想起来,忙又转身对着顾雨绮福了一福,“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奴婢告退了。”

    “去吧去吧。”顾雨绮忍不住笑着挥了挥手。她知道现在就是强留这个小妞在身边,她也没心思陪自己了。

    等润盈出了房门之后,顾雨绮这才缓缓的扶着桌子站起来,自己挪到了床边,躺了上去。

    夜深了,山寺尤其空灵寂静,可是顾雨绮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今日云恪的种种举动如同过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掀过,叫她越想越是胆战心惊。

    只怕云恪是不会放过她了。。。。。。

    她骤然的坐了起来,依照现在的状况,她能最快离开京城的办法就是马上嫁人。。。。。。。。。

    只是,这匆忙之间,到哪里去找嫁人的对象?杜夏连个影子都不见,按照时间来看,他现在还是云恪的暗卫,今日云恪出来居然连一个暗卫都不带,胆子真肥。

    顾雨绮纠结的要死,真恨不得马上带着梁氏离开京城,远远的避开。。。。。。

    翌日,梁氏来看顾雨绮,一看吓了一跳,顾雨绮的眼底满是黑气,她纠结了一夜都没睡着,顶着一双堪比熊猫的黑眼圈就起了床。

    等梁氏让大夫给顾雨绮的脚又再重新诊断一边,母女两个用了早膳之后,顾雨绮让屋子里的闲杂人等全数退下,拉起了梁氏的手。

    “求母亲救救女儿。”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梁氏说道。她一个晚上辗转难眠,还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她要带着自己的母亲开溜了。只是将母亲无缘无故的带走,需要先征得母亲的同意才好。

    她的话叫梁氏刚刚才放下的心,呼的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阿囡说的这是什么胡话!”梁氏又惊又急的说道,“别乱说不吉利的话,你好好的,哪里要人救。”

    “母亲听女儿仔细说来。”顾雨绮定了定神,说道,“女儿昨日和安王殿下一起掉入洞里,其实是得罪了安王殿下了。”

    “什么?”梁氏的眼皮子一跳,忙问道,“你一个小丫头如何得罪的了那安王殿下呢?”

    顾雨绮将自己是如何与云恪一起掉入石室的事情说给梁氏听,直说的梁氏的眼皮子跳的更猛了几分。顾雨绮说完之后,梁氏陷入了沉思。

    隔了半晌,梁氏才正色的和顾雨绮说道,“阿囡,这里现下无人,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娘,你与安王殿下在石洞里可曾发生过什么?”女儿昨夜回来的时候那么狼狈,做娘的怎么会不担心自己女儿吃亏。

    “哪里会发生什么?娘不要多想了。”顾雨绮忙摇头说道,“他摔下去的时候是受伤的,女儿只是替他包扎了一下而已,他只在送女儿上洞顶的时候抱了女儿一下,那也是万不得已的事情。其他时候却是连女儿的手指都没碰过。”顾雨绮说完又补了一句,“女儿崴脚的时候,安王殿下扶了女儿一把,所以胭脂才会着急,想要分开安王殿下,结果却被他推的撞到树晕倒了。”

    顾雨绮说的基本上情况属实,不过她还是隐瞒了一些。

    梁氏沉思了好久,顾雨绮现在说的话才和胭脂嘴里听来的完全对上,看来女儿说的是真话没有骗人。

    她是真没想到女儿居然会胆子大到位了一个丫鬟踹了当朝王爷一脚。

    昨夜夏荷回来说安王殿下是受了伤的,只怕等他伤好之后是一定会找自己女儿算账的。。。。。。也不怪顾雨绮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了,任凭是谁遇到这种事情,大抵都是睡不着的。

    “这样,娘连夜送你去江南。”梁氏想了想说道,“料想那安王殿下一时半会的还没醒来。”

    “不行。”顾雨绮摇了摇头,“江南是外公的祖居,这样会很轻易的被殿下找到。”

    “那怎么办?”梁氏皱眉说道,

    “不如娘给父亲送一个信回去,让父亲帮着咱们一起隐瞒这件事情,母亲随我去夔州可好?”顾雨绮说道。“母亲还要马上给女儿定下一门亲事出来。这样才会断了安王殿下的心思。”

    “夔州?还有马上定亲??”梁氏只觉得现在自己的脑门更痛了。

    夔州那是什么地方,是大?与柔然还有大梁的三国边境,鱼龙混杂,那种地方怎么去得?

    她直摇头,“不行,夔州不行!”

    “娘,您听我说,夔州是最好的地方。”顾雨绮忙劝说道,“那边是三国交界,若是安王真的追究起来,咱们随便朝哪里一溜,安王的袖子再长,难不成能伸到大梁和柔然去吗?柔然才败给父亲,至少在这几年内都不会有所异动,他们就算是要打,也不会从夔州打,毕竟夔州的那一边是大梁,若是处置不好,柔然就可能两面受敌。若是柔然再有什么举动,咱们走也是来的及的。”顾雨绮是开了外挂的,自然知道什么时候会打仗,什么时候不会打仗,夔州在上一世一直都是安全的。

    “你先给娘点时间,让娘好好想想。”梁氏现在被顾雨绮说的脑子里面一团浆糊了。

    带着女儿离开京城这是大事,不能单凭顾雨绮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真的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考虑考虑。

    况且这种事情,看起来虽然是母女两个人的事情,但是也牵扯到侯府,牵扯到顾怀中。 &&~

    “阿囡,你先好好的休息。”梁氏定了定神,“娘先回去想想,最晚明日清晨给你答复。”

    “可是万一安王殿下那边。。。。”顾雨绮也知道急不得,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云恪随时有可能以这件事情为由将她拴在他的身边。

    顾雨绮可赌不起啊。

    “娘去拜会一下福王殿下。”梁氏想了想说道,“阿囡先放心的养伤就是了。”

    说完她起身离开了顾雨绮的房间。

    “春杏你随我来。”她一出房间,马上将等候在门口的春杏唤来,匆忙的带着离开了顾雨绮的房门口。

    梁氏先是写了一封信交给春杏,命她务必亲手送到京城定远侯顾怀中的手里,等春杏走后,她换过了一身衣衫,命夏荷跟着她一起走向了后山的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