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福多多 作品

046再度相遇宛若初见

    过了四年的时间,京城里关于顾雨绮的传言也渐渐的淡了下去。

    顾怀中的刻意低调让原本就健忘的人们逐渐忘记了四年前,顾雨绮曾经做下那么多震惊人心的事情。

    安王妃薨了的消息,顾雨绮即便是在宅院之中不出门也听说了。当胭脂将这件事情说给她听的时候,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可惜了那王妃年纪轻轻的了。”

    上一世,慕容凌烟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死的,自己的母亲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离开了自己。只是这一世,母亲健康的活着,而那慕容王妃却是没有逃开命运的笼罩。

    不知道云恪会不会伤心,那种根本没有心的人又怎么会为一个女人的逝去而伤怀了,即便那女人是他儿子的母亲,顾雨绮在心底冷冷的笑着,大抵在他的心中。只有张宛仪那样的名门淑女。才能配的上他的身份罢了。其他人在他的眼中不过如地上的沉泥一般,就连自己也不例外,她掏出一颗真心,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个邀宠的手段和笑话而已。

    她这几年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即便外面关于她的谣言已经传的满天飞,她也不为所动。

    云恪也好像是很忙的样子。这几年都没来招惹过她,可是这样的日子越是平静,顾雨绮就越是担心。舒坦日子过习惯了,总会觉得有一天会被忽然打破一样。

    顾雨绮这日练完了功,将手里的银枪交到白馥的手中,黛眉眼含着笑递上了刚刚用热水搅过的帕子,润盈则赶紧端上了一碗刚刚炖好的桂花糖芋艿。

    当初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四个小丫鬟也跟着顾雨绮一同长大,个个都是花容月貌,还都各自拜了梁氏的四个丫鬟为师学本事。

    白馥生性好动,所以跟着春杏学武,学的很是不错,她是个习武的胚子,一点就透。黛眉心灵手巧,跟在秋月身后学的是刺绣和烹饪,她对此也似乎特别有天赋,几年下来。竟与秋月已经不相上下,就连秋月在自己的姐妹之中也是颇为自豪,自己的徒弟可是最厉害的一个。盈润虽然还带着几分婴儿肥,显得娇憨可爱,但是脑子却是极好用的,她跟在冬雪的身后学的琴棋书画还有记账,就连顾雨绮在闲暇的时候也会指点盈润一二。至于染墨也跟着夏荷学着功夫,只是她资质比较平庸,武学造诣上比不得白馥通透,可是她能吃苦,练一边不会,她可以不吭声的连上三次遍,也从不叫一声苦,这让原本也是话不多的的夏荷对她也是倾尽所能的教授,除了学武之外,她还和夏荷学了一手梳妆的好本事。

    胭脂一直跟随着顾雨绮,虽然什么都没学,但是谁也不可能动摇她的地位。

    她是个实诚人,若是别的大丫鬟看到自己手下的丫鬟各个都身怀绝技,不免会心生嫉妒,可是胭脂不会,在她的心里,顾雨绮就是她的一切,谁对顾雨绮好,她就对谁好,就是这么简单。

    顾雨绮就是喜欢她单纯的性子,上一世,到最后,也只有这个实心眼的丫头陪在她的身边,走到了最后。这辈子,顾雨绮要胭脂什么苦都不用吃,只要好好的跟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至于顾雨绮自己也在埋头苦练梁氏教给她的剑法和枪法,原本顾怀中和梁氏都以为顾雨绮学武不过是三分钟热度,谁知道顾雨绮倒真的下了苦功了。

    若是上一辈子的文武双全是装装样子,这辈子她倒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了。

    梁氏将梁氏的家传绝学全部倾囊相授,顾怀中也将自己在战场实战琢磨出来的一切近战和远战技巧,全数交给了顾雨绮。

    “明日陪夫人去护国寺烧香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顾雨绮将天堂饮尽之后笑着问黛眉。

    “小姐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黛眉微微的一笑,那笑容灿烂不让春日。

    顾雨绮看着自己院子里这几个小美人,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当初自己的眼光还真的是不错,那四个瘦巴巴的黄毛丫头,养了几年,竟都出落成一个个的美貌佳人,真是春花秋月,各有特色。随便选一个出来,都会叫人眼前一亮。

    顾雨绮这四年虽然没出门,但是在院子里对着自己的丫鬟们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平湖公主派人来了几次,梁氏都以顾雨绮身体不好为由给婉拒了。

    不是梁氏不识抬举,实在是她心底的那个疙瘩不解,顾雨绮好好的人,去了平湖公主那里两次就出了两次事,所以即便冒着会得罪平湖公主的危险,她也不让女儿过多的与皇家之人接触。

