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7崴脚

    云恪是因为心里烦闷所以才来云凌这里小坐的。

    上一世,云凌不问世事,清修在护国寺,等到顾雨绮死后。云恪彻夜不能安眠,于是就来了护国寺,意外的遇到了云凌,便于他交谈起来,这一谈,以前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的兄弟两个却谈的十分投机。

    云凌虽然身在山寺,眼界却是异常的开阔,一来二去的,云恪就经常会朝护国寺跑,也曾让太子到云凌的身前学习佛法,开阔胸怀。这一世。他封王出宫之后。便也早早的来拜访自己的六哥。

    即便不讨论点什么,就是陪着他喝点茶,下下棋,也都是极其放松的一件事情。因为在云凌的面前,他觉得自己是坦荡的,不需要工于心计,不需要谨小慎微。可以肆无忌惮的纵情大笑。

    开始云凌还十分的诧异,但是云恪来的次数多了,他也就习以为常了,云恪能来看他,他打心底也是十分喜悦的。

    云恪今日就是才去看了云凌,然后从云凌的所居住的禅院出来,却没想到会偶遇顾雨绮。

    顾雨绮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站立在桃花树下,粉色云彩一样的桃花笼罩在她的头顶和身周,她就好像是坠入了林间的仙子一样轻灵动人。她的眼眉如今已经张开,风华初绽,炫人眼目,没有了上一世眼角隐含着的骄傲,多了几分开朗的神采,却是比上一世还要吸引人的目光。

    乍见自己,她眼角隐含着的笑意骤然急冻。变成了他熟悉的抗拒和疏离。

    真是好笑,明明上一世,抗拒和疏离她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不过重活一回,她就都变了。

    她在这里做什么?上一世她为了勾引王公子弟,在桃花树下搔首弄姿,惺惺作态,这一世,她倒知道躲避到这里来了?

    她刚才看的是什么地方?

    云恪微微的一转眸,眉头就是一紧,她竟然站在这里怔怔的看着六哥清修的禅院。

    心底瞬间就蕴起了无名的怒气,顾雨绮上一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猎场射箭,书院做赋,寺院看花,这一世却带着自己又吵又闹的妹妹躲来了这里?难道不就是为了前面院落里面清修的六哥吗?

    她的目标竟然是云凌!难不成因为名声被败坏了,云翼指望不上,所以改成云凌了吗?

    想到这里,云恪就在顾雨绮的面前停住脚步,“你跟我来。”他冷冷的对顾雨绮说道。

    “你是何人。竟敢惊扰我家小姐。”白馥不认识云恪,见云恪直接走到顾雨绮的面前,忙跑过来想挡住顾雨绮,她瞪大眼睛看着云恪,心却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来,这白衣男子虽然唐突,可真的生的太漂亮了,漂亮的就连画里的人都比不上。

    云恪连看都懒的看白馥一眼,直接抬手想要去拽住顾雨绮,却被顾雨绮灵巧的躲开了。

    “参见安王殿下。”顾雨绮不光自己躲开,也不着痕迹的拉走了呆站在一边傻看云恪的白馥。

    这丫头平时看的机灵,竟也被云恪的皮囊所祸,顾雨绮默默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教训白馥,当初她在护国寺初见云恪的时候,不也是被他将魂都勾跑了?

    顾雨绮敛下了眼眉,低声对白馥说道,“这位是安王殿下。”

    白馥这才如梦初醒,春杏拉着其他几名丫鬟,还有顾思雨全数拜倒行礼。

    云恪不耐的一挥手,示意她们都滚开,他的目光冷冷的盯着顾雨绮,“既然知道本王,你敢违抗本王的意思?”他说完顿了顿,“你过来。”他再度朝顾雨绮伸出了手。

    顾雨绮依然敛眉说道,“臣女不敢违抗王爷的意思,但是臣女与王爷男女有别,若是跟着王爷去了,对臣女的清誉有损,王爷若是有事,在这里和臣女说就是了。她们是臣女的妹妹和丫鬟,都是臣女的家人。”

    好一个家人!上一世她抛弃侯府,不顾侯府的名誉,重孝在身依然执意嫁入安王府,这一世她上下嘴唇一碰,倒是有家人了!

