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9出路

    石洞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云恪手中的火折子的火光已经渐渐的湮灭下去,只留有艾草上星星点点的火星子。

    他的眸光在黑暗之中显得异常的闪亮。

    他从没想过自己在这一世会遇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将手中的火折子盖好,重新收了起来。靠着石壁安静的坐了下来,刚才一折腾。他后腰的伤口似乎又再度裂开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温热的血从后腰的伤口处流出,浸透他的衣衫。

    云恪知道自己伤的挺重的,虽然前一世贵为皇帝,但是他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大大小小也受过很多伤。自己的情况自己了解,刚才封住穴道现在血还在汩汩的流,那就是伤的比较厉害了。

    他能感觉到顾雨绮的呼吸就在他的身侧,他不敢动,她也不敢动。

    没想到她也有害怕的时候,云恪想到刚才顾雨绮的窘境。忍不住眼底带了一丝笑意。现在石洞里已经没了亮光,顾雨绮自然看不到云恪的样子。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永远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

    顾雨绮也感觉现在这石洞里面静的可怕,那边不远处还有一堆枯骨,她也没想过自己重生一次居然会和云恪一起掉到护国寺的地洞里面去。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或者她自己就是一个大笑话。

    身为一个穿越女,第一世稀里糊涂的爱上了一个她根本不了解的男人,还如同飞蛾扑火一样一头栽了进去。她以为自己与众不同,绝艳惊才。一定会和所有的穿越小说中的女主那样,得到这个男人一生一世的宠爱。可是结果呢?小说是小说,现实却是真实而残酷的,她用最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穿越生涯,她想用最极端的方式让他记住自己。可是人都死了,记住又有什么用?

    明明一心想死的人老天却又给她一次重活的机会,好吧,她决定珍惜真正爱护自己的人,护住自己的母亲,胭脂,安安心心的度过这一生,她明明很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可是现在呢?偏生却又遇到那个叫她痛入骨髓的男人,还一同掉到这暗无天日的石洞里面。胭脂在外面生死不明,即便做最好的打算。她只是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又怎么会想到自己会和云恪一起掉到秘道里面去了呢。

    母亲得知自己失踪的消息,应该是要急疯了吧。

    这一世,她处处维护,才让母亲摆脱了上一世的心结,活的健健康康,若是自己现在消失,没准母亲会再度陷入哀思不能自拔。那她的身体。。。。。

    顾雨绮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她和云恪能支撑几天?三天还是四天?没准等到有人再度发现他们,他们也会和刚才那个骷髅一样化成了一堆枯骨了。

    为何老天要和她开这种玩笑。她想死的时候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等到她还没活的有滋有味,还准备继续好好活下去的时候,却又要将她的生命剥夺走。这玩笑开的实在太大了,她有点玩儿不起了。

    鼻端隐隐的又传来了血腥之气,将顾雨绮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又流血了?”顾雨绮不由侧着头,看向了云恪,虽然她现在看不到,但是她知道云恪就在她的身侧。

    云恪没有吱声。

    他正在努力的忍着,失血叫他的手脚都有点冰冷,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不会真的。。。”顾雨绮听不到云恪的声音,忍不住心头一慌,她伸手朝旁边摸去。

    这次她的手碰触到的是云恪的脸庞,指尖所抵之处虽然柔软却是一片冰凉。

    “你怎么了?”顾雨绮惊了一下,难不成云恪已经不行了?不会啊,刚才他拉住自己离开那堆枯骨的时候还是很有力的。

    “无事。”云恪强忍住身体的不适,闷声说道。

    “没事?”顾雨绮实在是太了解云恪了,她的眉头皱了起来,手沿着他的脸颊一路朝下摸索到了他的胸膛,“没事才怪,到底伤到哪里了?你把火折子拿出来,我看看。”

    她虽然心底再不愿意接触云恪,但是现在也由不得她选择了。

    上一世,她不得已选择了结果自己的生命,而现在。。。。。其实她的脑子里面很乱,她觉得她现在完全可以掐死云恪,为自己的上一世报仇,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她就独自一个人坐在这里等死。。。。。。

    感觉到自己的手腕骤然被人握住,她整个人都被云恪用力的拖到了他的怀里。

    她想挣扎,却听到云恪低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别乱动。让我抱一会,我很冷。”