    她只要女儿好好的就是了。

    平湖公主也知道梁氏是故意找借口,所以头两年还会派人来,后一年就不再派人来请了,而是递了一个口讯,顾雨绮身上有公主府的玉佩,公主府的大门永远为顾雨绮敞开,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去公主府。

    顾雨绮自然乐得躲在家里,这一世她巴不得越低调越好,上一次冬猎节,就已经闹了那么多事情出来。

    不过这次护国寺是一定要去的,如果顾雨绮记得不错,上一世的现在,梁氏已经香消玉殒了。而现在梁氏活的好好的,所以顾雨绮是一定要去护国寺烧香还愿的,不管怎么说,也是求一个心理上的安慰。

    这四年在家中,她的眼睛无时无刻不瞪的雪亮,她暗中提醒着春杏,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用任何柳氏送来的东西。

    春杏是个伶俐的人,对大小姐的吩咐自然是坚决的执行着,且也没有告诉梁氏。

    柳氏不是不想下手,而是梁氏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太厉害,还有一个顾雨绮在一边虎视眈眈,叫她等了四年都没有机会,真真的是呕死她了。

    偏生这四年之中,顾思阳得了顾雨绮的教导,学业突飞猛进,变得越来越尊敬这个嫡长姐,顾思雨更是将顾雨绮当成偶像来膜拜,都说是嫡庶有分,在顾雨绮的刻意拉拢还有梁氏的宽厚之下,顾思阳和顾思雨在府中地位一点也不比顾雨绮差多少,他们心底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再加上京里时不时传出其他勋贵的当家主母如何苛待庶子庶女,打压他们的消息,顾思阳和顾思雨自己有眼睛看,有耳朵听,尤其是顾思阳,在国子监看的听的更多,所以他们也都渐渐的打从心眼之中尊重和爱戴梁氏和顾雨绮。

    有的时候柳月在顾思阳和顾思雨面前说点梁氏的坏话,顾思阳都会一本正经的打断自己生母的话,还会叮嘱她以后不要这么说了。

    顾雨绮说的对,家和万事兴啊,梁氏本就不愿意多管事,柳氏想挑她的毛病就和鸡蛋里挑骨头一样难。顾雨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丹霞院和挽心斋都被顾雨绮防的和铁桶一样,水都泼不进去,柳月真的觉得自己毫无用武之地。

    四年下来,梁氏越来越容光焕发,顾雨绮也出落得越来越有祸水的样子,柳氏却是因为整天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出而显得有点憔悴。

    顾怀中去挽心斋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他教导顾雨绮武学多半都是在挽心斋里,累了就留宿在那边。梁氏虽然对他表面客气,可是顾怀中也看得出来梁氏不待见他了,有的时候他想亲近一下梁氏,梁氏都会用各种理由闪开,闹的他也渐渐的就没了那个心思了,有的时候觉得能碰一下自己妻子的手都是一种奢望。

    他与梁氏之间的关系现在说起来十分的诡异,梁氏越来越美,岁月似乎并不会将她的美丽带走,而是将她雕琢的更加成熟瑰丽,她就好像当初顾怀中初见她时候的模样,高高在上,如在云端,少了少女时期眼眸之中的娇憨,多了一份现在独有的平静豁达。状厅农才。

    这样的梁氏叫顾怀中心底又渐渐的翻起了波澜,毕竟是自己曾经倾心过的人,朝夕相处,他怎么能将她忘怀。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最好的,随着梁大将军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弱,他对梁氏就越来越上心。可是他又觉得对不住柳月,毕竟在他最难熬的时候,都是柳月陪在他的身边,还为他诞下一双儿女。

    顾怀中每天都在甜蜜和痛苦之中煎熬着,见到梁氏他的目光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但是心底又是无比的纠结。

    柳月也察觉了顾怀中的变化,心底恨的是要死要活的,偏生又拿梁氏没有半点办法。

    顾怀中的转变也被顾雨绮看在眼中,说起来她是不待见自己这个便宜渣渣爹的。既然娶了自己母亲这么好的人儿,却又去招惹一个柳月回来戳母亲的心。她打心眼里看不上他。

    但是毕竟他还是自己的爹,所以顾雨绮也从不在梁氏面前说半句顾怀中的坏话,她觉得一切决定权都在梁氏。只要梁氏高兴,什么都好。

    翌日,风和日丽,定远侯府的马车一大早就从侯府的大门出发,朝着京郊的护国寺缓缓的驶去。

    顾怀中和柳氏亲自将人送出了侯府,原本顾怀中是想叫柳氏跟着一起去,无奈柳氏不肯,所以也就随了她的心愿。

    梁氏带着顾雨绮还有顾思阳顾思雨这一走就是三四天,这三四天她都会和侯爷单独相处,柳氏又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她需要靠这几天来拢一拢侯爷的心思。