    云恪伸在半空中的手握成了拳垂了下去,他冷然的一笑,“倒是本王想的不周全了。既然顾家小姐来了,那本王邀约顾家小姐前去我六哥的禅院一坐,这就不算是失礼了吧。”

    既然你对我六哥感兴趣,那就叫你看看我六哥的样子,看到时候你会不会还会对他感兴趣。

    顾雨绮微微的一怔,不由抬起头来,这是唱的哪一出?刚才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现在倒看似大方了起来。

    “只怕是。。。。”顾雨绮刚要开口拒绝,就被云恪给打断,“怎么,本王竟不知道本王的面子有这么薄,竟是请都请不动顾小姐了?那要不要本王朝你侯府送个拜帖,专程邀约呢?”

    该死的混蛋。顾雨绮咬牙,他明明知道自己最怕的就是和他扯上关系,见自己不肯和他走,便拿这个做要挟,他的正妃才过世没多久,若是正式的送拜帖登门,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时隔四年,顾雨绮再一次在心底哀叹,这日子没法过了!

    “王爷言重了,既然王爷邀约,臣女莫不敢从命。”顾雨绮已经是百般不愿,但是还是无奈的说道,“臣女此番是带自己的妹妹来这里游玩的,王爷可允许臣女将妹妹先行送回去呢?”

    “好啊。”云恪冷然一笑,“本王反正无事,可以陪顾小姐专门走一趟。”

    靠啊!你专门走一趟不就是昭告世人老子在这里和你私会吗?顾雨绮在心底朝云恪再度比了一下中指,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四年了,只怕今日一见,她安稳的日子是到头了,这四年来,没有云恪的干扰,她过的甚是愉快。

    只可惜,该来的还是会来。

    “怎么敢劳动王爷呢。”顾雨绮心底恨的要死,表面上却依然浅笑依依,只是笑容不达眼底,云恪看的出来,却不道破。

    他看的出来顾雨绮的不情愿,不情愿又有什么用呢?他是安王,而她只是定远侯之女,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抗拒他的意思。只要他做的不过分,顾雨绮便没有任何反对的借口。

    “云恪,我顾雨绮今日以火之光照路,以吾血为引,满天诸神为证,如有来世,我与你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她上一世临去前的誓言铮铮,犹在耳边,即便过去那么多年依然会纠缠在他的午夜,她在上一世已经成了他心头的魔障,他的梦魇,这一世,她鲜活的站在他的面前,疏离,抗拒,他又如何还能放过她。

    顾雨绮对春杏说道,“你带着二小姐先回去吧。和我母亲说,我在禅院这边,稍后便回。”

    “是小姐。”春杏自然是认识云恪的,四年前在客栈见过一面,印象深刻。

    “胭脂留下陪我便好。”顾雨绮又加了一句。

    她让白馥也跟着春杏回去,刚才白馥初见云恪那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当初,她不免有点担心。云恪这个人面冷,心更冷,若是白馥一不小心真的爱上了他,那等她的便是万劫不复。

    白馥怎么说也是自己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然后看着长大的,顾雨绮可不希望白馥走自己从前的老路。

    她希望陪她一起长大的四个丫头将来都能找到真心爱护她们的男人,而不是走入权利的漩涡和别人去勾心斗角。

    果然在顾雨绮说只留下胭脂的时候,白馥的眼底划过了一丝失望,顾雨绮只能默默的在心底又叹息了一声。

    春杏带着顾思雨走后,顾雨绮这才对云恪盈盈一拜,“王爷不是说要给臣女引见福王殿下吗?臣女斗胆请王爷带路。”

    “你倒是丝毫都不掩饰。”云恪见顾雨绮如此大方,丝毫不扭捏,心底的怒气更胜,她这一世就是这么迫不及待的转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中吗?只希望她真的见到云凌之后,还会这么泰然。

    “在王爷面前再掩饰自己,不是太笨了吗?”顾雨绮轻描淡写的说道。

    “哼。”云恪冷冷的一笑,“跟本王来。”

    “是。”顾雨绮也毫不推辞,抬腿就跟上了云恪的脚步。

    她与云恪一前一后的走在桃林之中,心底无限的唏嘘,前世的自己可曾想过会如此平和的跟着云恪走呢?原来心死之后跳脱出来,就是另外一番境地了。状在大扛。

    她并不像报复,她与他前世的悲剧可以说两个人都有问题,两个人都太骄傲,自己又那么盲目热烈,她与云恪之间隔着的可是相差了上千年的鸿沟,完全不可跨越。顾雨绮觉得自己那些穿越小说算是白看了,现代人的习惯拿到古代来说简直就是惊世骇俗。