    他的声音之中破天荒的带了一次顾雨绮从未感觉到的虚弱,这叫顾雨绮一乱,竟然鬼使神差的停止了挣扎。他没有对她用本王,朕,这些熟悉的字眼,而是用了一个我字叫顾雨绮心头大乱。

    如果上一世他能这样和她说话多好,在她还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时候。哪怕只有一次,她也心满意足了。

    而现在,她的心已经沉静宛若干涸的古井一样,连水都没了,又哪里来的波澜呢。

    顾雨绮被云恪抱着,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她和云恪永远都不对,上一世她会错了意,这一世她死了心。

    “还是让我看看你的伤口。”隔了片刻,顾雨绮缓缓的说道。“没准我们不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呢。你别先流血流死了!”

    这个女人!云恪默默的在心底叹了一声,在这种情况之下,死啊死的挂在嘴边,是不是即大煞风景,又大触霉头呢?他真的是被鬼迷了心了,上一世在她死后对她念念不忘,这一世还巴巴的为了保护她,受了伤。

    不过他还是放开了顾雨绮,顾雨绮马上坐直了自己的身体,怀抱一空,云恪感觉到似乎心也跟着一空。

    他拿出了火折子,打开盖子,吹出了火光,然后将火折子递给了顾雨绮。

    顾雨绮将火折子小心的放在地上,“你伤在哪里?”顾雨绮问道。

    “后面。”云恪微微的侧过身来,牵扯到了伤口,他的眉心一皱,很痛。

    顾雨绮一眼就看到云恪的后腰上有一大块的血迹,那身白衣已经被血浸透,染成了深红色。顾雨绮忙拉开了那边已经被扯碎的衣衫,眼前赫然出现一个狰狞的伤口。

    应该是被划伤的,他的整个后背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伤口深浅不一,最最厉害的还是后腰的这一块撕裂伤口,血肉翻着,露着狰狞,血也在不停的流。

    这。。。。顾雨绮觉得自己真的学的还不够多了。。。。。若是她学过医就好了。

    这伤口。。。太深,以她那点当驴友学到的毛皮急救,只怕是应付不来了。顾雨绮很无奈的掀开了自己的裙子,从雪白的里裙里撕下一大块,然后再撕成条状。

    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先止血,难怪云恪的手会那么冰,任谁流了这么一大滩的血,都不会好过。

    云恪任由顾雨绮用布条将自己的伤口扎住。

    她的手拿着布条环绕过他的腰的时候,他能闻见她云鬓的发香,不浓,淡淡的,却是一丝一缕的深深沁入他的脾肺。

    “你已经十四了。”云恪忽然开口说道。

    顾雨绮的手一抖,微微的抬眸,“你想干嘛?”她戒备的看着云恪。

    云恪的唇角微微的勾起,渲开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无事。”他缓缓的说道。

    如果按照前世,还有一年,她就会是自己的侍妾。只是这一世,她不会再跪到父皇的面前,请辞去定王妃的封号,而求嫁于自己。

    慕容凌烟已经离世,他马上要按照德妃的意思求娶两名侧妃,不知道如果他这一世忤逆了德妃而将顾雨绮娶回去当继室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腰间一痛,他微微的一皱眉,将思绪拉了回来,垂眸一看,顾雨绮已经将他腰间的伤口紧紧的缠住。

    “如果你不乱动,大概血会慢慢的止住。”顾雨绮看着那被她扎的紧紧的布条说道。

    “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顾雨绮看了看四周,“你的伤很深,我不会医术,只能给你暂时的压制一下血流的速度,若是不能及时出去,你的情况或许不乐观。”

    “若是我死了。不是正和你意。”云恪冷冷的一笑,说道。

    她若是说不想自己死,那就有点太过做作了。云恪不是傻子,看的出顾雨绮看他的时候眼神之中带着的抗拒疏离还有恐惧。

    刚才在落下的瞬间,他也无意之中瞥见她眸光之中闪过的一丝狠绝。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心也跟着一冷。