    梁氏独自坐在头前的车里,顾雨绮和顾思雨则一同坐在后面的马车里面,顾思阳现在也有十三岁了,不愿意和自己的姐姐们共乘一辆车,而是骑了马跟在梁氏马车的旁边。

    顾思雨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儿,不时的打开帘子朝外面张望,顾雨绮则慵懒的靠在垫子上,静静的闭目养神。

    车子出了城门之后,官道上往来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春日晴好,京中贵胄踏春郊游,络绎不绝,定远侯府的马车驶过,路上行人在不经意间瞥进其中一辆马车掀起的车帘,都是再也挪不看自己的目光。

    微微掀起的车帘之中,露出了一张堪比春花一样甜美的小脸,双眸漆黑灵动,但是再朝车里一看,有一绝色佳人斜靠在马车柔软的靠垫之上,只是惊鸿一瞥,那张容颜便会被车帘遮蔽住,可只是这一眼就会叫人终身难忘。

    那是怎样的一名美人儿,笔墨都难以勾画出她的丽色,白瓷一样的皮肤,樱红的唇瓣,那看似无意之中斜搭在腮边的素手,整个人即便是慵懒的,也会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即便她的双眸未睁开,已经叫人沉醉其间。

    马车驶过,佳人的容颜淹没在视线之内,竟是有人久久都不能回神,更有人甚至打马跟了过去。

    时近晌午,定远侯府的马车停在了护国寺的山门之前,顾雨绮扶着白馥的手下了马车,她抬眸环顾了一下眼前的景色,心底不由无限的唏嘘。

    终于又故地重游了,上一世,她在这里一袭红衣,故意的摆了半天的po色,装了一把13,可真的是迷倒不少王公贵族的子弟。

    可是现在她却在下车前,在头上罩上了长长的幕离将自己的容颜和别人的视线隔离了开来。

    待顾雨绮牵着顾思雨跟在梁氏的身后进了寺院,那骑马跟来的年轻人悄悄的凑到侯府的马车附近找了一个牵马的下人详细的问了起来。

    四月芳菲,山上不仅空气新鲜宜人,就连景色也是比其他季节要绚丽的多,进了山来,放眼看去,各种不知名的山花开满了山坡,点缀在青山绿草之间,护国寺最著名的桃花也沿着山坡开放,层层叠叠的,宛若一片又一片粉色的云霞铺在山间。

    这个时候,护国寺的游人也是最多的,所以上一世顾雨绮也是选在春天到护国寺来露一下脸。

    虽然游人如织,但是定远侯府一家还是很清静的,早就和护国寺的方丈联系过了,所以他们一来就被山门的小和尚带到了事先准备好的禅院之中。

    方丈等候在禅院之内,先是寒暄行礼,将梁氏让进去之后又和梁氏将说了佛事的安排和细则。

    顾思雨早就耐不住了,不住的扯着顾雨绮的衣袖,想要让顾雨绮带着她去山中游玩,顾雨绮暗笑着,让她有点耐心。她又去磨顾思阳,顾思阳也早就与自己的同窗好友相约一同去踏春赏花,哪里会带顾思雨一起去,顾思雨无奈只能回来安分的等着顾雨绮。

    好不容易等方丈大师将一切都讲述妥当告退了,顾思雨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顾雨绮朝外去。

    梁氏也希望顾雨绮能出去玩玩,这四年,顾雨绮都闭门不出,就连梁氏都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沉闷的过头了,她都担心女儿学武学成一个武痴那就不得了了。所以顾雨绮请示能不能带着顾思雨一起出去走走,她飞快的就点了头。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梁氏还是让春杏夏荷带着白馥和染墨一起跟着她们。

    这四个丫鬟都是习武的,在这种地方有用。

    人真多。。。。顾雨绮被顾思雨拉着走出禅院,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堪比现代国庆长假的游人了,这这这。。。。谁说古代人不会玩儿的,看看这漫山遍野的人,哪里是出来看景的,分明是出来看人的。

    顾思雨虽然喜欢新鲜,可是这么多人她也不开心,走路都要侧着身,那山路本就崎岖,一侧身还弄不好会被人撞,若不是由丫鬟们护着,这位小妞不知道要被人撞上多少次。

    “姐姐可知道哪里有人少的地方啊。”顾思雨撅着嘴问道。

    反正顾雨绮在她的心目之中就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无论顾雨绮是不是来过护国寺,她都第一时间向顾雨绮求助。

