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48护国寺秘道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明明是朝她伸出了手,却还是出言伤害了她。

    不过即便如此那又如何?顾雨绮以为此生还能如她所想那样逃离自己的手掌吗?

    云恪的手紧紧的一缩,似乎是用行动在证明他心底的所想。顾雨绮吃痛,眉间忍不住蹙了起来,却是忍住没有护痛。

    他力量之大,几乎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瞥见顾雨绮皱起的眉心,云恪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用力,他放缓了自己的力道。

    云恪在顾雨绮的面前蹲了下去,吓的顾雨绮腾的一下从石凳上弹了起来,什么节奏?他不会要去掀自己的裙子吧。他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就被放了出来。

    “坐下!”见顾雨绮如同被针扎了一样跳起来,云恪的眉头微微的一紧,他冷声说道。“你若是不想脚踝伤的再重一点。就被本王坐好!”

    他的确是想看看顾雨绮的脚踝到底是怎么样了。他倒没觉得自己这番举动在顾雨绮的眼中是叫她如何的惊骇。

    “王爷,这与礼不合。”顾雨绮忙朝翘着脚,单腿朝后跳了一步,急切的说道。

    于礼不合?真是新鲜。上一世她做过的于礼不合的事情还少吗?况且他上一世就是她的夫君,她浑身上下什么地方是他没碰触过,没看过的?现在只是想看看她伤到了什么程度,这就是于礼不合了?

    云恪眼眸冒着冷光。直起了自己的身体,“顾家小姐果真是知书达理啊。”他的唇角溢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倒是本王唐突了。”说完他一探手,将顾雨绮的纤腰揽入了怀中。

    胭脂一看,顿时毛了,跳过来拉住了云恪的胳膊,”放开我们小姐,你是王爷又怎么样?是王爷就能唐突我家小姐吗?”她一边喊一边想将顾雨绮解救出来,却被云恪一把推开。

    胭脂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丫鬟,被云恪猛然一甩,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额头撞到了一株桃花树的树干上,瞬时就瘫软在地。

    “胭脂!”顾雨绮大惊,想要甩开云恪冲过去看胭脂是不是还活着。她已经看到了胭脂的额角渗出了鲜红的血。

    “不过是个丫鬟!”云恪冷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丫鬟?

    顾雨绮这下真的动怒了。

    “是!不过是个丫鬟!”顾雨绮抬手就给了云恪一记耳光,双眸满是熊熊的怒意,“在你的眼里。其他人都是不过!她在你的眼里不过是个丫鬟。但是在我的心里不是!”她的手还没落在云恪的脸侧就被云恪一把打开。

    “你竟然为了一个丫鬟要打本王?”云恪也怒了,为什么她一定要和自己这样呢?若是前世,只要被他揽入怀里,她会被小猫还要乖巧。现在也像小猫,而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野猫!

    顾雨绮的身形一转,手在空中变掌为拳,顺势直击云恪的下肋,速度之快,力量之大完全出乎了云恪的预料。他只当她还是前世的顾雨绮,所学的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所以没加提防,这一击实实在在的击打在他的软肋上,痛的他几乎窒息,忍不住身子朝旁边一歪。

    顾雨绮见一击得逞,借着云恪身子一歪的劲头,身子腾空而起,飞起了一脚直踹在了云恪的肚子上,将云恪踹的后退了好几步,她落下的时候却是重心在自己崴伤的那个脚上,脚尖一碰触到石板,就是一阵钻心的痛袭来,她自己也站立不住,人朝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

    她这一坐不要紧,那石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代太长还是怎么了,竟然发出了一声闷响,然后石板从中间裂开,顾雨绮结结实实的连人带石板一起摔在了地上,那石板的一角碰触到地上的一块石砖,云恪和顾雨绮两人就听到一声机括的脆响,然后两个人脚下的石板竟然快速的朝两边分开,露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两个人猝不及防,一同掉了下去,两个人掉下去的同时,石板又快速的闭合,完全看不出半点痕迹。

    顾雨绮慌乱之中忍不住尖叫了起来,身子不住的朝下坠,忽然她的腰间一紧,一条手臂将她紧紧的拉入了怀里,似乎被一个人给抱住,是云恪!

    难道这一世两个人就这么摔死在护国寺了?顾雨绮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不应该是穿越人士的人生啊!好吧,摔死至少也比上一世烧死略强一点,只是胭脂不知道是死还是活,还有娘,若是知道自己没了,会不会伤心欲绝。

    顾雨绮的被云恪抱着不住的下坠,脑子里一片胡思乱想。

    就在她以为两个人要摔成稀泥的时候,忽然发觉自己下坠的速度减缓了。

    她抬眸,这个洞顶的石板一闭合之后,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能看到不时的有火花从石壁上擦出。是云恪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那匕首竟然插入了石壁之中,借助匕首的力量,两个人下滑的趋势被减缓了。

    火花飞溅,星星点点映亮了云恪的面容,他眉头紧皱的看向自己的脚底,顾雨绮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若是自己现在掐住他的喉咙,后果会怎样?

    还没等顾雨绮将这个念头付诸于行动,两个人似乎滑到了洞底。

    两个人的脚才刚刚碰触到地面,还没踩实,脚下的地面似乎和头顶的石板一样朝两边打开。

    我去,还来!顾雨绮和云恪两个人猝不及防,又滚了下去。还好这一段不是垂直的,而是一个斜坡。

    云恪收回了匕首,用双臂将顾雨绮紧紧的护在了自己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朝下滚,也不知道滚了多远的距离,终于滚到了平地上。

    一股常年不见阳光而形成的腐臭味铺面而来。

    顾雨绮强忍住一阵阵袭来的呕吐感,从云恪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眼前是漆黑的一片,顾雨绮摸了摸自己身上,应该是没有骨折,除了崴了的脚踝痛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是被刚才斜坡上的石头蹭破的皮外伤。

    顾雨绮看不到,却是能听到身边传来的呼吸声,“你。。。。王爷没事吧。”她试探的问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她。

    顾雨绮一惊,手朝刚才她挣脱出来的地方摸了过去。

    她先是摸到了云恪身上的布料,她朝着下面按了下去,应该是腿,她沿着腿朝上摸去,先是小腿,膝盖,然后是大腿,当她刚摸到大腿的时候就听到黑暗之中传来云恪的声音,“别乱摸了!本王无事。”

    你大爷的,无事你不早说!顾雨绮真想一脚蹬飞他,不过想起了刚才她踹了他一脚的后果,顾雨绮还是忍住了,这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还是少动为%%无弹窗?@++

    废话!顾雨绮真的很想给他一个白眼,当然是秘道了,难道是明道吗?

    上一世她竟然不知道护国寺还有这样的地方。

    知道顾雨绮感觉到疑惑,云恪竟好像在和顾雨绮解释一样说道,“护国寺传承了好几百年了,从前朝就有。记得本王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就记载了前朝护国寺的僧兵为了抵抗暴乱,曾经挖过地道,用力掩护附近的百姓和存储粮食。只是年代久远,这地道渐渐的就不为人知了。没想到我们居然会落了进来。”

    顾雨绮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被她一拳打散的一堆枯骨,“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可以出去。”她的心忽然一沉,“难不成会和它一样吧。。。。。。。”

    云恪沉默了下去。

    他顾雨绮害怕的时候,他已经大概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真的没什么通道可以出去。

    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刚才被他打飞,晕倒在树下的那个小丫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