    她是想自己死的。。。。可是刚才却又出手替他包扎伤口,他真的看不懂顾雨绮了。

    顾雨绮回眸深深的看了云恪一眼,并不说话。

    她真的不想和他纠缠,若是他死了,一了百了,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但是刚才若是没有云恪,只怕自己掉下来的时候就直接摔死了。虽然云恪不吱声,顾雨绮也明白,刚才滚那个斜坡的时候,如果他不挡一下,那现在受伤流血不止的就是自己。

    虽然顾雨绮不明白云恪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既然他已经做了,那自己也就不能那么无情。

    她瞪过云恪一眼之后,目光移开,忽然盯着火折子不动了。

    “你在看什么?”见顾雨绮怔怔的看着火折子,云恪忍不住问道。

    “你看。”顾雨绮指着火光对云恪说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惊喜。

    云恪皱眉,只是火有什么好看的。。。。这火折子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不对,他再多看了一眼,也发现了端倪。

    这火苗微微的偏向了一个方向。

    “有风!”顾雨绮惊喜的抬眸看向了云恪,“我就奇怪,这个石室已经关闭这么久了,居然还有空气,这里是有透气口的。看那火苗的方向。。。。。应该是那边。”顾雨绮兴奋的用手一指,头也转了过去,不过她的脸片刻之间就黑了下去。。。那个方向正好一堆枯骨散落在地,正是她打碎的那堆,刚才那段很不美好的记忆涌来。

    云恪却是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过去看看。”他走了过去,顾雨绮看的出来,他在强忍着痛,努力的让自己走的沉稳。

    算了,一个伤员都这么努力了,她又在这边装什么娇气,不过是一堆枯骨罢了,难道它还会跳起来咬她不成吗?

    顾雨绮也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云恪举着火折子仔细的一点点查找岩壁,火光朝一个方向偏的更厉害了。

    “在上面。”云恪指了一下洞顶,他起身一跃,身形乍起,脚蹬住了石壁的突起几个跳跃就攀到了石洞的顶部。

    “知道了。”云恪的声音从洞顶传来,带着一丝兴奋。

    不过过了一会,他就再度飘落下来,脸色微微的发白,“洞太小了。”他皱眉说道,他打量了一下顾雨绮的身量,“我过不去,但是你可以试试。”

    “我?”顾雨绮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石壁的高度,有点为难的摇了摇头,“我怕是上不去。”她现在的武功学的不错,但是梁家毕竟是武将世家,家传武学注重的刀马功夫,对于轻功这种高大上的江湖武学却是涉猎不多,顾雨绮顶多现在也就算是一个身轻如燕,哪里能像云恪一样飞檐走壁。

    “我送你上去。”云恪说道,还没等顾雨绮拒绝,他已经拉住了顾雨绮的手臂,拽着她原地跃起。

    和刚才一样,他利落的踩着几块石壁之中突起的石块,带着顾雨绮攀上了石洞的顶部,他强忍住后腰的剧痛,咬牙对顾雨绮说道,”试试看,洞在这里。”

    这一折腾,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腰又在流血了。

    顾雨绮察觉到云恪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现在不是墨迹的时候,她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一咬牙,用手攀住了石壁顶上的突起部分,果然,有一个黑乎乎的石洞,洞口不大,她堪堪能爬进去。

    “带着这个。”云恪将已经燃烧的差不多的火折子递给了顾雨绮,然后再也撑不住自己的重量,马上飘落回了地面。

    顾雨绮一咬牙,拿着火折子朝前面爬去。

    洞口真的好小,里面又黑又长,顾雨绮一边爬一边躲避开突起的石头,饶是这样,还是磨破了不少地方。她真的很怕会忽然从洞里爬出点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她还怕这洞口忽然缩小,将她卡住不前不后,那就悲催了。顾雨绮一边爬,一边打趣自己,上辈子连自焚这种荒唐的事情都干的出来,这辈子爬一个洞还有什么可怕的。。。。。

    顾雨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爬了多久,感觉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在她手里的火折子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前方似乎有点亮光透过来,风也越来越大,能吹动她腮边的发丝了,弄的她很痒。

    快到头了!顾雨绮心头大喜,加快速度朝前爬去,终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顾雨绮抵达了洞口,她拨开了挡在石洞口的杂草,人朝外面栽了下去,好在她摔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顾雨绮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忙爬起来朝四周看了看,应该还是在山寺的范围之内,只是这里很荒凉的样子,没有人也没有路。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已经将四周镀了一层天然的金色,看起来璀璨的一片。