    她上一世也太自我,觉得自己就是与众不同,的确,她是与众不同,但是要分谁来看,她的言辞尖锐,有什么说什么,而这里的贵女都是七窍玲珑心,进退有度,她却大大咧咧的,认为她做的就是对的。活该被张宛仪那样的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她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是轰轰烈烈,一切都是了那可笑又可怜的爱情,可是她忘记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只有她剃头担子一有热那就不是爱情了,只是她的单恋。她付出的就要求云恪同等的回报,可能吗?她上一世是彻头彻尾的古代人壳子,现代人心,而云恪却是真真实实的古代男人,女子的一切行为规范在他的心底已经是根深蒂固,她又拿什么去和张宛仪比。

    越是比,就越衬的张宛仪高贵端庄。

    上辈子没想明白的事情,这一辈子她算是想明白了,也想透彻了。所以这一辈子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光是为了躲避云恪,也是为了侯府的声誉。

    上一世云恪看不上她,她放着好好的定王正妃不做,却偏偏闹上金銮殿,在重孝期间执意嫁给了云恪为侍妾,这种事情在古代男子的严中不是自甘堕落又是什么?她凭借着自己的容颜,在王府立足,在他的眼中自己不过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抛去的玩物。

    她真心的付出在他的眼中也就是邀宠的手段。

    顾雨绮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上一世一直都是她表错了情了,不过即便她错了很多,云恪也依然是一个冷心的人,她全身心的去爱他,爱了十多年,依然不能将他的心融化。

    顾雨绮那声幽幽的叹息,堪堪的传入云恪的耳朵之中,直入他的心底。

    他很想转过身来问她叹息的是什么。但是云恪还是忍住了。

    走过桃花林,再朝前走一小段路,就拐上了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

    顾雨绮穿的是薄底的绣花鞋,那鹅卵石路上铺的鹅卵石十分的细小,硌的她的足底一阵阵的痛,她想要快点走过去,无奈脚下一滑,脚踝卡吧一声崴到了一边,一阵刺骨的痛袭来,她忍不住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气。

    “小姐我扶你。”胭脂的脚硌的也痛,她见顾雨绮身子一栽歪,忙伸出手去想要搀扶一下自己的小姐,却没想到她一伸手没扶住顾雨绮,因为顾雨绮已经被人一把拽到了前面去。

    “脚崴了?”云恪一手扶着顾雨绮,皱着眉看向了顾雨绮的裙摆。

    “没。。。”顾雨绮忙想抽出自己的胳膊,无奈却被云恪拽的死死的。真的是崴到了,就连顾雨绮都听到了自己骨头卡吧一声脆响,顾雨绮能听到,云恪自然也就听到了。。。。。

    唉,顾雨绮又在心底长叹了一声,遇到云恪准没好事,时刻四年,再一次验证了!

    “先坐下。”云恪转眸看了看四周,在路边的一棵孤零零的桃树下有一张石凳子,石凳下面铺的是石板。云恪扶住顾雨绮,也不由她反对,将她带了过去,与其说是带,不如说是拽,顾雨绮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自己的脚更痛了。。。。。 [~]  更新快

    这人是故意火上浇油的吗?拽的那么用力,他那一双大长腿迈开,谁又能跟的上呢!

    或者,他觉得自己是故意崴脚,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当云恪将顾雨绮按在石凳子上的时候,顾雨绮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为了留住你才崴脚的,真的是不小心。你大可离开,我有胭脂陪我。”

    云恪抬眸,对上了顾雨绮应为疼痛而染上了一层淡淡水汽的大眼睛,他的目光冷冽,似乎透过目光就能将顾雨绮眼眸之中的水汽给冻住一般。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去,那是什么眼神,崴脚的是我啊!你不满就走啊!又没人拦着你。再说了上一世别说是崴脚了,就是在云恪面前摔个狗啃泥,他都不会伸手一下的。顾雨绮在心底腹诽道,但是没敢说出来,她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你走就是了。我又不会赖在你的头上。”

    “走?”云恪的唇角一勾,“你有什么资格叫本王走?”

    顾雨绮的脸色微微的一白,心底一身讪笑,是了,她是什么身份,这位又是什么身份?倒又是她妄自菲薄了。

    看到顾雨绮微微变色的小脸,云恪的心底一股无名的烦躁,为何对着这个女人总是说不对话呢!他明明是想说,他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想叫她不要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