    “知道是知道。。。。”顾雨绮略一沉吟,想起了一处地方,“只是那边不太好去。”

    “是因为路远吗?”顾思雨天真的问道。

    “不是。那里是一个贵人静修的地方。若是我们贸然的过去,只怕是不好。”顾雨绮笑道。

    “那里风景可好?”顾思雨问道。

    “风景自然是好。”顾雨绮拉着她的手笑道。

    “那我们悄悄的过去看一看,不惊动贵人可好?”顾思雨拉着顾雨绮的手撒娇道,“阿姐,你最好了,你看看这里就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哪里是来看景色的吗。”

    顾雨绮被顾思雨闹的凶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我们过去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然后就悄悄的走,不要惊动别人。你若是答应我,那便过去。”

    “好啊。”顾思雨开心的一拍手,拽着顾雨绮就朝前走。

    顾雨绮好笑的拉住自己的妹妹,“错了!在这边。”她一指边上的一条小路说道。

    姐妹两个带着四名丫鬟,穿过人群,走上了一条偏僻的小路。

    石板路隐匿在花草之间,若是不注意还真是不显眼。

    “小姐曾经来过这里?”春杏越走越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

    “没有。”顾雨绮口是心非的说道。上一世她来过太多次了。。。。。“只是从一些游记之中看到的。”她这么一说,春杏便释然了,自己家小姐读书那可是过目不忘的,这么多年博览群书,家中的书籍只怕都被她看了一个遍了。

    就是从书里看到一些关于小路的记载也不为过。

    反正顾雨绮是一个开了外挂的存在,所以她在家里基本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甚少有人会去怀疑她。

    绕过了一道半掩在树林之中的圆月小门,顾雨绮的眼前豁然开朗,身前是一大片的桃林,芳香扑?,微风一过,花瓣如雨簌簌落下,就连草地上都铺着一层如雪一般的花瓣,叫人都不忍心踏上,这里简直就是仙境一样。

    “天啊!”顾思雨惊呼了起来,被眼前的美景给惊呆了,她拎着裙摆,小心翼翼的抬脚试探了一下落在草地上的花瓣,宛若踩在了由花瓣拼凑出来的地毯上。小姑娘顿时就被这种柔软天然的触感给吸引了,丢开了顾雨绮的手在草地上奔跑了起来。

    “不要太闹了。将其他人引来就不好了。”顾雨绮见四下无人就摘下了戴在头上的幕离,笑着对顾思雨说道。

    如果这一世还如同上一世的话,桃林尽头就是六皇子殿下的清修之地了。上一世她曾经来过这里,按照经验来说,六皇子殿下的侍卫是不会过来这边的,只会守在下一道门前。不过这里因为临近了六皇子,也就是现在的福王云凌清修的地方,所以罕少会有人来,久而久之,外面的那条小路就被掩盖在乱草之下了。福王的宅院里面会有一条大路直通前面的护国寺。

    上一世,顾雨绮只是听说过福王的名号,却一直没见过他。

    听说他的身体不好,所以早早的就封王出宫,他也不经常回京,只是静养在护国寺之中,景帝也算是十分偏爱这个儿子,不仅允许他不回京觐见,更不准别人去叨扰与他,所以这里对于别人来说也如同世外桃源一样。

    上一世云恪登基的时候,他回过一次京城,觐见了新帝之后就又回到了护国寺了。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当初她的心全数都扑在云恪一个人的身上,对于其他人自然是不入眼的,所以这个一直清修的福王殿下,她从未关注过。只是听说他佛法研习的十分好,就连护国寺的方丈有时候都会和他请教一二。

    顾雨绮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顾思雨玩耍,眼神倒是飘向了桃林深处影影绰绰的宅院之上。

    上一世没见到的人,这一世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上一面呢。

    还在顾雨绮微微出神的时候,听到了林间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顾雨绮转眸看去,一名白衣男子缓步从桃林的那边走了出来。

    他玉容墨发,行走间,脚步带起了地上散落的花瓣,花瓣打着旋环绕在他的衣摆四周,宛若凌波微步,踏花而来。春日阳光明媚,透过枝头花间洒落在他无暇的白衣之上,落下了班驳的光影,他的眼眉清俊冷冽,身姿挺拔如林间劲竹,那张宛若神祗一样俊美无双的容颜上,一双眸光潋滟着宛若永远都不会化开的冰凝雪色。

    怎么会是他!

    顾雨绮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命运再一次显露出了它的神威,时隔四年,她与他竟然再度相遇了,如同上一世初见一般,在护国寺中,桃树之下,他依然白衣胜雪,而她却不再红衣如火。