    顾雨绮简单的分辨了一下方向,拎起了裙子就朝那个方向跑去。

    好在上一世她来过护国寺几次,对这里的山形地势还算比较熟悉,而且当初为了到护国寺博眼球,摆po色,她还专门看过护国寺的地图,知道哪里人多,哪里人少。

    顾雨绮走的方向不错,没多久,她就拐上了一个山间的小路,抬眸看到了一个草亭子。

    原来竟是到了这里。。。顾雨绮一乍舌,那石洞居然将她带到了前山。

    亭子里还有几名少年正在休憩,顾雨绮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什么形象了,马上跑了过去。

    她一身狼狈,蓬头垢面的一出现,倒是将亭子里的几名少年吓了一跳。

    “请问。。。”顾雨绮刚一开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思阳?你在这里!”她又惊又喜,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长姐?!”顾思阳本是坐在亭子里的,听到顾雨绮的声音,忙不迭的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顾雨绮的面前,急道,”你去了哪里?母亲找你都找的急疯了,我也一直在找你,是找累了才在这里休息一会!你这是怎么了?可曾受伤?胭脂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晕在后山?”

    “胭脂没事吧。”顾雨绮也不管在场是不是有别人,忙抓住顾思阳的手臂问道。

    “胭脂醒了,只是撞到了头,她哭着说你不见了。母亲问她你去了哪里,她却一直摇头。”顾思阳前前后后的看了顾雨绮一番,担忧的说道,“长姐你没遇到什么坏人吧。。。。”

    “没事,我只是失足掉到一个洞里去了,爬了好久才爬出来。我的脚崴了。”顾雨绮看了一眼顾思阳身边的同伴,有所保留的说道。

    “感谢各位陪我找我的长姐,现在长姐找到了,我先送长姐回去,改日再向各位道谢。”顾思阳转身对他的小伙伴一抱拳,说完之后就解下了自己的长袍将顾雨绮罩住,然后扶着她急切的朝禅院走去。

    刚才有外人在,顾雨绮不能言明云恪是和自己在一起的,若是被他们知道了,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不堪的言论。尤其顾雨绮出现的时候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若是说她自己掉洞里了,那还好说,若是说她和云恪一起掉洞里了,这孤男寡女的。。。。。

    云恪送走顾雨绮之后,山洞里面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和黑暗。他捂住自己的后腰,咬牙靠着石壁坐下。

    这伤口又扯的撕裂的似乎更大了,云恪自嘲的一笑,原来独自一个人被丢在黑暗之中是这么孤寂和可怕的一件事。

    不知道她会不会顺利的出去,会不会马上带人来找自己,依照他现在的状况,只怕也撑不住三天了。

    如果她脱险之后故意拖沓个三两天的,等自己的人发现自己,没准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后悔吗?或许应该拉着顾雨绮陪他一起死在这里,没准他们还会继续重生一次。呵呵,只是想想罢了。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发生一次也就算了,哪里还能次次都发生。状投来巴。

    身上很冷,因为大量的失血,云恪的唇也变得十分的干涸,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想让自己滋润一点。

    她出去了多久?还是没有出去?没有出去她难道不会退回来吗?还是落在了别的陷阱之中?

    云恪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洞顶,虽然他也看不到什么,他希望能重新看到顾雨绮,又不希望在这里看到她。

    矛盾!云恪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婆婆妈妈的时候。上一辈子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似乎除了登上那个位置,也没什么事情是能够吸引他注意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为皇帝,执掌天下,成为这天下之主。

    能与他比肩而立成为他皇后的只有张宛仪一人。因为她豁达,进退有度,礼仪周全,有国母的风范。只有这样完美的女子才有资格成为他的皇后,然而顾雨绮死后,他一直都没有立后。

    那个位置一直空着,直到他驾崩。

    他难得没有带暗卫出来,却偏偏遇到这种事情。。。。。。。真的是天意啊,难道老天是要他今日将性命丢在这里了?

    他不是怕死,而是觉得这样死未免有点太过委屈。

    如果他死了,顾雨绮是不是就会觉得解脱了?

    云恪默默的长叹了一声,他不知道自己该将顾雨绮怎么办才好,不过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会死死的抓住这个女人的!如果他能活下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